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558.第554章 再会血魔

    万仙盛会进行到关键期,玄天宗大多数之人都是离开了驻地,前去斗法场观摩那各方精英之比试。

    不过,山峰之巅的某座洞府内,一席蒲团,一盏青灯,林青微敛着双目,却依旧在静静地打坐着。

    青灯青烟,如丝如缕,絮絮绕绕,又凝神静念。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忽地,林青的眼睛睁开了,似笑非笑,一抹异色现在了嘴角。

    目光所及,洞府之外,赫然多了个绛袍道人。

    临时驻地的禁制并未关闭,云雾半遮半掩地笼罩着整个峰头,云雾中,玄妙之光若隐若现,一种极其锋利,极其恐怖的气息蕴藏其中。

    这禁制是赤龙子的手笔。

    虽然只是临时布置,但这座阵法却也相当不凡,抛开强横的防御和攻击不提,这阵法禁制在警戒方面也相当之厉害,无论是神识也好,是秘术也罢,一般的逆天境修士要想探测里面的情况,莫说做到悄无声息的程度,甚至可能根本突破不了这一禁制。

    玄天宗之人之所以能随意进出这边,不过是拥有着赤龙子专门炼制的通行令符。

    不过,此时此刻出现在洞府外,并行云流水一般走来的绛袍道人,却并非是玄天宗之人。

    非是玄天宗之人,无有通行令符,却能深入大阵,并且不触动丝毫禁制……

    这道人相当之不简单!

    不过,嘴角挂着淡笑,林青对这道人的出现,却丝毫都不意外。

    来者正是血魔老祖!

    确切的说,应是血魔老祖的一个血河子化身。

    魔道九宗,血河门仅在真魔殿之下,每一代的血魔,都是中洲巨擘,除却四大巨头,可说无人敢招惹,哪怕是玄天宗这般的势力,也要忌讳七分。

    之所以有这般的魔威,正在于血河门的镇宗魔功血海大法。

    传说这无上神通级别的魔功一旦练成,元神立可分化万千,炼就无数血河子。

    这血河子可聚可散,聚时力量融归一体,有莫大之威能,散时则无影无踪地隐在无数修士体内,正常情况,根本无人可以看穿。

    便如此刻的绛袍道人,元婴期的修为,一身火焰神通了得非常,从内而外,根本看不到半点魔气,若是不施展特殊手段,恐怕冲和子那样的地逆第三步修士,都未必能看透他的本质。

    连元婴修士都会被夺舍。

    没有特殊秘法,不仔仔细细检查,连地逆修士都察觉不到异样。

    再加上元神分化万千,哪怕本体被灭,只要一道分神在,也能直接重生。

    这便是血海大法名震天下的根源所在!

    目光打量着绛袍道人,林青的眼中,一道神光一闪而过。他对血海大法却也是非常的感兴趣。

    他能一眼看透绛袍道人是血河子化身,这并非是他的法眼有多厉害,更多的还在于镇压在他元神掌下的那道血魔分神。

    同出一源,有这分神在手,无论血魔老祖如何诡秘,都是脱不出他的演算。

    而这,也正是血魔老祖会悄然现身于此的原因所在。

    应着林青的声音,血魔老祖已是直接走进了洞府,并未因来历被看透而有变色,面色木然,他又冷哼了一声:“废话少说,你引我过来,到底有何事?”

    分神被镇压。

    借由分神,这牛鼻子又三番两次地推演到他身上……这分明是要引他上门。

    不过,把柄在人手中,由不得血魔老祖不来。

    “两件事!”并不否认,林青淡笑不变,“你为我做成两件事,前边一切因果,便算了结。”

    言下之意,那一分神有回归的可能?

    不过,两件事!

