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第389章 面具的破绽

    “是啊,师弟,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看出她是个娘们的?别说你眼尖,就算她现在告诉我是个女人,我还是横竖都看不出来。”

    李斌的眼神死死盯着上官谨,一脸的惊讶。

    上官家族的易容术,简直就是神乎其神。

    一般的易容术、化妆术,会故意把人化的很丑,让人不敢去多看两眼,自然不会露出破绽。

    当然这种易容术是最为拙劣的一种。

    稍微档次高一点的,会将人易容的很平凡,一眼看过去,一点印象都没有,这样当然也很难有破绽出现。

    但是,上官谨的易容术,她明明是一个女子,却化成一个翩翩美少年,在人群中也是亮如星子,偏偏没有人能认出来。甚至都已经告诉李斌她是个女人了,李斌还不敢相信,这实在是有点太夸张了点。

    叶牧淡淡一笑,对李斌笑道:“师兄,我如果说是男人的知觉,不知道你信不信。”

    “我当然不信。”

    李斌摇头说道:“我也是男人,我也有知觉,凭什么你能感觉出来,我就不能呢?”

    “人跟人毕竟不一样。”

    叶牧望着上官谨,笑道:“我们两个只是小人物,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让上官姑娘感兴趣?”

    “你们两个是小人物?这也太谦虚了吧。谦虚是美德,但是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了。我还没有听过,身上有盗魁令的人,是什么小人物。”

    上官谨轻轻一笑,脸上带着女性特有的柔媚。

    这个笑容,千娇百媚,让叶牧的心神都是微微一荡,好奇上官谨的男性易容之下,是一个如何美丽的女孩子。

    上官谨感觉到叶牧在盯着自己看,脸颊微微一红,嗔怒道:“你看什么看?”

    叶牧微微一呆,旋即笑道:“我是看看上官家族的易容术,是不是传闻中的那么让人震惊,仔细一看,其实还是能看出破绽的。”

    “破绽?”

    上官谨愣了一下:“你不要说大话了,我对自己的易容术还是很自信的,你倒是说说看,哪里有破绽?如果说准了,今天的这顿饭,我来请客。”

    “易容术,就是改变人容貌的技术。古代的时候,易容术还比较新奇,但是现在科技发展,那些神乎其神的易容术,用科技手段很容易就能实现。无非就是面具的精细程度不同而已。”

    叶牧笑着道:“既然是面具,不管你做的再精细,有一个东西却无法模仿出来的,就是皮肤上的毛孔。你的这幅面具,最大的缺点,就是皮肤太过光滑,甚至连毛孔都没有。你说,没有毛孔的人,怎么排汗?”

    听到叶牧的话,上官谨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旋即忽然大怒,拍桌子说道:“你胡说,哪有做面具还要把毛孔做出来的道理。更何况,你距离我那么远,怎么能看清我脸上的毛孔,你不要吹牛了。”

    李斌也觉得叶牧在吹牛的,说道:“师弟,我知道你眼力好,但是,是不是好的有点太夸张啊?看清毛孔……我也不太相信。”

    “你们不信,我也没有办法。我只说几点,第一点,这幅面具,肯定是你自己用高科技材料做出来的。材料应该是新型的胶乳,极薄极轻,手感好。但是,我听说过,古代的易容术,制作面具的材料是猪皮。为什么用猪皮?就是因为猪皮上有天然的毛孔,防止我这样眼神好的人看出端倪。”

    叶牧的表情很认真。

    上官谨一时语塞,因为叶牧说的都是事实,不过她天性好强,仍旧不服道:“猪皮做人脸面具,那都已经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你知道猪皮多厚,做出来的面具皮肤多粗糙吗?再说,一个女孩子,脸上粘着一块猪皮,想想都恶心。”

    叶牧无奈的摇摇头:“好,那我们不说猪皮。我知道美国FBI有一种新型的面具,逼真到连人的毛孔都看的清清楚楚,甚至还会流汗。你的这块面具没有这种功能吧。总之,这就是你易容术粗劣的地方。不要以为这破绽微乎其微,细节决定成败,有本事,你做出一个我完全看不出破绽的面具出来。”

    上官谨被叶牧说的脸上青一片,红一片,十分的难堪,气的差点站起来走掉。

    这也正是叶牧的目的,他现在心里都是爷爷的事情,哪有心思跟这个上官家族大小姐聊天。

    但是没有想到,上官谨虽然生气,人都已经站起了,但是最终还是坐下,闷声说道:“这次就算我输了!下次我一定会让你认不出来。我说到做到,今天的饭我来请客。”

    听着这话,叶牧不由的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儿,看了这个上官姑娘是铁了心的想要结交自己。他跟李斌交换了一个眼神,最后决定还是由着这个上官姑娘折腾,他们静观其变,看看她到底想要怎么样。

    “老板,过来一下。”

    上官谨大喇喇的坐下叶牧的对面,用男声对老板招呼,然后又点了几道菜。

    “上官姑娘,你是名门望族,这种小地方的路边摊,应该很少来吧。”

    李斌对上官谨似乎是很感兴趣,开口问道。

    “你也太小瞧我了,我们江湖儿女,风餐露宿,你还真把我当成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了?”

    上官谨笑道。

    很快,老板就把菜上来,上官谨一挥手,很有几分东道主的味道,招手道:“好了,大家不要客气,开始吧。”

    叶牧见到上官谨反客为主,也是苦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三个人拿了筷子,刚要开始吃,旁边却走过来了一个满身油污的邋遢道人。

    他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青色长衫,手里拿着一个尘尾都掉光了的拂尘,脸上带着嘻嘻哈哈的笑容,头发油腻,还沾着很多黄泥,像是刚从地下爬出来一样,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了,散发着一股难闻的酸味。

    总的来说,这个人,无论怎么看,都是想过乞丐更多于像个道士。

    这个道士走到叶牧的身边,一双手直接抓住他的肩膀,也不说话,就好像叶牧欠他钱似。

    “这是怎么回事?”

    李斌瞪大了眼睛,道:“这乞丐胆子也太大了吧?这算是什么情况!”

    闻着邋遢道士身上的酸臭味道,上官谨和他身边的几个手下都是皱起了眉头,不约而同的朝着旁边挪了挪,想要避开道士身上的气味。

    上官谨刚刚还说自己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但是现在却用手扫了扫口鼻附近,想要把那味道驱散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