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谁让他昨晚这么折腾的

    第108章:谁让他昨晚这么折腾的

    第二天是周末,休息日,按照之前说好的,本来该大清早就去看母亲李珍,陪她去海边散散心的。

    可陌安西很没用的,再次瘫在床上了。

    昨晚的一晚折腾,几乎没有终止。

    有时候她怀疑顾淮南是故意的,持久的有些不可思议。

    最后她哭腔着求饶,把所有谄媚的好话都说上了一遍,依旧无用。

    他像是要她记住这次的错误,体罚到底。

    而大早上,靳淮南就起来准备了营养的早餐,倒是她,很没骨气的趴在床上动弹不得。

    做那种事,他也会累的吧。

    为什么,每次感觉他都是在享受,自己却在受苦呢?

    “懒虫,该起床了。”

    “唔……”

    她听到靳淮南的声音,不情不愿的哼了一声,把头埋进被子了。

    不要不要,不听不听,她还要睡。

    谁让他昨晚不节制一点的?

    “乖,车上睡,妈还在等我们。”

    关于她家人的事,他似乎比她记得还要清楚,还要在心。

    轻哄着那赖床的女人,靳淮南的笑意淡淡,平日里她这样的坏习惯,他惯着就是了。

    不过今天可不行。

    陌安西听到他的话后,猛的抬起头,努力让自己清醒。

    是啊,好不容易两人的休息日在一天,之前就答应陪母亲去海边散心的。

    爬起床的速度就像是乌龟一般,动一下都让她酸疼一下。

    “哼,都怪你!”

    看着男人倚在门边,颇有兴趣的看着这扭扭捏捏起床的小女人,嘴角噙着笑意。

    陌安西碎骂一声,穿好了衣服出来,就见那桌上准备好的早餐,唔,她想,能不喝牛奶了么?

    从小没有喝牛奶的习惯,却是结婚以来,每天早晨,几乎这是不可少的。

    有意避开那杯牛奶,却还是躲不过他的视线——

    “唔,我不想喝,腻了。”

    她实话实说,见男人颌了颌首,还以为可以不喝了呢,就只听到他的话幽幽传来——

    “嗯,要我喂?”

    额……

    “不不不……”她忙摇头,端起那杯牛奶咕噜噜就喝完了。

    抹了抹嘴,谁要他喂啊,听上去就很色.情。

    去母亲家的路上,她坐在车里,小脑袋摇摇晃晃,像是又要睡着了,胖子的电话,把她给彻底震醒了。

    揉了揉眼,她摸到手机,却发现自己刚才扭头睡着后,好像……

    额,流口水了。

    不,不是吧。

    尴尬,偷偷瞄了眼依旧不动声色开车的人,应该是没注意到。

    “喂,胖子……”

    “小西子,昨晚我喝醉了,你说拿到了签约,是真的么?”

    昨晚,在靳淮南没回来前,她给就哈打了电话,告诉了她自己拿到了签约的事,可对方,明显是在嘈杂混乱的地方,声音模糊,也不知听没听到。

    “当然是真的。”

    末了,不忘压低了声音。通过昨晚那整整一夜,她可不敢再让靳淮南听到关于那件事的一点点声音了。

    “具体明天上班我跟你说,我现在还有事,就先挂了。”话落,不等对方那个说话,就把手机给挂了。

    微微吐口气,看了眼窗外,就快到母亲家了。

    不想,一直沉默的男人却开了口——

    “沈氏的总裁,”

    听到这几个字眼,陌安西整个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不是吧,这茬还没过去么?

    静默等着男人的下文,只见靳淮南勾起邪肆的坏笑,问道:

    “有我好看吗?”

    嘎?!

    这问题,怎么这么耳熟。好像昨晚,木某人还没有体罚她之前就问了遮掩的问题。

    这算什么有营养的问题啊?好不好看,重要么?

    还是说,这男人怕对方,比他好看,怕自己跟着沈牧衍跑了不成?

