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559.第555章 天骄与对赌(上)

    万仙盛会第十八日,三十二进十六的赛事全部结束。

    第二十一日,八强名额也是决出。

    赛事进行到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半点侥幸可言了,此刻还能立于斗法台上的,绝对是元婴修士之中的天骄,甚至可与一般的命逆修士争锋。

    这般的交锋,也就是因为主持者是幽云老祖,若是换做旁人,说不得还真控制不住场面,要出现一些死伤之事了。

    “八进四,第一场,太叔石,司空凌月。”

    八强决出,又休憩了半日之后,赛事再次开启。

    伴随着幽云老祖的一声令诏,一东一南,两道遁光便是同时飞上了天空。

    东方,太叔石,玉阙天新起一代的领军人物。

    南方,司空凌月,长乐道人的关门弟子。

    眼见着幽云老祖将此二人分在一起,周围观战的那些宗师都是暗暗地点头了。

    “幽云老鬼的眼光倒是不差,这八人中,大罗派和涅槃宗的三人明显超出旁人不少,而余下者中,当就以他们两个为尊了。”

    “不错,他们两人对决,胜出者进前四,不会有任何非议。”

    “长乐这弟子确是不错,不只苍龙剑诀已然有成,更为难得的是那一剑心。依我之见,此女成长起来之后,不会比长乐自己逊色多一点。”

    “诸葛兄言之有理。不过贵阁有星月仙子在,便是司空女娃再如何了得,想来皓灵剑宫也就是天机阁齐名了。”

    一座楼船上,诸葛天辰与几个地逆老怪觥筹交错,边是观战,边是点评着。

    以他们为中心,又有好些晚生辈散坐周围,自然,能让这些老怪亲自带来,这些小辈也都有着各自的非凡之处。

    “唔,长乐也来了。”

    就在司空凌月和太叔石双双飞上斗法台,正要交手,还未出手之际,忽地,诸葛天辰心中一动,目光就是转向了南方天空。

    无有半点波澜,虚空中,一个长须道人飘然而出,两步一走,几乎没有惊动任何人,又是直接登上了楼船。

    这道人面如婴儿,却白眉白须,一双眼睛半开半合,却有凌厉神光伸缩不定,道人的身后还背有一口松纹长剑,剑在匣中,无有半点气息流出。

    正是长乐道人。

    在中洲之南,这道人与诸葛天辰齐名,名副其实的绝世宗师。

    而且,身为皓灵剑宫的剑主,这道人还是纯粹无比的剑修,纯论攻击力,连带须弥子和元圣子这些老妖算上,没有几人敢说能出其右。

    “如何?”

    眼见着长乐道人登上楼船,并未起身,诸葛天辰只是稍一点头,神念又微微地一波。

    “中孚老鬼要看形势再说,言宫主则干脆无有兴趣。印光和神昉如何说?”一步落到楼船上,长乐道人微微一笑地和老怪们致意了下,神念也是暗暗一动。

    “秃子要你我先出手……”

    “贼秃……罢,我助你争夺三四之擂,若中孚也出手,你二人轮流进去参悟,我只要说好的那一条件。”

    “好!”

    神念一刹的交流,眼见长乐道人自行坐下,似若什么都未发生,诸葛天辰哈哈一笑,道:“司空丫头和太叔石之战,道兄终于也坐不住了。如何?可要赌上一局?司空丫头若是胜了,我这万载月华神晶便送她精炼法剑。”

    说话间,诸葛天辰袖袍轻抖,就有一个玉盒飘了出来,玉盒中,宛若琼浆,又似液晶,一团流动不休,又明晃晃的奇物顿就映入人眼。

    一刹间,好些人的目光同时一转,俱都眺望了过来。

    万载月华神晶,传说一般的奇珍,据说此宝若是能融入本命灵宝之中,甚至能精纯道念,净化道心。

    这般奇珍,莫说是元婴修士,就是逆天境的宗师,也可说人人要抢。

    “呵呵,那老道就代月丫头谢你一声了。太叔小鬼的寒光剑或者不错,不过月丫头的剑道修为犹要胜过当年之我,这万载月华神晶我是却之不恭了。”目光在玉盒上微微一凝,长乐道人淡淡一笑,袖袍中同样飞出了一道奇光,却是一枚铜黄色的剑形古令。

