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那请你告诉他,我在等他,无论多晚

    第93章:那请你告诉他,我在等他,无论多晚

    “你,不骗我?”

    拜托,不要骗她。

    “……没有骗你。”

    这四个字,戴逸臣的声音嘶哑,带着几分凛然。

    而陌安西,咬唇不语,神色微微从紧张淡下,可不安的心,依旧未曾改变。

    “那请你,告诉他,我等他的电话,无论多晚。”

    像是昨晚那般,不管几点,她等就是了。

    只要,他能打来,就好。

    对方像是停顿了片刻,才回了一个好字,就挂断了她的电话。

    那嘀——的声音,像是打落在陌安西心间,久久无法平静。

    而此时,那废墟之中,戴逸臣捏紧手中的手机,重重闭眸。

    他,说了谎。

    整整五个小时,和靳淮南失去联系,五个小时已久。

    搜救工作的难度更大了,这次跟着靳淮南去一个余震点救人的人,都没被找到。

    也许,他们遇上了余震。

    也许,再次倒塌,被困了。

    也许,他们还在救人,只是还没有能与大本营这边取得联系。

    陌安西的电话,让戴逸臣有了负罪感。

    ……

    一整晚,房间的灯都亮着,女人没有睡,就是看着床边的小夜灯,睫毛不时扇动,像在出神,但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加集中。

    老公,你今晚,会打给我么?

    我好想,好想此时此刻你就出现在我面前,我在等你,你知道么?

    还有……我的秘密,你有看到么?

    清晨的第一道曙光划破天际,陌安西也不知道昨晚等到了什么时候,是怎么睡着的,只知道,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第二天了。

    靳淮南,没有给她打电话。

    是戴逸臣没告诉他还是在忙,还是……

    给他打去,依旧是关机。

    心慌,从未有过的心慌。

    早餐没有吃,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去的公司,浑浑噩噩的样子,一颗心一直悬在空中,不时盯着手机发呆。

    到中午,久涵请她去外面餐厅吃午餐时,她都一脸沉默。

    久涵自然是知道灾区现在的情况,也明白小西子的担忧。

    是啊,自己的丈夫,现在都没个消息,要是她,也会不在状态的。

    “别多想了,你早上应该没吃吧,现在多吃点,别把自己的身子弄垮了。”

    说着,一个劲往她碗里夹菜,而陌安西,放下手中的筷子,像是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咬牙说道——

    “我要去找他!”

    “啊?!”久涵拿着筷子的手也僵持住了,她没听错吧,去找……靳淮南?

    “你……脑子没事吧?”

    “当然没有,我找杨主管请假,我……”

    陌安西只想着,去找靳淮南,这样,所有的一切,都不会是问题了。

    “拜托,你要去的,是灾区,是发生余震后的灾区。你要怎么去?那里的路肯定都被封了,就算进去了,海延区那么大的一片,你从哪里找起?”

    “我……”陌安西语塞,是啊,怎么去,如何找,这似乎,才是她最大的问题。

    久涵哼了一声,撇嘴——

    “你以为你孟姜女啊,千里寻夫!”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么!”陌安西努嘴,模样更是委屈。

    她本来就有够担心的了,偏偏这死胖子还不说点好听的,什么孟姜女啊,哭倒长城结果发现了相公的尸首。

    她才不要呢!

    看着小女人快要委屈的落泪的模样,久涵就方了,最怕的就是这货的眼泪了,老委屈了。

    “好好好,说好听的。靳医生一定在救人,你去,只会让他分心。”

    “可我,感觉很不好。就算再忙,情况再特殊,他也不会和我失去联系。”

    “你呀,就是太紧张他了。陌安西,请你要明白,你现在不再是之前的小女生了。你嫁给了一位医生,就要懂得理解他。要相信他,会完好无缺的回来的。”

    久涵虽然不知道婚姻是什么,但依据她多年看过的狗血剧的经验啊,说这些心灵鸡汤的话,一般这个时候挺有用的。

    只见陌安西垂眸,眸色颤了颤,微微点头。

    也许,久涵说的是对的。

    连久涵都能明白的事,自己更要理解,不能兀自乱了阵脚。

    那是她的丈夫,她要相信他。

    看着陌安西沉默了几分钟,重新拿起筷子,好好吃饭的样子,久涵也就舒了口气,同时,也蹙了眉。

    现在的小西子,真的好依赖靳淮南,这和之前,大学期间,那个和江昊盛交往的陌安西完全不是一个模样。

    是真的,深爱上了么?

