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嗯……看来这小女人还欠他一份嫁妆

    第115章:嗯……看来这小女人还欠他一份嫁妆

    陌安西瞅着家里坐着的小姨还有身边的女人,嗯,那烦人的表妹。

    咦,她不是结婚了么,听说小孩都有了,怎么现在看上去,没有什么怀孕的模样啊。

    倒是一直在哭哭啼啼的,李珍端着菜出来,就说道:

    “别哭了,别哭了,这泪水才止住,见了你表姐表姐夫,怎么又哭了。”

    陌安西撇撇嘴,不时瞄了眼身边的男人,不知道他会不会尴尬啊,妈妈之前也没告诉过她,小姨把她女儿也接过来了。

    听着小姨的三言两语,算是大概明白了。

    原来,表妹的丈夫出轨了,还打了表妹,孩子也没了。

    额……这么残暴的老公,还好没被她遇到。

    “小姨,我就说过,别让她这么早结婚。”

    拜托,她记得自己当时才大二,就听到二十岁的表妹结婚的消息,偏偏那时候小姨还说,二十岁已经是她们那边老一点的姑娘了。

    哇靠,当时让陌安西差点没找个洞钻进去。

    那就算老,那自己算什么啊,剩女?

    明明才到国家法定结婚年龄,就迫不及待的嫁了人。这也就算了,还遇到个这么坏的丈夫。

    “小西你从小跟着你妈在大城市里生活,又嫁了一个这么好的老公,是不会知道我们在家乡那边的情况的。哎,总之你表妹现在是要跟那个混蛋离婚,我们想来问问,那个法律程序要怎么走?”

    额……都闹到走法律程序了啊。

    李珍插了句话——

    “先过来吃饭,吃完再说这些。淮南,我给你熬了汤,得多喝点啊!”

    “当然。”

    靳淮南淡笑,似乎对于这种平淡的生活安于满足。

    而陌安西吐舌,靳淮南就是老妈心中最完美的女婿,她倒成了不被待见的……咦,蓦地撞上了那前一刻还泪眼汪汪,这一秒却眼神带有微微沉迷的眼睛。

    表妹是……在看靳淮南?

    好吧,这个从小就不怎么喜欢的表妹,一直都对好看的男人有好感。

    陌安西都在怀疑,她和那残暴丈夫的婚姻里,到底是谁出轨哦。

    饭桌上,小姨不停给女儿往碗里夹菜,那些鱼啊肉啊,一大半都在那表妹琪芳碗里。

    撇撇嘴,拜托,这会让陌安西觉得,很那啥啊。

    靳淮南还在这饭桌上,能不能稍微……咳咳!

    “老公,尝尝这个,妈的拿手菜。”

    说着,自己也给男人碗里夹菜。

    李珍看着女儿这么贤惠,也就放心的笑了笑。不禁看了眼那琪芳,还好,她的安西没有遇到那种坏老公,不然,让她以后离开了,怎么放心啊。

    “对了妈,这两天你觉得身子怎么样?去医院医生怎么说?”

    “放心,医生都说这药对我的效果不错,别整天挂着,我没事。”

    虽然听到母亲这么说,但陌安西还是有些郁闷……怎么能放心呢,又不是一点小感冒,再说了,看小姨现在这个样子,也不会好好照顾妈妈。

    吃完饭,小夫妻两在厨房里洗碗,陌安西瞄了眼那客厅里,愤怒的小姨,可怜的表妹,无奈的老妈,怏怏吐了口气——

    “老公,你会不会……觉得烦啊?”

    毕竟她的家事,好像有点过多了。

    他每天在医院,不仅要动手术,还要照顾病人和开会,已经很累了。

    下了班却还要陪着她管一些根本与他没多大关系的细琐闲事。

    是个男人,都会不悦吧。

    可是靳淮南看上去,不仅没有不悦,似乎唇角,扬着似笑非笑的弧度。

    “烦什么?”

