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82章 :牢狱之灾

    “因为医院只有一支解毒剂,介于季患者的情况危急生命,所以我们就将解毒剂给她用了。至于那位病人,只是皮肤坏死,并没有生命危险。”护士冷漠的回道。

    “皮肤坏死是指?”

    “因为那位病人的身体被毒药浸泡过,在没有及时解毒的情况下,她身上的皮肤会全部坏死。”

    “也就是毁容了?”浥尘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关于中毒的前因后果。

    “是的。”护士在回答完后,就转身离开了病房。

    闻人暖目光沉痛的望着病床上的季晓晓,一直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她也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开口问道:“晓晓是为了报复柳惠,才用了这个与她同归于尽的办法吗?”

    “嗯。”浥尘点了点头,此时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原本他是不会为了别人的生死而感到难过的。

    “可是为什么明明都用了解毒剂了,晓晓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倒在不断的恶化呢?”闻人暖难过的问道。

    浥尘望着病床上的季晓晓,眼神有些漂浮不定,突然开口道:“也许是她的毒并没有解呢?”

    闻人暖错愕的回头看着浥尘,震惊的问道:“你说什么?

    “护士刚才说医院里面只有一支解毒剂,我们现在要不要去柳惠的病房看看呢?”浥尘脸上浮现出了熟悉的微笑,但是他的眼神却是很认真的盯着闻人暖,似乎话中有话。

    闻人暖一惊,脑海里快速的闪过什么,她将手捏成了拳头,目光沉了下来,“好!”然后就率先走了出去,朝着柳惠的病房而去。而浥尘则是紧跟在后。

    在接近柳惠病房的时候,闻人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柳惠的病房里面走了出来,和他们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了。虽然只有过一面之缘,但是闻人暖却认出了那个医生是曾经给晓晓看过病的孟楠。浥尘当然也看到了,只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心中的猜测更加的肯定了。

    当闻人暖推开房门的时候,柳惠正坐在床上,手中拿着镜子,脸上挂着欣喜的笑容,口中喃喃自语道:“太好了!果然恢复了。”

    这一幕刺痛了闻人暖的眼睛,见到完好无缺的柳惠,她马上就明白了什么。于是冷冷的开口问道:“不是说医院里只有一支解毒剂的吗?你怎么恢复的?”

    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惊得柳惠手一抖,镜子差点就摔碎在了地上。当看到闻人暖和浥尘时,她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慌乱,声音也底气不足的问道:“怎……怎么是你们?”

    闻人暖寒着一张脸,上前两步来到了病床前,盯着柳惠再次问道:“你的毒是怎么解的?”

    “我的毒,什么毒啊?我并没有中什么毒啊!”柳惠胸一挺,装出一脸不解的模样,反问闻人暖道。演戏,是她最拿手的本领。

    闻人暖眸子一眯,愤怒的冲柳惠吼道:“装!你还装!医院就一支解毒剂,本来应该是给晓晓用了的,但是晓晓没好,反倒是你好了。喂!你给我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看样子季晓晓是已经命在旦夕了,虽

    闻人暖和浥尘的突然出现,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但是现在可不是慌的时候,一慌什么都乱了,只要自己死不承认,到时候季子谦也会选择相信她的。

    “我……我半夜醒来上厕所,却发现晓晓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卫生间的地板上面,当时我就慌了,本来是打算上前去看看晓晓是怎么了,结果没想到脚下一滑,我摔倒在了地上,腿给折了。我没办法,因为当时又痛又急,主要是担心晓晓的安危,所以就立即给医院打了急救电话。你说中毒是什么意思?难道晓晓她中了毒!”柳惠一双眼睛惊恐的睁大,她一脸焦急的问道。那样子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在演戏。

    闻人暖简直就要被气死了,她现在已经可以理解,为什么晓晓被柳惠虐待成了那个样子,而身为父亲的季叔叔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因为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会演戏了。如果不是自己事先就知道实情的话,也一定会被她给骗过去的。

    不过她可不是什么好脾气,既然对方爱装,那她也只好暴力解决了。于是伸手就扯住了柳惠的衣襟,瞪着一双愤怒的眸子,凶神恶煞的问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对晓晓做了什么!你死都不承认是吧?那好啊,现在我就报警,说你虐待继女,我相信警察一定会找到许多证据的,到那时你可别哭!”

    柳惠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得着么棘手,如果她真的报了警,那自己做得那些不能见光的事情,就一定会暴露在阳光之下的。她的脸色现在变得很难看,看着近在咫尺的闻人暖,越看越觉得碍眼。于是扬起脸问道:“你这是要打我吗?”

    “我相信你进了牢房以后,多得是人打你。怎么还不说实话吗?”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还要我说吗?我现在就是想知道,你能怎么办?难不成还打算在季子谦面前告我一状吗?你觉得他是和我亲还是和你亲。”柳惠笑着问。她现在算是和闻人暖撕破脸了,所以也自然将本来的面目都露了出来。

    “所以你承认换了季晓晓的药,那个孟楠是你的熟人?”闻人暖的眼神逐渐变冷。

    柳惠只是笑,什么也没有说。

    闻人暖全当她是默认了,气得肺都要炸了。只要一想到这个女人,之前是怎样虐待晓晓的,现在还换了她的药,晓晓我很快就会死掉。她就想要杀了这个恶毒女人!

    “如果季晓晓死了的话,我就要用你的命赖陪葬!”闻人暖动了杀意,阴狠的盯着柳惠,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句话绝对不是威胁,而是她真的会杀了自己。柳惠的潜意识里是这样认为的。她甚至觉得闻人暖以前一定杀过人。虽然心里面只样想,但是她还是开口问道:“你在威胁我?”

    闻人暖冷冷的笑了,将心中的怒火,发泄在了柳惠的身上。拉着柳惠的衣襟,就将她从床上硬拽了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