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579.第574章 翻盘(下)

    白莲花与血莲花相对。

    一个放出放出往生超度光,一个放出红莲罪业火,却是一东一西,各占一方,谁也压不下谁。

    见此,印光大师虚空盘坐,又念诵起了大乘庄严经。

    和大愿往生经一般,这也是净土宗独门大法,虽然超度之力不如往生经,但却是真正的降魔神通。

    一道道的经文流出印光大师之口,便是在天空中化作了无数的佛偈,这些佛偈全都庄严神圣,但每一道又都各不相同。

    所有的佛偈在天空聚合,最终化作了一座参天经幢。

    浩大威能,庄严大乘。

    经幢一成,直若须弥神山降临,虚空一起,直镇血魔老祖头顶。

    天定住了,空间也不再震荡,庄严经幢之下,无有任何退避之地。

    不过,也不需要退避!

    印光在念诵真经,血魔老祖身边也飘起了六道血影,每一道都非同凡响,正是他的六大化身。

    化身一出,血魔老祖又是一声冷喝,只见血光一转,六大化身便是强行地合进了他的本体之内。

    无边的魔威爆发了!

    这一刻,不再一贯的阴森和收敛,血魔老祖的力量真正展现出来了。

    六大化身与本体融合,在林青和白云子等人眼中,他之纯粹的法力,还要隐隐胜过须弥子一筹。

    张扬的魔威化作了无边血气,身下,那血海更是咆哮着,红莲业火燃烧得更为旺盛。

    “幽冥七杀剑!”

    这时,经幢镇压而来了。

    一声冷哼,血魔老祖身前,一口血剑随也化形而出,血剑之上,红莲业火无声升腾。

    血海大法真正的杀招!

    唯有六大化身和本体合力,血魔老祖方才能施展出来!

    一剑出,下方血海之内,竟是有无数魔影化出,俱都在仰天咆哮,直若真正诞生于幽冥血海之中的魔头意志降临一般。

    这一剑,比之他曾经斩向林青的那一剑,还要更厉害一筹!

    眼见着这一剑飞天而起,便是白云子和玉阙子,都是面露一点凝重。

    血魔老祖之所以难缠,可不仅仅只是他那万千血河子分身,能在费无情和天圣力王等人面前隐隐占据主导,同样也非无有原因。

    一剑斩在经幢之下,虽有大乘庄严所化的须弥之势,经幢竟也是剧烈一震,再也无法落下半点。

    随即,就在半空之中,两大神通激烈地交锋起来了。

    一个经文不断流转,庄严神圣之力化作无量金光,如同万千慧剑,直刺而下。

    另一个则血气翻腾,业火燃烧,反转着金光,甚至朝着庄严经幢之内侵蚀而去。

    威能都是无边,但隐约间,幽冥七杀剑还是略胜了一筹,血气已是渗透到了金光之内,正在不断地污秽着庄严之力。

    见此,念经之声不停,印光大师轻轻探出了一只手。

    白皙而又圆润,有清净圣洁之光,柔和慈祥之意在其上絮绕。

    隔空,这只手轻轻一拈,指尖,一朵白莲花随即而生。

    一切的动作轻描淡写,无有半点烟火之气,更无半点微风,半点灵力。

    不过,印光大师的这般动作落到血魔老祖眼中,这魔道巨擘的面上却第一次地浮现出了凝重。

    “你竟是修成了拈花指!”

    “难怪敢再度与我一战,更要了结因果!”

    只见庄严经幢之下,两根纤长的手指自虚空之中化现了,纤细而圆长,端直而祥和,正若佛陀之手。

    这两指轻轻一拈,幽冥七杀剑竟是自然而然地被它夹住,直若本就在它指间一般。

    而幽冥七杀剑一被拈住,庄严经幢随又一扫血气,再次重重落下,直镇血魔老祖头顶。

    血魔老祖微微有些意外了。

    印光大师的这一手,应当正是传说中的佛陀拈花指,传说中,这一神通要拿之人,根本不可能躲开。

    难怪印光和尚敢与他再战,这是神通再进一步了。

    不过,印光和尚可不是真正的佛陀,拈花指在这和尚手中施来,也就是能限制一下他的神通罢了,根本无有真正的佛陀之威,要想直接扭转战局,却是还差了一些。

    “起!”

