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597.第590章 顾忌与决然

    宝相国,西域有数的几大佛国之一,论到繁盛程度,当是仅有龙华国能凌驾其上。

    后者是涅槃宗地界所在,为中洲诸多佛国之核心,领袖群伦不必多说。

    前者仅在龙华国之下,自也来历非凡。

    宝相国正是俱舍宗所统治之佛国,俱舍宗的神昉上人也正是佛门三大绝世宗师之一,与涅槃宗的宿尽大师,以及净土宗的印光大师齐名。

    ……

    “二位道兄,有劳了。”

    宝相国腹心某地,无数座的寺庙连绵起伏,无数座的浮屠雄伟挺拔,又有无边无际的祥光相连,结合成了一座无比恢宏,无比磅礴的都城。

    这都城时时刻刻有亿万信徒念诵真经,佛法的玄机渗透了城市的每一处所在,连空气之中都生出了檀香和妙音。

    这里正是宝相国国都阿毗达摩,俱舍宗山门之所在。

    阿毗达摩东方千里之外,一身血袍,显得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血魔老祖,正双手背负,立于一座山峰之巅,忽地,他的目光一动,一丝淡笑浮现出来了。

    应着血魔老祖的目光,无有任何波澜,虚空中,两道身影无声而现,一晃便是落到了他之身前。

    这两道身影一个灵光絮绕,晶莹剔透,一个魁梧神力,威猛绝伦,不是冰域二王还能是谁。

    “要破净土宗,直接打过去便是,我等联手,那净土渡厄阵再是了得,又能如何?”

    一个落到山峰之巅,天圣力王便是轻哼了一声。

    血魔老祖和罗天老魔以河图空间两尊席位为条件,请动了他二人,不过之前所说的的目标可只是净土宗。

    佛门毕竟势大,集中力量,闪电一击,强行攻破净土渡厄阵,希望倒是不小。

    而若先动俱舍宗,引得佛门高手齐齐而出,然后再去攻打净土宗的话,恐怕就困难重重了。

    “天圣兄莫急,石某请二位来这边,不过是要先行验证一件事。”

    血魔老祖微微颔首,目光却稍稍一转,正投向了遥远之处,那重重塔林中央,如同巨峰一般宏伟,并放出万丈金光的一座浮屠之上。

    那是昙心宝塔,传言为俱舍宗创始祖师所建,是俱舍宗最为神圣崇高之所在。

    当然,这只是一般人的了解,身为血河门之主,与佛门对峙了无数年月,血魔老祖却是晓得这座宝塔的另一重身份。

    不错,身份!

    昙心宝塔正是与血河宫一般层次的通灵之宝,而且,同样的地位,血河宫为血海幽冥阵的阵基核心,昙心宝塔也掌御着俱舍宗的守护法阵,那传说中赫赫有名的诸天浮屠大阵。

    眼见着石老怪目光的变化,寒光老祖面色却不动:“石兄的意思,神昉?”

    似是询问,声音却平平淡淡,全然不见半点疑问。

    晓得这位是明白人,血魔老祖也不虚言什么:“我等齐聚虽还算隐秘,佛门却不见得真无所觉,而若有所觉,与石某不能两立之净土宗必然为他们关注的重点。神昉若不在这边,十之九九净土宗那边有人在等着我们,如此我等自是需得多加谋划,反之,他若还在这边,我等二话不说,掉头便走,直接打杀过去。”

    神昉上人为佛门三大绝世宗师之一,若是佛门在算计魔道,必然少不了他,此刻其必然是在净土宗蓄势以待。

    反之,若是神昉上人此刻还在俱舍宗的话,则是说明净土宗并无什么准备,至少是未曾准备完善,如此,已然与冰域二王汇聚,一众老魔直接放弃这边,第一时间杀向净土宗,想来等佛门反应过来,再救援过去,也没那么快的速度。

    “如此也好。”寒光老祖一个沉吟,微微点头,这般行事虽然繁杂了一点,但总好过一头走进别人的设计之中。

    “既是如此,那就开动了,早点结束,我也好早点重返南海。”天圣力王蛮不在乎地一声笑,但不经意似得,他话音又是一转,“不过罗天与费无情何在?我二人从南海都赶过来了,他二人不会还在路上吧?”

