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563.第559章 落定

    “****一转,定须弥!”

    漫天棍影压顶而来,那不必感知,肉眼就能看出的大恐怖威势,终是让释法庆笑口常开的肥脸,第一次地生出一丝苦色了。

    同时,他也晓得,距离真正分出胜负,不会太远了。

    是到拼命的时候了!

    轻诵着真言咒,释法庆脑后,那大日一般的光轮徐徐升上了天空,十个格子中,八尊菩萨法相则同时诵起了真经,庄严神圣的气息蓦然而生。

    这时,光轮徐徐地转动起来了。

    无量浩大的伟力。

    天在转,地也动,日月星辰齐齐变颜色。

    这一刻,天地仿佛轮回到了地狱深渊,一切的光辉尽数消亡。

    终于,光轮的转动停住了。

    不多也不少,它正好转过了一格。

    一个伟力出现了。

    天地再次显化,日月重新放光,世间一切重归光明。

    这伟力正是大威大光明之力,加持在光轮之上,能定住乾坤和须弥。

    这时,漫天棍影砸到了。

    光轮一迎,纳乾坤于芥子,正将一切棍影完全接住,更连变化星辰妖猿的卢循,也直接收了进去。

    这一刹间,天地间竟是再无半点凶煞之气。

    不过,再下一刹,正催使出十住转轮功最终玄妙,释法庆肥脸之上的苦色又更深了。

    咚!

    咚!

    咚!

    那有大威大光明之力加持的光轮,竟然在虚空之中颤动着!

    三声的震动后,无边妖气蓦然冲破了光轮,紧接着,卢循自其中一跳而出。

    半步都不顿,方才跳出,卢循一个翻身,更为狂暴,更为凶煞的蛮力,精铁棍轮转半圈,蓦然砸下。

    不过这一棍,却不是砸向释法庆了,而是砸向了刚刚被他自内轰破的光轮。

    释法庆的主修功法是十住转轮功,这光轮正是这一无上大法显化而来,若是将此光轮彻底破碎,释法庆免不了要元气大损。

    “可惜,****二转尚未修成,否则正面接他几棍,也未尝不可。”

    光轮刚刚被捅破,释法庆却是不愿其立即再与卢循对撞,念头一动,将光轮收归脑后,并立即以佛心淬炼修复,释法庆口中再次念诵起了真经。

    “摩!诃!无!量!”

    一只巨手显化出来了。

    无限无量之力加持,巨手朝着精铁棍一托而去。

    正是早先施展过的摩诃无量。

    不过,面对上全力爆发的卢循,释法庆可不认为仅凭这一下,就能将精铁棍挡住。

    一侧,刚被卢循震飞,在离垢尊者的全力催动下,琉璃莲台赫然也是飞到了。

    “破!”

    不过,眼见着精铁棍就要砸到巨手之上,然后和早先一样,被琉璃莲台撞一下,忽地,卢循庞大的身躯,灵巧无比的动了。

    虚空的一个小碎步,卢循身躯稍稍一倾,双臂蛮力无尽催动,正是直砸而下,那精铁棍竟是不可思议一般地一转,一个美妙无比的弧线,改砸为扫,精铁棍赫然是指向了琉璃莲台。

    琉璃莲台,释法庆的本命灵宝!

    拼着被摩诃无量轰一下,卢循也要给这莲台来一下。

    来不及了!

    雷霆闪光间的变化,释法庆心中皱了下眉,这就是他宁愿与孙恩一战,也不愿与这猴子交手的原因。

    他砸猴子几下,猴子不会有什么大损失。

    一不小心,他被猴子来一记,却必然会出事。

    好在的是,只要能再拖一会,他还是有胜算的。

    眼见着来不及再变势,法力全催,该托为拍,释法庆索性地一巴掌砸向了卢循。

    不管怎么说,这到底也是无上神通,而且,要给琉璃莲台来一记狠的,怎么也不能被这一巴掌给抽飞。

    虚空,卢循金柱一般的巨腿狠狠地一蹬。

    神力与蛮力最直接的对撞。

    自卢循脚底和巨手掌心,一道炽白的震波蓦然荡出,这震波一刹间就冲出了十数里,一路所过,空间剧烈震荡,光线都发生了扭曲。

    这时,卢循的身躯有些踉跄了。

    到底绝大多数的力量都汇聚在双臂之上,只以一蹬之力,硬接释法庆这一掌,终究是有所不足。

    不过,就和早先释法庆硬接他一棍之时一样,他也只要挡住一刹,不被抽飞,那就足够了。

    身体略有踉跄的这一刻,卢循全力的一棍,也是横扫到琉璃莲台之上了。

    嘣!

