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649.第640章 蛮荒与魔神

    感谢“木叶&风”的打赏。

    “不要看我,我虽也有抹杀不灭真灵之能,不过焚天魔麟有着奎牛血脉。奎牛昔年曾在天帝座下效力,与我也有那一点交情,却是不好对他后人动手。”

    河图所化的温婉女子说出两个法子后,见林青还在盯着她,却是摇起了头来。

    她这般说了,林青自也不好再强求她出手,而除了河图,现在的祖灵界,恐怕是无人能抹杀不灭真灵。

    念头这般一动,林青又问道:“大圣,不知这第一个法子,可有什么途径?”

    林青暂也不强求完美了,只要能暂时隔绝魔麟之角的气息,好将元界炼成为法宝,便算是大功告成。

    “苍茫海的那条飞天蜈蚣你可知道?他是……”

    河图一番的细语。

    ……

    三月之后,依然还是由黑水鼋龙相送,林青与墨灵离开了祖灵之地。

    到了这里,林青基本是熟知路线了,直指苍茫海的某个方位,墨灵化出原形,乘风破浪地载他而去。

    “魔神之血!”

    “天刑之主!”

    闭目盘坐,林青暗暗有所思量。

    河图所说的飞天蜈蚣,自然便是那苍茫海的荒兽之王多目,林青昔年曾是与这人照过一面,却不料他竟是魔神一族的附属,也就是说,与妖族是天生敌对的。

    而河图与妖族渊源极深,借他之手,将那魔神留在这边的布置除掉,自是不在话下。

    林青对此也不甚在意,毕竟,要将元界炼为法宝,就此刻而言,那魔神之血是唯一的选择。

    闭目沉思,林青真正在思量的,是河图并未提及的一件事。

    依他以前之了解,此番世界之所以被封禁,是因造化演变,又有赤帝出手,或者河图也暗中加了点手段,但是,现在思来,却有一些的不对。

    蛮荒压制一切神通,唯有荒兽不受影响。

    多目是荒兽之王,却出自魔神麾下。

    此外,北极冰域,天圣力王似也不受蛮荒影响,甚至一身神通都和蛮荒之气相近,尤其是打残中孚道人的那一口元气,更是比蛮荒最深处的气息都要更玄妙。

    如果把蛮荒深处的气息比作逆天境的神通,那一口元气则应是造化境的力量。

    天圣力王出自莽荒神殿,莽荒神殿据说是祭祀某一巫神的所在!

    巫神!魔神!

    谁知前者不是后者的一支?

    先有多目,再有天圣力王,如若这两人都出自魔神麾下,岂非是说,蛮荒之气的压制其实是有针对性的?

    而若真是如此,那么这方世界的封禁,恐怕就不是源自于赤帝,也不是源自于河图了,这两人至多只是借力而为。

    “妖帝与魔神大战,祖灵之地也被卷入。”

    “魔神在祖灵之地有所布置,也许是封印,也许是别的。”

    “河图为阵道之起源,或者又反过来借用了魔神的布置,进而把她那死对头拒在了祖灵界之外。”

    林青念头不断闪动,猜测起了幕后的种种根源。

    也不知道飞驰了多久,忽地,墨灵的速度一下放缓了:“老爷,又有不开眼的来了。”

    林青抬眼看去,却见前方数十里外,一个碧袍妖艳女子虚空而立,女子左边是一赤色火鸟,右边是一虫翼怪蛇。

    见着墨灵的速度放缓了,碧袍女子一声娇笑,花枝乱颤,媚色无边:“前辈,我们又见面了,这回可不要说走就走了,瑶儿在濯仙泉早已备好酒席,只待前辈光临了。”

    林青闻言心中一动,旋即又是轻哼了一声:“原来是你这小蜘蛛。也好,既是遇上了,也是你与本座有缘,本座洞府之前,正缺一守门之人。”

    濯仙泉!小蜘蛛!

