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极品小保安

259.第259章 狗剩进城

    徐妮丫头的一声惊呼,直接就把院子里的其它几个人都震住了。

    大双和小双俩姐妹满脸的尴尬,额头黑线爬满。李玫珊虽然早习惯了她这种“虎啦巴叽”的风格,但此刻也是没忍住,摇头苦笑了起来。

    至于龙娇倩,愣了一下之后整张脸瞬间就阴沉了下去,盯着徐妮丫头眼神不善。

    就连苏文龙都大感受伤,郁闷地抬手拍了拍额头之后,已是满脸幽怨地扭头看向了徐妮丫头,讪讪地说道:“我说徐大小姐,以后咱要么说狗,要么说男人,能不能别把狗和男人连在一起这么嚎啊?谁听见了都以为你在骂人呢,而且一骂还是一大片,作为一个男人谁也不容易嘛,招你惹你了这是……”

    “人家又不是故意的……”

    知道自己闹了个大误会,并且刚才那句“狗男人”确实是打击面挺大的,貌似把苏文龙也顺带着骂了进去……所以,徐妮丫头难得地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声音都弱了几分,脸上一红便接道:“大不了我以后不叫它狗男人了嘛,我想想啊,反正它看着也不像是母的,所以干脆就叫它……公狗!这总可以了吧!”

    “砰咚!”

    话声刚落,苏文龙只觉眼前一黑,整个人顷刻一头栽倒在地。

    这丫头,以后没法子和她好好地聊天了……不是母的就非得叫“公狗”么?貌似本员外也不是个母的好不好?闹半天还是在骂人啊……

    ……

    看到苏文龙惨被连累,莫名其妙就株连着无辜地被骂成了“狗男人”和“公狗”,所以龙娇倩显得十分得意,顺带着连唆使“黑九”去镇压“小七”,好给徐妮一个下马威的打算也暂时消退了,爽快地大笑了几声之后,领着那条公狗“黑九”径直就上了楼,总算是让这场叫人无语的闹剧暂时收了场。

    苏文龙早已无语了,摇头苦笑着抬步便向别墅院外走去。

    见他似乎挺不高兴的,徐妮顿感满头雾水,不解地问向了李玫珊:“玫珊姐,大保安这又是怎么了?我也没说他什么呀……”

    “死妮子,别总是公啊母的行不行啊?有你这么叫的吗?狗啊猪的也就算了,可男人也是公的啊,真照你这思路叫下去……都喊成什么了嘛!”

    白眼一翻,李玫珊摊了摊双手,无奈地对徐妮丫头开导起来。

    可惜她这番话语貌似是白说了,徐妮丫头压根就没听明白,怔怔地接道:“狗叫公狗,猪叫公猪,这没毛病啊?换到人身上也是一样嘛,女人不都把自己的男人叫老公么?当然了,能叫老公的男人只有一个,至于其它的么……公人是难听了点,不过可以叫公公嘛。珺瑶姐不就是一直这么叫的么?也没见大保安不高兴啊,小苏子小苏子,不就是苏公公的意思么?没什么区别啊……”

    “呃啊……我这个脑袋啊……”

    对于这番理论,李玫珊是彻底没招了,摇了摇头之后,她嘴里认命般地轻呻着,痛苦地抬手往脸上捂了过去……

    ……

    与此同时,滨海市火车站。

    几分钟之前刚有一辆火车进了站,所以,此刻的出站口外面挤了不少的人,一个个全都翘首而望,从那些自出站通道内走出来的人群中寻找着自己等待的身影。

    从通道内走来的旅客之中,有一个年轻人,他的年纪在二十五六岁左右,留着齐眉短发,不过却并未打理,看起来如同一个乱糟糟的鸡窝一般。

    年轻人身上的衣服很朴素,看起来至少穿了好几年,料子都洗得有些隐泛浆白了。不过,旧虽旧了点,但却十分干净。

    至于相貌方面,这位年轻人虽然说不上帅气,但胜在憨实,方面大耳,眼神也颇为清澈,整体给人一种憨厚老实的感觉。

    这个年轻人就是狗剩,大双和小双俩姐妹的亲哥哥。

    早在几个月之前,狗剩就已经来过滨海了,而且还在这里待了颇长的一段时间,“换腰子”嘛,这可不是小手术,做完手术之后自然得在医院里休养一些时日了。

    不过,手术做完之后没多久,等到身体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狗剩很快就离开了滨海,甚至连好好逛一逛这座大都市,感受一下城里人生活的时间都没有。

    因为无它,大双小双还得在这座大都市里打工赚钱嘛,家里的父母没人服侍也不行,他只能匆匆赶回了老家,一个几百公里之外的乡下旮旯窝。

    而眼下,狗剩之所以在几个月之后再次来到滨海市,正是因为一直留在这儿打工赚钱的两个双胞胎妹妹,也就是大双和小双!

    乡下旮旯的山沟沟那种地方,自然是用不上手机这种玩意的,不过,村子里的村委会办公室却是有固定电话的,一天之前,村长找到狗剩,说是有人打了村委会的电话,托他转告狗剩,大双和小双俩姐妹在滨海打工遇到了麻烦,让他赶紧过来帮着解决一下。

    虽然对方并没有说大双和小双惹上的是什么麻烦,但却留下了一个手机号,让狗剩到了滨海之后直接给他打电话,届时会把详细的情况都告诉他。

    正因如此,狗剩当天便订好了火车票,次日便已动身,坐了足足几个小时的火车,而今终于赶到了滨海!

    “老板,俺想打个公用电话……”

    离开出站口之后,狗乘直接来到火车站广场一角的书报亭,掏出一张十块的纸币递出去,尔后冲着书报亭的老板憨厚一笑,摊开手中写着一串数字的小字条儿,拿起公用电话便依照上面的号码拨了出去。

    少顷之后,电话通了。

    没等对方吱声,狗剩便已语气焦急地问了起来:“大哥你好,俺是狗剩,就是大双和小双的哥哥,您昨天打俺们村电话了是吧?俺现在已经到滨海了,就在火车站呢,大双和小双到底惹啥子麻烦了……”

    “狗剩?什么乱七八……哦哦哦……我想起来了……”

    电话那头,狗剩带着浓重乡音的话语让“皇朝一哥”邹开盛的“智囊”司马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语气顿时就变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