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25章 不同寻常的发现

    薛贵一席明摆着带有侮辱性质的话说出来,全场的人居然开始窃窃私语,眼神落在叶牧和柳菲葉的身上,其中充满了讥讽和暧昧的味道。

    “你们……”

    一向伶牙俐齿的柳菲葉,这时候,气的话都说不出来,她的眼神在会议室所有人的脸上扫过,发现居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支持自己。

    柳菲葉平时太过强势,一切以公司的业绩为上,难免的不近人情,而且她的心思并没有放在拉拢人心上,这时候的弊端就暴露了出来,没有人愿意跟她站在一起。

    当然,这样的情况,作为一个管理的天才,柳菲葉也是早就预料到了。

    可是,柳菲葉现在怒火中烧,被气得大脑中一片空白,什么备案计划都忘得一干二净。

    她只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孤独,如此的无助,仿佛世界上只剩下自己一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所有人的脸上,都是带令人厌恶的笑容,似乎是在看自己的笑话。

    “啊!”

    柳菲葉感觉自己的大脑中,有一根弦绷断了,大叫一声,将手中的文件朝着薛贵的一张老脸丢过去。

    哗啦啦!

    文件在半空中就四散开来,无数的白色纸张在会议室所有人的头上飘然洒落。

    柳菲葉踩着高跟鞋,一脸的冰冷,直接踢开会议室的门,大步走出去,头也不回的进了电梯。

    叶牧作为柳菲葉的保镖,当然是跟在她的身后,不紧不慢的走出去。

    出门的时候,叶牧回头深深看了薛贵一眼,见他脸上有着幸灾乐祸,更是笃定了心中的一个想法,跟在柳菲葉的后面,上了电梯。

    会议室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刚刚那一幕惊呆了。

    半晌过后,才有人窃窃私语,小声的道:“怎么办?柳总被气走了。”

    “是啊,没想到她居然会生气成这样?难不成,我们说中了?”

    一些高管脸上带着异样的神色,见到柳菲葉被气得够呛,他们心中其实是很爽的,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们这种阴暗的情绪,并不适合表现出来。

    “怎么办?”

    薛贵冷哼一声,一脸的幸灾乐祸,站起来,双手做出一个下压的动作。

    薛贵以前毕竟是总经理,在公司经营了五年,很多人都是他的心腹,即便现在是副总,余威尚在,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薛贵对这个结果很满意,环视四周,像是一个检阅士兵的大将军:“各位经理,大家也都看到了,柳总因为昨天的枪击事件,情绪有些不稳定。我想她需要休息一顿时间。这段时间,公司的所有工作,就有我来主持。大家也没有意见吧!现在,中层的经理先出去,剩下的高层,我们再开一个小会,我有几件工作要安排。”

    “好的,薛总。”

    公司的经理们看到这种情形,也都是点头,没有一个人质疑薛贵的领导权。

    薛贵心中更是暗爽,他对这个空降下来的柳菲葉早就不爽了。

    薛贵在盛天集团五年,在华夏开拓市场,自认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眼看着市场慢慢的打开,公司业绩有了好转的迹象,柳宏远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派了他的女儿过来,直接把薛贵从总经理,挤成了副总。

    这口恶气,薛贵明面上虽然不说,和颜悦色的,但是心中却十分的不爽,一直想找机会,将柳菲葉搞下去。

    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薛贵双手虚握成拳头,轻轻的攥住,嘴角露出一抹邪笑:“柳菲葉,你不过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要多!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要多!你想要跟我斗,实在是嫩了点!等着吧,我会牢牢的将你控制在手中,让你成为我的奴隶!”

    薛贵点燃一根香烟,靠在沙发上,眯缝着眼睛,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

    ……

    宝马中,柳菲葉气急败坏,坐在后座上一言不发。

    她的脑海中,满是薛贵的话。

    柳菲葉不由自主的看了前面正在开车的叶牧,心里更生气了,薛贵的狗眼也不知道长到什么地方去了,居然会说自己跟叶牧这个乡巴佬有一腿。

    真是气死人了!

    虽然说叶牧救了自己一命。

    但是柳菲葉对于叶牧还是有很多成见,心里还是看不起他,如果不是顾及到父亲柳宏远,她立刻就将叶牧开除了。

    五万块钱一个月,还要管吃管住,也难怪公司的员工都不满意。

    “柳总,我们去哪?要不去外滩吧,我知道有个地方,海景很漂亮,而且也僻静。”

    叶牧看出柳菲葉心情很差,想带她到海边去散散心。

    “不去,送我回家,我要睡觉。”

    柳菲葉声音冰冷,拒绝了叶牧的好意。

    “睡觉。”

    叶牧能听出来,柳菲葉不是在开玩笑,她确实是要回家睡觉。

    “嘿,这个柳总还真是好玩。别的人心情不好,有喝酒的,有逛街的,有买东西,有去夜店放纵的。她倒是好,居然是回去睡觉。

    不过睡觉也好,柳菲葉如果是满世界乱跑,叶牧还要操心去保护她,在公寓有安以诺在,叶牧可以出去,办点其他的事情。

    “柳总,那个姓薛的副总……他今天的反应有些奇怪,以我看来,他心中有鬼。”叶牧开着车,忽然开口说道。

    “心中有鬼?”

    柳菲葉一下子直起身子,一脸的惊愕:“叶牧,你没有证据,可不能乱说。你说他心中有鬼,难道枪击案的主谋就是他?”

    “那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能看出来,他见到我的时候,其实心里很紧张,似乎是要掩饰着什么。而且,他对我的成见很大,一心想要赶走我。甚至是不惜跟你翻脸。这其中,仔细想想的话,有着一些不寻常的地方。”

    叶牧微皱眉头,缓缓地说出自己刚才观察到的一切。

    狙击手有着一双鹰眼,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仅要看的远,打得准,更是要准确的找到目标。

    论其察言观色,叶牧比身为公司老总的柳菲葉还要擅长,很轻易的就看出薛贵的想法。

    “你一说,我也是发现了。我不过是请了一个保镖而已,虽然是贵了点,但是五万块的工资,对于盛天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薛贵的反应确实是有些奇怪!”

    柳菲葉经过叶牧一提,也是从薛贵身上,察觉到了一丝不和谐的地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