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582.第576章 收徒

    “玉京山,南明宫。”

    “也好。如此,我正可放下玄天宗的一切了。”

    “她传音于我,想必也是让我结下这一善缘。”

    目光微眯,林青念头闪转几下,已然是有了成算。

    轻轻地,一只手指点出了,指尖上,一朵金莲徐徐地转动着。

    大玄机显化,金光隔空一卷,遮天紫金罩内,白无修二人只觉眼前一花,人已是到了虚空之中。

    “林南华!”

    林青这一动手,中孚道人和三暝老怪终是有所觉了。

    目光一转,眼见着竟是林青出手,将白无修二人摄取,禁不住地,两人目光都是一缩。

    “林道友,贫道此行,不为其他,只为三暝老怪二人而来,且请道友行个方便了。”

    应该说,中孚道人此前出手,护住白无修二人,也非是什么好意。

    但是,此时此刻,林青既是出了手,他也只能退让一步了。

    相较于瞒天大法,相较于渡过天劫,便是无上神通,也不是不可以放弃。

    说话间,中孚道人暂时地停住手了。

    而他一停,不由分说,一南一北,三暝老怪和紫幻珑便是秘术一催,各自化作了一道遁光。

    但这两道遁光刚起,还未飞出千里,林青轻轻地一舒手掌,掌心空间显化,那连绝世宗师都能封禁的无上妙法,又是将他们一并地镇压住了。

    “道友为三暝而来,贫道也是如此。”

    面对着中孚道人,林青淡淡一笑:“昔年,他二人与贫道结下因果,今日正是了却之时。”

    因果?

    一刹间,中孚道人微微有些愣怔了,见着林青摄去白无修二人,他原道林青是为那无上神通而来的。

    不只中孚愣怔,三暝老怪和紫幻珑虽被林青的掌心世界镇压,也是同样一疑。

    他们虽是行多了劫道之事,但平素还是有些分寸的,和某些大宗门有关联的,他们基本不碰,因此方才能逍遥自在,又如何会与林南华结下因果的?

    “紫道友,可还记得大泽城万妙楼擎天真功?道友昔年那一剑,贫道可是铭记在心,那应当就是黄泉道的玲珑幻杀术吧?道友二人果是能耐不小,只是不知这玲珑幻杀术是强夺而来的,还是你们与黄泉道有些瓜葛呢?”

    见着三暝老怪和紫幻珑的犹疑,林青似笑非笑地说道。

    而他这声音一出,终于,三暝老怪和紫幻珑面色双双大变了。

    “你竟是那人?”

    紫幻珑有着一些难以置信。

    昔年,大泽城内,同样是行劫道之事,但昔年的那人虽也神通了得,但比之她,还是略略逊色半筹的。

    若非当时三暝老怪正在潜修龙蛇之蛰大法,以推延天劫,一时难以分身。

    昔年的那人,绝对脱身不了。

    紫幻珑如何也联想不到,昔年那个险些要栽在她剑下之人,竟然会是今日名震天下,几近无人能敌,连绝世宗师都能一掌镇压的林南华。

    一时间,紫幻珑和三暝老怪双双地有些失神了,如此之因果,今日他二人恐怕真是难得脱身,要在劫难逃了。

    一侧,白无修则是稍稍地舒了口气。

    不是专为他而来,以南华真人的境界,他之事或者有些转机了。

    不过,一切事情远还未到落定之时,虽是暗暗舒了口气,白无修依旧在寻思着更多的退路。

    “道友,你看这事……”

    紫幻珑开了口,认下了那一因果,林青目光淡淡地看着中孚道人,话语未曾说尽,但其中意思却分明是让中孚道人退让一下。

    不过修成擎天真功,紫幻珑却是中洲有数的几个,能够助中孚道人施展瞒天大法的炉鼎,而其他的几个,要么是须弥子这般的妖王,要么就是出自四大巨头门下,都是可想,而难及。

    岂能如此就退让!

