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564.第560章 黄天大道剑唯一

    司空凌月的对手,孙恩。

    大罗派绝代双骄之一。

    而且,虽然他和卢循从未在公开场合分过高下,但在大多数之人,尤其是那些逆天境的大修士眼里,他才是大罗派这一代的领军人物。

    幽云老祖会将他和司空凌月放在一组,某种程度来说,也正是认为他要比卢循和释法庆更胜一些。

    随着幽云老祖的一声宣告,孙恩和司空凌月双双登场了。

    并未因遇上前所未有的强敌而有所变化,司空凌月平静的俏脸,百年不变的无有表情。

    同样,剑未出,她的身上也不见半丝的剑意。

    由内而外,一种淡然,一种从容。

    不知道是与太叔石大战一场的原因,还是旁观了卢循和释法庆的斗法,这一刻的司空凌月,境界明显又前进了一步。

    目光在司空凌月身上一凝,孙恩微微一笑,算是见过了礼,又平静地说道:“道友请了。”

    这是示意司空凌月可以先行出手。

    若是旁人这般姿态,多半是有轻视之意,或者是要激恼司空凌月。

    但是,话语从孙恩口中出来,却极其的自然,没有任何人会觉得他另有意图。

    这是一种大气,透彻灵魂,透彻道心的大气。

    孙恩身上,天生有着这种堂堂正正,更恢宏大方的气度。

    林青的眼中,兴趣之色更浓了。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观看孙恩的比赛了,事实上,虽然极少现身,但孙恩的比赛,他其实没有错过几场。

    对此子,他相当的感兴趣。

    而若无意外的话,今后千年,此子必然是中洲绝对的风云人物,下一元会,甚至有领袖大罗派的可能,更进一步,便是走出了这方世界,此子当也一样是风云人物……虽然,林青自己也不知道这方世界之外,到底是何情况,但他不认为这个看法会错。

    在林青所见过的所有人中,此子是他评价最高的,没有之一。

    无论是了无因也好,是紫罗散人也罢,甚至还包括白云子和无业上人这般的大宗师,在林青看来,都要逊色于此子。

    这个逊色不在于修为,不在于神通,而在于……

    “凌空!”

    司空凌月出手了。

    孙恩礼敬,她既不拖拉,也不占便宜。

    一招手唤出凌空剑,随手一剑,射去一道剑气。

    虽然所有人都认为她必然不如孙恩,但是,真正的剑修,司空凌月从来不会认为自己比谁差,莫说对手是孙恩,便是长乐道人,便是白云子,甚至对上林南华,她也一样将自己摆在平等的位置。

    之所以先出手,只不过没有那推来推去的习惯罢了。

    “请!”

    自迎面飞来的剑气中,看出了司空凌月的气度,孙恩大手一张,轻轻一抓,顿将剑气捏碎虚空。

    随即,一种磅礴的气势浮现出来了。

    自孙恩的背后,似如星海旋转,一个由无数光点组合而成的沙漏徐徐显化。

    这是阴阳之起点,这是五行之根源,世间一切的玄机俱在其中。

    这沙漏俨然有着一种万元之始的无上气势。

    “无极大法!”

    “他果然传承了此法!”

    “元会交替的气运之争,就在他的身上了!”

    无业上人面上神色不动,目光却暗暗地一缩。

    孙恩此刻所施展的,正是大罗派的镇教神功无极大法。这是道门传说中的至高神功,非是有缘,就是大罗派掌教都无有修炼的资格。

    而所谓的有缘……要么是资质和心性同时达到了逆天程度,要么的话,必然就是时机到了!

    元会交替,这一时机显然应上了!

    同时,孙恩的资质和心性,说不得也可称得上逆天!

    这般之人成长起来,再有那猴子从旁相助,元会末的争锋,他涅槃宗还真难以应付了。

    除非……除非涅槃宗也能走出一个林南华那般之人!

    至少,佛门之内,要能走出一个!

    行空,了无因,释法庆,抑或……无论是哪一个。

    无业上人一刹念转万千。

    另一边,玉阙子虽也有所惊讶,却是没有他这般多心思。

    虽然同为四大巨头,玉阙天只是名列第四,与大罗派争夺道门领袖的心思,莫说是玉阙子,便是玉晨真人,都从来未曾有过。

    没有那么大的心,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的烦恼。

    “无极大法!”

    林青的目光微微一亮,这道门传说中的至高神功确实是名不虚传,这种万元之始,又容纳一切的无上玄机,哪怕元婴修士不能将其真正显化,却也足以震摄住一切人了。

    这般的至高神功,便是他昔年所修的玄真宝录,都要相形逊色,甚至要逊色不少!

    若是同在元婴期的话,林青心中有数,昔年的他,确实是及不上此人。不管是因为居无定所,缺乏后盾,还是因为时间紧迫,积累不够,及不上就是及不上。

    不过,目光微微一亮的同时,林青眼中,又浮出了一缕等待之色。

    无极大法确实是至高无上之法,但仅只如此的话,他对孙恩的评价却是不至于如此之高。

    到了林青这种境界,一切外在之法不过浮云,正是因此,他更看中司空凌月,而非是卢循和释法庆。

    而相比于司空凌月,他对孙恩的评价,可是更高的!

    “人剑合一!”

    “苍龙行空!”

    司空凌月动了。

    孙恩一出手,就催动无极大法,第一次显露出根底,她自也不会有丝毫的保留。

    剑心一催,人剑交合,剑诀再转,苍龙显化。

    一刹的时间,司空凌月再次化作了苍空剑龙。

    “极剑道,惟剑为极!”

