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667.第658章 大战来临

    感谢“戚三问”的打赏,谢谢。

    “未来佛祖之位!”

    “那两位倒也是察觉了!”

    金日与白日的交并,金莲与白莲的比拼,渐渐地,世尊之道被压制住了。

    林青终究只是初晋洞天境,他化自在天魔主却是等同于领悟了造化之本的第三重天的存在,世尊之道再如何的玄妙,此刻也是敌不过他化自在道。

    不过,便是在世尊之道渐渐被压制住的此刻,虚无之中,无穷无量的佛光涌来了。

    这是最虔诚的香火愿力所化,是佛门大道的原初之本。

    一个涌来,正是加持到了金日和金莲之上,生生地,劣势被逆转了。

    小和尚眼中流过了一道明悟,又微微一笑:“不过他二人终究是不会直接插手,待拿下了你,我便是未来佛祖。”

    一口金刚三股叉蓦然自他身前凝聚而成,宝光四射,却独立于天地之外,无因也无果,正是他化自在外道魔兵。

    造化境第三重天,领悟了造化之本,便是拥有了诸如不灭真灵一般的种种玄奇之能,他化自在天魔主这外道魔兵正也是第三重天的无上之力!

    一个凝聚出来,金刚三叉股便是一指林青眉心而去。

    “我之所在,便是彼岸。万般大法,不得加身。”

    林青目光与小和尚相对,却只是微笑,并无言语,也无动作。

    倏然,三叉股落不下去了。

    哪怕这是外道魔兵,无因也无果,但恒世金莲未破,世尊之道未灭前,却也是落不到彼岸净土之上。

    一个闪动,金刚三叉股指向了恒世金莲,那得无量香火愿力加持的金莲台!

    ……

    另一边,太元道人那坍塌的星辰本体之外。

    “大道进阶!”

    “有先天大道的征兆!”

    “还是毁灭和吞噬类的无上魔道!”

    九道身影,八道在变色。

    “白老,留他不得了!”

    “现在才进阶,还有除掉的希望,若是等他凝聚了不灭真灵……”

    “毁灭和吞噬之大道,若是不除去,星界之劫恐是无法避免!”

    诸人神念各自闪动,目光又齐齐地凝在了最前方的一个白袍老者身上。

    白袍老者目光微微一缩,转瞬的权衡后,终也定下念头了:“他还未完成进阶,先出手阻他成道。各位的本体也该出动了,再知会那几尊真灵,他们由星辰本源而生,同样容不得这吞星魔主。”

    “白老所言极是。”

    诸人都是点头,当下就各自施展造化神通,对着那星辰怒轰起来。

    这个时候就可看出,为何众人都要以白老为首了。

    这白老赫然是一尊领悟了造化之本的真君,又有三人是洞天境的真仙,还有五人则是洞玄境的真人。

    九人联手的攻击,哪怕九人都只是一道分身,本体还未降临,却也轰得星辰剧震,那坍塌的速度都是加快了几分。

    “自寻死路!”

    太元道人全然不理外边的一切。

    在黑日真灵辐射的区域,他之蜕变已经在形成了。

    那原本的星辰元力,此刻已是因无尽的扭曲,坍塌成了一种难以理解的存在。

    不是阴阳,不是五行,是一种难以理解的能,难以理解的在,这是一切的终焉。

    原本庞大到不可思议的星辰元力,最终坍塌缩小了亿万倍,正与黑日真灵的辐射区域相合。

    太元星核!

    太元道人很快便是给这蜕变的法身定了名。

    与黑日真灵相合,太元星核无极限地吞噬着外界的一切,无论是星辰之能,还是九大造化境存在的轰击,甚至连大道之力都是无法逃脱,而一个被太元星核吞噬掉,无论是何般的大道,立就归于终焉,而后化作了星核的一部分。

    “这就是星界!”

    “这就是寰宇!”

    这一刻,黑日真灵与太元大道的共鸣已是到了前所未有之层次,隐隐间,整个的星界轮廓都是浮现在了太元道人心中,而后又延伸到寰宇之地,并一直延伸。

    不过正是要延伸到寰宇之地的核心,延伸那两座神山之时,忽然地,太元道人停下了。

    本尊识海内,那幽光正在全力地闪烁着。

    “天机之蒙蔽,不是为世尊之道而来,而是为了太元之道!”

