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5.第1925章 惨无人道……

    他指着其中一行,提出了质疑:“蚕蛹是什么?”

    云诗诗抬头,像是打量一个智障一样看着他,无比鄙视:“还能是什么?蚕宝宝吐丝之后,把茧拨开的,蚕在里面化成的那一小团,那叫蚕蛹。”

    他当然知道蚕蛹是什么!

    问题是,这种戏能吃么?

    “那是虫子!”慕雅哲不淡定了,“能吃吗?”

    “味道还不错的。”

    “知了又是什么?”慕雅哲洁癖症犯了,感觉眼前有黑压压的虫子在飞,还没有看见,就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这家烤的知了很好吃哦!是我同事带我来吃的,一开始,我也觉得恶心,可吃了一点,就像打开新世界大门一样。”

    “……”

    慕雅哲感觉世界玄幻了。

    从没听说过虫子可以吃。

    “而且,知了也很有药用价值,吃了不但对身体无害,而且是有意的。不过烧烤嘛,吃个味道,营养不营养,就没必要考虑了。现在我没吃撸串,知了必点的!”

    云诗诗点好了,便交给了老板。

    很快,东西一串串的呈了上来。

    慕雅哲看到第一份呈上来的,顿时恶心地捂住嘴。

    这个重口味的女人。

    竟然还吃猪脑。

    猪脑烤的,上面放上葱花,酱油,蒜泥,尤其香,油腾腾的,不断在翻滚呢。

    然而只是想象一下,就让人不禁望而却步。

    那可是脑子!

    云诗诗无语道,“喂,干嘛?看你一副快要吐出来的样子,又那么夸张吗?”

    “感觉很恶心。”

    “你吃一口,就会觉得,人世间还有此等美味!”

    云诗诗鼓动着。

    慕雅哲却坚决咬紧牙关,看都不愿意看一眼。

    光是看看,就觉得足够反胃了,要是再尝一尝,那岂不是要吐出来。

    或许是从小大部分接受的是西式教育,对于食物这方面,如今还好,年纪小一点的时候,哪怕是桌子上一条鱼,他都不敢下口。

    西方的人对于动物的头这种东西,是尤其反感的。

    尤其是在吃鱼的时候,一双眼睛死死瞪着自己,很骇人。

    不过后来,归国之后,他也逐步接受了中式的饮食文化。

    只是像脑子、爪子、虫子这类猎奇的东西,他还是只敢远观不敢亲自尝的。

    云诗诗给他不断洗脑,势必要让他尝一尝,“你不要想象这是脑子,你只要告诉自己,你在吃一块豆腐,就行了。”

    “不吃。”

    慕雅哲态度很坚决,俨然不动摇。

    云诗诗嘟嘴道,“拜托,你能不能有点男人气概?我都敢吃,你还不敢吃吗?脑子有什么,你还吃过蜗牛呢!”

    这话却是激到他了。

    慕雅哲拧了拧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最后,以一种视死如归的表情,闭着眼睛,任凭她将一勺碎掉的脑子喂进嘴里。

    不断洗脑自己,这是豆腐,这是豆腐……

    慕雅哲忍着不适,将一口直接吞入腹,没有细品。

    “怎么样?”

    “没味道。”

    “你直接吞下去了?”

    云诗诗不满道,“要好好品,囫囵吞枣一样的肯定尝不到味道的,再来一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