    目光微微一眯,沉默片刻,血魔老祖缓缓说道:“河图星相之事,我与人已经有约。”

    这些时日,血魔老祖已然晓得不少幕后之秘了。

    河图星相,四大擂台,玄天宗若能连续三届夺得首擂,则有成为中洲第五巨头的资格。

    林青固然是神通广大,但若所有人都来阻他,他也未必就能功成。

    血魔老祖料想,其中一事,必与此有关。

    “河图之事,我玄天宗自有主张,却是还不需外人相助。”不过,林青却淡笑依旧,姿态从容,既不显自傲,也无有谦逊。

    首擂之争,这不仅仅是名额之争,更是巨头资格的象征,这般事情若是还要外力相助,便是事成,位置也难免不稳。

    目光凝视着血魔老祖,林青声音稍稍一顿,又接着道:“林某久闻血海大法威名,前番未能好好探教,此回请尊驾过来,正是要见识一二。此算一事,石兄以为如何?”

    血魔老祖的目光微微眯起了。

    见识一二!

    这恐怕不是要见识,而是有所谋算了!

    不过,血河门一脉独传的无上大法,岂有外传之可能!

    这要么是牛鼻子仗着神通,欲要强求。

    要么的话,就是漫天开价,还有下文。

    念头一刹的闪转,面色木然不动,血魔老祖又是一声冷哼:“血海大法为我宗传承之法,历代只传一人,道友……也罢,既是道友开了口,石某也破例一次。你只需拜在本宗祖师门下,石某便将血海大法双手奉上。”

    林青目光微微地动了,非是心动,而是略有意外。

    石老魔的脾气素来古怪,不料此番竟是以退为进起来了。

    虽然是对血海大法有些兴趣,但林青可从不会认为,区区一道分神,就能让血魔老祖就范,哪怕通过这道分神,他能一步接一步地,将血魔老祖真正打杀,当然,真要如此,惹起老魔全力反弹,玄天宗的损伤也绝对小不到哪里去。

    “石兄倒是干脆,可惜林某却无离开玄天宗的念头。”心念微动,林青一笑摇头,又渐渐正色,“也罢,石兄干脆,我也不藏匿了。听闻贵宗幽冥海为造化真人一手开辟,内蕴无上玄机,林某不求其他,只欲亲身一观。”

    声音出,血魔老祖的目光不禁再次一缩。

    幽冥海,这正是血河门最核心之地,甚至可说是血河门的传承所在,论到重要性,还要在血河宫之上。

    牛鼻子要进幽冥海……

    心中微微皱眉,血魔老祖不以为,这当真只是为了观悟一下幽冥海内蕴的玄机,恐怕……是奔着那里去的!

    不过,那里素来只有血河门掌教可进,连门中长老都无人知晓,这牛鼻子又是如何……

    莫非登上大道之途,这天机演算当真就如此厉害?

    还是说,这是参悟了河图星相的成果?

    念头闪转间,血魔老祖面色冷然:“道友要入幽冥海,可以。我血河门只有血海幽冥法阵一座,道友只需破开,莫说幽冥海,血河宫也任你进出。”

    言下之意,你要进,那就两边拉开阵势,大打一场。

    若是连护山大阵都被攻破,血河门自然无话可说。

    林青目光微微一眯,面皮一挤地笑道:“血海幽冥阵,林某却也听说过,若有石兄主持,林某自是不敢夸口拿下,不过……”

    话语并未说尽,不过语意却流显出来了。

    血海幽冥阵是厉害,甚至可能比玄天宗那护山大阵还要更胜一些,但是,还真未必能挡住林青,尤其,若是无有血魔老祖主持,更是如此。

    中洲虽是广袤浩大,但连外域算上,绝世宗师也就那么十数个。

    而在这寥寥之数中,能撑到元会交替,造化演变之刻的,恐怕只有外海的两大妖王,至多再加上北极冰域的寒光老祖。

    撑不到造化演变之刻,血魔老祖的未来便可以预期,而一旦他不在,血海幽冥阵便是再厉害,又岂能挡得住林青!

    这是锋芒不显,却又实实在在的威胁!

    自然听得出其中意思,血魔老祖目光不禁一冷。

    不过未曾待他说话,也未曾待他多思量,林青声音只是稍稍一顿,又接着说道:“依林某之所见,你我两家,当还未曾走到不相两立之地步,林某此刻提出,要一游幽冥海,正是不欲与石兄翻脸。石兄以为然否?”