    可万一,这次靳淮南要真的出了什么事,那小西子怎么办……

    靳医生,为了我家小西子,拜托你这次不要有事。

    ***分割线***

    沈家,沈心言难得回来一次,母亲温雁生怕何沁秋又找女儿麻烦,让她少在沈家逗留。

    而沈心言,只是坐在沙发上,等着某人。

    直到半小时后,佣人开门的声音——

    “先生回来了。”

    沈心言冷笑一声,先生,他算哪门子的先生?

    沈牧衍才进来,就看到了一脸冷默的女人。勾唇笑得慵懒轻浮——

    “姐,什么时候来的?”

    “我刚给公司打了电话,你没有去公司,现在这个时候才回来,不需要解释一下么?”

    沈心言声音中染着冷硬,几乎是夹杂着几分愤怒。

    而一旁的温雁,自然是心疼儿子,丈夫离开的那年,正好是沈心言嫁入靳家的第二年,沈氏差点不保,也是因为沈心言在靳家的地位,才能让沈氏起死回生。

    沈牧衍继承了沈氏的一切,可却是个放浪不羁的公子哥,没有多少心思在打理公司的事上。

    “哦,需要解释么?”

    却是男人不以为然的一句反问,让沈心言眼神冷凛,站起身子,红唇之间,透着冷意——

    “沈牧衍,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我不管你想做什么,想怎么玩,但林家的女儿,你必须娶!沈氏和林氏必须要有这门联姻稳定地位,我要你立刻去约林柔出来,承认之前是你的错,婚礼会照常举行。”

    必须娶……沈牧衍倒了杯酒,啖了一口,神色轻佻。

    “像你一样,把婚姻和人生都葬送么?”

    一句像你一样,足以让沈心言红了眼。

    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当初自己选择嫁给靳远寒,就是所有人眼中,最不堪的一次选择。

    就连她的弟弟,都不屑。

    “我是你姐,爸爸死了,沈氏就只能靠我们。难道,你要让沈氏毁在你手里么?!”

    “姐,你要的太多,沈氏不会毁,但也做不到AK那样强大。”

    沈牧衍太清楚,以沈家和靳家目前的关系,沈氏不会倒。但沈心言要的,是沈氏有朝一日,能够取代AK集团的地位。

    “我要娶的女人,不会沾染上任何的利益交易。”

    哪怕他不爱,也会娶一个,与这些利益之争无关的女人。因为这样,沈牧衍才觉得,自己和他的姐姐,不一样。

    “沈牧衍你……”

    “好了别说他了,心言,你出来好一阵子了,快回靳家吧。”

    温雁知道姐弟两的感情,在几年前就破裂了。但这段时间以来,越来越严重,她这个母亲也不好做。

    “妈,何沁秋今天不在,我可以留在这里吃了晚饭再回去。”

    温雁一听,自然是欣然的。女儿能陪自己吃一顿晚餐,是一直希望的。也不说什么,亲自去了厨房弄晚餐。

    偌大的客厅,只剩下姐弟两。

    “有话就说吧。”

    支开母亲,不就是想和他说一些,只有彼此才能知道的事么。

    沈心言抿了抿红唇,才微微掀开,说道——

    “帮我去查一个人的下落。”

    “嗯?”

    “靳淮南。”

    靳淮南……这个名字,倒是久违了。

    沈牧衍眸光一蹙,眉梢多了几分冷凛,声音未改,依旧带着几分嘲讽——

    “找一个没用的私生子做什么?”

    “你!”

    沈心言咬唇,这样的字眼,太熟悉了。

    当年,她就是这样说的,没用的私生子,永远也无法给她想要的一切。

    她知道男人是在用当初自己说过的话,来嘲讽她。但都无所谓了,反正现在的她,已经不在乎这些。

    “他回来了,我要知道他在哪儿。”

    “这种事,陆少铭难道不是第一个应该知道的么?”

    他只是那个复杂的家的一个局外人,可从不想插手,那家人的事。

    “你明知道,陆少铭不会帮我。”

    “那我又为什么要帮你?”

    “你是我弟弟!”

    沈心言低声喝着,而沈牧衍只是勾着菲薄的冷笑,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并没有答应。

    女人捏紧手,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之间。

    要是她有能力,自然是不会求任何人帮忙。可何沁秋那个女人,这么多年,也从未相信过自己。

    她稍有一点动静,何沁秋都能知道。

    在靳家,她根本不是什么少奶奶,而是一只困在笼子里的鸟,受尽屈辱。

    “你帮,还是不帮?”