    目光微微一转,中孚道人笑道:“虽是不晓得林兄与紫仙子是如何结下因果的,不过,这些事情便由贫道来接下如何?林兄但有所需,只管开口,贫道九重宫中的一切,任由道友收取。”

    九重宫,这不是什么宗门,只是中孚道人的洞府所在。

    不过,虽不是宗门,但中孚道人数千年的积累,几乎都在九重宫内,其中珍品,恐怕不比某些宗门稍差。

    一开口,便让林青任意收取,这俨然是不惜一切,要保下紫幻珑的样子。

    林青心中不觉一动,他却是有些奇异中孚道人的意图了。

    不过,林青还未说话,那被镇压住的紫幻珑面色却是一翻,冷声哼道:“老鬼,你再有什么目的,我也绝不会从你,了不得身死道消,轮回之后,总有再来的机会。”

    若说此生最是反感之人,紫幻珑不会认为是镇压住她的林南华,出来混,总要还,既然结下因果,现在被镇压住,她无话可说。

    不过,对于中孚道人这般的色鬼,她却是真正的厌恶,尤其,她更有数,中孚道人这般谋算于她,恐怕不仅仅是好色,当还有更深的目的。

    紫幻珑在恼恨,白无修则暗暗畅快着,被此女如此设计,险些难以翻身,此时形势颠倒,他只差拍手道好了。

    而被紫幻珑呵斥,中孚道人却面色不动,依旧微笑地看着林青。

    林青一个沉吟,则是微微摇头:“若是成人之好,林某说不得也要给道友个面子,两全其美了,不过紫道友既是不从,林某也只能请道友见谅了。”

    目光微微一皱,中孚道人面色终是冷下了:“那不知林道友要如何处置他二人?”

    “这却不劳道友挂心,林某自有打算。”林青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不过隐隐间,却是露出了一点拒客的意思。

    莫说中孚道人修为下跌,便是须弥子和血魔老祖在这边,林青要不认人,对面也一样无可奈何,只能吃瘪。

    “好,道友如此说,你我日后再会。”

    面色冷下,中孚道人目光连连变化,但到了最终,他终究还是不敢出手,只能扔下一句,便是回身而去。

    “林真人,鄙人一生所得,应当不比中孚老鬼少到哪里,不知这般赔罪,可能抵过昔年因果?”

    眼见着中孚道人远去,三暝老怪终于开口了。

    隐隐有种感觉,对面未必是要取他们性命,若真如此,少了中孚道人在侧,这倒是好事。

    不过,林青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个老怪,却不见开口的意思。

    见此,三暝老怪又道:“真人若是不放心,鄙人可以道心起誓,不只一生积累献上以赔罪,此生此世更永不与玄天宗敌对,若违此誓,道心立碎,来世不入人道。”

    道心之誓,非比寻常,三暝老怪这般姿态,却是能伸能缩,只求先行过了这一关。

    这一回,林青终是开口了:“道友如此说,林某也便应下了,不过,这却只是道友自己。”

    三暝老怪主动奉上一生积累,林青自然是毫不客气地收下。

    而收下的同时,他的目光还又看向了紫幻珑。

    “你欲如何,直说便是,只要不似中孚老鬼那般,我尽力而为。”紫幻珑神色已是淡下。

    过不了这一关,身死道消,过得了这一关,便是一无所有,但海阔天空,终有再来的机会。

    这般的道理,她还是晓得的。

    “两件事。”

    对面识趣认栽,林青也不再委婉。

    “一个,那魔魇剑在你手中,也是无什么大用,林某要它。”

    紫幻珑不假思索,袖袍一动,便是将魔魇剑奉上。

    此剑本是血影门的通灵之宝,但落到三暝老怪手中后,却被他彻底炼化了器灵。

    此刻,这口法剑虽有凌驾于法宝之上的威能,但又不为灵宝,元婴修士足以将其淬炼己用。

    以此剑转赠欧阳环,她渡过天劫的机会当能增添三分,如此,林青也算是了却掉昔年与广微商盟之间的因果了。

    袖袍一挥,将魔魇剑收起,林青又道:“第二件事,紫道友若愿加入我玄天宗,此前种种自是烟消云散,便是三暝道友的那些珍宝,林某也可转赠于你。”

    欲将紫幻珑收入玄天宗!