    这么一想,陌安西就暗自低笑。没想到,靳医生吃起味来竟去比较这么无聊的问题。

    “嗯……就那样呗。”

    她也想捉弄一下这厮,谁让他昨晚那么狠的。含糊回了这样的一句话,就那样,反正她不会喜欢上就是了。

    见靳淮南薄唇轻抿,不再说话了,女人就立刻狗腿起来,笑盈盈说:

    “当然没我老公好看咯!老公你可是难得一遇的美男子啊,谁能比得过你。”

    这样说,靳医生您可满意啊?

    不过……

    “老公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昨晚去参加宴会的事?胖子告诉你的?”

    不会啊,虽然死胖子经常卖她,但这种事,弄不好可是会破坏夫妻感情,久涵不会说的。

    难道是,陆少铭?

    可不是说,普通朋友么……普通到,经常一起喝酒的朋友么?

    “到了,下车。”

    嗳……这算是回避她的问题么。

    真是的,他问她答,轮到她,靳医生就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哼!

    ……

    “妈,小姨昨天回去,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陌安西好无言,这什么啊,小姨是收了钱上来照顾母亲的,这才多长时间啊,就回去了,还一声不吭。

    “这点小事有什么好说的,你小姨家里有事,回去几天就会回来的。就几天,我又不是不能照顾自己,再说了,你们今天不也来陪我了么。”

    李珍以前也在乎人与人之间那点事,不过从患病以来,她早就看淡了很多。

    最重要的,是自己活得开心,不闹心就好了。

    尤其是,看到女婿对女儿很好,就彻底宽心了。

    “可……”

    陌安西还想再说什么,就被男人挽着腰身,听着靳淮南云淡风轻的话。

    “老婆,妈现在开心就好。”

    “对啊,淮南最明白我。”

    看着这两人一言一语,陌安西翻一白眼,这倒成了自己是计较的人咯!

    冷冷瞟了眼靳淮南,敢情又不是他亲妈,他当然这么说了。

    一个小时后,到达了海边,午后的阳光正明媚,这片海区很少有人来,李珍看着这片海,放开女儿的手,说道:

    “我一个人去走走。”

    “……嗯。”

    海,是母亲最爱的地方。看着沙滩上,母亲的身影渐渐越走越远,陌安西只是站在原地,轻笑出声——

    “老公,你知道为什么妈想来海边么?”

    抬眸,对上他深邃的瞳孔,而后一字字透着温暖气息说道:

    “因为这片大海里,有我的父亲。”

    那一年,她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陪着母亲来到这片安静的海区,看着母亲手中大把的骨灰,一点点随风飘扬,落入深蓝色的海水之中,化为透明,沉浸海底。

    陌安西嘴角洋溢着最明媚的笑意,环住男人的腰身,与他对视,盈眸中竟泛起点点泪光。

    她说,四岁的那年,父母结婚六年。

    她说,遇见你的时候,母亲一个人守护那份爱,竟已经十六年。

    她说,老公,未来的更多十六年,都抵不过那初遇时的一瞬间。

    一生一世一双人,并非偶然。

    也许遇到了那个人,哪怕未来的以后,他永远离开你的世界,你也再找不到,再入你心间的其他。

    靳淮南未有言语,只是一双深眸,凝着怀里唇角微扬的小女人。

    也许她从不是他人看到的那般坚强,也许她的笑能掩饰那过去的悲凉,但他知道。

    未来的以后,他们的路还会很长。

    爱,这样的字眼,曾经对于他而言,真的陌生的可笑。

    陌安西撇嘴笑了笑,弯腰捡起被海水拍打上岸的一些枯木树枝。

    在那金色的沙滩上,用自己极为勉强的画画水平,费力的画了一只猫。

    嗯,好吧她承认自己画的有些像机器猫了。

    “在画我?”

    靳淮南笑得有些无奈,这机器猫,丑的有得一拼。

    女人哼了哼,又在一边画了一个抽象派的姑娘,一条直线,俨然就成了——女孩牵着一只很丑的机器猫的画。

    “嗯哼,这才对嘛!”

    她扔了手中的树枝,得意洋洋蹭到他身边。

    “看图说话,靳医生,觉得我画的对么?”

    “看不懂。”

    “拜托,发挥你的想象啊!”

    怎么会看不懂呢,那么明显,她是女孩,他是猫。

    “太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