    “老道没你这么阔。不管月丫头胜负如何,这苍龙剑令都是星月的。”

    奇光一闪,直接飞到了诸葛天辰身侧。

    “师伯和师尊不如再赌几局如何?”一袭黄衫,星月仙子边是将剑令收入袖中,边是欣然一笑。

    没好气地瞪了衣钵弟子一眼,诸葛天辰心中又微微一动,长乐道人言语之中由然而出的自信可是相当鲜明的,莫非司空凌月还有什么神通隐而未现,连他们都没能看出不成?

    若果真能干脆利落地击败太叔石,那司空凌月说不得就能与孙恩三人齐名,甚至要胜过真魔殿未曾过来的那一小辈一筹了。

    不过还未曾待他再说话,一道悠然的声音自虚空中传来了。

    “有趣,你看好你弟子,老道却看好小石头。这赌局加我一个,我压小石头赢。”

    声音传来的同时,人也到了。

    同样是个道人,紫袍高冠,威仪自成,赫然正是玉阙子。

    同在中洲之南,玉阙天虽是四大巨头之一,但皓灵剑宫和天机阁联手,却也对其影响不小。

    太叔石和司空凌月的争锋,某种程度也可说是两大势力新起一代的争锋。

    并未登上楼船,玉阙子一步自虚空中走出,直接与玉阙天众人会合到了一起,随即又有一道乌光****而出,一闪,正是落到了诸葛天辰身前的玉案上。

    这是一枚墨玉,半尺左右的长度,又有半寸厚,其上有蒙蒙乌光散出,乌光极其的阴煞,极其的森寒,哪怕是万载月华神晶所放出的明晃光华,竟也无法透过乌光半寸。

    “嘶,这莫非是九幽冥玉?”

    “阴极之气,又有纯厚天成,确是己土无疑。”

    “阴极之宝中,这九幽玉犹比辛金还要更稀罕,这般至宝,也就是玉阙子,我等却是拿之不出。”

    几息的时间之后,渐渐地才有人认出了墨玉的来历。

    五行分阴阳,这墨玉正是土之阴极所化,名作九幽冥玉。

    以九幽冥玉来炼制本命灵宝,品质非同凡响。

    “玉阙道友终于也来了。”

    伴随着玉阙子的现身,虚空中,又有一个青袍之人无声而现,目光在九幽冥玉上稍稍一转,青袍人淡笑道:“既是赌局,也算我一个。道友压太叔石,我便压司空凌月吧。”

    说话间,青袍人随手一挥,只见金光一闪,九幽冥玉旁便是多出了一枚三拳大小金色晶体。

    如同炽日,至阳,至烈,同时,又有一种莫可名状的波动,或者说,一种威压!

    这金色奇物方才一出,相当多的修士竟是气息一滞,诸人眼前,仿佛有一头金色妖龙在晶体中咆哮着,又有无穷的真火化作了汪洋大海。

    “至阳龙晶!”

    “应是至阳蛟龙,不过确确实实有了一些真龙之气!”

    “嘿,地逆第三步的蛟龙元晶,林南华果是大手笔!”

    认出金色晶体的来历,好些人的目光一闪,俱都带着莫名之意,看向了须弥子等老妖。

    不过,须弥子和元圣子目光一个交接,却都流出了一点奇色……外海虽也有蛟龙,但地逆第三步的老龙,至少也已万年未出了吧?

    这至阳龙晶的来历却是有些蹊跷!

    “林青!”

    玉阙子心中微微一皱,他却是未曾料到,林青竟会插入到玉阙天和皓灵剑宫的事情中来。

    面上神色不变,玉阙子悠然一笑:“林道友既是有意,贫道岂会不从。”

    林青淡笑颔首,也不多说,当下便是走向了玄天宗那边。

    他对玉阙天和皓月剑宫的事情,其实并无什么意思,不过玉阙子拿出的却是九幽冥玉。

    杀生剑,核心所在是天阴木和青龙木。

    青龙木为阳极之木,天阴木虽也是不可多得的至阴之宝,但终究非是阴极。

    阳盛阴弱,杀生剑那双刃始终未曾彻底融归一体,某种程度来说,也有这一影响。

    就在玉阙子拿出九幽冥玉的那一刻,一直在林青元神手心温养,杀生剑第一次地主动振鸣了一下。

    它需要九幽冥玉!