    血魔老祖一声沉喝,幽冥七杀剑一振,再一转,无边力量爆发,便是生生震碎了拈花指。

    紧接着,也不从后面追击庄严经幢,这口血剑虚空一闪,却是飞射印光和尚而去。

    “血海无边,魔化苍生!”

    血魔老祖再一声沉喝,身下,本就在咆哮,无边血海蓦然翻滚着朝天涌去,一浪猛过一浪,正是将镇下的庄严经幢,直接卷进了血海之内。

    随即,无边的污秽之力,熊熊的红莲业火,血海最根源的力量纷纷卷到了经幢之上,不断地冲击着其上的金光,又有无数魔影扑到,竟是在撕咬着金光佛偈,俨然要将这佛宝生生污秽魔化一般。

    这个时候,一直在血魔老祖脚下的血莲花也飘过去了,正自下方,将庄严经幢生生托住,使其难以再落下。

    “莲花开,莲花落,莲花池中生净土。”

    修罗七杀剑直斩而来,印光大师身下,一座莲花池随也化生。

    这小池清静平和,其上有三朵白莲花漂着,俨然是一方世外净土。

    修罗七杀剑明明是直斩印光身躯而来,莲花池一现,血剑凭地落到了其下。

    同时,三朵白莲花也轻轻飘起,并放出了淡淡的白光。

    白光交汇,将整座莲池笼罩,却是将修罗七杀剑的魔威,生生地压了一下。

    紧接着,印光大师再次抬手,又是一拈。

    不动修罗七杀剑,却动血海之中,托住庄严经幢的那一血莲花。

    佛陀拈花,从不落空。

    血莲花被拈花指一夹,趁势,庄严经幢便顶着无边血海的污秽,再度镇向了血魔老祖。

    “净土莲池!”

    不得不说,印光大师让人意外了,便是无业上人,都是未曾料到,他竟然有这般的手段。

    佛陀拈花指不说,这净土莲池却是大愿往生经的最高境界,任何神通,任何法术,莲池只要一出,立能将其卷到其下。

    堪称,净土不破,先就不败,和林青的恒世金莲,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今日之前,印光大师可是从未展现过这般神通,早年与血魔老祖大战之时,也是未曾听闻他达到如此境界。

    “好!今日之你,确实有资格与我了结因果了!”

    庄严经幢已是压到头顶,不喜,不怒,血魔老祖遥遥地凝视着印光大师,平静无比。

    忽地,血魔老祖的身影消散了,或者不应说是消散,而是一刹间,化作了血水,直接融入了无边血海之中。

    紧接着,血海之中的魔影仿佛突然生出了灵智,缠绕在庄严经幢周围的撕咬,明显凶煞了不少。

    同时,又有一头头的血蛟在血海中化现而出,巨大无比,这些血蛟一个扑动,正将庄严经幢彻底席卷,一丁点的金光都无法射出。

    随着血魔老祖的消失,这无边血海的魔威顿时提升了一整个层次,庄严经幢在这污秽之气的魔化下,佛光明显晦暗不少。

    “血海魔身!”

    微微地,印光大师心中一皱。

    正如血魔老祖了解净土宗的根底,他也清楚血河门的一切。

    血魔老祖这化作血水,融入血海之中的玄机,正是血海大法的魔身之术。

    这一刻,这无边血海就是血魔老祖,每一滴血水之中,都有血魔老祖的意志。

    庄严经幢虽然厉害,但还镇不住整个血海。

    “起!”

