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要是摸了,给我一百块!

    第100章:要是摸了,给我一百块!

    “久涵,你都不觉得奇怪么?”

    “啊?”

    坐在椅子上享受着的久涵在听到这句话时,顿了顿。

    “我们两个已经辞职的人,被调回来,并且我还被升职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那老男人贪贿被辞退,而公司知道我们是被逼走的,当然是要补偿我们咯!”

    陌安西听了,倒是冷冷一笑,这理由可以啊。

    “那公司又是怎么知道的?”

    “嗯……因为我去找了陆少铭啊。”

    “胖子你可以啊,这才多久,你就帮着靳淮南扯谎了。”

    陌安西拧着眉,瞪着久涵。

    而对方,明显是怔了怔,半天才呵呵说道:

    “小西子,你说什么呢?”

    “装,你就继续装!陆少铭和靳淮南认识的事,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没有啊,他们……认识么?我怎么不知道啊。”久涵含糊说着,佯作一脸懵逼的样子。

    还装,非要自己把底给掀了才说实话么。

    “你要是再装,我就有理由怀疑你,对我老公图谋不轨!”

    “艹,谁他妈对你老公有意思啊!”

    久涵立刻炸毛,从椅子上站起来。

    小西子这段时间,怎么越来越聪明了,啧啧……看来不说实话,是不行了。

    “好吧,我承认是知道他们认识,就之前婚礼啊,我觉得他们有点奇怪,就问了陆少铭。”

    久涵还记得,陆少铭是这么告诉她的——

    不熟,普通朋友。

    她就觉得,没什么。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喂,你老公没有说,我说给你听,也觉得蛮八婆的。再说了,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这次,不管是因为靳淮南关系还是别的,你回到AK升职不好么?陆少铭照顾一下朋友的妻子,也没错啊。”

    照顾一下朋友的妻子?陌安西可不这么认为。

    靳淮南和陆少铭的关系,肯定不止普通朋友那么简单。

    ***分割线***

    吕晴立刻办理了出院手续,从得知陌安西升职,取代了杨主管的位置后,就想立刻回到AK。

    怎么这么荒唐!

    明明已经被赶出去的人,反而回来升了职。一定是陌安西又在背后弄什么小把戏!

    要是她再不快点回AK,只怕下一个被取代的,就是她的位置!

    也顾不得自己现在的形象,司机送她去AK的时候,都不免出声——

    “吕小姐,真的不用再休养几天么?医院说,你的情况……”

    “不需要!都是皮外伤,养在医院也没用。”

    尤其是,在她这种时候,还能被陌安西抢了机会。

    到了AK,她手臂上固定着石膏,因为有骨碎的情况,而颈间,也有伤痕,缝了好多针,被医用纱布裹着,也不知道以后会留多大的口子。

    不过,就算是去整容或是重新植皮,她也不惜要让自己变回以前的样子。

    陌安西也没想到,吕晴会这么快出院,这么快,嗯……坐在她面前,应该说,是轮椅上。

    吕晴腿上的伤比较严重,起码这半个月都得坐轮椅上。

    “你,不再休息几天么?”

    陌安西发誓,说这句话,真的是纯属意外和关心。这副样子,是她就继续躺着,至少两周都不会下床的。

    而久涵,内心深处只有一句话——吕晴还真是个牲口啊牲口,这么大的车祸,撞成这个样子,还那么牛逼立刻回到工作岗位上班!

    应该给她颁给年度最感人的劳模奖的。

    “再休息,只怕陌主管就要成陌总监了!”

    冷厉的讽刺,毫不掩饰。

    吕晴冷冷扫过那些职员一眼,有意在别人面前,故意不给陌安西好脸色,更是冷笑说道:

    “陌主管真是有本事,不过才几天的时间,就取代了杨主管。大家都看到了吧,要像陌主管学习,往上爬而不是什么难事,关键就看你们有没有那个心。”

    陌安西却是淡淡勾了勾笑,爱怎么说怎么说吧,反正这位置,也不是她想坐的。

    而吕晴,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文件,直接扔到她桌子上,在她的办公室里——

    “陌主管,既然你这么努力,就尽快看一下这份合作案吧。明天,你就去和对方谈。”

    “我?”

    “不然我么?”