    实打实,一切蛮力落个正着。

    一棍抡中,天地一滞,目光可见,琉璃莲台一颤,竟然一个变成了两个。

    一个实实在在,正与精铁棍相交。

    另一个则摇摇晃晃,显得有些虚幻。

    这竟是琉璃莲台的器灵,被卢循一棍砸得不稳起来了!

    而器灵一个不稳,碎裂的声音随即响起。

    精铁棍下,由一点朝四周蔓延,琉璃莲台竟然在崩碎!

    随即,器灵也剧烈地震动了起来,并在释法庆的佛心之中,发出了一声声的哀鸣。

    这是器灵真正地受损了,而且受损不轻,没有相当长时间的温养,很难恢复完全!

    器灵与佛心相连,器灵在受损,释法庆的佛心也是一阵激荡。

    “起!”

    不过,已有先一步的预料,释法庆神色并未变动。

    单掌朝天,擎天一撑,摩诃无量之力无穷无限。

    正一棍将琉璃莲台砸破,卢循本就踉跄的身躯,终于是稳定不住了。

    巨手狠狠地一抽,卢循妖猿之躯直接被扫出了数百丈,还未等他回力,改抽为砸,紧随而至的巨手又以须弥之势,重重地自上方砸了下来。

    砰的一下,妖猿之躯被狠狠地砸到了地上,那无数禁制密布的地面,竟然被砸出了一个数十丈大的巨坑。

    还未停,释法庆手一压,如山岳压顶,如影随影而至的巨手,再度狠狠砸到。

    不过,这一次,这巨手并未能砸到卢循身上。

    距离卢循妖躯不足三尺,巨手停住了。

    自然不是释法庆收手,而是,一只手掌出现了。

    金光闪闪,长满长毛,这手掌往天一撑,释法庆的摩诃无量竟是再无法压下分毫。

    自然便是卢循。

    在被连续砸了两下之后,卢循终是反应过来了。

    而只论力量,释法庆又如何可能压得住他。

    一手托住巨手,一手撑住地面,很是的沉稳,卢循翻身而起。

    这时再看,不说释法庆,外边观战的那些大宗师,目光都是禁不住地一抽。

    被无上神通摩诃无量实打实地抽了两记,又将密布禁制的地面砸成这样,卢循的妖猿之躯竟然没见丝毫血出,看坑底,俨然只是破了一点皮,掉了一些毛。

    这种至极的防御力……同境界,要么是能撑过这厮的爆发,待其力衰,要么的话,就只能自神魂方面来下手了。

    不过,看释法庆那大智慧寂灭火的煅炼,九转混体功在神魂方面,应也有相当的长处,没有极其厉害的手段,还真奈何不了他。

    “胖和尚,看你还能再接道爷几棍。”

    一个吐气,将巨手推上天空,铁棍紧跟着一捅,又生生将其捅破,卢循目光扫了眼琉璃莲台,嘴角露出了一道狰狞的笑色。

    被他全力爆发的一棍砸中,琉璃莲台虽是通灵之宝,甚至还是防御力相当厉害的通灵之宝,此刻竟也崩碎了一角。

    八角变七角,此刻的琉璃莲台,至少折损了两成的威能。

    而缺少了这两成的威能,以他的太古星辰妖猿之躯,就是站着不动,让它使劲砸,恐怕都砸不动了。

    如此,少掉了这一个麻烦,他便在意释法庆了。

    一声大笑,卢循再度一步跨出……金钵中,大智慧寂灭火时刻都在焚烧他的战心,他却是也不愿浪费时间。

    “和尚也想知道,卢兄还能打出几棍。”

