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谢他没有耍无赖?

    第106章:谢他没有耍无赖?

    沈心言竟一时语塞,狠狠瞪了眼一侧勾着玩世不恭笑意的沈牧衍,堂堂一个沈氏总裁,现在被这种路边找来的女人说死缠烂打,还要不要脸面!

    “林柔我不会娶,我说过,要娶的女人,不会沾染到一丝一毫利益关系。”

    最后,男人止了笑,不再是之前那般轻浮,挽着那受委屈的小女人离开时,不忘侧过首,噙笑一句——

    “妈,生日快乐。”

    直到男女离开,沈心言捏紧手心,仿佛眼中都是愤怒。而温雁注意到了那被她捏碎的酒杯,心下一惊,却也不敢出声音了。

    从女儿加入靳家这么多年来,性情大变,不再是之前那般温婉可人,反而……有时候看到她,像是看到了何沁秋那般,变化无常。

    温雁叹口气,这姐弟两的关系,以前那么好。

    要不是因为那个男人,怎么会闹成这样。

    ***分割线***

    酒吧,久涵找到了包厢,进去时,就看到那香艳的一幕。

    很自觉地别过头,声音漠漠——

    “陆少,我有事要和你说。”

    “嗯……陆少……”

    而传来的,只有那妩媚的女人的低.吟声。久涵几乎就这么站在门口,等了他十分钟,才见那小姐走出来,甚至冷冷看了她一眼。

    似乎再说,要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她没准今晚可以爬上陆少的床呢。

    可惜,久涵无言勾笑。

    陆少铭玩,可真正能上他床的,恐怕得是干干净净的女人才行。

    不过几分钟,她就把那件事完完全全说完了,希望陆少铭能看在她或者靳淮南这个朋友的份上,别让小西子赔那些钱。

    再说了,他是公司的总监,应该清楚,对方一开始本来就不打算卖那块地的。

    “所以,陌安西今晚去找沈氏总裁了?”

    “嗯,说是陪同参加什么晚宴,就给签约。但我不信,哪有这么好的事。”

    晚宴。

    陆少铭眯了眯眸子,哦,想起来了。

    今晚沈心言让人告诉过他,沈家的家宴,嗯,不过随意听听,也就忘了。

    不过,现在倒好玩了。

    靳淮南的老婆,陪同沈牧衍出席沈家的家宴。

    还真是……耐人寻味啊。

    那家伙现在还这么淡定,应该是小妻子没告诉他这件事。

    “所以,陆少你能不追究吗?”

    “你以什么身份来要求我,嗯?”

    男人声音冷凛,这女人不过是随意打发时间的玩具,现在他腻了她那一套,自然也不会继续和她玩什么赌约。

    久涵也深知自己的处境,依旧带着笑——

    “陆少和靳医生不是朋友么?”

    “我说过,不熟。”

    靳淮南那厮,不是最宝贝他的妻子了么。

    陆少铭就想看看,当那家伙发现自己的小妻子在外面勾搭了沈氏总裁的样子,应该会很好玩吧。

    ……

    “喂,生气了?”

    从出了沈家那一刻,女人就狠狠推开他,用极为仇视的目光瞪着他,不说话,一直没目的地的走着。

    其中,高跟鞋又让她绊了一跤,她索性最后把鞋子给扔了。

    “女人,上车!”

    沈牧衍开着车,与陌安西徒步走路的速度一样持平。

    “我说,你听到了没有?”

    末了,他不耐烦了。而陌安西,停下脚步,侧过头看着这自以为是的男人。愤愤恨道——

    “我不叫喂,也不叫女人,我有名字!”

    一整晚喂喂喂,要不就是女人女人的,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

    “哦……那你叫什么。”

    “我干嘛要告诉你,混蛋!”

    陌安西还在恼着刚才这混蛋的姐姐说的那些话,什么叫做这种女人。她怎么就平白无故被鄙视了?

    自己又没抢没偷没卖身,这些有钱人凭什么看不起人啊!

    尤其是沈牧衍,大混蛋一号,根本就是耍她!

    被骂做混蛋的男人不怒反笑,这小女人的脾气还真是爆啊,真看不出来。

    见他笑了,陌安西更加觉得郁闷。

    “笑屁笑啊!你脑子有洞吧,被骂了还笑,神经病!”