    以九幽冥玉取代天阴木,与青龙木结合,形成完美的阴阳平衡,正能大大促进它蜕变的速度。

    “凌月,暂停一下。”

    周围的波澜终是宁下了,这时,正不紧不慢地比斗着,太叔石忽地一摆手,径自退到了一侧。

    “嗯?”

    之所以不紧不慢,本就是在等着外围的赌局,眼见着赌局已经落定,司空凌月正要正式开始,却是微微一怔,不过倒也收住手了。

    “商量一下如何?”淡白衣衫,太叔石面上有着一点闲散疲懒。

    没有说话,司空凌月只是黛眉微微一扬,等着下音。

    见此,太叔石嘿嘿一笑:“你看这不公平呢。你赢了,有月华神晶可拿,我赢了,屁都没有一个。不如你我打个商量,我直接认负,月华神晶我们一人一半,还剩的你费力气。”

    这厮……

    一刹间,玉阙天众人,尤其是一手传太叔石道法的玄景七真,还有与林青对赌的玉阙子,面色是齐齐一臭。

    “你这提议倒是不错。”司空凌月眉梢微微一动,一直无有表情的俏脸难得地生出了一点古怪,不过转眼之后,她眼中神光又是一盛,“不过月华神晶是我的,我不认为需要分你一半。”

    一话出,天空中剑芒骤然暴起,但听一声龙吟,司空凌月头顶,一头巨大的苍龙蓦然化现。

    这苍龙无有龙族威压,但巨大的身躯,无论任何部位,都透出了刺骨的剑意。

    正是皓灵剑宫威震天南的苍龙剑诀所化。

    “去!”

    一出手就施展出苍龙剑诀,司空凌月不再有半点留手。

    一声轻叱,剑诀一指,摇头摆尾,却又无比之疾速,苍龙虚空一游,蓦然冲向了太叔石。

    “唉,又要浪费力气了!”

    “可惜,要不是那三个家伙太过难缠,争一争前三,去万归岛的传承地逛一逛也好。”

    司空凌月的不配合,微显遗憾,太叔石轻叹摇头,却也不慌不忙。

    “寒光!”

    紫色光华蓦然飞起,一刹化作十丈光霞,霞光中,一口晶莹剔透,恍若玄冰所化的法剑,以极快的频率,飞速地振鸣着,无比冰寒的波动顿时冲出,几乎就是眨眼间,千百丈的空间直接化作了璀璨的冰山。

    直指苍龙,寒光剑一闪,正迎向了龙首。

    轰隆隆的一声,那巨大无比的冰山随也破空碾压而至。

    寒光法剑,赫然正是太叔石的本命灵剑!

    既然对面没有好说好商量的意思,这厮自也不会因为那边是女修,就有所退让了。

    轰!

    寒光剑毕竟是通灵之宝,近乎于命逆修士的存在。

    在太叔石的掌御下,哪怕苍龙张牙舞爪,威势全出,却也只是撑了几息,就被寒光剑轰进了龙首。

    紧接着,冰山横空一砸,龙头顿被轰散在了天空。

    “哼!”

    并无意外,司空凌月一声冷喝,手中剑诀猛地一转,霎时,苍龙身上无尽的剑芒暴射而起了,哗啦的一下,巨大的龙躯又直接散成了万千道剑光。

    几乎覆盖了整个天空,这无数的剑光纵横交错,不只与冰山剧烈交锋,生生将冰山阻在天空,更将太叔石也席卷了进去。

    同一刻,司空凌月口中白光一闪,也有一口法剑一飞而出。

    法剑长七尺,无有阴阳二气,无有水火之力,纯粹无比,法剑之上,只有那透彻通达的剑道意志。

    凌空剑,司空凌月的本命灵剑!

