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24章 这是赤果果的羞辱啊

    盛天公司。

    柳菲葉踩着高跟鞋,气鼓鼓的走了进来。

    “柳总好。”

    “柳总好。”

    一路上,员工们看到柳菲葉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一个个都是静若寒暄,心中满是苦水。

    这个柳总向来苛刻,她心情不好,那么下属们都要遭殃了。

    果然,柳菲葉刚一到办公室,就冷声道:“所有中上层领导,都到会议室来,我有话要说。”

    办公室的领导们,慌忙收拾文件夹,跟着柳菲葉的后面,进了会议室。

    整个公司的氛围,顿时变得很凝重,每个人心里都很压抑,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

    除了一个人。

    那就是叶牧。

    他今天依然是一身休闲装,跟在柳菲葉的身后走进办公室,刚刚柳菲葉偷吃的模样,还在他的心头,让他心里觉得好笑,所以还是一脸的笑意。

    门口,董事们一个个的走进来,大部分人看到叶牧都没有吃惊,他们知道叶牧是柳菲葉的保镖。

    这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看到柳菲葉,眼睛顿时一亮,笑道:“菲葉,我听说昨天的事情,所以上午就赶过来,没想到等了一上午,你都没有过来。见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说完,他又看了叶牧一眼,奇道:“这个是咱们公司新来的保安吗?高层开会呢?怎么这么不懂规矩,什么阿猫阿狗都进来了?”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是看看这个中年男子,又看看柳菲葉,最后又看看叶牧。

    柳菲葉秀眉微皱,这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正是公司的副总薛贵。

    事实上,在柳菲葉过来之前,盛天公司的总经理就是薛贵。

    柳菲葉的父亲柳宏远没有发迹的时候,薛贵就跟着他了,所以总公司才会派他来负责盛天。

    柳菲葉承认,薛贵这个人忠心是有的,不然也不会跟随着父亲这么多年。

    但是,薛贵这个人并没有什么才能。

    盛天集团进入华夏市场五年来,都是处于亏损的状态,便是他能力不足的证明。

    业绩说明一切,薛贵没有才能,偏偏还是仗着自己是老人,从来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对员工说话也很刻薄。

    就算是在柳菲葉的面前,也是以叔叔自居,完全没有把她这个总经理放在眼里,业务上,在很多地方也是抓着不放,拖柳菲葉的后腿,让她十分的不爽。

    柳菲葉对薛贵十分的厌恶,偏偏他还是自己的长辈,她还不能随便的指责。

    柳菲葉看了叶牧一眼。

    叶牧的倒是表情平淡,并没有因为薛贵这句话而有任何的不满情绪。

    保镖和保安只有一字之差,在叶牧看来,差别也不是很大,只要五万块钱工资不少发,真的让他看大门,他也没什么意见。

    柳菲葉心中稍安,道:“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公司的副总薛贵,这位是的贴身保镖,叶牧。”

    “叶牧?”

    薛贵听到这个名字,吃了一惊,上下打量了叶牧一番。

    他昨天就听说,柳菲葉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被枪手袭击了,多亏了一个新来的保镖,不仅是救了柳菲葉,而且协助警方,连夜将枪手捉拿归案,十分的厉害,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今天一见,居然是一个毛都没有长全的矛头小伙子,薛贵立刻心生了轻视之心。

    “哼,柳总,这里我就不得不说一下了。咱们公司在开会,你的私人保镖,能不能回避一下。会议内容牵扯到很多商业机密,如果是泄露出去,到时候谁来负责?”

    薛贵毫不留情面,冷哼一声,当众大声说道。

    柳菲葉秀眉皱起,这个薛贵越来越放肆了,冷声道:“薛总误会了,叶牧不是我请的私人保镖,而是公司给我配备的保镖。我叫大家过来开会,其中一件事情,也是给大家说一声,叶牧的工资,也得从公司的财务上出。”

    “他的工资也得从公司得财务上出?”

    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议论纷纷。

    “柳总,一个保镖,一个月能开多少钱,这种小事,还用我们高层专门开会讨论?”

    薛贵看了柳菲葉一眼,语气中有些讥讽。

    “这点小事,我当然是已经做主了,不过就是告诉你们一声,叶牧的工资是一个月五万。”

    柳菲葉声音很冷。

    “多……多……多少?”

    “五……五万!”

    包括薛贵在内,有好几个高管,听到这个数字,都是激动的站了起来。

    这些高管们的工资也不低,基本工资一个月也有两万,主要是业绩工资,如果业绩好,一个月工资很轻松就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问题是,叶牧的五万工资,很显然是基本工资。

    当然,保镖一个月也就这么点基本工资,不可能有业绩工资。

    但是,高管们感觉一个小保镖,基本工资居然是自己的两倍,顿时十分的不平衡。

    “柳总,这样不好吧,他一个新来的保镖,就开五万的基本工资,我们倒是没有什么,下面的员工会说三道四的啊!”

    “是啊,柳总,五万块钱一个月,可以请三四个保镖了,人高马大的,走哪都能护住您。这么多钱,请个他……有点不值啊!”

    几个高管纷纷说着,显然是嫌叶牧的工资太高了。

    柳菲葉白了他们一眼,心说,你以为我想给这小子发这么多工资吗?爸爸定下的事情,没有人能改变。

    关键是,柳菲葉对他们这些人的态度不满意。

    自己好歹是总经理,而且叶牧的工资额度,也是总公司定下来的。

    这些人听了之后,居然是推三阻四,分明是没有她放在眼里。

    特别是薛贵,面色阴沉,看看叶牧,又看看柳菲葉,啪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柳菲葉的鼻子大喝:“菲葉,平时你乱七八糟的胡搞,我就懒得说你。但是这次,你居然给这小子发这么多工资?他何德何能?是不是床上功夫好啊!我们公司在各位的努力下,好不容易的宁亏为盈,正时用钱的时候。我们各位的工资,也有两个月没发吧!全都是为着公司考虑。你倒好,给公司拆台!”

    柳菲葉愣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薛贵身为自己的长辈,私底下见面,她还会喊一声叔叔,没想到,今天他说话居然是这么的毒,指桑骂槐,分明是说,她用公司的钱去养叶牧!

    这样的侮辱,柳菲葉从来都没有受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