    这碧袍女子正是早年里,林青在这边遇上的那一碧蛛。

    当年,这碧蛛还是金丹期,不过所结的是上品内丹,对于化形,火候够了,自是水到渠成。

    “前辈还是这般的骄傲,瑶儿真是喜欢极了。前辈说我们有缘,要带瑶儿回去,总要先和家母说一声的,不若我们现在就去濯仙泉如何?瑶儿真是等不及了。”

    碧袍女子掩嘴娇笑着,眼波如春水,媚意四散。

    现在的她,可不是当年的她了,已然化形,在这蛮荒最深处,哪怕前边这人是肉身强绝的逆天境大修士,也一样难逃她的手心。

    这人的元神……舌头轻舔娇唇,她是吃定了。

    笑声之中,碧袍女子一个吹气,便是有一道粉色的烟气升上了天空,烟气一个晃动,又是化作一朵彩云,彩云一飞,再一散,霎时间便是长至数百丈大,正将林青和墨灵一并地笼罩了进去。

    紧接着,碧袍女子袖中又有无数道的白光飞射而出,一个席卷后,便是化作了一面巨网,铺天盖地,巨网一罩而下。

    迷情烟,夺魄丝,碧蛛一族的天赋神通。

    依然还是这一套!

    林青面色淡漠,袖袍随手的一挥,一圈金光一晃而过,霎时,烟云消逝了,蛛网消失了,一切的一切俱都归于寂静。

    神通!

    逆天境的大神通!

    一刹,碧袍女子和左右随从禁不住地呆滞了一下,这边乃是蛮荒的最深处,竟是有人族能在这边施展神通……

    这怎么可能?

    不过,不管她们如何作想,一切已经由不得她们了。

    金光一闪,林青的身影消失在了墨灵头顶,紧接着又是一道金光闪过,火鸟和怪蛇直接被镇杀,碧袍女子也毫无反抗之力地被收走。

    “走吧!”

    林青的身影重新回到了墨灵头顶,这却也是巧,他正思量着蛮荒之气与魔神一族是否有关联,这边便送来了一个研究对象!

    ……

    苍茫海腹地,八公主与紫蝎王,还有金灵王昔年的交战之地。

    神通已然可以施展,墨灵不再乘风破浪,而是蛟龙一般,直接翱翔在了云端。

    林青的目光则扫视着周围的空间,眼中,大道金光如大日一般炽盛。

    河图曾是有言,多目的老巢,也是那魔神天刑的祭祀之地,乃是一个次空间,与昔年的元界,也便是夜帝秘境相似。

    这般的所在,难怪当年之他,即便催动了金睛神眼,都是查找不出。

    不过当年是当年,今日是今日,今日之他,不只大道有成,更精擅空间玄机,还有过收走元界的经验,岂会再走眼。

    “你在这边等我。”

    一日之后,林青目光在虚空某处凝住了。

    一拍墨灵之角,示意她停下,随即身上玄光一闪,他便是一步地跨进了虚空。

    “多目道友,故人来访,还不现身一见吗?”

    虚空行走,与时空同步,忽然地,林青身影又是一停,目光凝视着某处虚无之地,他一声淡笑。

    “道友来我苍茫海是为何事?”应着林青的声音,一道轻叹之声徐徐而出,“千幻已然被道友打杀,我苍茫海也从不插手天漏海之事,却不知道友还有何事,要来本王这边?”

    声音中,一道道的金光便是在虚空之中绽放开来,无比的刺眼,便连林青的目光都禁不住地一下眯起,甚至连他的大道元神都是眼前一亮的感觉。

    多目老怪的本命金光!

    不过,金光虽出,多目老怪身影却迟迟未现。

    林青也不恼怒,只是淡淡一笑,道:“道友这神光却是比当年更为之厉害了。林某冒昧来访,实是有一事要向道友请教。”

    说话间,他的脚步再次一动,有银白色的玄光在他脚底流转,两步一跨,居然是追着多目老怪的神光,直接地走到了那座虚空洞府的入口之处。

    “道友有话便直说,本王能接着,便接着。”多目老怪心中暗暗皱眉,能直接在虚空之中找到他之洞府的所在,这人比之当年,果是又厉害了太多,几如那传言一般的厉害,连他都要隐隐地避让三分,哪怕这边是苍茫海腹地,在蛮荒的深处!