    眼见着血魔老祖直接显化魔身,亲自出手,全力污秽经幢,印光大师抬手又是一拈,却是再度将血莲花限制了一下。

    紧接着,庄严经幢威能全开,朝着上空一振而起。

    “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

    血海之中响起了一声冷笑。

    庄严经幢在强行飞天而起,无边血海一边化出血蛟,将它死死缠住,一边也同时飞起,依旧将它席卷在血水之内。

    同时,血魔老祖的意志全力催动,前有幽冥七杀剑不断与净土莲池对撞,又有血莲花在引动印光大师的拈花指,他则在加速地污秽庄严经幢。

    印光和尚并不擅长攻击神通,这庄严经幢是其唯一能威胁到血魔老祖的手段,至少此前之战,一直是如此。

    只要将这经幢污秽魔化掉,血魔老祖完全可以磨死他。

    “净土莲池,收!”

    但这时,莲花池中,三朵白莲花再次放出了淡淡白光,遥遥朝着血海一卷。

    唰!

    也不知是莲池飞到了血海上空,还是血海被卷到了莲池之下,就是这么一个转眼,庄严经幢已是自血海之中脱身而出了。

    “好,便看是你的净土莲池厉害,还是本座的血海魔身了得。”

    “你要了结因果,便来看能否将本座渡化了。”

    不惊也不怒,方才被净土莲池收住,血魔老祖一声大笑,甚至不与幽冥七杀剑合力,冲出莲池镇压,而是血海起浪,直接以血道意志,朝着莲池汹涌卷去。

    要拿下印光和尚,已然不可能如以前一般轻松,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比比看,到底是大愿往生经厉害,还是血海大法更强,到底是印光的佛心了得,还是他的血道魔威更盛。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石施主之意,正也是和尚之愿。”

    “若得将施主渡化,和尚业位也便成了。”

    血魔老祖不动幽冥七杀剑,印光大师招来庄严经幢,也只悬在头顶。

    随即,盘坐池内白莲之上,印光大师便是一心念诵起了大愿往生经。

    祥和而又慈悲的佛心化作淡淡白光,与净土莲池的光辉完美交融着。

    而这光辉又在莲池下方,与血魔老祖的血道意志不断交并。

    这既是血海大法和大愿往生经的交并,也是佛心和魔心的对决。

    见此,林青诸人自是晓得,不论谁胜谁负,这必然又是一场两败俱伤的争斗。

    不过,看似二人之战,不再有早先的激烈,但诸方之人反而又看得更为专注。

    这可是两大绝世宗师的道心之争,能如此直观地看到如此程度的道心展现,无论是谁,都晓得这是一大机缘。

    一个时辰。

    又一个时辰。

    不知不觉,南方擂台余音落地,诸葛老怪下来了。

    接着,北方擂台也是如此,元圣子也回到了妖族圈内。

    净土莲池和血海魔身的比拼却依旧还在持续。

    渐渐地,大半日的时间过去了。

    法力和道心的严重损耗,净土莲池的光辉黯淡下去了,血海之中的魔气也同样衰弱了不少。

    不过看上去,除非有一方放弃,否则依旧还要僵持。

    “印光输了。”

    但这个时候,林青却忽地摇头了。

    闻声,玄天宗诸人目光不由一动,倒非怀疑林青的眼光,但是那边的形势……

    “石老魔这当是有意引印光与他这般交战。莫要忘了,这老魔有万千血河子,他若早些将这些血河子收回,印光很快不会与他一直这般纠缠。”

    林青淡淡摇头,别人不晓得血魔老祖,他却是推算过多次,在这南海之地,血魔老祖的血河子分身不在少数。

    那六大化身能与本体合而为一,血河子分身自也一样。

    不过,印光大师便是不和血魔老祖这般争斗,最终应该还是难以取胜,所不同的是,这般争斗,印光大师的折损更大,尤其是那佛心。

    当然,印光如此,血魔老祖的折损自也不会小,哪怕有血河子补充,六十年后,都未必能完全恢复。

    会借势而行,引得印光大师这般交战,血魔老祖多半是对他的突然精进有所顾忌,所以索性一战了结,让其百十年都难得恢复,甚至,若是有机会将印光大师留在这边的话,这老魔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便如林青之言。

