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第101章 不好意思,我没有你这么臭的屁

    这种堪比黑手党的狠辣手段,谁见过!

    苏迪几乎都要吓得晕过去,连哭都忘记了。

    李铁军挥挥手,立刻几个大汉挥动铁锹呼哧呼哧把沙子填到坑中,把沙埋到苏迪的脑袋,叶牧拍拍手,示意他们停下。

    叶牧蹲在苏迪的面前,给他嘴里塞了一根烟,帮他点燃。

    苏迪嘴唇颤抖,根本不敢抽,他还怕这支烟就是他的生前烟,抽完这支烟他的死期就到了,香烟掉在沙子上。

    “抽吧!你不是很狂,抽完的烟蒂还要往我裤腿上吐吗?”叶牧冷笑说道。

    “大哥……不,公子,是我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把我当成一个屁,放了吧!”

    苏迪的脸色犹如死灰。

    “把你当成个屁?不好意思,我没有你这么臭的屁!”

    叶牧站起来,问李铁军:“知道大海几点涨潮吗?”

    苏迪面如死灰,痴痴呆呆说不出话来。

    叶牧又仰头,看着天上被云层遮掩,几乎看不清楚的峨眉月,口中喃喃道:“今天是农历二十七,凌晨四点就要涨潮了!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还有一个小时的样子。”

    “那岂不是憋十来个小时气,就能熬过来了!”

    李铁军嘿嘿一笑,插嘴道:“还是有很大希望活下来的嘛!”

    说完之后,李铁军转过身,捂住肚子,笑的肚子都疼了。

    苏迪被吓惨了,脸色苍白,真的以为自己要被叶牧干掉了。

    叶牧见苏迪吓得差不多了,悄悄给柳菲葉打了个手势,让她过来,陪自己演戏,让她装成自己的女秘书。

    柳菲葉本来还拿捏着架子,不愿意当叶牧的手下,但是看苏迪被叶牧收拾的够惨,而且似乎是挺有趣的,便答应了下来。

    柳菲葉走过来,咳嗽了一下,大声道:“少爷,老爷有事找你!”

    叶牧应了一声,装模作样接过电话,大声道:“爸,这么晚了,你还不睡觉啊!哦,我给忘了,你现在过的是美国时间!你说我啊。哈哈,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惹事呢!我在外滩看夜景呢!你听,真的是在海滩,不是在酒吧!什么,这么严重,那我现在就过去!”

    叶牧一脸的紧张,走过来对李铁军道:“出事了!京城的江公子发酒疯,砸了咱们的场子,我们立刻过去看看!”

    “江公子……哪个江公子?是不是那个常委的孙子!号称京城四少的那个?这小子真是疯了,居然敢动叶公子的场子!我非要教训教训他不可!”

    李铁军也不知道平时都看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书,一张嘴就是京城四少这种不靠谱的话,叶牧慌忙摆摆手,示意不让他再说了,省得言多必失。

    不过,苏迪已经被吓傻了,大脑陷入了当机状态,叶牧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什么常委京城四少江公子之类,也不知道苏迪联想到什么地方,吓得他心脏都快要从胸腔里面蹦出来。

    “臭小子,居然敢动我的妞!今天本公子是想要看着你被海水淹死的!不过,我有事,就先走了!你就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叶牧把口中的烟头吐到苏迪的脸上,带着李铁军等人,浩浩荡荡的走了。

    临走之前,叶牧对柳菲葉大声道:“你就留在这里盯着,确定淹死了这小子,你再回去!”

    “是,叶公子!”柳菲葉很配合的大声道。

    很快,这偏僻的沙滩上,人们就走了一干二净,只剩下被埋得只剩下一个头的苏迪和柳菲葉。

    苏迪一看叶牧这煞星走了,剩下一个美女,原本已经是心如死灰的他,脑子又活泛了起来。

    苏迪作为一个职业小白脸,别的本事没有,泡妞的本事却是一箩筐。

    “美女!美女!”

    苏迪大声喊着。

    “干什么!”

    柳菲葉走过来,斜瞥着苏迪,一脸的淡漠。

    “美女,你放我走,我会给你很多钱!真的,我很有钱的!”苏迪大叫。

    “很多钱?有多少?在哪?”

    一听到钱,柳菲葉就双眼放光,蹲在苏迪面前,似乎是有了一点兴趣。

    “在我的银行卡里!有一百万!”

    苏迪一咬牙,抛出自己的筹码。

    “银行卡里的钱啊,而且只有一百万!我只对实实在在的钞票感兴趣!你听懂了吗?而不是银行卡里的一堆数字!”

    柳菲葉眼睛中爆发出的炫丽神采,开始黯淡下来。

    哗哗哗!

    海水拍打沙滩,涨潮了。

    仅凭肉眼就可以看到,漆黑的海平面,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魔兽,朝着苏迪一步步的碾压而来!

    留给苏迪的时间不多了。

    “我……我有一笔珠宝!是我偷来,骗来的,我也不知道值多少钱!就放在我住的别墅三楼的花盆里面!”

    苏迪一咬牙,便是将自己的老底都掀开了。

    “一笔珠宝,听起来蛮诱人的啊!”

    柳菲葉一笑,打电话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叶牧。

    这时候,叶牧已经是回到了市区,很快到苏迪的住处,在花盆里面找到一个牛皮纸包,打开一看,里面珍珠玛瑙琥珀什么都有,大多数女性的饰物,项链戒指胸针之类,都是苏迪花言巧语,从哪些富婆手中骗来的。

    叶牧对珠宝并不擅长,照了个照片给柳菲葉传过去。

    柳菲葉一看,顿时脸上乐开了花,施施然到车里拿出一个铁锹,将苏迪胸口以上的沙子铲掉。

    柳菲葉不是干粗活的人,铁锹也用的不纯熟,才几下,就累的香汗淋漓:“累死老娘了!就这样吧,剩下的你自己搞吧!”

    说着,柳菲葉转身就要走。

    “啊!”

    苏迪愣住了,虽然现在他已经能够勉强活动,但是眼看海水已经漫过来了,仅靠他自己,估计要淹死在这里。

    “我可是给了钱的!你怎么能这样!”苏迪发出绝望的哀嚎。

    “我怎么样?你那点破珠宝,谁不知道都是廉价货!你看,老娘的手都磨破了!剩下的你自己搞吧!据说,在生死关头,人的潜能是无限的!”

    柳菲葉看着手指上的血泡,愁眉苦脸,转身就走,已经走出大老远,她又走回来,小声对苏迪说:“小子,你应该知道,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如果让公子知道你还活着……你知道你的下场!”

    说完,柳菲葉真的走了。

    苏迪慌忙使出吃奶的力气,左右乱晃,先把双手给挣脱出来,然后疯狂的刨着身前的沙子。

    这些沙子比他想象中的要松软不少,没有多久,苏迪就挣扎了出来,躺在沙滩上,喘得像条死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