    面上笑容消失了,但释法庆却也无有喜怒惊变。

    眼见着卢循再度一步走来,释法庆一招手,碎了一角的琉璃莲台便飘至了他的头顶。

    紧接着,在他脑后,那尊光轮再次放出了明亮光。

    一侧,不再掌御琉璃莲台,离垢尊者口宣佛号,身影一转,却是化作了一道金光,重新飞入了光轮之内。

    圣音阵阵,九尊菩萨法相在光轮中齐声颂唱,无数的梵文飞出,正在光轮之外,汇作了一篇真经,随即,那大威大光明的伟力再度开始浮现。

    都是晓得,已至分胜负最关键的时刻了。

    无有废话,卢循一步跨出,精铁棍再度化作漫天棍影。

    也不多言,释法庆则再******,催动十住转轮功的大光明伟力,将其一下收住。

    一次交并。

    光轮虽得离垢尊者回归,力量有所提升,但也依旧挡不住卢循的荒古蛮力,不过几息的时间,就被再次捅破。

    不过,方才被捅破,释法庆一边将其收回,一边又催动摩诃无量经,一掌拍了过来。

    卢循自是不会示弱,一个翻身,精铁棍回转半圈,就是一砸而下。

    无有琉璃莲台的牵制,这一棍毫无保留。

    力量相差颇是有些大,一棍砸下,巨手直接崩灭虚空。

    紧接着巨大无比的震荡产生了。

    如同洪水,顺着这震荡,凝聚着卢循的战意和妖气,无边蛮力隔空直透释法庆手掌。

    不过,早便晓得必定是挡不住,释法庆也是有所预备。

    摩诃无量方才崩灭,七角莲台一转,却是挡到了他的身前,并强行地放出功德金光,抵御着这无边震荡对释法庆肉身的破坏。

    都未曾待这边定下,第三棍又来了!

    琉璃莲台刚飞下释法庆头顶,卢循的第三棍就直砸释法庆顶门,大凶煞的力量将空间生生打得定住。

    无有法,两次被捅破,已然衰弱不少的光轮再度迎上,释法庆全力催动十住转轮功,欲将卢循再度收住。

    不过这一回,光轮却是收不住卢循的妖躯了。

    那衰弱不少的大光明之力只能勉强定住乾坤,将卢循的力量卷在一定范围的空间之内。

    不过,能如此,暂时也足够了。

    光轮方才定住乾坤,化去蛮力对空间的镇压,足下生莲,释法庆身影一飘,立时退出了十里。

    不过就是这时,他的佛心又再度一震。

    本就受损不轻,再硬顶那无边的震荡渗透,琉璃莲台上的功德金光明显一黯。

    这是再度有损了。

    “若他还能一直保持如此之力,至多只能再接两记!”

    “不过,战心受损,又如此爆发……看你还能有多点余力。”

    似是山穷水尽了,释法庆冷静依旧。

    金钵内,智慧火已然压过金光,在直接煅烧战心。

    以智慧火的神妙,即使时间不长,也能炼化掉不少妖气,平定掉不少战意。

    如此,卢循的全盛状态保持不了多少时间!

    更别说……星辰妖猿变的威力大则是大,法力的消耗也同样如此的。

    现在,就看到底是谁先真正的山穷水尽!

    一个退出十里,释法庆一招手,先将琉璃莲台和明月金钵双双摄过。

    紧接着,不待光轮被卢循真正轰碎,他又一掌平伸,再度催动摩诃无量,化出巨大金手,朝着卢循一抽而去,正恰到好处地接过了铁棍的余势,让光轮一抽而退。

    这一刻,光轮俨然已是损伤严重了,九尊菩萨法相,除了离垢尊者还算稳定,其余八尊俱都有些摇晃不定。

    见此,没有丝毫的犹豫,释法庆身上金光一盛,直接由佛心而出,一道光柱照定到了光轮之上。

    这是释法庆佛心的本源之力。

    战斗拼到这种程度,他自是不会悭吝佛心有损。

    被这光柱一照,菩萨法像终是稳定住了。

    不过,也只是稳定住。

    完全没给光轮恢复的时间,一棍扫开巨手,卢循大步一跨,又直追而上,双臂随即一抡,漫天棍影再度遮天蔽日。

    一丝明亮之光生出了。

    卢循的这一击依旧有毁天灭地之势,依旧是人力难以抗衡,但是,心中一直有衡量,释法庆看得出,相比于前边几记,这一击的力量实则衰弱了差不多有半成。

    只要能再撑一下!

