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咦,不如我给你生小猫崽,你养我吧

    第98章:咦,不如我给你生小猫崽,你养我吧

    她好歹现在是虚弱的病人,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哄哄她么?

    话落,脑袋往他怀里蹭了蹭,汲取着他身上的气息,浅浅的酒窝浮现,她低声轻语——

    “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

    其实,从刚才确定他不是幻觉的那一刻,她就想告诉他这句话。

    不由的,觉得他的出现,她昨天的委屈,昨晚的疼痛,都是值得的。

    她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他在,就足够了。

    “老公,我不想去上班了,你养我好不好?”

    靠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她哼唧说着,其实言语之中的落寞感,他轻而易举就能听出。

    “又犯懒了。”

    “是啊,工作太辛苦,赚钱好难。”

    就当是她犯懒吧,反正已经离开了AK,那些事就不要和他说了。

    他这段时间也很累吧,本来做妻子的应该准备好丰盛的午餐和温暖的洗澡水为丈夫接风洗尘,可却变成了……

    被照顾的人。

    陌安西,你还能更失败一点么?

    “咦,不如我给你生小猫崽,你养我吧。”

    从他怀里探出头,一双盈眸,带着期盼。

    给他生只小猫崽,就可以不用去工作,懒在家里,像以前一样,安安分分做个妻子和妈妈的角色。

    虽然对于现在的她而言,不工作的确是有些不甘心。

    但比起为心爱的丈夫生孩子,那些就都不算什么了。

    靳淮南垂眸,看着那笑得无邪的某只,眯了眯眸子,嗯,这是她第二次提到小猫崽。

    偏偏就是两人这么温情的时刻,被人给打断。

    那公寓的门铃,一直在响。

    他去开门了,而她看着那一瓶针水,吊完了还有一瓶。

    哎,下次再也不敢乱吃东西了,小命都差点没了。

    “小西子……”

    久涵看到开门的是靳淮南后,语塞。咦,他不是在灾区么?

    “她在卧室休息。”

    “老公,是谁啊?”

    卧室里,传来小女人的声音。只见久涵进去,就看到了那“卧病在床”的陌安西。

    “怎么回事,生病了么?”

    这,家里有个医生老公还真是好。打针都不用上医院了,直接家里搞定,还省了汽车油费。

    陌安西见到久涵时,嘟嘴,将头转过去,哼道:

    “死不了。”

    死胖子,还知道出现。昨天,给她打了电话,都不接。

    现在出现,有个毛线用哦。

    “昨天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突然辞职了?”

    辞职……

    靳淮南靠着门的脸色在听到这两个字时,沉暗下来。陌安西扭过头,正视着久涵,挤了挤眉毛,示意她打住别说。

    可是,对方根本就不像是相处了多年的室友,一句话问得陌安西彻底醉了——

    “你挤什么眉毛啊?快说,昨天是不是那老男人欺负你了!”

    Oh/No!

    死胖子,你是来克我的么!余光不时瞄了眼男人的脸色。

    嗯,本来就不太好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老男人?”靳淮南幽幽吐出几个字,像是第一次听到一般,问的无意。

    而陌安西知道这是套路,是陷阱,想让久涵憋说话了,却总是慢她一拍——

    “是啊,就是我们的上级,那个杨主管。小西子她老公,你都不知道,那老家伙就是一个流.氓!他竟然说……说是小西子昨天先勾.引他,什么上位之类的,简直不要脸!”

    抚额,床上的女人只想找个洞,快躲起来。

    胖子啊胖子,你他妈是上天派来坑我的么!

    要气吐血了,不怕靳淮南这样神一般的对手,就怕久涵这猪一样的队友。

    “你想上位?”

    果然,男人冷不丁的抛出一句话,让陌安西哽塞了。

    这危险的不能再危险的声音,她要说个是字,估计被掐死了。

    “当然不是啊!”陌安西就差没从床上跳起来了,怎么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而久涵这下子也意识到自己好像多嘴了,忙插嘴说道——

    “小西子她老公,不是那样的。一定是那老男人胡说八道的,他就是看不惯我,觉得我不是靠正当手段进AK的,所以把矛头都针对小西子了。”

    额……这就是,久涵以为的么?