    邀请冰域二王出手,是血魔老祖和罗天老魔双双出面,又许了大代价,方才达成的。

    也正是因为真魔殿和血河门都许诺要全力出手,冰域二王才会答应助阵,否则,以净土宗的底蕴,以印光大师的难缠,便是有河图空间的因素在,天圣力王都未必会插手进来,毕竟,这回可不是简单的斗法,而是要攻破净土宗山门,是要断其根基的。

    这般的因果,几乎就是不能两立,无法共存,若是这一战不能将净土宗碾碎,不能将印光和尚打杀,即便冰域远在中洲之外,有魔道掌控的北域在前边挡着,即使冰域拥有诸多天堑,底蕴无比深厚,天圣力王和寒光老祖怕都难得安稳。

    正也因此,别人缺阵不缺阵无所谓,但罗天老魔必须要到,费无情哪怕伤势还未完全恢复,也同样少之不得。

    不过,此时此刻,若是天圣力王的感知没有出错的话,罗天老魔绝对不在附近。

    “罗天与黄泉他们在一起。俱舍宗终究不是首要目标,他们暂时不会出手。”血魔老祖面色不动淡淡说道。

    黄泉他们!

    天圣力王目光不由一动,看来除了他和寒光老祖,魔道诸宗也都是要出手了。

    这倒也不奇怪,佛门在北域压着血河门打了数十年,若是魔道不还上一些颜色,怕是魔道诸宗都要被人看低。

    不过,暂时不会出手!

    目光和寒光老祖一交,两人都是心中有数了。

    也不管血魔老祖就在旁边,天圣力王一声嗤笑:“畏首畏尾,难怪成不了气候。”

    黄泉等人暂时不会出手,这意思多半就是要等到真正与净土宗决战,方才会现身。

    也就是说,在此之前,无论是要试探神昉在不在俱舍宗,还是试探出来之后,进一步再有别的什么动作,不到最终一战之时,魔道诸宗都是不会掺和进来的。

    不做出头鸟!

    魔道诸宗的打算就是如此!

    今日他们能打别人山门,明日说不得别人也会回敬过去,事情本来就是血魔老祖的,出头鸟自然也是让血河门去做,反正血河门也被佛门围剿过,此刻正应一马当先。

    应该说,黄泉等人的打算半点都不为过,无论是迫于真魔殿和血河门的压力,还是为了重振魔道声威,他们会出手,但是,这个出手显然有个限度,他们不欲将事情做绝,至少,若一定要做绝,他们最多也就是从旁协助,正如……佛门虽是围剿血河门多年,但除了净土宗完全无有保留之外,哪怕是涅槃宗那般,有玄天之宝镇压气运的庞然巨物,都是未曾敢全力出手。

    这是有顾忌!

    昔时佛门诸宗有顾忌,今日魔道诸宗同样如此。

    血魔老祖悠然一笑,并不多作评论。

    这一刻的老魔,全然没有了往昔的乖张霸道,反是闲云野鹤,飘渺悠散,气度宛若道门世外高人一般。

    “本体被打残,血海大法再玄妙,也不可能这点时间便恢复完全。”

    “这般的心境……这老鬼是放下一切,义无反顾了!”

    “如此的话,血河门隐藏在最深之处的力量,终于也要展现出来了吗?”

    寒光老祖眸光不动,心中暗暗思量。

    以他的眼光,自是能察觉到血魔老祖心境的变化,或者说突破和蜕变,若非伤势损及根本,几乎不可能恢复完全,说不得血魔老祖还能借此机缘,修为再进一步。

    而若他推测未错的话,这当是血魔老祖已然放下一切顾虑了,正如昔年言夕颜挑战林南华时一般,生死两相忘。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言夕颜是为推开大道之门,精气神完全燃烧,而石老魔则是……

    是为灭佛!

    是为血河门之道统!

    之所以无有乖张,之所以平和淡然,这是血魔老祖一切的一切都已沉入了道心最深处,只待最终一刻,才会爆发而出。

    而且,不只是血魔老祖道心的爆发,血河门真正的底蕴,恐怕也会在那一刻真正展现。

    血河门传承自血冥真祖,是幽冥教主道统的支系一脉,为真真正正的无上魔道,若非上一元会的劫数过于之大,便连血冥真祖也不愿牵连其中的话,恐怕真魔殿都未必能坐稳魔道魁首之位。

    如此之底蕴,岂会没有最终手段!

    要彻底灭掉净土宗,灭掉背景同样深厚的净土宗,若是血魔老祖当真已经决然,要断绝一切后患,以他现在的状况,必然会将血河门的最终手段展现出来!

    “无上血道!”

    “那老鬼早就料到这一切了吗?”

    “甚至……这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吗?”

    “孔雀明王!这恐怕才是此次之事的主因吧?”

    “不过,如此说的话,除却魔道,除却力王和我,还有另外的后手吗?”

    寒光老祖面色不动,心念暗暗闪转着。

    天圣力王却似没有这么多心思,讽了一声魔道诸宗的畏首畏尾后,就见他身躯猛地一拔,顷刻间便长至百丈高,又一声狂笑:“动手就趁早!石老魔,此次之事,你血河门欠我莽荒神殿一个人情!”

    狂笑声中,只见金光一耀,天圣力王一步跨过百千里,竟是生生冲破佛光,直接闯进了阿毗达摩城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