    “太元之道,扭曲,终焉,再到元终!”

    “元终,那便是与初始相对……”

    “那么,是何等的存在,居然能蒙蔽这般之存在?”

    与大道共鸣,隐隐将整个大世界都要纳入感知,并且有种吞下整个世界的本能后,太元道人明悟到一些根本了。

    他化自在天魔主被吸引过来,可见识海之内那幽光的目的是在太元大道!

    而太元大道的最终,又是与初始相对,掌握初始的存在,太元道人没有去想,不过,能蒙蔽那般存在的……

    念头一闪之后,便是被完全压下,太元道人长吸一口气,轰的一下,整个的星辰彻底的被吞进星核之内了。

    一切遮掩完全去除,这一刻,太元道人那比山岳还要更小一圈的真身,彻底的崭露在了白袍老者等人的眼前。

    不过,白袍老者等人甚至来不及惊骇,无所不在的大道便是扭曲掉了一切,仿佛时空突然消失了一截,白袍老者等人的所在竟是无端地和太元星核重叠到了一起。

    一切归于终焉!

    紧接着,太元星核又是一下的消失在了虚空,再现之时,已然是镇压到了他化自在天魔主的上方,那终焉的扭曲更是淹没了时空的一切,这一刻,连香火愿力都是断掉了。

    ……

    “未来佛祖之位!”

    “他终究是走出这一步了!”

    “不过如此一来,也是瞒不过北冥了,下一战不会久了。”

    “因果已了,又涉及未来佛祖,赤明和阳天不会再插手,祖灵界也不能再待了。”

    祖灵殿内,河图与莫胜男二女相对而坐,各有沉思。

    ……

    “地母,圣灵界,未来佛祖。”

    “不过未来佛祖终究是未来之事,道门那三位更是不是坐视佛门大兴……”

    “那老怪一直垂涎洛书的先天五行大道,把他拉进来,既是一个助力,也免掉了佛门之患。”

    “幽冥老鬼想来也不会坐视未来佛祖出世!”

    寰宇之地,北冥海,白衣少年目光微微闪烁,他已是晓得了一切之事的前因后果了。

    ……

    “诸天,寰宇,星界,这是世界之本,天外天则是三者之影。天外魔物之所以无形无态,实则正是众生之影。”

    “他化自在道虽为外道,却是自在之道的补充,二者相合,才是圆满。”

    “这天魔主此回虽是脱身了,却也受损不轻,短时间是成不了气候了。”

    “夺了他这一本源,世尊之道已近圆满,彼岸之概念也再进了一步。”

    “不过,太元之道与天外天……”

    虚空,林青与太元道人对面而坐,都是在沉思着。

    他化自在天魔主虽是第三重天的存在,但在星界,面对世尊之道和太元之道的联手,终究还是还是被打退了,甚至……

    太元之道的扭曲和终焉,哪怕是天魔外道,也一样受到影响,他化自在天魔主是拼掉了一些本源,才是脱身而去,返回了天外天的。

    林青所沉思的正在于此。

    以世尊之道吞掉了那一本源后,他有种感觉,天外天对本尊而言,对太元道人而言,都是同样的重要。

    本尊,世尊之道是要超脱一切,天外天也在其中,彼岸之地必然是要天外天也影响不到。

    太元道人,太元之道无限无量,将星界,寰宇,诸天完全覆盖,但对天外天,太元道人却没有感应。

    不过,没有感应,却不代表完全无关。

    恰恰相反,正是与他化自在天魔主的交手,太元道人已是有所感觉了,太元之道的最终,那一切存在和不存在的元终,天外天与其隐隐相连。

    “终焉的尽头,那存在也不存在的极点!”

    忽而,太元道人又是长身而起:“纠缠不休,我去收了他们!”

    身影一晃,顿自虚空之中踏出。

    ……

    光阴匆匆流转,也不知道过去了千年,还是万年。

    这一日,正是在虚空之中追杀着一尊背生双翼,似若白鹿的妖神,忽然地,太元道人身影一下地停住了。

    目光微敛,似是在聆听,透过无所不在的太元大道在聆听。

    大道在震动着,先天大道,先天之阴阳,在寰宇之地……

    蓦然,太元道人的目光一下睁开,他已经感应到大概的方位所在了。

    “开始了!”