    吕晴冷笑反讥,嗤然说道:

    “先不说我现在这样子不能去谈,这个合同本来就是杨主管负责的,你把他挤走了,当然是轮到你来谈。”

    什么叫,她把那人给挤走了?陌安西翻一白眼,算了,跟吕晴也说不通。

    “记住了,明天一定要让对方签了合同,这块地皮,是公司新开发项目的用地,后期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就差对方同意买地给我们。”

    “好的。”

    她应下后,只看到吕晴的冷笑,总感觉,没那么简单。

    而陌安西当然不会知道了,吕晴说的这个合同,之前杨主管谈了很多次,对方都是回绝。

    好像是沈氏去年收购的一块地皮,沈氏和AK的关系,本来也很微妙。

    ……

    下班后,陌安西还在看着那文件,天呐,这些数目,都够她活一辈子了。

    三百万,就为了一块地开发,也太值钱了吧。

    哎,她明天得怎么去说呢,三百万不是小数目,对方听了应该很乐意卖吧。

    “还不回家?”

    久涵看到还在办公室里的陌安西,这才做主管第一天,那么敬业啊。

    “不回。”

    她还没想回去呢,和靳淮南在冷战,她说了,这次绝不服输。

    “哟,长本事了,不怕你老公逮你回去啊!”

    “谁怕他!胖子,我们去唱歌吧,通宵!”

    像以前夜不回寝室一样,去high一晚上,发泄一下。

    顺便,让她有不回去的理由。

    “通宵?你确定?”

    久涵呵呵笑了笑,她是没关系啊,反正单身狗一只,但小西子现在可是人妻啊。

    “废话,你去不去,不去我一个人去!”

    “哎,去。”

    久涵察觉到陌安西可能是和家里那位冷战了,还是守着这货吧,不然出什么乱子就不好了。

    KTV里,女人几近“嘶吼”的歌声,让久涵想拍死自己。

    拜托,要不要唱的那么难听。

    而陌安西完全沉醉其中,尤其是在唱那高音时,破了N次音,让久涵真真实实体验了一把“杀猪般“的听力测试。

    “你少喝点……”

    这货,明明酒量不行,平日里喝一点啤酒都会醉。

    现在好了,一边唱一边喝,在她不注意的时候,都灌下了两三瓶。

    “胖子,你说为什么做女人这么悲催啊。你看,上床会疼,月经会疼,生孩子也会疼。男人呢,除了爽还是爽,我不服!”

    明显有点醉意的陌安西靠着久涵,哼唧说着。

    “不服你就重新去投一次胎啊。陌安西,我警告你,别再扯老娘头发!”

    这丫的,喝醉了还是喜欢扯她头发的毛病一点也没改,疼死她了都。

    “人家不开心嘛,扯几根又不会怎么样!”

    小女人却有理了,撇着小嘴说着。

    “你不开心,回去扯你老公的龟.毛去!”

    额……

    陌安西呆了呆,弱弱问了句——

    “龟.毛是什么?”

    “……”

    “哦,我知道了……胖子你又在给我普及黄.色文化,小心我回去告诉我老公。”

    “你要是有本事敢摸,我就不怕你告。”

    哟西,还杠起来了是吧。陌安西坐直身子,眼神轻佻,摸就摸,谁怕谁啊。

    “要是摸了,给我一百块!”

    “好!”

    就这样,一桩赌约莫名其妙就定下来了。

    而偏偏刚好不好,那包厢的门被人打开,陌安西迷茫看过去,却是脑子有片刻抽了。

    这人,怎么这么像……

    靳淮南啊。

    久涵也没料到靳淮南来的这么是时候,也不知道刚才和小西子的话,这厮听到了没。

    可见对方的脸色,嗯,谈不上不好,也谈不上好,应该是没听到吧。

    陌安西倒也不是很醉,可身子还是有些晃,站起里,呆了呆眼睛,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靠,一定是死胖子卖了她!

    “小西子家的老公,你终于来了!”

    再不来,她就要被这丫吵死了。

    “死胖子,你……”陌安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二话不说,直接扣住肩膀,像是拎小鸡一般,提着她就往外走。

    而久涵,只能听到那渐渐消失的呜咽声,咬咬唇,小西子,我也是为了你好。

    当然,也为了我的飘飘长发不毁在你手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