    此刻提出,血魔老祖还在,林青若是进入幽冥海有所异举,血河宫至少非是全无抵抗之力。

    若是换做血魔老祖不在,而后再硬闯……

    两相比较,林青此言倒是不可算差。

    不过,再是如何,幽冥海岂能让人轻进?

    目光森冷依旧,血魔老祖淡淡地说道:“莫须多说,你要入幽冥海,只管来闯阵,便是石某不在,我血河门依旧在,更莫说我魔道九宗,还会坐视你踏足北域不成?”

    林青缓缓地摇头了:“魔道九宗,除却真魔殿,也就血河门能入贫道之眼。元会之末已近,真魔殿黑云老祖想来不会再出。他不出,贫道又何须顾忌其他?至于贫道踏足北域……”

    一缕异笑浮上嘴角,目光深深地看了血魔老祖一眼,林青淡淡道:“贫道若是踏足北域,想来大罗和涅槃都会坐观,玉阙更会鼓掌相助。”

    巨头之位一旦有成,玄天宗免不了是要扩张的,主动与魔道相争,其余三方岂会干涉。

    这牛鼻子……

    目光与林青相对,一步不退,血魔老祖心中却再次一皱。

    面似平和,完全不显锋芒,但是,这牛鼻子着实是难缠至极。

    上一元会,真魔殿与洛水神女的因果未了,这一元会,洛水神女既是拜在了玄天宗门下,那黑云老祖自然不可能与玄天宗对上。

    也正是洛水神女的存在,血魔老祖并未抬出宗门祖师这一后盾。

    “幽冥海内,若催动真祖神血之威,能否将他彻底轰杀?”

    “这厮元神寄托大道,若是真祖亲自催动,一滴神血或者能湮灭他之大道,但我等恐怕难以将神血之力彻底催动……”

    “至多重创。重创后,再以血海幽冥阵镇压……还是不行,恐怕镇压不住!”

    念头不断闪转,良久,血魔老祖心中还是摇了摇头,他是真正见识过真仙宝符的,真祖神血或者比真仙宝符要厉害一些,但也不会厉害太过。

    罗天老魔催动黑云令符,依旧干脆利落地栽在林青掌下,他催动真祖神血,当也没有将其轰杀的可能。

    心中微微地皱着,血魔老祖也有些把握不定了。

    要不要索性翻脸,来个鱼死网破?

    如果摆出翻脸的架势,对面会否退一步?

    或者……如果要翻脸,是不是趁着他还在,等这厮进了幽冥海,再翻脸?

    沉默。

    好一阵的沉默。

    终于,良久之后,血魔老祖眼中的森冷缓缓敛起了:“我在血河宫恭候道友大驾。”

    直接翻脸,十之八九要输,输了的话,连传承都可能断开,便是血魔老祖之自负,也是暂退一步了。

    且先看牛鼻子之打算,真若不得不翻脸,趁他还在,在幽冥海内翻脸,总好过其他。

    林青淡笑颔首,也未在这方面继续刺激老魔,转而说道:“此算一事,还有一事,百年之后,东起真邪宗,西至黄泉道,我宗门下弟子将在北域开始试炼。血河门也为魔道魁首,且请石兄代为约束一二,莫要让某些人不顾身份,对小辈出手。”

    真邪宗,黄泉道,这都是魔道九宗之一,不过,这两方之间的地盘,却是与血河门无关。

    面色不动,血魔老祖冷冷道:“道友动作还是不必如此快的好。此事六十年后再说。”

    要踏足北域,就要先夺得巨头之位。

    这第一届盛会还未结束,就谋算三届之后的事情……

    虽说无关血河门自身,但血魔老祖可是巴不得有人能坏了玄天宗好事的。

    “石兄不反对便好。”林青不以为意,又淡笑道,“既如此,待林某拜访血河门时,便是你我因果了却之时。”

    “哼!”