    气死她了,竟然遇到个有病的人,还傻傻的以为他会签什么字。

    “上车,给你签约。”

    真是服了这女人了,给她签了还不成,又不是说话不算话的人,何必这么动气啊。

    陌安西愣了愣,不相信的口气问道:

    “真的?”

    “嗯。”

    她,要不要相信呢。

    不过,想想他一个集团的大总裁,应该不会这么无聊一次次耍她。

    犹豫片刻,还是上了他的车。

    找到自己的包,拿出那文件。

    车子停在绿荫树下,似乎签约的场合太过不正式了,不过没关系,自己不用赔钱就行。

    “签这里。”

    生怕他不知道,指了指那甲方签名的地方。

    沈牧衍噙着笑,要落笔时突然给停了,这让陌安西心一紧,干嘛,临时反悔么!

    “名字。”

    他还在固执于她的名字,似乎有一种,她不说,他就不签的意味。

    陌安西瞪了瞪眼珠子,就知道这男人事情多。

    “陌安西。”

    “安息?”

    沈牧衍蹙眉,怎么会有人叫这种名字。

    陌安西头顶几个大字飘过——宝宝很淡定。

    反正从小到大说自己的名字都会被质问一次,习惯就好咯。

    “不行么,你快签字。”

    当“沈牧衍”三个大字终于落在那合同上时,陌安西差点要被自己这番励志给感动哭了。

    终于,终于让她拿到了合同,还是大boss的签名啊。

    世界都升华了,不用赔钱了好开心。

    “这么容易满足?不如来我的公司,给你升职。”

    看着女人都笑开了花,沈牧衍就动了这样的心思。

    嗯,拴在身边,做个开心果也不错。

    哪天来了劲,把这个开心果给吃了也方便。

    “哼,我才不呢。”

    抱着那几张纸,就舍不得松开了。

    “沈总,谢谢你最后还是没有耍无赖。嗯……我走了。”

    谢他没有耍无赖?呵,陌安西……是个奇葩的笨蛋。

    “我送你回家。”

    嗯……这算是大黑狼一秒变暖男么?

    可惜,她才不是小白兔那么傻呢。

    “呵呵,再见!”

    下了车,女人穿上自己的鞋,准备去附近找个卫生间,把裙子给换了,妆给卸了。

    不然这个样子回去,都不知道怎么和靳淮南解释了。

    只是在卫生间里,取下那项链时,陌安西就顿了顿。

    这个看上去,还真是不像假的。

    扔了?

    看上去那么仿真,还真是不敢扔。

    先放在包里吧,万一要是真的,她给扔了,对方不得要她还哦!

    回去的路上,连晚归的借口都想了很久。她,很少说谎,尤其是面对靳淮南。

    所有的谎言,都很容易被戳穿。

    哎呀,怎么弄得一副自己好像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一样忐忑啊。

    她这算是工作需要,不然就得遭殃,就算说实话,他也能理解的不是?.

    于是乎,怀着一颗侥幸的心回到公寓,咦,怎么会没人呢?

    这个时候,靳医生应该早就回来了啊。

    打开手机都是久涵的未接,她貌似忘了告诉久涵自己安全回家了。不过首先打出去的,还是靳淮南的号码。

    没人接,是今晚加班么?可他之前没提起过啊。

    发了短信,没一会儿就有了回复。

    果然是医院有事,不过也好,今晚的事,就这么过去了。

    嗯,那个沈牧衍,最好不要再见到他了。遇到,准没好事。

    ……

    “哟,小妻子打电话催了,还不回去啊。”

    陆少铭啖了口酒,笑意更甚。看着那冷着脸色,抿着薄唇的男人,从刚才到现在,可是一言不发,用沉默来取代那凛然的戾气。

    “没想到沈牧衍那厮,竟然今晚让你老婆回家了,啧啧,还真是做了一回君子啊。”

    陆少铭是有意的,就是想看看,这么多年没接触了,靳淮南底线到底可以忍到什么地步。

    嗯,耐力不错啊。听到自己老婆跟着人大总裁去参加晚宴,还一脸淡定的坐在这里喝酒。

    不过,越是沉默,越是阴鸷,离暴风雨也就不远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