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580.第575章 玉京山 南明宫

    林青占得首擂。

    血魔老祖拿下次擂。

    诸葛老怪得第三擂。

    元圣子取第四擂。

    至此,万仙盛会终是全部结束。

    不过,盛会虽是结束,相当多的修士依旧还迟迟不愿离去。

    这其中,有的是依依不舍,还在回味,期待能与同道交流心得。

    有的则是见各大坊市依旧还火热着,打算出手一些宝物,也看看能否收到自己想要的。

    不过,曲既已终,人终究要散。

    “此行回东极洲,你不妨去小北极走一圈,你之机缘当在那边。”

    林青还要继续参悟河图星相,短时间之内,不会返回玄天宗。

    大舰之上,他叮嘱了行将回返的齐雪一声。

    齐雪微微颔首,却又似笑非笑地道:“此回来中洲,还有一人托我带话问候,你也不知何时返回洞虚,可有话语要带给她?”

    晓得齐雪所说的谁,与他走得近,又和齐雪交好的,当也只有齐家的那一位了。

    林青微微摇头:“话就不必带了,合适之时,我自会与她一见。这无极珠你且随身带着,小北极之行,或有用到之时。”

    说话间,便有一颗宝珠飞到了齐雪身前。

    无极珠之名,齐雪自是听闻过,不过她也不多做姿态,只是稍有好奇地看了一眼,便大大落落地将无极珠收入了袖中。

    “既如此,我便走了。”

    “六十年后再见。”

    一个颔首,齐雪转身而去。

    六十年后,她必然还要再来,便是明知到时候,恐怕依旧远不如孙恩诸人,但她之战意却从来不会消退。

    目送齐雪的身影走进大舰内部,林青摇头一笑,随即,无声地,他的身影也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

    “仙子,不知此行,我张家是先行过去一部分,待到立足稳定之后,再整族迁入玄武城,还是如何?”

    已然离开万归岛。

    一艘宝船之上,靑瑶仙子悠然而立,白无修神色不动,张温则略略有着一点忐忑。

    行将依附在玄武湖门下了,这般大事,便是他执掌张家百多年,也是第一次遇上。

    “莫须多想,玄武城中,自有你张家立足之地。”

    青瑶仙子微微一笑。

    偌大的玄武城,要容纳小小一个张家,自然是半点问题都没有。

    唯一的问题是……玄武城这般的巨擘,还真会为了区区一个神通境小辈,就将一支家族纳入门下不成?

    一缕异光在青瑶仙子眼中一闪而过。

    张温自是连连点头。

    白无修同样未曾多想。

    宝船极速地飞行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忽然地,青瑶仙子面色一动,本是悠然,一道凝重浮现了。

    “不知是何方道友在前边?在下玄武湖靑瑶,有请二位道友现身一见。”

    宝船停住了,目光凝视着前方天空,青瑶仙子扬声说道。

    一刹,张温和白无修目光同时一缩,便是有了青瑶仙子的话语在先,以他们的目光,竟然依旧看不到前边有任何不对。

    青瑶仙子自然不可能虚言,也就是说,前边之人的能力,恐怕超出他们的想象了。

    “二位?”

    “靑瑶,这回你可是看错了。”

    “你再看看,这里到底有几人?”

    虚空中,一声清脆之笑,随即,只见一道隐晦的波动泛过,一个娇小玲珑,一个高挑丰满,两个美艳女子便是凭空而现。

    “芸香,是你!”

    青瑶仙子目光猛地一紧,紧接着嘴唇又无声一启。

    “这是我之夙敌,她既现身,少不了一战,待会我与她交手,你二人立即驾御宝船离去,我自会去张家寻你们。不过千万小心,她那傀儡很是厉害,若要拦截你们,而我又来不及援手,不可有半点大意。”

    夙敌!

    看不出对面二女哪一个是傀儡,但其中一个必为上品金丹。

    而且,能被青瑶仙子称作夙敌,可见也必是来历不凡,出自巨擘门下的可能性居多。

    如此,在她现身之前,也难怪张温都看不出半点征兆。

    “嘻嘻,当着我的面传音,这是让他们二人先走吗?”