    没有说话,血魔老祖冷哼一声,身躯一晃,便是飘出了洞府,又迅速地没入了云雾之中,很快消失不见。

    被强行地引了过来,又受了一肚子的气,偏偏还发作不得,这老魔却是也恼怒在心了。

    “便是幽冥海无事,待到天机混乱时,也要与你计较一二。”

    绛袍道人很快消失,遥远之地,正与费无情等人相对盘坐,血魔老祖的眼中,一道血光一闪而过。

    天机混乱时,便是造化真仙也推演不清,到那时,他方才可无所顾忌。

    而若宗门秘典记载未错,天机混乱,当是发生在元会交替之前的1200年左右,如此,距离此刻差不多也就是300余年的时间。

    以秘术推延天劫,这些时间,他还是撑得过的。

    “看来是在幽冥海了。”

    目送血魔化身消失,林青一直平静的目光中,也是闪过了一道异芒。

    以分神推算血魔老祖,一切的化身都能推算出,但却有一处所在,一直是模糊不清,哪怕他参悟河图星相,推算天机的能力已经大进,也是依旧如此。

    能如此遮掩天机,必与造化真人有关。

    不过,血河门十万年来未出天逆修士,可见又必然不可能是玄天之宝。

    正也因此,林青方才对那边尤为感兴趣。

    血河门,最核心之地不外乎血河宫,以及幽冥海。

    而这两者之中,又以幽冥海更为神秘。

    据说幽冥海为血河门开山祖师血冥真祖所开辟,处在一个神秘的次空间之中,血河门内,也仅有屈指可数的一些太上长老进入过,外人,便是如玄天宗这般传承悠久的大派,也只有耳闻,从未亲见。

    不是推算,而是推敲。

    若说血魔老祖的异常之处最有可能出现在何处的话,无疑正当是幽冥海。

    一如推敲,林青此前之试探,差不多也可以验证确定了。

    “是整个的幽冥海?还是其中另有玄机?”

    念头暗暗闪转,絮絮青烟之中,林青的目光徐徐敛起。

    不管到底为何,至少也要三届盛会结束,谋算之事圆满,以及将河图星相参悟透彻之后,再作算计的。

    林青眼睛闭上时,却又有一道声音自他身上响起:“林师弟,血河门涉及血冥真祖,造化演变之后,这位或者还有再度降临的可能。”

    是沧溟印。

    无有外人在,沧溟印并未遮掩这一顾忌。

    或者林青已被视作半步真人,或者莫胜男是洛水神女转世,但二者毕竟还未真正成就造化大道。

    而且,传说中,那位血冥真祖也非寻常仙人,上一元会,血河门可是几乎能与真魔殿齐名的。

    “我并未要与血河门真正翻脸,只是石老魔要还我这一因果罢了。”目光未启,林青淡淡说道。

    血魔老祖两次与他交手,后一次更是趁着罗天老魔与他斗法之时来偷袭,这般因果,便是下一元会,血冥真祖当真降临,他也无话可说。

    而且,虽然对血冥真祖是有顾虑,但此时此刻,林青所要考虑的,只有元会之末的劫数。

    隐隐有种感觉,元会之末的劫数,恐怕并非只有魔罗真主。

    涉及到赤帝,涉及到九天荡魔大帝,涉及到河图大圣,仅只魔罗真主,当还不够格。

    这要么是魔罗真主和真魔殿之后还有大能,要么的话……

    念及此,林青心中忽又一动:“河图星相会出现于此,莫非也与此有关?”

    河图大圣是推演极致的象征,遮掩天机也同样如此。

    此前,林青之推测,河图星相的出现,是为了引出某些人的布局。

    此刻再想,说不得还与他有关。

    若能自河图星相中参悟出某些真谛,说不得他也能脱出某些人的算计了。

    而若真是如此……也许依旧还在劫数中,但对河图大圣来说,他至少不是用之就弃的棋子了,否则无需多此一举。

    莫胜男!世尊之道!

    两相结合,这当就是河图星相会出现的原因!

    而由这原因……连河图大圣也要提前布置,又可见幕后之人的恐怖。

    “师弟既是已有算计,一切由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