    一时间,这边几人面色都是一变。

    不过细想,这却也不无不可,紫幻珑出道时间毕竟还短,名声不似三暝老怪那般的狼藉,而她那一身神通却相当的非同凡响。

    别看在中孚道人随手几指的攻击下全无还手之力,但反过来想,中洲固然广袤,命逆境的修士,又有几人能接住中孚道人的随手攻击?

    更别说,连接中孚道人几下,紫幻珑虽是脱不了身,但也未见受伤之类。

    这般的神通,设若日后能踏入地逆境,绝对是玄天宗最中坚的力量,尤其,元会之末,林青和莫胜男都有大劫,此女若能成为玄天宗的一员,正能和天运子联手,撑起玄天宗的半边之天。

    至于另外半边天,林青心中也是有所思量。

    “林真人,老朽插一句。”

    紫幻珑面色微动,还未说话,三暝老怪先开口了。

    “真人这般看重幻珑,我二人也非真不识趣,不过昔年里,鄙人却与黄泉教主有一约定,此生不得加入任何宗门,这约定虽未落到幻珑身上,但幻珑却也修炼了玲珑幻杀术,若是这般加入玄天宗,恐怕……”

    玲珑幻杀术为黄泉道秘功,天下有数的暗杀神通,三暝老怪能得手,果是与黄泉教主有些瓜葛。

    不过……

    林青淡然一笑:“黄泉教主若有话说,尽可让他来找林某,林某要的只是紫道友自愿。”

    中洲真正的巨头,林青所要考虑的,不是是否会得罪黄泉教主。

    反过来,应当是黄泉教主要考虑,是否会触怒到他!

    听得出林青话语之中的隐意,目光与三暝老怪不经意地一对,紫幻珑终是徐徐点头:“道友如此说,幻珑日后便奉你为师兄,只要玄天宗不弃我,我自也不会背离玄天宗,否则便让我永生永世,不入大道之门”

    “好。”

    林青一声笑,掌心世界终于散去,放出了三暝二人,又道:“林某也知你未必心甘情愿,所以也给一个机会,日后你若能成就大道,此约便可废弃,去留皆由你自己。”

    目光微动,深深地看了眼林青,紫幻珑淡淡道:“既如此,我先告辞了,过些时日,我自会去清虚山,见过天河掌门。”

    话语间,她已是以玄天宗之人自居了。

    “林真人,老朽也告辞了。”三暝老怪也同时告辞,面上居然还带着笑。

    当然,能保住一生积累,又了却掉和林青的因果,还暂离了中孚道人的谋算,这笑一笑也不无不可。

    林青微微颔首,三暝二人迅速而去。

    “晚辈谢过真人救命之恩。”

    这时,白无修和张温终于正式地上来见礼了,他们自是认得出林青是谁。

    “无妨,不过顺手之事。”

    林青微微点头,让二人不必多礼,又难得和煦地说道:“你便是白无修小友吧,贫道却是听门下之人提及过小友,今日一见,果是不错。”

    闻声,白无修心中不禁一突,既是有着一点荣幸,又是有着一点忐忑。

    荣幸的是,以南华真人之尊,竟然能道出他之名,可见曾是关注过他。

    而忐忑也正在于此,他身上能引得南华真人亲自关注的,恐怕也只有那个了。

    面上神色依旧保持着平定,白无修连忙恭声道:“当不得真人之赞,其实在晚辈心中,真人方才为天下修士之楷模。”

    林青摇头笑起来了,先将魔魇剑交于欧阳环,嘱咐了她几声,让她先行而去后,方才再次说道:“你也不必过于谦逊,神魂期便能修成五光神火,贫道昔年也有所不如,紫幻珑此前行事虽是有过,但她这眼光其实不差。”

    五光神火!