    “放心,我的对手只是你,只要他们能躲过小青的追击,我不会为难他们。”

    娇小女子再次地笑起来了,声音清脆的很,但落到白无修二人耳中,却是让他们面色齐齐一变。

    “记着我的话。你们先走!”

    靑瑶仙子目光微微一眯,一缕冷意流显而出:“也好,我正也要看看,少了这具傀儡,你可还能与我一战。”

    剑光蓦然冲天,一口靑朦朦的法剑一飞而起。

    同一刻,青瑶仙子手掐灵决,袖袍一挥,又放出了一连串的真雷。

    法剑也好,真雷也罢,俱都为厉害的神通,只凭着一点波动,张温便晓得,他恐怕接不住任意的一个。

    这般斗法,果然不是他们所能参与的。

    青瑶仙子一动,张温和白无修双双一催法力,便是驾御着宝船,极速地飞离而去。

    “是吗?”

    “那妹妹我就尽力试试看了。”

    娇小女子一声轻笑,也有一口法剑飞了起来,正迎上了对面之剑。

    紧接着,她的身影一晃,居然凭空地消失在了天空,那一连串的真雷根本找不到她的所在。

    便和她一般的迅速,高挑女子身影一晃,则是直追宝船而去。

    早有预备,青瑶仙子灵决一转,真雷立即跟去。

    但就是这个时候,娇小女子又现身了,袖袍中一面香帕飞出,迎着真雷一卷,居然将一切的雷电直接兜了进去。

    趁势,高挑女子几个闪动,便是追着宝船,迅速远去。

    “丫头,你这傀儡术却是越发精妙了,莫说那两个小鬼看不透虚实,无有厉害的法眼神通,恐怕多数的元婴修士都要走眼。”

    白无修和张温一去,青瑶仙子和娇小女子也停住手了。

    这时,一道略显阴冷的声音传来了,虚空中,一袭黑袍,三暝老怪徐徐走出。

    青瑶仙子,不,应是三暝老怪的孙女紫幻珑,淡然一笑:“傀儡之术终究是旁道。待我先试一试那小辈到底不凡在何处,也看看他之气运到底能达到何种程度。”

    声音中,紫幻珑的面貌变化起来了,一个转眼之后,又化作了平平凡凡,普普通通,让人见之很容易忽视的容貌和气质。

    “这是你亲自选定的目标,我也有些好奇。”

    三暝老怪怪笑一声,便和紫幻珑双双跨进了虚空,转眼消失无踪。

    “贼不走空,这祖孙两个果然都不是好东西。不过这样也好,你能动别人,我自然也能动你。”

    “练成了擎天真功,此女元气之盛,正适合做瞒天大法的炉鼎。”

    “不过,能引得他二人动心,那小辈身上的秘密应当来历颇是不凡……”

    片刻后,无声地,又有一个道人走来了。

    遥遥看着天际,道人喃喃自语,目光微闪。

    只是一个刹那,道人的身影再度消失。

    “林师叔,我们此行……”

    道人离去之后,无有征兆,一道声音忽地浮现虚空。

    随即,又有二人出现了。

    一男一女,男子正是林青,女子则是那广微楼的欧阳环。

    眼见着三暝老怪和中孚道人先后而去,欧阳环心中难掩惊奇。

    她已是有些料到了,林青的目标多半为前者,不过,能亲身参与到算计地逆大宗师的事情中来,欧阳环难免有着一点激动。

    “且先看再说。该是你的,飞之不走。不过,中孚居然也来了,我倒也未曾先有预料。”

    林青袖袍一动,便是卷着欧阳环,再度跟了上去。

    能带着元婴修士,无声无息地跟上中孚道人,哪怕中孚道人本命灵宝受损,修为有所下跌,恐怕也就林青能做到。

    “无修,我来阻她一阻,你自行保重。”

    “日后你若修行有成,而张家又可堪造就,就拉他们一把,若不行,则随他们去吧。”

    林青等人不慌不忙,白无修和张温却如火如荼。

    那高挑女子外型的傀儡委实是过于厉害了,张温手段使尽,竟然也摆脱不了分毫,甚至还因遥遥的几下交手,金丹都受到了一点损伤。

    这傀儡绝对拥有上品金丹层次的实力!

