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618.第611章 目的

    弥罗境?

    三瞑老怪目光先是一缩,旋即就露出了了然之意。

    难怪中孚老鬼敢算计幻珑,这是早早就准备好了后路,不惧林南华的威名。

    弥罗境正是四大巨头之一玉阙天的圣地,也是那位自号玉晨真人,被玉阙天之人尊为昊天上尊的玄天之宝玉晨剑的道场。

    中孚老鬼能躲进弥罗境之中,显然是和玉阙天之人有了勾搭。

    至于玉阙天缘何会庇护住中孚老鬼,而宁愿得罪玄天宗,得罪林南华,得罪那一位九云仙子……

    这也许是和玄天宗的崛起之势太强有关吧,不过这就和三瞑老怪没什么关系了,他只在乎如何才能报仇!

    “要我如何做?是将中孚老鬼引出来?”三瞑老怪神色淡漠。

    林青微微点头:“不错。”

    “没用的,那花花道士看似多情,实则最是无情。”三瞑老怪摇了摇头,淡漠依旧,“他若一心想缩头,哪怕我将他那九重宫翻个底朝天,将他那些侍妾后人杀个精光,也绝对不会露半个头。”

    三瞑老怪和中孚道人有过多年来往,对其了解颇深。

    “试一下又何妨?便是引不出他,至少也能让道友先出一口气。”林青面色不动地说道。

    他是已然决定要将中孚道人拿下了,九重宫自也没有留着的必要,三瞑老怪和中孚有了深仇,又一贯凶名赫赫,正是出手的第一人选。

    三瞑老怪怪眼翻了一下,他自也明白林青的意思,不过这倒也好,中孚老鬼,林青多半是要亲自拿下,他也只能拿九重宫来出出气了:“三月之后,待我将这次的伤势压下,便去灭了他九重宫。”

    林青淡笑点头,又是说道:“紫仙子没什么大碍,不过暂时她也回不来,道友不必过多挂虑。”

    三瞑老怪也有确定孙女是否还在的办法,对林青之言,倒是并不太在意,只是稍稍点了下头,算是了解。

    “既如此,贫道便先告辞了。几位道友,我等有缘再会。”

    林青目光和郢都六王一一交会,又在那七尊黑棺之上一个停顿,随即,稍作致意,他的身影便是飘向了宫外,几步一跨,转眼就消失无踪。

    玄古尸王几人眼中的玄光立即闪烁起来了,整座的地宫也有若隐若现的黑雾开始弥散,片刻,几人目光一个交接,都是摇头了。

    “南华真人果然是名不虚传。”

    “郢都地宫的禁制出自那边,就是历任的黄泉教主,也不可能在我们眼皮底下,一点异状都没有,就这般的离去。”

    “不说神通,此人在阵道之上的成就,绝对也是大宗师的层次,甚至还不止。”

    玄古尸王有着些感概,也有着些庆幸,还好这位对郢都地宫并无恶意。

    那骨妖玉夫人也点了下头,目光又看向了三瞑老怪:“这人既是说幻珑丫头无事,应当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幻珑丫头能得此人看重,倒是可真正摆脱那边的影响了。”

    三瞑老怪微微点头,老脸之上神色却又有些复杂,轻叹一声后,说道:“希望如此吧,不过这些暂且不说,我要继续借用玄阴冥气压住伤势。中孚老鬼虽是不在,那九重宫的禁制也不太好啃,到时候又要费力气了。”

    三瞑老怪现在的状态并不太好,不只是伤势未曾恢复,更还有解除龙蛇之蛰大法的后遗症。

    伴随着龙蛇之蛰的解除,他的第三劫也不远了,不过不能尽快想办法再拖延一些年,恐怕他未必能撑到造化演变之时。

    不过,九重宫他是必须要去灭掉的,地逆第三劫是至关重要的一劫,若是念头都不通畅,如何能面对此劫?

    “和那老道定了契约,此事我们不好亲自助你,不过有些宝贝,倒可先借你一用。”

    “这尊九阴黑冥棺你先用着,出去时再带上一袋黑煞神砂。”

    “我这尸王珠也借你一用。多年未曾血祭,这回正好让它喝个饱。”

    “这万鬼幡本是要给幻珑丫头,祝贺她渡过九天罡风劫的,便先让你用着吧。”

    “哥哥当年将我从阴都城中带出,一直未有什么回报,这七煞神钉是我以九阴冥气淬炼两千年而成,今日便送予哥哥。”

    郢都六王虽都是阴冥鬼物,但和三瞑老怪却意气相投,此刻所拿出的宝贝每一件都非同寻常,尤其是玄古尸王说要借他带出地宫的九阴黑冥棺,这更是郢都古宫的至宝。

    一时间,便是三瞑老怪也不禁有些情动:“各位兄长,还有玉小妹,我就不说这个‘谢’字了,东西我收下,待到九重宫之事结束,立刻还回来。”

    ……

    郢都六王和三瞑老怪之间的事情暂且不提,却说林青离开地宫之后,并未去九重宫所在之方向,反是直接飞向了西南方。

    西南方,中州之南域!

