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半夜偷偷溜回房间陪他

    第117章:半夜偷偷溜回房间陪他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感受到,男人那作祟的手指,竟然……

    陌安西低叫一声,轻细如猫,差点从他腿上跳起来,却被男人那可恶的大掌按住腰身,不得动弹。

    而她感受到那手指,在不断的撩拨她最敏感的……

    “靳淮南,你……”

    咬牙,克制住那渐渐袭来的情潮。

    “穿成这样勾.引我,不就是想要么。”

    想要个鬼,她本来是想撩他的,现在明显是被撩的快化为一滩温水的人是她!

    扣住她的下颌,吻上那甜美的唇,手指的动作不减,甚至退出几分,浅浅摩挲。

    “唔……”

    好吧陌安西承认,她很没骨气的,有反应了。

    而且,那情潮在她身子里渐渐蔓延开来,越来越浓烈,几乎将她吞噬了。

    回应,带着几分羞涩与轻柔。

    身体被他抱起,直接放在那柔软的大床之上,那骨节分明的手指,想解开她的浴巾时——

    “叩叩叩……”

    轻微的敲门声,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打断了此刻正……

    陌安西猛的睁开眼,这才意识到,今晚家里,不再只是有他和她,还有一个表妹的存在啊!

    双手护住胸前,推了推压制住她身子的男人——

    “起来啊!”

    要疯了,这个时候被人打断,还真是……窘迫。

    而门外,传来琪芳几分忐忑更多是娇弱的声音——

    “表姐,我……”

    对方欲言又止,而陌安西见男人脸色变得冷漠,就知道好事被打断对于靳淮南而言是最郁结的事。

    “我不习惯一个人睡陌生的地方,你能……你能陪我睡么今晚?”

    纳尼?!

    她……陌安西已经去找自己的睡衣,也不管靳淮南冷森森的目光,就换下浴巾,把睡衣穿上。忙打开门,就看到门外站着的琪芳,满脸可怜。

    可那双眼睛,在看到靳淮南时,明显是闪过一丝亮光。

    “不习惯么?”

    陌安西有些无奈,这有什么不习惯的,这表妹也真是的,以后还要住好几天,不会让自己每天晚上都陪着她睡吧?

    那靳医生不得恨死她哦。

    “嗯,就今晚……表姐你能陪陪我么?”

    可对方那可怜兮兮的模样,陌安西实在是找不到理由拒绝。

    为难的神色被琪芳一眼看穿,她笑了笑,带着几许凉薄——

    “不方便就算了,反正这段时间我夜里都是睡不着的。”

    这么一说,陌安西竟然觉得,自己不该这样的。

    琪芳才经历过那些痛苦,是需要人安慰的时候,虽然自己和她,没什么感情,不过既然答应过妈妈和小姨要好好照顾琪芳,就得说到做到啊。

    “没事,我陪你睡。”

    不想,小女人满腔热血答应了后。

    就感觉到身后那凉飕飕的目光在看着她,她都不敢去看靳淮南的脸色了。直接抱着枕头,避过男人的眸子,说了一句——

    “老公,你早点休息,晚安。”

    话落,房门关上,房间里,只剩下男人一人。

    嗯,晚安。

    陌安西你还真是胆子养肥了,竟然就这么……

    靳淮南深谙的眸光越发冷凛,看来家里多一个人的确是,有太多不方便。

    譬如,做个爱都会被搅乱,欲.求不满的靳医生给正在女人床上流连忘返的陆少铭打了电话。

    陆少铭总结出来了,以后晚上这个时间,要不就关机,要不就把靳淮南的号码拉黑!

    靠,该死的男人,自己满足不了,还让他也快活不起来!

    “离婚律师,呵……你终于要和你那个笨蛋老婆离婚了,恭喜啊!”

    “别这么亲密叫我老婆。”

    陆少铭哼了一声,说他女人笨,是亲密?

    “反正都要离婚了,早离早好。”

    “那抱歉,不能如你所愿。”

    话落,男人挂断电话。看着那床边的小夜灯,果然一个人的床,是寂寞的。

    不知道那小女人现在睡了没,是还哄着她那个看上去就不像什么正经女人的小表妹呢还是早就睡得没有意识了呢?

    该死的,他竟然,失眠了。

    而客房里的陌安西,也同样睡不着了。

    看了眼身边熟睡的女人,咦,这是抑郁得睡不着觉该有的样子么?

