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今天先废你一条手

    两块大青砖夹杂着风声,就朝着赵甜的小脸飞了过来。

    “啊!”

    一声惊叫,赵甜吓得闭上了眼睛。

    她其实很害怕,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忍不住,要为别人挺身而出。

    砰!

    赵甜的耳畔,传来一声奇异的响声,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叶牧已经将她护在身后,双拳齐出,一左一右,打在飞来的青砖之上。

    这种青砖比普通的红砖要结实的多,但是在叶牧的拳头下,居然是断裂成碎块,掉落在地上。

    一拳打破砖头?

    三个行凶的男子都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瞪着叶牧。

    这样的事情,他们只在电视上见过。

    特种兵战士一拳下去,就可以打爆数块砖头。

    没想到,今天真的见到了。

    “你……疼不疼啊!”

    赵甜替叶牧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不疼,倒是你……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女孩!”

    叶牧摇摇头,用着埋怨的语气,道。

    他看似埋怨,其实心里却是震撼。

    在危急时刻,能够为他人挺身而出,这种人有多少?

    据叶牧所知,这种人绝对不多,就算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军人,在危机面前,第一件想到的也是保护自己,是退却。

    但是,训练带来的勇气和自信,克服了这种懦弱。

    赵甜不同。

    她是天生如此,天生就习惯替他人着想,去保护他人。

    这种人是天生的活雷锋,在现代的社会,几乎已经绝迹,十分的难能可贵。

    说实话,叶牧也是被赵甜的勇气所打动,才会出手帮忙。

    以楚月的态度,动不动就冤枉好人,帮了她也没有一丁点的好话,这种女人,叶牧才懒得出手呢。

    “妈的,这小子看来是练过!兄弟们,我们三个人一起上,给他点颜色瞧瞧!”

    平头男子大声骂着,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大步上前,三个人已经是将叶牧围在中间。

    眼看平头男要出手,叶牧冷冷一笑,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锐利的刀片,快若闪电的在他的手腕上一划,平头男子的手就失去了力量,匕首也直接落地。

    叶牧眼疾手快,飞起一脚,踢在即将落地的匕首刀柄之上。

    嗖!

    匕首化为一柄锐利的飞刀,朝着另一个人的小腿肚子飞了过去。

    那个人根本是反应不过来,匕首一下子扎在小腿上,鲜血狂涌而出,他大叫一声,抱着腿跌到在地上。

    这三个人对叶牧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

    最后的那个人还在发愣,叶牧的指头夹着刀片,伸手一甩,刀片就刺在那个人的胳膊上,直接划破了衣服,没入到了皮肉之中,已经伤到了神经,半边身体都是麻痹了,失去了知觉。

    瞬间搞定了三个穷凶极恶的行凶者,叶牧看都不看他们一样,转身去看赵甜。

    赵甜一脸的呆滞,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之中,还在不断的回放叶牧行云流水的攻击,转眼间就摆平了三个人。

    “真的是太帅了!”

    赵甜口中不由的喃喃自语。

    “喂,还在这磨蹭什么,马上就要上课了!”

    叶牧拍了赵甜一下。

    “上课,对,马上就要上课了!”

    赵甜如梦初醒,这才想起来上课时间已经过来,慌慌张张的朝着学校跑去,边跑还回头,将右手比成电话的形状,让叶牧有空就给她打电话。

    “这姑娘。”

    叶牧微微一笑,对赵甜很有好感。

    等到赵甜跑远,叶牧才走到三个在地上痛苦哀嚎的人面前,在他们的面前蹲下。

    “大哥……饶命啊!您大人有大量,就绕过我们这一会吧,千万不要把我们交给警察。”

    平头男子受伤最轻,心里憋屈的要命,恨不得将叶牧碎尸万段,但是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只能是苦苦的哀求。

    “我看你们会偷龙转凤,还有舌底乾坤,也不是普通的小偷,拜过师学过艺。”叶牧一副淡淡的表情。

    “我拜过师,我师傅是河北的李三爷,家传的是燕子家的功夫。我叫李斌。我几个兄弟的功夫,都是我教的。”

    李斌慌忙说道。

    “燕子家的功夫?你们的师祖侠盗燕子李三如果知道有你这样的后人,估计会气的从棺材里面跳出来!盗亦有道,难道你师傅没教你吗?”

    叶牧一眼就道破李斌的师门传承。

    燕子李三是民国时候的一个大盗,不过专门偷那些贪赃枉法的官员,把钱分给穷人们,是一个劫富济贫的侠盗。

    李斌的脸色一下子涨红了,吞吞吐吐:“师傅教过……但是小偷就是小偷,都是犯法,什么盗亦有道,都是蒙人。”

    “你要是觉得蒙人,就算了!你的右手指甲比较长,左手上却是短而干净,看得出,你是惯用左手。刚才我已经切断了你的左手的经脉,放心不会影响你的生活,但是你的这只手就没有那么的灵活,不可能再施展手艺去行窃!我跟你们盗门的人,也有几分渊源,这次就不为难你了,你走吧!”

    叶牧摆摆手说道。

    我的手被废了?

    李斌一脸的惊讶,以他的水平,还看不出叶牧在他手上哪几条经脉上动了手脚,但是左手明显的无力,把他给吓坏了。

    左手被废了,以后他就不能偷东西了。

    一个小偷,不能偷东西,饭碗就砸了,财路就断了。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李斌一双眼珠子登时就红了,像是一头发狂的公牛。

    他很想一巴掌把叶牧扇死,但是实在不是人家的对手。

    “我们走!”

    李斌思来想去,决定还是先撤退再说。

    叶牧说他手上的经脉断了,可能是虚张声势,也可能是事实。

    李斌决定先去医院看看,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X光一照,秋毫毕现,应该能治好。

    李斌带着两个小弟,一瘸一拐的逃走了。

    叶牧看着李斌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执迷不悟,这次我放你一马,如果有下次,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一切事情都处理完毕,叶牧在外面随便吃了顿饭,路过肯德基买了一个全家桶,带回到紫色公寓。

    一开门,客厅里面静悄悄的,柳菲葉和安以诺居然还在睡觉,没有起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