    要真是这样就好了,可那可恶的杨主管不睡针对,而是意图对她……

    沉下的眸子,带着几许沉默。而那抹一闪即逝的暗淡落入靳淮南的眼中,菲薄的唇角抿了抿,似乎小女人受的委屈不止这些。

    “我们也不去受气了,大不了重新换一份工作。”

    “我们?胖子你也……”

    “嗯,你先别管这些了,好好养着。既然你老公回来了,我也就放心先走了。”

    久涵走的太快,以至于陌安西还有话想问她都来不及。

    难道是久涵为自己不平,而也辞职走人……那她就真的是害人了,久涵那么不容易才进去的。

    “老公怎么办,我好像,太冲动了。”

    没考虑到久涵这一层面,就冲动做事。

    而靳淮南,明显关注点已经停在了久涵之前说的那句话——勾.引,上位。

    沉着的脸,染上了阴柔。

    被这么阴森森的看着,女人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我没有做那种事……是那个杨主管,针对我。”

    嗯,只能这样敷衍过去了。

    可他,明显是不会被她这么敷衍过去了。

    那高大的身躯压向她,她后背抵着床沿,无法躲避。

    “说来听听,怎么个上位法。”

    “没有,那老男人又老又丑,还内分泌失调,我怎么可能看得上!”

    不想,这解释的话似乎把这气氛压抑到最低点。

    男人冷眸一眯,敢情对方要是不老不丑,那活儿好,她就去上位了?

    “不是你以为的那样,我……哎呀,我就是不知道怎么的,就被那老男人看上了,非要说什么让我跟他,他给我好职位的话。可我发誓,我从来没想过!”说着,竖起三根指头,异常的态度认真——

    “他昨天,想潜规则我来着,但我不是立刻辞职拒绝了么!”

    这样的举动,足以说明她对他的坚贞了吧!

    咦,坚贞这个词听上去怪怪的……

    不过这么说,他应该不会再怀疑自己想那啥了吧。立刻转变话锋,三分谄媚,七分娇嗔——

    “我老公那么好看又是医生,那些老肥油根本连你的手指头都比不上!”

    嗯哼,小笨狗也学会那一套了。

    靳淮南勾了勾冷笑,凑在她耳边,摩挲着,掀唇——

    “继续夸,我喜欢听。”

    纳尼?喜欢啊,喜欢就好!

    “嗯,老公你秀色可餐,你有房有车,你……”

    “夸别的。”

    嘤嘤,别的是什么?

    说着,就按住她的另一只小手,放到了他……

    瞬间,陌安西脸蹭的一下就红了。想收回手,却被他的大掌按住,不得动弹。

    “继续说,我在听。”

    “……你……”

    什么呀,手别乱动啊,喂喂喂!

    这是让她在……混蛋靳淮南,一天不想坏事就不是他了!

    “嗯,你,你活儿好,一级棒!”

    这话说的也是没羞没臊的了,只求靳医生,放过她纯洁的小手吧。

    听到一级棒这样的字眼,男人勾唇笑开,这样的形容,让他满意。

    再看着那羞涩的小脸,那绯红的两颊,都是诱人的甜美。

    若非她现在输着液,不然他一定让她亲身体验一下,何为一级棒。

    ……

    晚上的时候,陌安西看着并不是十分丰盛的晚餐,不由撇撇嘴。

    “你还不能吃油腻的东西,坐下。”

    “哦。”

    休息了一个下午,她也精神很多了,大口吃饭,就像是昨天的事对她而言,什么都没发生。

    “对了老公,你还没说今天早上怎么突然回来了?不是说还要几天么?”

    “提前回来不好么?”

    “没有,当然好了。”

    小女人咬着筷子,眼珠子转了转,想想还是问道:

    “在灾区,没遇到什么危险吧?我看新闻说后来发生了余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