    对上眼了。

    凌空剑一出,寒光剑也不与那些苍龙剑光纠缠了,只见光华一闪,两口法剑便是撞到了一起。

    一边是放出无尽的冰灵波动,几乎将整个天空都冻彻起来。

    另一边则是剑意张扬,无论波动如何的玄妙莫测,要么贯穿,要么横斩,总是直来直往,一剑破开。

    一个精妙无比,变化莫测,一个锋利无比,化繁为简。

    一时间,两口灵剑却是斗得如火如荼。

    “剑修的攻击果是厉害!”

    这一刻,太叔石面上的闲散终是敛起了。

    虽然此刻看起来,寒光剑和凌空剑似是难分高下,不过他心中却是有数,相比于凌空剑的极致锋芒,寒光剑其实要略略地逊色半筹的。

    当然,虽然略略逊色一点,但以他的掌御力,只要缠斗,一时半会间,两剑之间的胜负还不至于立即分出。

    他所要做的,就是在此期间,以自身之神通,将司空凌月打入下风!

    “雷来!”

    眼见着冰山之后,无数剑光席卷而至,一声沉喝,太叔石手中飞起了一方古印,紧接着,手掐法决,默念灵咒,他的袖袍又猛地一抖。

    轰隆隆!

    赤红如丹,以古印为核心,无尽绛雷洪潮一般澎湃涌出,几乎就是一刹,竟然化作了一片雷泽,悬在了太叔石头顶。

    这时,苍龙剑光卷至了。

    甚至能将冰山贯穿,这些剑光锋锐无比。

    太叔石淡淡一笑,弹指朝古印一点。

    轰!轰!轰!

    无尽的雷霆蓦然淹没天空,哗啦啦的一落,一切剑光彻底消散。

    “虽然比不过紫微璇枢雷,不过这玄景真雷倒也有些可取之处。”斗法台的一侧,双手负于身后,孙恩目光微微地动了一下。

    万仙盛会的规矩,除了本命灵宝,参赛者不得动用任何通灵之宝,这是限制借助外力,完全体现自身实力,若是无有这一规矩,有些人若是不要脸皮的话,完全可以借来一些中品灵宝……

    太叔石此刻动用的古印,差不多已经到了法宝的极致,但又未曾生出器灵。

    以此古印来催动,正将他的玄景真雷施展到了极限。

    这般雷法的威力,差不多已经接近无上神通的层次了。

    “借用外力也不过如此,有何可说的。你的大统摄雷法若是施展出来,他恐怕一条雷蛇都驾御不了。我什么都不用,让他随便轰,也就是掉些皮毛。”孙恩身侧,一个精瘦如猴的男子则是冷笑了一声。

    这是卢循。

    二十多日的万仙盛会,名气最盛的不是孙恩,也不是释法庆,而是此人。

    单纯的蛮力,恐怖无边的蛮力,这厮从头到尾,只以一根精铁棍,便横扫了一切对手。

    “能让你掉些皮毛,这雷法还不算可以吗?”孙恩摇头一笑,没有说话,只是神念一波。

    卢循眼皮一动,却也无话可说了……某种程度来说,同在元婴期,能让练就九转混体功的他掉些皮毛,还真是了不得的大神通了。

    “去!”

    孙卢二人在低语,台上二人却没有停住。

    一个将剑光淹没,太叔石屈指再次一点古印。

    哗啦啦,雷泽中,七道巨大的雷柱蓦然冲天而起。

    如同巨蟒,结成七星位,以玄妙之轨迹,既是浩荡,又是灵巧,雷柱一卷,顿将司空凌月锁定在了天空。

    这时,雷泽稍稍地缩小一圈了,但那古印似有自行凝聚真雷的玄妙,自虚空中,一道道的绛雷不断游出,又迅速地溶入了雷泽之中。

    “不是玉晨雷,也有此之威……难怪玉阙天能压过剑宫一头。”

    “不过,若只有如此的话……也就仅此而已了!”

    面无表情,司空凌月目光一眯,自她周身,无尽的剑芒顿时****而出。

    这一刻,她就是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