    要自她的追杀之下脱身,无比之难!

    心念闪动了几下,张温有所决断了。

    白无修心中流过了一道温情,他并非张家之人,但张温将他收作关门弟子后,却绝对是视若嫡子,甚至嫡子都未必有他亲近。

    到了这般关头,他岂还能保留着,坐视张温以性命来断后。

    “师尊,你且再阻她一下,我有一术,需要一点时间来准备,若能施展出来,或者能给我们带来一点脱身的机会。”

    说话间,白无修闭起双目了,又有一缕一缕的真火开始在他身前凝聚,这些真火并不完全相同,细看,竟然有五色,分别对应着五种真火。

    白无修竟然同时修炼了五种火法!

    而且,五色真火在他身前凝聚后,更还徐徐地融合到了一起,最终化作了一头火鸟。

    火鸟并不大,白无修毕竟只是神魂期的修士,哪怕真元远超同境界之人,终究还是远不如金丹期。

    不过,火鸟虽是不大,却又有着一种莫可名状的威势,这绝对不是神魂期修士能够拥有的威势。

    正再度接了一下傀儡女子的攻击,察觉到白无修这火法的威势,张温心中禁不住一跳,又是惊,又是喜。

    惊的是,隐约间,这火鸟给他带来的危险感,甚至还要在傀儡女子之上,他这弟子竟然不声不响间,达到了如此程度。

    喜的是,今日他二人说不定还真有大难逃身的希望。

    “好一个五色神火。若是换做你我来施展,便是和黄泉教主都能斗上一斗。丫头,你这眼光果是了得。”

    火鸟飞起了。

    虚空中,一道赞许的声音也响起了。

    随手一招,三暝老怪直接将火鸟收到手心,感知着五色神火完美交融所形成的玄妙,他那老脸之上,难得地现出了一点惊叹。

    这五种真火都不算厉害,至少绝对落不到三暝老怪眼中,但以玄妙之法结合后,却俨然发生了质的变化,某种程度来说,甚至可与金丹修士催动的灵火媲美了。

    这绝对是无上级别的神通,至少也是无上神通的奠基篇。

    他这宝贝孙女的眼光着实是厉害,竟然在万千修士之中,找出了这么一个瑰宝。

    三暝老怪可是清楚的很,这小辈能有这般神通,必是有着大机缘,大气运。

    而对截取他人机缘,截取他人气运,可正是他的拿手本事。

    三暝老怪的赞叹声中,宝船自行地停住了。

    船上,张温有着些惶恐,白无修则是面色苍白,也不知道是因为强行催动大神通,而引来的反噬,还是因为看到那熟悉的青衣,所联想到的不妙。

    “白小友,不知此火法可有名号?你可莫要说,这是你自创的神通。”

    面无表情,紫幻珑的声音平静而又淡漠。

    “你究竟是谁?”

    目光死死地盯着青衣女子,白无修苍白的脸色强行平静,但眼中又分明地流出了一丝不甘。

    这“青瑶仙子”分明不是金丹修士,那黑衣老怪更是恐怖,他竟然早早就被这两人盯上……

    若是早知有今日,白无修宁愿接受那些巨擘的招揽,不过,现在已经没有重新选择的机会了,而若他没有猜错,这“青瑶仙子”会以玄武湖之名,接纳整个张家,恐怕也正是要断了他和那些巨擘豪门之间的联系,进而,此刻方才可以肆无忌惮地拿住他。

    “只有一个机会!”

    “只要南明宫传承不暴露,我就暂时无事!”

    心念急闪,白无修眼中不甘缓缓褪去,又有一丝坚定生出。

    对面二人的目的不问可知,他唯一的机会,只有那一玄秘。

    只要此事不暴露,他便可暂时无事。

    当然,即使暂时无事,他被擒拿住,也是必然的。

    就看他能否撑住这两个魔头的拷问!