    紧接着,苍龙一声咆哮,横空直撞而出,无边剑力凝聚,天空直接被刺出了巨大的裂痕。

    而与此同时,又有一口长剑徐徐凝现而成了。

    长七尺,也无灵气,也无玄机,一口普普通通,但也纯纯粹粹的剑。

    正是司空凌月的道心之剑。

    剑方出,遥指孙恩,又轻轻一斩。

    无声,剑消失了。

    而对面,正显化出星海沙漏,孙恩身影不禁一滞。

    这般直斩道心的剑道,便是他也无法回避。

    眼见着道心之上,这口长剑平平凡凡地一斩而下,孙恩眼中神光一亮,立又恢复正常了。

    “极剑之道。因能极于剑,故能极于道。道友剑道已然大成。”

    “既如此,贫道便与你在此分个胜负。”

    道心之剑,唯有道心相迎。

    孙恩淡淡的声音中,背后黄光蓦然一盛,那星海沙漏随也一转,一刹的时间,天地彻底变色了。

    天不再为天,地不再为地,世间一切,俱被星海沙漏覆没,黄光成了世间唯一的主题。

    这一刻,星海沙漏赫然是化作了新的天地。

    取天地而代之,是为黄天之道!

    这便是孙恩之道心所在。

    就是在孙恩道心显化而出的这一刻,司空凌月的道心剑也再次出现了。

    依旧平平凡凡,普普通通,一剑,无视一切玄机之力,也没有激起半点波澜,直接就斩到了星海沙漏之上。

    “果是如此。”

    “不只早先所施展的那些神通,他将无极大法也纳入道心之中了。无极大法都如此,那还未施展过的无上雷法,多半也是如此。”

    “这或者便是他的证道之路!”

    林青眼中流过了一道了然。

    司空凌月的道心剑之所以斩到了星海沙漏上,这是因为此刻的星海沙漏,已然非是此前的无极大法了。

    正如前边的所有比试,之所以孙恩的每一种神通,都有着他独有的韵律,堂堂正正,恢弘大气,这是因为,他的道心!

    孙恩的黄天之道,已然将这些神通全部炼化,无极大法也好,大统摄雷也好,也包括任何其他神通,这全都成了他的道心神通!

    正是因此,无论是言行举止,还是道法神通,他那堂皇气度才会无所不在。

    在林青看来,这当便是孙恩的证道之路!

    虽然还未真正踏入门槛,但是,孙恩无疑已经走在正确的路上了,也是只属于他自己的路。

    林青不晓得他什么时候能破开最后迷障,真正登上大道之途,不过,以其悟性,以其道心,这一日可以预期。

    而真到了那一日……

    林青心中闪过了一道期待。他却是希望孙恩能尽早跨出这一步。

    这方世界被封禁太长时间了,以至于能和他谈论大道的,连一个都找不出。

    若是孙恩果真能走出这一步,他只有欣喜,而绝不会视其为威胁,直接抹杀。

    他之道为恒尊之道,若连大道还未成就之人都视作威胁,何来的恒尊之心?

    “黄天大道,另开天道。”

    “极剑道也为剑道,剑道又在天道之中,任你如何,岂能动我。”

    林青念动之刻,长剑已然斩到了星海沙漏的中央。

    轻轻的,一道涟漪泛起了。

    非是元力,是黄光在轻微地波荡。

    黄光是孙恩道心所化,司空凌月的这一剑,赫然是影响到孙恩的道心了。

    不过,面色依旧如常,孙恩淡淡一笑,抬指往着前边苍龙一点。

    天地交并,黄天无极!

    星海沙漏轻轻一转,浩然无边的力量凝聚过来了,应着一点,又化作一片黄云飞出。

    一刹,正横空撞来,苍龙蓦然地一滞。

    无边无际的压力!

    黄云飞出的这一刻,天与地交并成了一体,自四面八方,无穷之力镇压住了一切。

    这力量之大,便是太叔石那七极元磁封仙阵,也要远有不如。

    这时,黄云也飞到了,又轻轻地往苍龙身上一压。

    道门至高大法与黄天大道的结合,根本无法力敌的神通!

    司空凌月全力一挣,但任凭她如何催动剑力,竟是无法将黄云撑起分毫。

    不过一个转眼的时间,苍龙已然被镇压到了地上。

    与此同时,星海沙漏之内,那道涟漪也徐徐平下了,黄光如同大海,将长剑收在了其中。

    孙恩的道心境界本就先于司空凌月一步,而他的黄天之道又是要另成天道,包纳万千,岂会抵御不住这一剑。

    “天道是何,我不知。”

    “大道是何,我也不知。”

    “我只知我的剑。”

    不过,人是被镇压住了,司空凌月的剑心却永远不会低头。

    “极剑道,第二式,剑唯一!”

    三千大道俱不识,七尺青锋剑唯一。

    方才被黄天大道镇住,忽地,如一切压制俱是虚幻,道心剑竟是轻灵地一飞而起,又再次地一剑斩到了星海沙漏的中央。

    不再是涟漪,这一次,黄光猛地一荡!

    “嗯?”

    第一次,孙恩眼中现出了一些意外。

    相较于惟剑为极,司空凌月的这一剑又更进了一步,某种程度来说,甚至诠释出了她那极剑道的雏形。

    这般的剑心,较之他的境界,也不过就是半步之距了。

    “黄天无极,统摄大千。”

    并不去理会被镇压住的苍龙,既然司空凌月最长之处是剑道,那就从这一方面将她压下。

    道心剑斩来之刻,黄光一转,直接化作了黄天,黄天之内又有星海倒转,星海中,一道天雷一落而下。

    传说天界有三千雷神,雷神之上又有一雷君,此雷君主掌一切天罚,其神雷也统摄一切天雷。

    此神雷便唤作大统摄雷。

    有异道背天而行时,大统摄雷便是最终极的天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