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3.第1323章 替代品的悲剧人生16

    小橙子是一个特别乖巧的孩子,平时都不怎么闹腾,吃了睡睡了吃,是个特别好带的小孩儿。

    钱母说,小橙子就跟钱玥小时候一样,长得像个瓷娃娃似的,人见人爱。而且也不怎么闹腾,吃饱了就不哭不闹。

    娇玥倒是希望这个孩子更像钱玥一些,墨以深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做这个孩子的父亲,孩子像不像他父亲,没有任何的意义。

    娇玥最喜欢的,还是小橙子这双眼睛。

    小橙子的眼睛,跟钱玥也很像,乌溜溜的就像是两颗黑葡萄,看着就让人心生喜爱。

    本来,钱父钱母一直还在为娇玥生下了孩子后,将来会面对什么样的人生问题而忧愁。但是在看到这么可爱的小橙子的时候,他们心里面反倒是释怀了。

    人生没有什么坎儿是过不去的,只要一家人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别人的眼光和看法都不重要。

    毕竟,别人的看法是你无法左右的,如果你太在意别人的看法的话,只会让自己活得很累。

    就在这时候,钱母给娇玥端来了猪蹄大豆汤。

    因为母乳喂养对孩子好,所以娇玥都是用母乳喂养小橙子。

    虽然娇玥在怀孕期间一直都在进步,而且也坚持锻炼和修炼,但是钱玥的身子骨天生太弱,所以母乳并不多,不过好在刚刚够小橙子吃。

    所以钱母一直都在给娇玥炖补品。

    从出月子到现在,娇玥胖了一圈,但也不会让人觉得很胖,只是整个人看上去丰腴了些,气色也比较好。

    因为娇玥要吃东西,钱母就把她怀里的小橙子抱了过去,逗着小橙子,小橙子被钱母逗得喜笑颜开的,看着可爱的不行。

    钱母怜爱的说,“小玥啊,你看我们小橙子,长得多乖巧,比你小时候还要可爱。等将来长大了,一定是个大帅哥。”

    闻言,娇玥笑了笑,钱父钱母是最疼小橙子的。

    一有空都会抱着小橙子玩耍一会儿,而小橙子也挺喜欢外公外婆的,被钱父钱母抱着,从来都没哭过。

    “是啊。”娇玥符合着说道,“也不看看是谁生的儿子,长大后能不帅吗?”

    钱母逗了小橙子一会儿,小橙子就睡着了。

    看着熟睡中的小橙子,钱母突然有些伤感。

    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如果墨以深这小子是真心爱你的,跟你结婚该有多好?这样,小橙子你可以在一个健全的家庭长大。”

    闻言,娇玥身体微顿,随即说道,“妈,没关系的,我一定会好好的抚养小橙子,而你们也那么疼爱小橙子,小橙子一定会幸福的。”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这些都不能跟父爱相提并论。”钱母道,“即便是我们在疼爱小橙子,但是在父爱这一方面,我们永远都弥补不了小橙子的。”

    “妈。”娇玥唤了钱母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看到娇玥眉头微皱,钱母回过神来,道,“你瞧我,又提起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小玥,你可别介意啊,妈妈我真的很希望你跟小橙子都可以幸福快乐。”

    “妈,我现在就已经很幸福快乐了。”娇玥道,“我有你们,还有小橙子,这一生我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也是,什么都没有比我们一家人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重要。”钱母点头道。

    接下来这一个月,墨以深一直都在打听着娇玥他们的下落。

    可是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因为照片的事情,这一个月以来,墨以深跟应姗姗两个人,一直都在闹矛盾。

    应姗姗看着那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小孩是那样的漂亮可爱,她看着都忍不住心生怜爱了。

    她真的很害怕失去墨以深。

    她以前还觉得,钱玥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孩子,可是现在看来,这女人的心机真是深沉。

    按照时间来算,她可能早就知道她怀孕了。可是她却一直瞒着这件事情,偷偷摸摸的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再利用孩子,跟她抢墨以深。

    应姗姗买了一束花去了墓地,看望她母亲。

    她的母亲是得脏病死的,死后除了她,没有人来祭拜过。

    她母亲当初跟一个有夫之妇搞在了一起,怀上了她。外祖父外祖母一直要母亲打掉孩子,可是母亲不肯,最后外祖父和外祖母直接跟她母亲断绝了关系。

    她长这么大,都没有见过外祖父外祖母。

    她的母亲是一个农村人,从小到大就没有上过学,来到城市里打工后,根本找不到好的工作,最后堕落到了那种地方。

    虽然母亲一直都令她觉得很不耻,但是母亲是一个人将她拉扯大,供她上学,考大学。

    而在她大二的时候,母亲就能死了。

    母亲去世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的伤心。

    因为她觉得自己终于解脱了,没有了一个这样令她可耻的母亲。

    可是到了此时此刻,她非常的怀念母亲。

    “妈妈,我该怎么办?”应姗姗看着墓碑上她母亲的照片,低声喃喃,“我现在真的好想你,如果你此刻在我身边该有多好,我一定不会像现在这么无助。”

    母亲对她,向来都是非常好的,关爱备至。

    可是她在得知母亲是做那一行的时候,就非常的不待见母亲,经常说一些话来怼母亲。

    很多时候,她都发现她我现在悄悄的哭泣。

    可是那时候,她真的太恨母亲了,所以在面对母亲的泪水的时候,她没有感到丝毫的愧疚,只觉得她是自作自受,罪有应得。

    “妈妈,我真的好爱以深,可是现在有一个女人生了他的孩子。”应姗姗闭上眼睛,晶莹剔透的泪水从她的眼睛里滚落下来,滑落在她的下巴上,最后滴落在地上,溅出了一朵朵水花。

    “我现在真的好害怕,害怕他会离我而去。”应姗姗摸着自己的肚子,苦恼的说道,“我跟以深在一起那么久了,为什么我还没有怀孕,如果我也有了他的孩子,那他留在我跟我的孩子身边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