    而要撑住拷问,首要关键又在于他的心性意志!

    若能撑过,日后若能脱难,此番之劫,未始不是修行之路上的一个磨练。

    “我是谁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的选择。”

    看得到白无修神色的暗变,紫幻珑依旧不慌不忙:“你有两个选择,一个,将所有的一切托盘说出,看在你之心性还不错,便是真正也将收入门下,也非是不可。另一个……”

    “另一条路更好走。”

    紫幻珑话音微顿,三暝老怪接腔而起,阴恻恻地说道:“老夫这一生,不知道拿住了多少天才修士,从无一人能在老夫手下不开口,这第二条路,你什么都不必做,一切……”

    “啪!啪!啪!”

    就是这时,几道拍掌声忽地清晰响起,虚空中,中孚道人似笑非笑地走出。

    “老道便是晓得,贼永远不会走空。紫仙子,你再这般跟着老贼头厮混,日后这名声……”

    中孚道人啧啧一叹,目光看着紫幻珑,颇是有些惋惜的样子。

    “走!”

    目光微微一缩,前一刻还不慌不忙,这一刻,三暝老怪冷不禁一声叱喝,双手齐出,一化龙,一化蛇,龙蛇交缠,却就朝着中孚道人直接发起了进攻。

    劫道的事情做得太多了,三暝老怪可是很清楚,中孚道人此刻现身,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不认为自己能在中孚道人手下占便宜,而既然斗不过,那就索性避开。

    三暝老怪一动,丝毫的犹豫都没有,紫幻珑袖袍一挥,就是朝着宝船一卷。

    但还未曾等她摄住白无修二人,忽地,宝船周围,一道紫金色的光罩升起了,紫幻珑的一卷,根本无法撼动光罩半点。

    正是中孚道人的九九遮天紫金罩。

    “三暝,你要走,老道不拦你,你要九重天道,老道也可以给你,不过紫仙子却不能再随着你厮混了,老道的宫中尚还缺一主掌之人,紫仙子便随我一起走吧。”

    三暝老怪非是一般的地逆修士,哪怕还未踏出第三步,但对他的龙蛇大法,中孚道人也不敢过于轻视。

    手中法决一捏,一尊光塔徐徐化现,直迎龙蛇交缠,光塔以镇字决,一压而出。

    苍穹宝塔几近被废,九重天道远不如从前,但便是如此,要力压三暝老怪,却还不是问题。

    光塔一镇,莫大的压力,三暝老怪整个身躯都是一绷。

    这时,中孚道人抬指又朝紫幻珑一点。

    眼见无法摄走白无修,紫幻珑果断地决定放弃了,但尚还未曾等她施展秘术遁走,中孚道人的一指,却又直接打断了她的念头。

    终究只是命逆境,和中孚道人相较,相差太悬殊了。

    面对着这一指,紫幻珑便是催动玲珑幻杀术,更放出本命灵剑,又施展出擎天真功,但一个交接,元神道心也是齐齐剧震。

    紧接着,一手掌御九重天道压住住三暝老怪,中孚道人又是一指点来。

    “五光神火!”

    “原是南明宫传承,玉京山一脉!”

    林青与欧阳环依旧还在不慌不忙地看戏。

    但忽然地,林青心中一跳。

    无端而来的声音!

    直接在他心灵之中响起的声音!

    哪怕响起之后,他竟依然还是全无所觉的声音!

    声音很平和,不是宝照。

    那么,多半应该是那一位!

    那一位不会无端传音,那么,她的意思……

    林青目光微微一眯。

    玉京山,南明宫!

    南明宫是何,他孤陋寡闻,未曾听说过。

    但是,玉京山为何,他便是再孤陋寡闻,也是知晓的。

    若说佛教有一须弥神山,撑起了大光明极乐世界的话。

    道教的根基就是玉京山。

    传说中,道教三祖所开辟的第三十三天大罗天,就是在玉京山之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