第119章:完了,她不会被打聋了吧!

    第119章:完了,她不会被打聋了吧!

    因为中午的事,一下午都处于郁闷期间的陌安西给丈夫打了电话,无非就是想问问他现在有没有在忙,下班后她想去找他,不想那么快回家。

    电话响了很久,对方才接起,她是不是打扰到他了——

    “老公,你在忙吗?”

    “……嗯。”

    果然,她打过去的不是时候。算了,还是下班直接过去找他吧,没说几句就挂了。

    而咖啡厅里,沈心言看着本神色冷漠的男人在接起那个电话时,菲薄的唇角不由扬了扬,虽然那笑意很淡,但她看得清楚。

    给他打电话的,是谁呢?

    从刚才见面到现在,他只是用极为生疏的语气说了一句好久不见后,便保持了沉默。

    而她,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能说什么。

    电话,响过两次,一次是她的,她不敢接,因为知道是何沁秋打来催她的。

    一次是他的,他当着她的面接了,却只是随意几句话里,都透着几分温暖。

    “淮南,你……这些年过得好么?”

    “很好。”

    男人淡淡看了眼时间,快要四点了,也许再过一会儿,他的小妻子就会去医院找他。

    这几天来,像是成为了陌安西的习惯,也成为了靳淮南的习惯,等她来医院,再一起回去。

    也许她食欲来了,会在附近的餐厅吃一些,也会去商场亲自买菜回去看着他做饭。

    嗯,日子过得和普通夫妻一样,却是在旁人眼里,格外的恩爱。

    听到靳淮南的回答,不过两字,却让沈心言那跳动的心脏一点点沉入大海。

    不温不冷的一个回答,吝啬到不会多一个字,靳淮南,你是在,惩罚我么?

    沈心言咬唇,再次选择了缄默。

    有很多话,她想说,却每次到口中,却又一次次咽回。

    她想说,这几年她一直都在想他,在等着他回来。

    她想说,她过得并不好,她后悔了。

    她想说,让他原谅她,让他们回到从前。

    可是一切的一切,在男人冷若冰霜的两个字,很好给彻底淹没。

    他想说,他很好,不止是现在的生活,也包括,不再有她的日子也很好是不是?

    深深吐口气,女人隐忍住那情绪的波动,一字字开口——

    “靳老爷子去世的事,你知道么?”

    沈心言想,这算是一个大消息,不管是新闻还是报道都会有,他一定是知道的。

    可他,葬礼没有出现,甚至……他从未想过再次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嗯,看了新闻。”

    “那你……”

    她想问,为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他都未曾出现。既然知道,作为靳家人,不可能没有行动的。

    尤其是,那份遗嘱里,靳淮南才是唯一的受益者。

    是陆少铭没有告诉他遗嘱的事么?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死了与我有什么关系。”

    男人只是噙着难以琢磨的笑意,勾了勾冷唇,眸色没有一丝温度。

    沈心言摇头,看来他还是记恨老爷子曾经做过的事。

    “不是的淮南,老爷子留了遗嘱,你……”

    “我说了,与我无关。”

    “不,与你有关!那遗嘱上写……”

    她急着想要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他,可却被靳淮南冷漠的声音打断——

    “我现在的生活很好,不希望任何事任何人来打扰。”

    不管是靳家的人,沈心言,或是陆少铭之前提及的遗嘱,都与他现在所想拥有的生活无关。

    ……

    陌安西趴在桌上,一直在等下班。只要时间一到,她就立刻去医院找靳淮南,然而……

    然而她的时间还没到,电话倒是先来了。

    “妈,有事么?”

    不想,那边传来的声音,有些杂乱和嘶吼——

    “我不会跟你走,混蛋,给我放开!”

    “混账,不准打我女儿!”

    这声音,是小姨和琪芳的。而后,才是母亲气喘吁吁的声音响起——

    “安西,你快来……我……”

    “妈!”

    那边,像是没了李珍的声音,而那砸桌的声音吓了陌安西一跳,心里一紧,家里一定出什么事了!

    来不及多想,就拿着包先走了,想到母亲现在身子的情况,一定不能有事!