    局势就将倒向他!

    眼底闪过一道异光,释法庆双臂一展,自四面八方,一十八道金光蓦然射至。

    金光一转,又是化作了一头白象。

    释法庆单掌往前一推,白象一头撞向卢循。

    这是擒龙掷象大神力。

    自然不认为这一下就能挡住卢循,紧随白象之后,释法庆另一只手也是一伸,摩诃无量再度抽出。

    与此同时,虽然功德金光已然晦暗,琉璃莲台滴溜溜的一转,又飘到了释法庆身前。

    漫天棍影覆盖下来了。

    白象根本撑不住一刹,一个照面,就被彻底打碎,一十八粒金刚法珠当场破碎了十三粒,余下的五粒也是灵性几乎完全消亡。

    紧接着,棍影又淹没了金光巨手。

    哪怕衰弱了半成,哪怕又被白象阻了一下,金光巨手依旧挡不住这无边蛮力。

    一压,一覆,巨手彻底湮灭。

    棍影继续轰向释法庆。

    稍稍稳了一下的光轮,终于再度飞起了。

    ****一转,衰弱近半的大光明伟力定住乾坤,终是将棍影的余势挡下。

    “卢兄,可还要再斗下去?”

    并不与卢循多接触半刹,方才接下棍影余势,释法庆立即一收光轮,并同时地退出了十里。

    肥脸之上笑容再现,释法庆一搓双手,又扔出了一记大须弥印。

    “哼!”

    并不说话,释法庆退,卢循进。

    一头撞碎大须弥印,卢循遥遥一棍,再度砸出。

    一成半!

    战心的受损,法力的眼中消耗,卢循此刻的一棍,赫然只有全盛时期八成半的威势。

    “小猴儿输了。”

    “他是太过直来直往,也太过亢奋了,稍微有些谋略,不至于此。”

    “输一输也好。打掉些虚妄,正好精炼他的战心。如此,下一元会,与那各界争锋时,也好重扬我大罗派威名。一个元会这般过去,恐怕很多人都淡忘掉我派了。”

    白云子淡淡地笑着,并不在意那边输赢的样子。

    另一边,无业上人则是微微地颔首着。

    他自也看得出,局势已经掌握到了释法庆手上,只要不是头脑突然发昏,释法庆能赢,这是理所当然之事。

    一般的输赢,无业上人不会在意,但此刻,涅槃宗和大罗派新一辈天骄的争锋,他却还不能完全免俗。

    虽然赢的颇是坎坷,甚至一战之后,释法庆不可能再有下一战的力量,但终究是赢了,没有弱了涅槃宗的声势。

    “待他养好伤势,或者可让他参悟一下河图星相。”

    无业上人心中微微一动。

    这时,场上局势正如他们预料一般在进展着。

    不与卢循稍作缠斗,趁着卢循力量衰减,释法庆每每挡住一棍,就抽身而退。

    有智慧火不断焚烧战心,他却是不怕卢循也拖时间去恢复法力。

    这般几番一来,卢循的气力越发弱下去了,到了后边,甚至不得不还归原形,散去了星辰妖猿变。

    而无有妖猿之力加持,他的战心又越发挡不住智慧火的煅烧。

    如此,最终的胜负自是不必再多说了。

    半决赛第一场,付出极大代价的释法庆压下了依旧心有不甘的卢循。

    随手一挥,将斗法台恢复原样,幽云老祖随即开始了下一场。

    孙恩与司空凌月。

    “论修为,论神通,论战力,司空凌月都只能排在第四,不过这不是她自身的问题,这是皓灵剑宫的底蕴,远及不上大罗派和涅槃宗,若是同等底蕴,这届盛会,她可列在前二。”

    “不过,此时她是名列第四,我却很是看好她之未来,她之剑道或者也有登堂入室的一天。”

    林青的声音响在了一定范围之内。

    声音入耳,好些人目光都是一缩……若是他们未曾理解错误,林青所说的“登堂入室”,这所指的恐怕……

    “不过,她之剑道虽然了得,她的对手却更不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