    “找到了之后呢?你还指望,那个男人会来带你走?姐,我记忆中的靳淮南,可不是什么君子。”

    不是君子,不是那种,以德报怨的人。

    靳淮南,如今的靳淮南,会是什么样子?

    沈牧衍淡笑出声,那个男人,从他第一次见到,就知道,他一定是赢家。

    只是,时间而已。

    “我会让他原谅我,他会明白我的苦,会知道我对他……”

    就在沈心言说着自己的肺腑之言时,男人已经冷声打断——

    “不,以前的靳淮南不会,现在的他也不会。”

    虽然不知道那家伙,现在生活的是什么样子,但无论到哪里,他都是无法忽略的一个存在。

    靳淮南,我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

    下午五点半的时候,终于下了班。

    久涵化了妆,拿起包包要走时,还不忘拍了拍陌安西的肩膀——

    “安啦,好好回去睡一觉,我去约会了!”

    “哦。”

    女人点了点头,随即眼睛一亮,想到了什么,抓住久涵的手,生生给拽住。

    “等一下!你要去和那个陆少铭约会么?”

    “废话。”

    除了他,还能有其他人不成?

    而陌安西想到了那晚上她打过去是陆少铭接起来的事了,这两天她只顾着担心靳淮南,忘了这茬。

    “那晚,你和他在一起,有没有发生什么?”

    “嘘——”久涵让她小声点,她这还没出公司呢,引来更多的同事嫉妒可就不好了。

    “到底有没有发生!”陌安西声音是小了,但拽住久涵的力气更加重了。

    “哎呀,能发生什么呀,不就是在两张不同的床上,不同的房间,各自睡了一晚。”

    “真的?”

    陌安西脸上写满了不相信,而久涵哼哧了一声,拨开她的手,抽离——

    “咦,杨主管怎么变秃头了?”

    指着后面的方向,在女人转过头去看的时候,她就溜走了。

    陌安西没看到什么秃头的杨主管,回过身子,久涵就进了电梯了。

    该死的胖子,不行,她得去告诉久涵,不要再继续这种事了。

    可是没想到,追下去时,竟没了她的踪影。

    “奇怪,怎么这么快就……”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辆跑车从自己面前开过,她眯眼,看到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久涵,刚想开口叫住,却是下一刻,在看清,那开车的男人容颜的时候,止了音。

    那是,陆少铭?

    怎么,这么眼熟?

    眼睁睁的看着,与她擦肩而过。

    而陌安西,挠了挠脑袋,真的好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是什么地方呢,这样看上去完美无瑕的长相,她要是见过,肯定不会忘记。

    回去的路上,总在回想,直到进了家门,她恍然大悟——

    “是他!”

    是他,陆少铭。

    初遇靳淮南那晚上,她喝醉了,而与靳淮南一同从包厢里出来的男人!

    所以……

    陆少铭,靳淮南。

    他们认识?

    像是一个猝不及防的意外,让陌安西瞬间脑子短路了。

    不会的,怎么可能呢。

    她兀自笑了笑,只是笑意明显是僵硬的。坐在沙发上,想到的,是她的婚礼。

    如果靳淮南和陆少铭认识,那婚礼上……

    陆少铭陪同久涵来的时候,她没有注意到,那靳淮南呢?是真的不认识,还是装作不认识?

    婚礼上,两人都没说过话,就像是陌生人。

    可……

    老公,如果你认识那个男人,大可以说,为什么……

    ***分割线***

    海延区,一片废墟之下,刚被搜救人员找到的几名人员。

    戴逸臣赶到时,就看到了靳淮南已经在为那名严重的伤者进行临时手术。

    拉住了一名救援人员,问道:

    “这一天,你们都在下面?”

    “是的,与靳医生来救援时,发生余震,我们被困在废墟里。却发现了一名被石块压到胸腔的小孩,靳医生当时给他做了急救,现在在做手术。”

    那名医护人员也是此时还心有余悸,还以为自己也会被困死在那废墟之下,没有人能找到他们。

    想到这一整天,那密闭的空间里,人心的慌张,除了靳医生,依旧从容淡定的照顾那孩子。

    还好有靳医生在,不然……他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戴逸臣听了后,也深深吐口气。

    老靳,还好你没事。

    不然,你的小妻子,只怕是会恨死我骗了她。

    而临时搭建的帐篷内,小孩被注入了麻醉,隐隐约约睡去之时,他问了眼前的医生一句话——

    “那个大姐姐,真的是一只小笨狗变得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