    看上去睡得挺好的啊,她还以为要陪这个琪芳说很久的话,对方才肯睡呢。

    不想,才进房间,女人倒头就睡,而且,还抢了被子。

    撇嘴,有一种被骗的感觉这是为什么呢?

    嗯,有点小冷说实话。

    但那被子被琪芳死死裹住,陌安西吐了口气,又过了半小时后,才蹑手蹑脚下了床。

    嗯,她还是回房间睡吧,至少,老公会给她留床留被子,外加温暖的怀抱。

    房间的门被轻轻打开,陌安西还以为,房间会很黑呢。

    她有夜盲症,虽然是轻微的,但在黑夜还是会很怕。

    所以床边都会有一盏小夜灯。

    出乎意料,他竟然没有关了小夜灯,是觉得,她会半夜偷偷溜回来陪他么?

    又在意料之中,也许已经形成了习惯,习惯她的习惯。

    不管哪种,都让陌安西偷乐了一把,轻轻的上了床,小心翼翼的动作,生怕吵醒了睡着的男人。

    却是躺下前,不忘借着微弱的灯光,看着那无可挑剔的俊颜。

    嗯,她的老公实在是太完美太帅了。

    偷吻,以为了无声息。

    “晚安,老公。”

    她轻细呢喃,而后躺下侧过身子准备入睡。

    折腾到现在,都快凌晨两点了,明早还要去上班呢。

    可就在下一刻,腰上一暖,是男人熟悉而温暖的大掌,从后环住她的腰身,彼此之间几乎贴合。

    她听到那同样温柔低哑的声音从耳后传来——

    “晚安,老婆。”

    原来,他没有睡。

    心房片刻被甜蜜和温暖填满,小女人勾着淡淡的笑,安静入睡。

    幸福,简单得让人无法忽略。

    ***

    早上是被闹钟吵醒的,陌安西一看,竟然有点晚了。

    咦,靳淮南起床怎么不叫醒她?

    洗漱好出了房间,以为像往日一样,会有美美的早餐等着她,不想……

    “表姐,早上好,快过来吃早餐!”

    这画风……

    琪芳准备了看上去很有胃口的早餐,而靳淮南,成了享用者。

    片刻的空白,竟然觉得,那才是好妻子的形象。

    晃了晃脑袋,陌安西你这脑袋瓜子又在想什么啊!

    走过去坐下,就像往日一样小口咀嚼。

    不知道为什么,味道明明是可以的,陌安西却觉得难以下咽。

    可能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吧。

    琪芳做的东西,的确比自己做的好吃很多。

    不对,自己做的那个,能吃么。

    难怪,靳淮南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模样。

    翻一白眼,看到他悦然,她竟不爽起来了。

    “表姐,你昨晚偷偷回房咯!”

    琪芳偷笑说着,陌安西一囧,尴尬笑了笑,没说话,埋头吃着。

    “对了,你们是一起出门么,表姐夫送你么?”

    “嗯。”

    “那正好,把我捎到地铁口,我自己去坐地铁到姑妈那。”

    陌安西喝了口牛奶,好不容易才将嘴巴里的东西咽下,问道:

    “去找小姨么?”

    “是啊,你们都去上班了,我在这里一个人也怪怪的。”

    怪,哪里怪?

    不过想想也是,主人都不在家,的确是有点奇怪,也不以为然点了点头。

    ……

    车里,琪芳一直在说话,尽说一些,陌安西听了很困乏的话。

    无非就是问靳淮南的一些事情,男人随意敷衍过去了,而小女人竟然再次睡着了。

    被叫醒时,她已经在公司外,一脸懵逼的看着丈夫,才想起——

    “这么快就到了?”

    “比往常慢了几分钟。”

    若非那个表妹,他会早一些把她送到的。

    陌安西这才注意到时间,啊,真的啊,她还差两分钟就要迟到了!

    立刻下车,就被车里的男人叫住——

    “回来。”

    “啊?”

    然后给了她一张名片,是一位离婚律师的名片。

    “让你表妹找这位律师协商。”

    果然,他把这事记在心上了,并且很快就找到了律师。

    陌安西笑着接过,果然靳医生做事最靠谱。

    而靳淮南想到的,却不是那表妹的什么离婚案,只是觉得,那个琪芳要是再不走,他的小南子就会生锈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