    又是大半个时辰的对拼,忽地,自九大环岛之上,一道道的血光飞天而起了。

    每一道的血光之下,都有一个修士神魂俱消,这些修士有散修,也有宗门出身,有金丹修士,更有元婴修士。

    俨然,这些人都是在不知不觉间,被血魔老祖炼化成了血河子分身。

    此刻,在血魔老祖有需要之时,正将他们一并唤起收回。

    这般之状一起,一时间,诸方修士人心惶惶,便是各大巨擘门下,都是在面色大变。

    相较于血海魔身,相较于幽冥七杀剑,相较于血莲花,对绝大多数之人来说,实则还是这血河子最为让人顾忌,乃至是畏惧。

    修行一世,谁也不想被人炼作傀儡,更还无人察觉。

    “莫须失态。血海大法固然诡谲,但他血河门若不想被我等围攻,血魔老祖是不敢随意对你们下手的。”

    云天河的声音适时响起。

    玄天宗也为一方巨擘,和清玄宫,和玄武湖,和楼观道之类的宗门有着暗约,血魔老祖若是随意对他们宗门之内的上品金丹修士下手,一旦被察觉,少不了几方势力要联起手来,与血河门大战一场。

    而若非是上品金丹,一般来说又进不了玄天宗真正的传承之地,血魔老祖怕也没有那么大的闲心。

    自然不会点明一切,见门人弟子神色渐定,天河子又淡笑地补充了一句:“况且,南华师兄和九云师妹俱在,血魔老祖便是有心,也未必够胆,你等莫须因这身外事,而动摇了修行之心,这些事情,宗门自会接住。”

    林南华,莫九云。

    数百年前,天运子虽是陨于天劫,玄天宗声势却不降反升,正在于此。

    九云仙子未曾亲见,还不清楚具体如何,但林南华一掌镇压言夕颜,他们可是亲见的。

    有这位在,血魔老祖岂敢轻易冒犯?

    一时间,诸人却是真正平定下来了。

    而遥远处,伴随着百余道血光划破天际,融入血海之中,一直相持难下的战局蓦然一变。

    血海卷起千重浪,一浪胜过一浪,血魔老祖魔心强催,发起了此刻所能发起的最强攻势。

    一时间,本就光辉黯淡,净土莲池直接摇晃了起来,随时都可能被血浪撞倒一般。

    “无量寿佛!”

    不过,盘坐白莲花上,印光大师依旧面色不动,只是平静地念诵着往生经,与血魔老祖进行着最后的交拼。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印光师兄如此行,我等岂能不同行?”

    “上人……”

    恒河神舰上,几个老和尚轻轻一叹,目光都是看向了无业上人。

    旁人不晓得印光为何如此执着,他们岂会不知。

    而要让印光之愿达成,显然少不了无业上人领头。

    目光遥遥地看着血海之中巍然不动的印光大师,无业上人缓缓点头。

    净土莲池终是坠落了。

    无边血水灌进莲池,污秽着这片净土的一切,由莲池,到白莲花,再到印光大师。

    印光大师却依旧不动,血海之中,他那佛心燃烧到了极致,淡淡的白光并不盛烈,却始终拒血水于身外,始终还在与血魔老祖的意志,作最后的缠斗。

    不过,一切终究有着极限。

    面对着血魔老祖疯狂的进击,佛心便是在燃烧,白光也渐渐晦暗。

    终于……

    “印光,够了。”

    “此战无有再继续的必要了。”

    无业上人的声音。

    恒河神舰上,一道接引之光自遥远之处投到,正与印光大师的佛心光辉共鸣,随即,自血海之中,印光大师始终盘坐的身影轻飘而起,而后径直地飞向了恒河神舰。

    印光这一去,自是血魔老祖赢下了最终之战,

    而看其连收百余道血光,力量明显恢复了不少,一时间,却也无人敢上来挑战。

    以四对七,先施展手段,分走两人,而后以少击多,血魔老祖这翻盘并不轻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