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二十七:还有必要吗?

    陌雨泽慢慢走向枫树林,这个地方总是带给他不同的感觉,有最初相遇时的一见倾心,有中途放手时的恋恋不舍,还有听到所爱之人告白的欣喜若狂,仿佛一切都在这里发生,现在也要在这里结束了吗?马上就要走到了,脚步却放的越来越慢,安梓涵,我怎么能允许你擅自闯入我的生活现在又擅自离开?最终停下了脚步,转身离开了枫树林......

    安梓涵静静地坐在长椅上,任由雨滴滴在自己身上,一分,两分,十分......雨越下越大,但依然见不到等待之人的身影,他说马上就到了,再等一会就到了。好冷,感觉头有点晕晕的,意识好像在一点点抽离......

    陌雨泽站在超市里看着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这家伙不会还在那吧?这么大的雨她应该就回去了吧?虽然这么想,脚却已经跑了起来。可恶,推开超市门就奔向了枫树林,环视了一下四周,没有安梓涵的身影,松了口气,对啊,这么大的雨她不可能一直在这里,刚打算离开,在转身的那一刹那,眼睛瞟到了长椅上斜靠着一个人.....陌雨泽稍微放下的心再次悬了起来,快步走到长椅边,心里咯噔一下??

    “梓涵,安梓涵,醒醒。”陌雨泽轻轻拍打着安梓涵,试图把她叫醒,但却无果。伸手一摸她的额头,温度远远高于自己手心的温度。连忙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安梓涵身上,并抱起安梓涵跑向了校医室。

    安梓涵,一定不要有事,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我要是早点到就不会这样了。密密麻麻的雨点从天而降,雨滴顺着额头往下流,眉头紧锁,可见他此刻内心的焦虑,一时间,陌雨泽心中全然被内疚和心疼占据,已无暇顾及今天发生的一切。

    到了校医室,陌雨泽把安梓涵轻放在了病床上,便催促值班的校医赶紧给她治病,校医测了一下体温,38.9℃。“只是过度淋雨感冒发烧而导致的昏倒,先打一针,睡一觉烧退了挂两天吊瓶就没什么事了。”校医一边为安梓涵打针一边对陌雨泽说。

    听到校医说情况还好,陌雨泽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一点了,紧锁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赶紧跑到学校超市买了条毛巾跟一些日常用品,路上因为下雨的缘故,出行的人很少,陌雨泽也顾不上打伞就淋雨跑回了校医室。

    顾不上处理自己已经湿透的衣服和头发,就赶紧拿出毛巾开始擦拭安梓涵刚才被雨淋湿的头发,害怕她因此加重病情。

    他擦头发的动作很轻很柔,仿佛捧在手中的是稀世珍宝,生怕一不留神就会被破坏。

    “啊切!”正在给安梓涵擦头发的陌雨泽打了个喷嚏。进来挂吊瓶的校医看见了:“同学,你赶紧擦擦干,估计你也快感冒了,一会去喝一袋三九感冒灵吧。”

    “行,我知道了,我没事。”

    “她今天得住在这了,你跟我来办个登记。”校医边说边往外走。

    办完登记手续的陌雨泽再次回到病房内,轻轻关上门,坐在了病床旁边。看着安梓涵因为生病而略显苍白的小脸,心里不禁心疼起来,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有摸了摸她的额头,还是很烫,看来还没退烧。陌雨泽收回手,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病床上的人。

    病房里很静,陌雨泽看了下手机,已经21:45分了,安梓涵应该没吃晚餐,不知道她现在饿不饿。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安梓涵,只关心安梓涵的一举一动,甚至忽略了自己......突然,安梓涵和韩晟熙在一起的照片又闯入了他的脑海中,那么清晰。陌雨泽这才想起来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又开始思索安梓涵叫自己去枫树林到底要干什么,但不论怎么想,陌雨泽都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安梓涵要离他而去了......双眸本来就写满了深深的疲惫,现在又笼罩了一层落寞。安梓涵,你宁愿一直淋雨,也要等到我,跟我分手吗?非得这样折磨我也折磨你自己吗?我不想你不开心,不想你左右为难,不想你伤害自己......就这样让我静静地再陪你一次吧。

    安梓涵,能遇到你我真的很幸运,或许为了跟你在一起我已经用完了我的所以幸运,我不应该奢望得到更多,我只希望你快点好起来,到时候,不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按照你说的做,因为我爱你。想到这,陌雨泽起身,轻轻的在安梓涵额头印下一吻......

    陌雨泽坐回椅子上,看向安梓涵的双眼是那么无助,那么悲凉。曾经的陌雨泽一向以高冷男神著称,喜欢她的女生不计其数,但他看都没看过一眼。现在却因为安梓涵把自己变成了这样,粉碎了自己所有的骄傲与自尊。可见他用情至深,宁愿自己伤的体无完肤,也希望所爱之人拥有幸福,即使给予她幸福的不是自己......

    第二天一早,陌雨泽给导师打电话请假,得到的答复是今天第一节课必须来,有很重要的事通知。陌雨泽看着还没醒的安梓涵有一丝不放心,又摸了摸她的额头,试了试温度,还好烧退了,帮安梓涵盖好被子,又叮嘱校医好好照顾之后才赶往教室。

    不多时,安梓涵的手机响了,校医赶紧过来接起了电话:“喂?”

    “喂,我是韩晟熙。”听着声音不太对,韩晟熙不禁觉得有点不对劲。

    “哦,你找安同学吗?她发烧了,现在在校医室,我是今天值班的校医。”

    “发烧了?严不严重?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韩晟熙挂了电话,买了点早餐就来到了校医室。

    韩晟熙到了病房里,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安梓涵,放下东西问校医:“她是不是病的很严重啊?还没醒。”

    “烧已经退了,应该马上就醒了,不用担心。”校医调整了一下点滴的流速。

    韩晟熙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看着床上的安梓涵,很好奇为什么她突然就生病了,昨天他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吗?

    没一会,安梓涵也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

    “醒了?身体感觉怎么样?”

    安梓涵顺着声源看清了坐在自己身边的人是韩晟熙。“我怎么了?”

    “高烧昏倒了,这是校医室。”韩晟熙盯着安梓涵回答。

    “哦,这样啊。”安梓涵努力回想昨天的事情,她记得自己在枫树林等陌雨泽,但最后也没有见到他,现在醒来,陪在自己身边的人居然不是他而是韩晟熙!真是讽刺。

    韩晟熙看出了安梓涵眼中的失落,知道她想见到的人并不是自己,轻叹了口气:“饿不饿,我买了早餐,多少吃一点吧。”之后递过去了一杯豆浆。

    安梓涵刚刚退烧,本来就没什么食欲,再加上旁边坐着的是韩晟熙,更不可能吃了。刚要婉转的拒绝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陌雨泽走了进来。

    陌雨泽看见两人在一起愣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问到:“现在感觉怎么样了?饿了吧?要不要吃点东西?”

    安梓涵并不知道陌雨泽昨晚为她所做的一切,她只是单纯的认定睁开眼第一个见到的人不是他,那他就不关心自己,现在看着陌雨泽这会儿来找自己,只觉得他很虚伪,根本不想理他,于是扭头看向韩晟熙:“学长,谢谢你买的早餐。”伸手接过了韩晟熙递来的豆浆。

    陌雨泽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再次看向安梓涵,目光苍凉极致,冷漠的挽唇笑了。没说什么,径直转身离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