    “烦……我的家人啊。你看,你家里从来就没什么事,也没什么人。哪像我,好像总有数不完的家事需要操心。”

    也许连陌安西都没注意到自己无意说了什么话,话音落下后,才眸子颤了颤,看了眼神色不改的男人。

    他好像,从没和她说过,任何关于他家里的事。

    他的父母,他的亲人。

    像是不存在一般,而她也从没问过。

    因为总觉得,靳医生身上,应该发生过很多不开心的事。才结婚的那段时间,他不是很爱笑的。

    不过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看到她就唇角扬着笑。

    好像让她沾沾自喜的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开心果,是他不可或缺的人一般重要。

    “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

    至于那些繁琐细微的家事,对于靳淮南而言,就像是一种特有的万有引力,他竟然会在这些平常的事情或是生活中,感受到快乐。

    也许,是曾经从未拥有过,或是他以前的家,没有这样平凡的事吧。

    陌安西听了这话,低笑着不再说话。

    余光看了眼他纤长好看的手,忙关掉水,推着他去客厅——

    “洗碗的事就交给老婆我来做吧。”

    正好,李珍进来了厨房,陌安西更加不能让靳淮南碰水了,不然又要被母亲说这说那了。

    靳淮南去了客厅,才坐下就被琪芳和她母亲缠住。

    “女婿啊,你现在是在医院里上班么?看来工作不错啊,小西真有福气。”

    “表姐夫,还记得我么?”

    琪芳说着,脸颊稍微有了一点红晕。上次他和表姐的婚礼,不知道他对自己还有没有印象?虽然那时,她那该死的混账男人不许她去和别的男人讲话,她也只是匆匆看到表姐的新婚丈夫一眼,不过那一眼,她就心动了。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表姐那副样子,又是怎么遇到他的呢?

    两个人的学历,工作甚至可能是身份,都相差太大了,怎么也不该在一起的。

    靳淮南回以礼貌的笑容,却是说出来的话,没什么温度可言——

    “没印象了。”

    琪芳片刻的尴尬,而后点头笑了笑,不再说话了。

    倒是陌安西的小姨,又说道:

    “女婿啊,你见识多,我家琪芳的事,你上点心,帮帮我们。最好,就是多让那个混账男人赔点钱,越多越好!当初我们给的嫁妆都有好几万呢!”

    嫁妆……

    那是什么?

    男人好看的眉宇微微挑了挑,这个词对于他而言倒是新颖。

    余光朝那厨房的方向看去,嗯……看来这小女人还欠他一份嫁妆。

    那他可得,好好想想,让她用什么来补偿。

    厨房里,陌安西把碗洗干净后,就听到母亲比较轻细却十分清晰的声音——

    “安西,你表妹的事,你就和淮南帮帮她吧。也是可怜,丈夫出轨,孩子也没了。她们在老家也没什么法子,来到大城市,也只有我们能帮了。”

    “哦……我知道了妈,你别操心,这种事交给我就好了。你平时就多注意休息,保持好的心态,医生不是说了么,你的情况目前很乐观。”

    陌安西现在也不想多的了,要是能让老妈开心,她做什么都愿意。

    李珍笑了笑,她当然知道女儿的心意了,只是……

    佯作有些失落,摇了摇头道:

    “哎,不过很多事也说不准。我呀,就是怕哪天……”

    “妈!”

    陌安西出声打断,带着几分强制,她不想听到任何自暴自弃的话语。

    “好好,我不说,可我总有个心愿,实现不了我会难过的。”

    “什么心愿?”

    什么是她这个做女儿的不知道的事么?

    不想,李珍笑了笑,才拍了拍女儿的手,字字清楚——

    “我想抱外孙子!”

    这……

    陌安西瞬间语塞,甚至很是尴尬外加无奈的咬起唇。

    “我呀,现在就盼着这个,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做外婆啊,妈可等不了很长时间的。”

    一来是李珍的病,癌症说不准的;二来是真的想早点看到可爱的小外孙,哪个当妈的不想看到心爱的女儿的孩子呢?

    “哎呀,我……”

    这个,很难为情啊。

    陌安西有些害羞,更多是难题。

    这种事情,又不是她说想要,就能立刻有的。

    “妈问你,这段时间你们小两口有过夫妻生活么?”

    很明显,母亲问的不是平日里的夫妻生活,而是晚上的……

    陌安西一囧,这要让她怎么开口说啊。老妈也真是的,什么时候开始,也这么污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