    洞府处,依然还是一身金丝法袍,又头戴黄花宝冠,多目老怪威势逼人地显出了身形。

    而在多目老怪身侧,又有一紫衣端庄女子和一金衣粗壮巨汉左右而立,这两人也是林青“熟人”,正是苍茫海的紫蝎王和金灵王。

    和多目老怪一般,这两人也是昆族出身。

    “道友不请林某入内?”林青似笑非笑。

    “本王这洞府,素来不招待外族之客,道友有话请直言吧,不必这般的拖三拉四。”多目老怪浑身都有金色光芒伸缩不定,隐隐间,他已是有所觉悟,今日这位突然来访,恐怕是别有一番目的,是有损荒兽一族的目的!

    “也好,道友爽直,倒是显得林某小人了。”林青面上淡笑渐渐收起,声音稍稍放重,“贫道有一事要问道友,不知道友可知魔神‘天刑’?”

    一话出,骤地,多目,紫蝎,金灵,三大荒兽之王目光同时一缩。

    果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多目面色缓缓阴沉,冷哼一声,道:“知道又如何?不知又如何?道友不妨划个道来。”

    “看来林某是找对地方了。”林青目光微微一眯,淡淡道,“按说昔年还承道友一个人情,不过天刑之主关系贫道劫数,今日怕是要得罪一二了。”

    “哼!要打便打,我三人还怕你不成?”多目老怪未开口,金灵王就是一声大叫,只见他周身金光一耀,蓦然地便是化作了一只三四丈大的怪虫。

    怪虫一声怪叫,又蛮横无比地横撞林青而去。

    金灵王的身躯变态到极点,丝毫不逊色八姑娘的金刚不坏之躯,行事也和八姑娘一般的莽撞。

    他一动,紫蝎王也立即跟上,只见两道紫光在她身后一闪,一个是风,一个是雷,森森的冷芒让人望而生寒,却是直接弹向了林青的双眼。

    紧接着,金光蓦然一耀,比大日更刺眼,又有濛天眩光一般的大玄机,千眼齐开,千束神光,多目老怪的本命神光竟是威能全出地在爆发着。

    而他这般的一动,紫蝎王和金灵王心中有数了,一个又祭起第三道蝎尾钉,一个则用起了天赋神力,两人也是同时地施展出了全力。

    “是非因果,终究还是要做过才能分晓。”

    荒兽之王说打就打,林青却毫无意外,眼见着金光淹没了一切,连他之法眼都难看清事物,索性地,林青双目直接一闭,脚下又有一尊莲台显化而出。

    莲台放出金色光晕,光晕一转,一刹,金灵王的身躯消失了,紫蝎王的蝎尾钉也不见了,便连多目老怪的本命神光都是一暗更一坠。

    再现之时,三者俱都是落到了金色莲台之上。

    林青目光依旧还闭着,却伸出了一只手,如玉洁白,无暇神圣。

    直指紫蝎王和多目老怪,林青抬手隔空一镇,一个奇妙之点显化而生了,天地五方,阴阳五行,一刹千年,光阴陆离……时间一切俱在其中。

    直若一方世界压下,整个世界的力量都集中地镇压在多目老怪和紫蝎王的身上,一刹间,两人竟是连元神都难挣动一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那奇妙之点镇压,然后被林青收入掌心之中,封禁镇压了起来,连一句话都说不来。

    随即,恒世金莲之上金光也是一盛,光晕一卷再一缠,金灵王也被死死地封住,一动不能动,再难挣脱的样子。

    “魔神之力!”

    无了阻扰,林青终是走进了洞府大门,天地蓦然一变,一切的玄机都是发生了变化,尤其是那莫名而来,但浩瀚又凶煞的伟力,更是让他也目光一缩。

    莫名之宏伟!

    莫名之浩瀚!

    莫名之凶煞!

    莫名之力量!

    这洞府空间之内,赫然是存在着一道魔神伟力的气息!

    “在这里!”

    林青目光在空间中四下一扫,立即地,他的目光凝向了某个方位。

    这是一尊巨大的法象,三头六臂,却无有头颅,也不知道是被人斩却,还是天生如此。

    这法像正是空间内一切魔神气息的源头。

    自法像的心脏处,一种莫可名状的威严不断地弥散向四方,魔神的气息同样由此弥散而出。

    “魔神之血!”

    林青目光微缩,有着郑重,却没有畏惧。

    一手结出与世恒尊印,朝着魔神法像一镇而出,袖袍又无风自动,却是飞起了一道古图。

    后发而先至,古图一下便卷到了法像身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