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第483章 这何止是恩将仇报啊!

    “啊,大长老伤势严重,居然没有卧床休息!”

    守卫们都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大长老拖着重伤之躯,一刻不停就来找叶牧,应该是向他道谢,可见对叶牧多么重视。

    喜的是,大长老虽然是被众人搀扶,但是依然能够行走,可见伤势并不严重。如今杀门在附近虎视眈眈,大长老的身体状况,不仅代表着李家可以多出一个绝顶战力,大长老的安危更是影响着李家的士气。

    “大长老!”

    为首的守卫态度颇为恭敬,上前一步:“没有家主的手令,任何人都不能进这地牢,还请大长老不要让我难办。”

    “哼!”

    大长老的身边,跟着一个目光阴鸷,身穿粗麻衣服的老人,赫然是鹰王李八万,他是李家的八长老,上前一步,冷声说道:“又拿李傲世来压我们!如今李家已经是生死存亡之际,他李傲世还能一手遮天。”

    “大长老,你和家主的事情,我们这些当下人的也不清楚。要不然,我这就去通报家主一声,请稍等片刻。”

    为首的守卫一副难办的样子。

    “不用。”

    大长老的脸庞毫无血色,睁开眼睛,微微摇头,伸出手,递给守卫一枚令牌:“看清出来,这是李老太君的令牌。我这次来找叶牧,不仅仅是我的意思,也是李老太君的意思!”

    啊!

    守卫们都是失色,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令牌。

    李傲世虽然是家主,但是他也要对李老太君俯首帖耳,见到老太君的令牌,当然是不用去请示家主,守卫们慌忙让开,将大长老众人迎了进去。

    大长老见到牢房中被关押的叶牧,表情有一些苦涩:“叶牧,多谢你刚刚救我,我是来向你道谢了。”

    “道谢?你们李家就是这么道谢的?”

    叶牧举起手腕,上面锁着厚重的铁链,一碰就是叮当乱响。

    “这……”

    大长老一时语塞,老脸一红,挥手对几个守卫道:“还不快去跟叶牧身上的刑具解开。”

    “可是大长老,这小子武功很高,如果把刑具解开,他很可能就逃掉啊。”

    守卫们的表情都是一变。

    “一群饭桶,你们这么多人,难道都看不住他?”

    大长老骂道。

    “这……”

    守卫们被骂的狗血淋头,没有办法只能把叶牧身上的锁链刑具解开。

    “来人,把好酒好菜端上来。”

    就在叶牧浑身活动,怀疑大长老是来救自己的时候,大长老忽然挥手,身后有年轻人抬上来一个木制的食盒。

    盒子打开,大长老亲手将里面的酒水饭菜端出来,看着叶牧道:“这酒是我珍藏了三十年的女儿红,今天特地拿出来。还有这些饭菜,都是我特地请来的大厨烹饪,个个比得上皇宫中的御厨。你吃饱喝足,尽早上路吧。”

    大长老略带苦涩和无奈。

    什么!

    叶牧的脸色顿时一变:“大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尽早上路,难道这酒,是断头酒?”

    古代,给死刑犯行刑之前,就要大鱼大肉,好吃好喝,这就是断头酒,吃饱喝足好上路,不然就走不到鬼门关。

    “我也是奉命行事!叶牧,对不起了!”

    大长老摇头说道。

    听到大长老的话,守卫们的这才长舒一口气,放心下来。原来,大长老不是来救叶牧出去,而是来送他上路的。想想也是,叶牧虽然是救了大长老一命,但是两个人交情不深,一码事归一码事,大长老能过来送叶牧上路就已经不错了,冒险来救叶牧,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好好,李家的绿林义气,在下算是领教了。”

    叶牧当然不可能去吃喝那断头酒,背过身子,面朝墙壁,一副送客的模样。

    大长老也是无奈,叫了叶牧两声,都没有得到回答,只好讪讪站起身,对李八万说道:“明日午时,送叶牧上路。为防夜长梦多,你就留下,以防发生什么不测。”

    李八万嘿嘿冷笑:“有我在,自然是什么都不会发生。”

    李八万虽然是八长老,但是一身的训鹰奇术,在李家的众长老之中也是佼佼者,战斗力不俗。有他镇守,守卫们也都是面露笑容,拍大长老马屁,说他算无遗策。

    安排停当,大长老带人走了,留下李八万和一干守卫在地牢中,看管叶牧。

    李八万双手环抱,站在角落里面,一直冷笑,笑的叶牧都是头皮发炸,脊背上冷汗直冒。

    叶牧心中暗暗叫苦,他之前上了李八万的海东青,不小心让那头凶禽给逃了回去,不会是让李八万知道是自己干的了吧。

    李八万爱鸟成痴,若是被他知道是叶牧伤了他的海东青,不等明天午时,现在就要上来跟他拼命。

    “八长老,你一个人在这里笑什么啊?难道你认识这小子?还是说,他偷了你的东西。”

    一个守卫见到李八万在这里冷笑,十分的好奇,走过来说道。

    “这小子,何止是偷了我的东西!”

    李八万咬着牙说道:“他伤了我的海东青!”

    啊!

    守卫们一听,都是一个个色变,李八万的海东青,是他的宝贝疙瘩,居然被叶牧给伤了,那李八万岂不是要跟叶牧拼命啊。

    这下,守卫们更放心了,李八万跟叶牧有仇,对他们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这下,他们也乐得清闲,晚上不用提心吊胆了。

    叶牧这边,更是满口的苦水,他也不知道李八万是怎么知道自己伤了海东青,或许,是从他惊鸿一瞥的飞刀上看出来的。

    不管如何,李八万可以说是特地留下来对付自己的,叶牧想要逃出去的生机,这下就更加渺茫了。

    就在叶牧心中七上八下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声鸟叫,有守卫惊呼:“八长老,你干什么!”

    原来,李八万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招手,让一群麻雀飞了进来。这些麻雀很小,通体灰色,在北方很是常见,叫做“铁头麻雀”,顾名思义,小脑袋十分的坚硬。

    这些麻雀一飞进来,就将守卫们团团围住,悍不惧死,小脑袋朝着守卫的后脑上就撞。

    这些守卫们功夫算是不俗的,但是也被麻雀撞昏迷了几个,剩下的慌忙捂着面孔,趴在地上,生怕麻雀啄他们的眼睛。

    李八万拿了牢房的钥匙,一脸冷笑的走了过去,打开门,走到叶牧的面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