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再闭眼,就吻你

    第96章:再闭眼,就吻你

    “你想说,那个上级是你么?喂,你也不看看自己多老了,一大把年纪也不知道那活儿还能不能用,好意思站在这里说勾.引!人家老公不说别的,就是这方面,也比你这个阳.痿的老男人好多了!”

    久涵的话,直接让杨主管煞白了脸色。

    男性的自尊被侮辱,他怎么可能还能忍?!

    “呸,不要脸!”

    一个女人家,把这些污秽的话挂在嘴边,真不要脸!

    久涵这种暴脾气一听这谩骂,二话不说,直接上前端起那桌子上的茶水,狠狠一泼,茶水连着茶叶,都弄在了杨主管脸上。

    “你!”

    那浓茶的味道,狼狈的让男人恨不得给这放肆的女人一耳光。

    而久涵扬着头,瞪着对方。

    嗯,用陌安西经常形容久涵的话来说,就是——

    像当年电影里的古惑仔大姐一般,牛逼极了!

    “老娘不是好惹的,我告诉你,我不干了!”

    有这种恶心的男人做上司,她宁愿去路边给人擦皮鞋,也不看这牛头梗一样的面孔!

    同事听到了办公室里的声响,都在好奇的说着什么,只见女人从里面出来,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

    久涵冷哼一声,喝道——

    “看什么看!一个个只会指点别人的渣!”

    她知道,从她进这里来,这些人都在议论她,甚至有些话,难听得很。

    所以在久涵心里,这些人跟路边油锅里的碎渣渣没什么区别,永远只能在油锅里打诨,最后榨干,不也一样是废物!

    要真有实力,就不会一天做长舌妇,嚼舌根!

    算了算了,反正小西子走了,现在她也要走了。

    这种大公司底层都这么黑暗,那高层呢?

    只怕陆少铭,也不见得多干净吧!

    不行,小西子不接电话,肯定在家里闷着呢。

    ……

    此刻,已是上午十点。

    暖暖的阳光透出窗子折射进来,洒在女人的眼皮上,睫毛颤了颤,她才缓缓睁开眼。

    嗯,已经天亮了么?

    身体像是没有丝毫力气,想动却发现,手上微微的疼痛,嗯?

    这才发现,她竟然在打点滴。

    她在医院么?不对啊,这天花板的颜色,看了眼四周,就是在她的家里啊。

    等一下,昨晚,她好像……

    听到了脚步声,还有淡淡的粥香味。

    盈眸一颤,看清了进来的男人。

    陌安西想,她应该是在做梦吧。不然怎么黑夜变了白天,胃疼变成了点滴,而他……出现在了她面前。

    顷刻,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

    她就这么看着在她床边坐下的男人,很久很久。

    重重闭眼,再次睁开。

    咦,怎么还不消失啊?

    再次重复这样的动作,就差没拿手上挂着的点滴去揉眼睛了。

    靳淮南本温和的眸子在看到小女人一次次闭眼睁眼的动作时,眉目微微挑起,这是在做眼部运动么?

    末了,第四次睁眼后,陌安西已经呆了。嗯,不消失啊,不消失也好。

    不然,就更难过了。

    只是,如果是做梦,为什么手背上扎针的感觉,那么真实啊?

    “再闭眼,就吻你。”

    在某只准备再确定一次眼前的男人是不是幻觉时,某人已经掀唇启了音。

    哎,幻觉说话了!哇哦,声音还是那么好听。

    闭眼,就吻吗?那当然是——

    果断闭眼,朝着“幻觉”撅起绯红的小嘴。

    吻吧,快吻吧。没想到梦里的靳淮南这么好。

    小女人这副样子,他轻笑出声,这货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咦,怎么还不吻呢?默默等着“被接吻”的陌安西纳闷了片刻,刚想睁开眼开口说骗子时,那充满男性气息的薄唇已经袭来,触及她柔软的唇瓣之时,那样的真实感,蓦地让陌安西睁开眼睛。

    不对,这不是幻觉!