    “据说郢都地宫是自黄泉道内脱离而出的,与黄泉道渊源极深,但彼此间又有敌对。”

    “三瞑老怪早年也出自黄泉道,和黄泉教主同样是关系复杂,难怪能和郢都六王走到一起。”

    “不过那地宫倒是有着一些非同寻常之处,是那七尊黑棺?还是地宫本身呢?”

    虚空之中,林青边是赶路,边是琢磨着此前在郢都地宫之中所打量到的一些事情,那座地宫的玄秘非比寻常,哪怕是他的眼光,一时间也未能完全看透,至少不亲自动手的话,恐怕是做不到完全看透的程度。

    “南海之事结束,正要去真邪宗和黄泉道拜访,到时倒是可多观察一下。”

    念头闪转了一阵后,渐渐平下,林青目光遥遥投向西南,一点冷意自嘴角微微勾起。

    三瞑老怪或者琢磨不透玉阙天的用意,但他却很是的清楚。

    玄天宗崛起过快,有一点因素,但完全不是主因。

    玄天宗虽是飞速崛起了,但目标从来不在南域,与玉阙天没有什么冲突。

    而东极州那边,在隐玄传承已经被林青夺走的情况下,也不值得玉阙天和林青翻脸,

    真正的原因实则在南域本身!

    玉阙天虽为中州巨头之一,但只排在第四,地位却是远不如大罗派和涅槃宗来得稳当,大罗派也不会容许有什么人,能在道门内部,挑战其领袖的地位。

    正是因此,南域之中始终存在着几家巨擘,和玉阙天在暗中较劲。

    譬如,诸葛老怪所在的天机阁!

    譬如,长乐道人所在的皓灵剑宫!

    最近的几千年,这两家巨擘就是和玉阙天较劲最厉害的。

    诸葛天辰和长乐道人都是绝世宗师,两人联手,根本不惧玉阕子,而只要他们做得不是太过,那玉晨真人也是不好直接对他们下手。

    玉阙天之所以要保中孚道人,林青的推算和推测,正是针对皓灵剑宫而去!

    百年之前,万仙盛会之上,皓灵剑宫司空凌月一鸣惊人,那比剑灵之体还要更进一步的通灵剑体,那人剑合一,惟剑为极的极剑之道,虽是最终败在了黄天道人孙恩之手,但其剑心,其剑道,却让林青都要侧目。

    在玉阕子等人眼中,司空凌月的潜力犹还要胜过长乐道人当年,甚至是胜过不少。

    在长乐道人已经撑不了多少年,就要去面对天逆之劫的此刻,玉阕子绝不希望看到一个更厉害的成长起来。

    这也是同辈的孙恩、卢循,还有释法庆都已踏入命逆境,而司空凌月却还迟迟没有去渡九天罡风劫的原因所在。

    昔年,因为九幽冥玉,林青和玉阕子对赌了一场,结果不用说,司空凌月赢了玉阙天的太叔石,林青拿下了九幽冥玉。

    也就是那时,他给了司空凌月一道玉符,言道,以那玉符作为信物,他可量力助其一事!

    玉阕子要对司空凌月动手,自然不可能忽视了这个。

    若是林青未曾料错,玉阕子保下中孚道人的目的,不外乎两个。

    一个,林青昔年所说的是“量力”,若是林青觉得超出能力之外,愿意放弃相助司空凌月的话,玉阕子随便找个借口,将中孚道人再驱逐出来,又有何不可。以中孚道人的名声,这个借口太好找了。

    反之,若是林青选择了另一边,中孚道人虽然本命灵宝遭了重创,但依旧有拖住长乐道人,或者诸葛天辰的实力,保住中孚道人,对玉阙天而言,也是一大的助力。

    “你先来算计我,若是不让你吃上一些亏,如何对得起你这算计。”

    “想必白云那边,也是希望皓灵剑宫能继续和你们斗下去的。”

    “倒要看司空凌月渡劫时,你是否还能坐得稳!”

    飞进南域境内时,林青背后便是飘出了一道图纹状的玄光屏障,这屏障一个震荡,天机越发的晦涩了,隐隐间,不只林青自身,好一些人的存在都是隐晦了起来。

    “是要开始了吗?”

    “也好,早点结束了此事,正可再入星相空间去参悟上一些年。”

    天机阁内,诸葛天辰的目光猛地一动,几个沉吟,无声无息,他的身影消失了。

    又是一个月后。

    皓灵剑宫,剑灵天柱之巅。

    “凌月道友,久违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