    “司机,麻烦快一点!”

    陌安西说着,就给靳淮南打去,可这次,他却没有接。

    一定是在忙,给他发了信息,只希望他能早点看到赶去母亲那里。

    不想去到李珍住的小区时,保安竟然不在岗位上。

    这些年她住在这里,早就知道这里的治安不好,都一个个玩忽职守,关键时候只能靠自己。

    想报警,但又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

    “臭婊,子,你今天一定要跟我回去!”

    那粗狂的男人一只手抓住琪芳的头发,另一只手推开阻拦他的琪芳妈。

    陌安西进屋时,就看到了那桌椅都砸在地上,男人浓眉大眼,甚至凶悍,嘴里说着脏话,动作粗鲁的样子。

    而眸光一颤,看到了倒在一旁沙发边,已经昏过去的母亲。

    “妈!”

    她的声音才落,琪芳哭叫着——

    “表姐救我!”

    “你放开她!不然我报警了!”

    陌安西看到了摔在一侧的小姨,头已经破了,像是站不起来了。

    而琪芳脸上也是红肿,明显是被男人的拳头给打过了。

    “报警,我抓自己的老婆回家,警察也没资格管!”

    那男人就是琪芳的丈夫,江雄。

    陌安西没想到他竟然找来了,还把自己的家搞成这个样子。

    “琪芳已经要和你离婚了,你这是家庭暴力,警察有资格拘留你!”

    她的声音也有些颤意,毕竟没有哪个女人面对这么一个凶悍的男人时能不害怕的。只是,她的愤怒多于害怕。

    如果她的妈妈因此出什么事,她会想杀了这个男人的!

    “是这个婊.子出轨在先,我不会跟她离婚!跟我走!”

    拖拽着琪芳的身子,女人死活不走,那头发被生生拽下来的疼痛,让她眼中都是猩红。

    陌安西从没见过这么暴力的……

    想也没想,上前就去拽琪芳的肩膀,不准那男人带走她。

    只是江雄的手死死捏着琪芳的头发,这样两相的力道,只会让那个琪芳更加痛苦觉得自己要被撕裂了。

    陌安西心一紧,张口就朝男人的手臂上咬去。

    只听到男人的一声叫唤,琪芳终于感觉到那粗暴的手松开了她的头发,扑到在地上,头皮都在发麻,失去知觉的疼痛。

    而江雄狠狠看着咬自己的女人,一耳光抽去时,力道很大。

    陌安西只觉耳朵一懵,脸颊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只是火辣辣的晕眩,她身子一退,差点跌落在地。

    “妈的,多管闲事!”

    这该死的女人就是找打,敢咬他!

    别以为有个医生丈夫有什么厉害的,敢阻止他带那个婊.子回去,就是欠打!

    琪芳顺势缩在陌安西身后,死死拽着她的手臂,生怕男人带走她,不肯送手。

    而陌安西,有脸明显是一下子就红肿起来,耳朵都有片刻的失聪听不清琪芳的声音。

    完了,她不会被打聋了吧!

    “让开!”

    这是江雄的最后一次警告,不然休怪他打女人了!

    而陌安西,下意识的想撤,这种情况,只能快出去找人,不然就是等着被打。

    可无奈身后的女人死死拽着她的身子不让她走,搞得就像自己要逞英雄一般挡在琪芳前面。

    拜托根本不是这样的好伐!

    松手啊大姐,松手!

    可是还不等陌安西甩开琪芳死死拽着她手臂的手,那男人就气汹汹的抬起一侧摔坏的椅子朝她袭来。

    不是吧,动真格了!

    我艹,早知道就该带着老妈跑了的,淌什么浑水啊!

    别打脸,这是陌安西毫无希望时的最后一丝意识,忙背过身子,大不了被打成驼背,也别被打得毁容!

    伴随着琪芳的一声尖叫,陌安西死死咬住下唇,知道这一下会疼得让她哭不出声音,也许还会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晕死过去。

    现在的琪芳立刻松开陌安西的手,忙往后爬了好几步,生怕那椅子会打到她一般,吓得叫唤着——

    “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