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102章 苏迪的消息

    沙滩,柳菲葉在远处看着,确定苏迪从沙子里挣脱了出来,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把手里的准备好的鼻塞和胶皮管子放回去。

    柳菲葉还真怕叶牧玩过了,真把苏迪玩死了,那叶牧就是杀人犯,其他的所有人都是帮凶。

    吃不了兜着走!

    回到紫色公寓,叶牧在楼下等着,柳菲葉见到他,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你真是不嫌事大!虽然说苏迪是可恨,简直就是女人公敌!但是,你要真的把他搞死,你就是杀人犯!”

    叶牧点了支烟,深深的抽了一口,幽幽的道:“我又不是第一次杀人了!”

    “你去死!”

    柳菲葉推了叶牧一把,怒道:“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你一个国际通缉犯,当然不怕再背一条杀人犯的罪名!可是我们都还是清白身子,都成了你的帮凶了!”

    “问题是,他不是没死吗?”

    叶牧淡淡笑道。

    “快说,快说,你这个家伙,肯定就知道他死不了!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心平气和的!你是不是要急死我啊!你再不说,我…我就扣你工资!”

    柳菲葉一脸的急切。

    “柳总,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提扣工资这事!”

    叶牧一头黑线:“真是怕了你了!其实很简单。刚开始的沙子,是我铲下去的,我故意弄的松的很。苏迪年轻力壮的,肯定能挣脱出来!”

    “那可不一定!”

    柳菲葉皱眉:“眼见就要涨潮了,万一他惊慌失措呢?再说了,沙子遇到水,就变得黏黏糊糊,吸力很大,他埋的那么深,肯定出不来!”

    “眼看就要涨潮?”

    叶牧笑笑:“那小子傻,柳总你也傻吗?今天真的是农历二十七?”

    “废话啊!我哪知道今天是农历几号!我都不知道农历是个什么东西!”

    柳菲葉红着脸,嗔怒道。

    叶牧一拍脑门,还真忘记了柳菲葉从小在国外长大,知识体系跟国内的人不同,有着很明显的知识漏洞,根本不知道农历是什么,当然就不知道今天是农历几号了。

    “今天其实是农历三十!涨潮的时间是早上六点半左右!距离涨潮还有两个多小时!更何况,六点半晨练的人已经出来了,他只要喊一嗓子,就有人能把他给救出来。再说了,我不是让你在那看着呢!怎么可能出问题!”

    叶牧给柳菲葉解释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你什么都考虑到了!不过,你下次要不提前告诉我,我还要生气!”

    柳菲葉冷哼一声,她一向自视甚高,觉得自己智商很高。

    没想到,柳菲葉引以为傲的智商,今天被叶牧无情的碾压了。

    柳菲葉心中颇有些不服气。

    “走吧,我们上楼,安以诺和程晓刚把唐蕾弄睡着。现在楚月正在告诉她们真相!”

    叶牧挥挥手,走进电梯。

    电梯门打开,迎面就看到楚月、安以诺和程晓三个美女穿着睡衣站在门外,脸上没有一丁点的睡衣,咬牙切齿,都是对苏迪这个感情骗子恨之入骨,恨不得给他两个大耳光。

    “苏迪这种感情骗子,真是可恨!骗钱就算了,主要是骗感情!”

    “是啊!那么多大款阔少,名车别墅的,都想要追蕾蕾,都被蕾蕾拒绝了。为了他这个小白脸,一片痴心…真是不值啊!”

    三个美女站在楼梯间,声音还是压的很低,见到叶牧和柳菲葉从电梯里面走出来,立刻围了上去。

    “叶牧…如果不是你,蕾蕾这次要被骗惨了!我替她谢谢你。”

    “我们错怪你了,以为你是渣男,我们给你道歉。”

    安以诺和程晓一脸的诚恳,对叶牧说道。

    叶牧摆摆手,并不以为意:“天都快亮了,咱们先睡觉吧!至于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说。”

    几个女人都是打着哈欠,她们疯了一夜,又担惊受怕的,现在早就累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不过,这事情,我感觉先不要告诉唐蕾!还有,安以诺帮我留意一下,苏迪的动向!”叶牧想了想交代道。

    “放心吧,你不说我也会安排同事盯住这个骗子!”

    安以诺信誓旦旦的保证。

    众人回屋睡觉。

    叶牧忙碌了一晚,身体也有些吃不消,回到自己的小屋内,躺在床上直接睡着了。

    刚睡了不到四个小时,刚早上九点多,就忽然感觉有人在自己的耳朵边吹气。

    痒痒的,暖暖的,充满了暧昧的味道。

    叶牧却是心头一惊,身体犹如弹簧,猛然弹起来,右手直接卡住床边那人的脖子。

    这是叶牧长时间的军旅生涯,锻炼出来的生存本能,跟意识无关,完全是一种条件反射。

    这种生存本能,曾经救过叶牧两次性命。

    “咳咳咳!叶牧…你快放开我!”

    一个熟悉的声音猛烈的咳嗽,求饶。

    叶牧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生死存亡的战场上,而是在都市之中,睁开眼睛,发现居然是安以诺,慌忙把手松开。

    安以诺穿着粉红色的睡衣,脸色涨红,双手捂着脖子,趴在叶牧的床上猛烈的咳嗽。

    叶牧慌忙给安以诺捶背,足足锤了五分钟,安以诺这才缓过来。

    “叶牧,你下手也太狠了!”

    安以诺一脸的不高兴,到洗手间照了照镜子,然后指着脖子上红色的指印,对叶牧发牢骚。

    叶牧也是一阵心寒,如果搁到以前战场上,一出手就是拗断脖子,这次还是下手轻的,不过脖子上还是有很明显,被人掐过的痕迹。

    “谁让你门都不敲,进我房间,还在我耳朵上吹气!”

    叶牧瞪了安以诺一眼,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我要是趁你睡觉,偷偷进你房间,你别说掐我,杀了我的心都有吧!”

    “谁没有敲门,你睡得跟死猪一样!我敲了半天门,你不开,我才只好进来的!至于吹气…谁知道一口气,你就行了!”

    安以诺红着脸狡辩,她刚才看叶牧的睡姿太可爱了,也是一时玩心大起,在叶牧的耳朵边吹了一口气,没想到差点被叶牧干掉!

    “好啦,好啦,是我错了还不行吗?”

    安以诺一脸不爽,很不情愿的说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叶牧昨天晚上睡觉就没脱衣服,不然安以诺悄悄进来,这次非要走光不行。

    “有苏迪的消息了!”安以诺本来还一脸的不爽,提起来苏迪,立刻就大笑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