    林青话语一出,白无修面色终是变了,这是根底都被人看透了!

    林青看在眼里,又接着道:“你且莫慌,我先问你,紫幻珑早先许了你什么条件,方才将你二人骗上了船。”

    张温面上升起了一些惭色:“她诈称是玄武湖青瑶仙子,不只要将无修收入门下,更连我张家也一并收入玄武城,说起来其实是我误了无修……”

    这个紫幻珑!

    林青摇头失笑,却也道:“紫幻珑如今也算我玄天宗之人,她之条件,贫道也可认下。白小友,你若愿入我南华峰门下,贫道便作主,在清虚城内,给张家一片立足之地。”

    “这个……”

    白无修面色有些微动,张温则是不再早前那般多言。

    “你之顾虑,贫道其实最是了解。”

    “贫道只有一事说与你听。”

    “昔年里,贫道也曾有过大机缘,获得了一位造化真人之传承,其时,本宗前任掌教天运师兄只说了一句,我为玄天宗之人,传承在我身上,其实便是在玄天宗之内。”

    “今日,贫道也将此话转赠于你,我玄天宗从无强夺门人机缘之先例,反之,只会尽力去助你。”

    “如此,待你修行有成,欲要留下传承之时,自然还是在宗门之内,便如贫道此时一般。”

    “不知小友以为然否?”

    林青话中,白无修心神顿时一清。

    他却是有些小人之心了,中洲各大巨擘之所以能长久传承,岂是无有容量之人?尤其是对宗门之内。

    此刻,南华真人以这般诚挚对他,他岂还能犹疑。

    目光看了一眼张温,眼见着张温微微点头,白无修深深一拜,恭声道:“蒙真人错爱,弟子白无修愿拜在真人门下。”

    “好。”

    林青满意点头。

    能得到南明宫传承,更连他都推算不出根底,白无修值得他这般重视,也许元会劫后,玄天宗的半边之天,便要由他来撑起了。

    先收紫幻珑,再收白无修,如此,只待三届盛会结束,真正拿下巨头之位后,他差不多也可放下玄天宗的一切了。

    届时,他之世尊之道的超脱,当能再进一步。

    “我且先收你为记名弟子,待你结成上品金丹之后,再正式收你入门墙。”

    “是,弟子见过师尊。”

    “为师在南海还有事情,你与张道友可先随天河掌教返回清虚山。张道友,你张家之事,贫道也会亲自交代天河掌教,你尽可放心。”

    “真人之言,晚辈自是放心。”

    “如此,我们便回吧。”

    袖袍一动,卷起白无修二人,林青随即跨空而去。

    “还有一事。无修,你与紫幻珑之间的恩怨,就莫要再继续下去了。同在宗门之门,你若有心谅解她,为师便代你说上一声,想来她也会送上赔罪之礼,而你若不欲与她多来往,则凡事莫要理会她便是。”

    白无修微微点头:“弟子晓得了,暂时弟子不欲多见她,其余的,以后再说了。”

    “你自己决定便好。”

    林青也不在意。

    很快返回了万归岛。

    对林青终于收下第一个弟子,天河子等人自是大喜,这却是代表着,南华峰这一脉的传承终将真正开始。

    即使不在玄天殿,天河子也是能察觉到宗门气运又在提升了。

    而对紫幻珑的加入,绝大多数之人也是能够认可的,三暝老怪名声虽是狼藉,但一手调教出来的传人却绝对不凡,尤其能让林青主动开口招揽,更可见其中一斑。

    一番的交流后,林青与冲和子等六人留下,天河子则率众回返了清虚山。

    万归岛渐渐平静。

    这个时候,没有几人知道,一场巨大的风暴,已然是在酝酿之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