    这是靳医生的吻……

    而靳淮南,一旦触碰到那温暖的美好,就克制不住这几天来的失控情绪,大掌扣住她的下颌,迫使她承受他的吻。

    太强烈,甚至席卷了她所有的呼吸。

    他似乎想要更多,那漫长的几天,一百多小时,一千多分钟里,睁开眼,只想看到她甜美的笑靥,而不是一天天逝去的生命。

    “……”

    似乎,快要不能呼吸了。

    可是,她却舍不得出声音,打断他。

    直到无意碰到了床沿,打着点滴的手蓦地一疼,她眉目疼得蹙起,他才结束这霸道而失控的缱绻之吻。

    “手别乱动。”

    低沉说着,还是那般有力,而她一听这话,就安分下来,眼珠子看着他,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

    “老公,我以为你是幻觉。”

    不敢相信,他就这么突然出现了。而且,似乎此刻的情景,有些太过温情。

    他煮了粥,给她打了针,换了干净的睡衣。

    “嗯,就当是幻觉。”

    “唔……才不呢。”说着,她想要坐起身子,但发现好像没有了力气。

    靳淮南抿着唇,将她扶起,靠着床。

    “对了老公,你怎么都没和我说,今天会回来?”

    昨天,不对,之前电话里都没说。

    而男人,凝着冷意在唇角,若非他今早回来了。

    一夜未睡,回到公寓,已经是早晨七点。

    心想,她该是去上班了。却是打开门,看到了茶几上那满满的零食,都被拆开了,几乎没剩什么,而她的包,也被扔在一边。

    拧眉,莫名有了一种不好的情绪。直到推开卧室的房门,就看到了那头趴在床边,而身子跪坐在冰冷的地上的女人。

    她手里,还捏着手机,而额头上,是已经干涸的细汗。咬着唇,似乎疼了一晚上,唇瓣都被咬破了。

    她便是这样照顾自己的?

    弄成这样,却不给他打一通电话。

    对这女人,他恨得直咬牙,却心疼的从未有过。

    “老公,我饿了。”

    见男人不说话,陌安西撇撇嘴,不知道哪里又招惹到他了。回来了不是应该很开心么?

    看着放在旁边桌子上的粥,她舔了舔嘴,昨晚吐了很久,胃早就空了。

    却是那人冷不丁的一句话,让她立刻窘迫的垂下头——

    “吃那么多零食,还会饿?”

    那么多,零食……

    好吧,她昨晚吃完喝完,什么都没收拾,想着第二天也不去上什么班了,慢慢打扫也不迟,结果把整个家弄得脏乱极了

    而他,这么爱干净的人估计想捏死她的心都有了吧。

    “唔,已经……消化了嘛。”

    支吾说着,而靳淮南听了,眸色更深。

    还是不跟他说是么?消化了,吐得无力便是她口中的消化?

    “那这些针水,够你消化了。”

    额……

    陌安西撇嘴,怎么忘了这厮是医生,什么都躲不过他的眼睛。

    可即便他这么冷然的说着,还是端过粥,放在她面前。她眼珠子亮了亮,就想伸手去抬,被男人的一声呵斥给顿住了手——

    “手别动!”

    要说几遍,她才能好好听话。

    嗳,好吧……陌安西瞄了眼自己的手背,好像刚才乱动,打针的地方,都出现红肿了。

    这一刻,她安静的坐着不敢动了。

    看着靳淮南弄了热毛巾给她放在手背上,让刚才红肿的地方不会很疼,接着,一口粥一口粥的喂到她嘴里。

    女人啧啧嘴,好吃。

    靳医生煮的粥比昨晚的零食都好吃!

    “昨晚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她吃的正香,舔着唇就听到这样的一句,嗯,并不算好听的质问。

    抬眸,对上某人几分寒凛的眸子。

    “我有啊,可……你的手机打不通。”

    她有,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他。

    “那戴逸臣的呢,嗯?”

    额……他这么一说,陌安西才缓过神。是啊,她是不是傻,之前找不到靳医生就找戴医生啊!

    哎,人在危难关头,总是犯傻!

    “忘了嘛。”

    吐了吐舌,意图想卖个萌,套讨他欢心。

    “除了吃,你还有什么不能忘的?”

    “……”

    什么嘛,是在说自己除了吃,一无所有么!

    “哎哟老公,你才一回来就教训我,我还生病呢。”

    她好歹现在是虚弱的病人,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哄哄她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