    “先天阴阳大道和先天阴阳大道!”

    “是那尊老妖!”

    “大道之争,不能两立!”

    太元道人的身影一下消失。

    而一刹时间穿越了数十次空间,眼见着太元魔主竟是没有继续追来,那尊白鹿妖神则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眼中又有着一点后怕,他是完全没想到,当年那一念之动,竟然招惹了如此之大敌。

    “不行,星界不能待了。这老魔太恐怖了,同为洞天境,那几尊真灵都是被他一口一个,我虽超越他一个境界,也是完全不敌,只能闻风而逃。”

    “那先天大道恐怕已经近乎洞天境极限,若再有寸进,怕是连不灭真灵都要保不住。”

    “星界不能留,只能去寰宇。这老魔再厉害,想来也不敢闯北冥海。便去投靠祖师!”

    白鹿妖神还在不断穿越空间,只是方向稍稍地转了一转。

    ……

    “阴阳五行,四象八卦,若是太一还在,便是我也要退避三舍。”

    “可惜,太一早已不在,洛书之本源缺损,更是九世转生也未能补全。”

    “河图,你该放弃了,现在放弃,看在昔年情分之上,我还可保全洛书。”

    太古寰宇,西极之地。

    开天地五方,合阴阳五行,一方世界架在了无垠的冰原之上。

    与世界一体,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四方四灵各镇一方。

    由阴阳而生,一乾、二兑、三离、四震、五巽、六坎、七艮,八坤,整个世界又显化成了一尊浩瀚无边的先天八卦图。

    这是先天阴阳和先天五行相合所成的世界,又化生了先天八卦和四象真灵,这正是河图洛书结合而来的无上之道。

    而就是在这世界之上,一尊不知道有多庞大,只是一只爪子,就要超过这世界,整个的身躯,甚至比星界之中的太阳火星都要庞大数倍的巨鸟,正是在镇压在了其上。

    这巨鸟一爪压住世界,无穷的阴阳之气无限地冲击着世界,那先天八卦和四象真灵时时刻刻都在震动,但却又始终不倒。

    巨鸟眼中有着天生的神光,神光透过了一切,一直看到了世界核心的两道身影之上,已然不再维持人形,河图洛书都是化出了先天灵宝的真身。

    “昔年之情分,在你临阵而逃之后,便已荡然无存。”

    “北冥,昔年太一封你为万妖之师,几与天帝同尊,你却在最关键的时刻弃妖族而去,你有何资格在我们面前谈情分?”

    河图洛书各哼一声,前者还含蓄一点,后者却是直接就在冷讽鄙视。

    “非是我弃太一,而是太一不顾天数。我早已有劝,他若退下天帝之位,妖族再让出气运之主角,他何至于陨落?妖族也何至于衰弱至此?”

    “昔年之战,我便是不走又如何?你二人也知天数,我若不走,妖族便连在寰宇立足的机会都不会有。”

    巨鸟全然不为所动,更义正词严。

    “天数为何?天数当争!太一若赢下了那一战,聚天地气运于一身,便是那几位,都要落后他一步,妖族如何会衰落?”

    “正是因此,太一才会陨落。”巨鸟却一声冷笑。

    两边多少年未曾真正照面,此刻见着了,是互嘲不休,不过手头上,两边却没有丝毫的放松。

    而这时,眼见着巨鸟虽占着上风,但依然是迟迟难下,天际之处,一道五彩光芒蓦然而现。

    “北冥,她们既是不领你的好意,可要本尊来助你一臂之力?”

    这是一尊护法明王,一面四臂,坐白莲花座,身后有五色神光化作了无数道的翎羽,既是凶煞,又是神圣。

    正是佛门第一护法大尊,佛母大孔雀明王!

    “河图归我,洛书归你。”

    北冥祖师早知这孔雀就在旁边,甚至这孔雀会现身这里,都是他算计好的。

    “一言为定!”

    大孔雀明王一声笑,身后五色神光蓦然冲天而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