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552.第548章 争辉佛道岂无因

    “中洲果真为修行圣地,这般的盛会,我东极洲却是如何也凝聚不起。”

    却说恒世金莲托着玄天宗诸人飞上顶层后,只见其稍稍一转,便是缩成了丈六大。

    无比玄奇!

    莲台仅只丈六大,但玄天宗诸人立于其上,却丝毫都不见拥挤,肉眼看过去,也依旧是那般大小,就好似这片空间先自内部扩张了千百倍,而后又自外部收缩至丈六大一般。

    这便是玄机,真正掌御了天机之妙后,方才能施展出来的玄机。

    立于莲台之上,齐雪眼观鼻,鼻观心,正以元婴灵觉,一心体悟着莲台金光的玄妙。

    恒世金莲,真正超越逆天境层次的神通,其所普照而出的金光,一般的元婴修士根本不敢直接剖析,不过,齐雪,还有玄天宗诸人显然不包括在这一般之人的范畴内。

    对外,恒世金莲所放出的无量金光,几能将修士直接渡化,使人难生抗衡之念,但对立足于莲台之上的玄天宗诸人,这金光虽是威势依旧,却玄之又玄地丝毫都未曾影响到诸人的心神,正也因此,齐雪诸人方才能借机地参悟起其中玄妙。

    不过,仅只是片刻的时间,突兀地,齐雪微敛着的目光忽又一张,一道异色自她眼眸深处一闪而过。

    正东方向,正西方向,两艘无比巨大的神舰横空驰来了。

    一艘巨舰有万里紫气相随,另一艘巨舰所过之处,则是显化出了金光长河。

    这两艘巨舰出奇的宏伟,出奇的厉害,哪怕面对的是恒世金莲,竟也未曾显出丝毫弱势,甚至因为莲台光芒的普照,还似被激起好胜心一般,犹比寻常时候,更为彻底地展现出了力量,让人无法生出抗衡之心的无匹力量!

    不由自主地,齐雪的参悟被打断了,目光微眯地凝视着这两艘巨舰,又有一缕惊色在她眼中一闪而过。

    成就元婴已有数百年,因为一些厉害无比的大神通,在东极洲的高层修士中,她的威名是相当显赫的,再加上洞虚一脉在玄天宗地位提升所带来的影响,可以说,她的眼界还要远在修为之上。

    若是她未曾看走眼的话,这两艘巨舰绝对是灵宝层次的存在,而且,十之八九,甚至十成十,当是为上品灵宝。

    上品灵宝,这就是等同于天逆修士的存在!

    命逆,地逆,天逆,虽是同属逆天之境,但齐雪却是知晓的,因为造化所限,错非玄天之宝相辅,地逆境便是修士的尽头,天逆修士从来只有中洲四巨头方才有出。

    也就是说,四大巨头之下,无需任何修士出手,这两艘巨舰的任意一艘驰出,当是就能直接镇压任何宗门!

    当然,这个四大巨头之下,只是昔年,今时今日的玄天宗,自是不会囊括在其内。

    “这是太玄神舰和恒河神舰,大罗派和涅槃宗的门面。”

    似是晓得齐雪心底之惊讶,葛成淡淡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中。

    正东方向的神舰,自然便是出自大罗派,而正西方向的,除了涅槃宗,显然也不会是旁人。

    一为道门领袖,一为佛门之首,也只有这两家,方才有如此门面。

    “传闻中洲四巨头中,真魔殿和玉阙天一直被这两家压制着,今日看来,当是不假了。”

    齐雪面色不动地微微点头,心中又流过了一道念头。

    她虽是初来中洲未久,却也自玄天宗内,知晓了不少中洲大势。

    名为四大巨头之一,真魔殿却整整一个元会,都被死死地压制在中洲之北,甚至不得不与北极冰域联手起来。

    玉阙天也好不到哪里,真魔殿不管怎么说,也是名至实归的魔道第一,魔道九宗,必然以其为翘首,玉阙天却只能安安分分地做道门老二。

    在中洲之南,玉阙天固然是绝对的霸主,但如天机阁这般的巨擘,却又与道门领袖大罗派渊源匪浅,由始至终,一直都对其限制不小。

    会有如此局面,正在于实力,正在于底蕴。

    别的不说,只看眼前。

    大罗派和涅槃宗是驾御神舰,威势滔天地横空而来。

    而正南方,玉阙天之人却只是立于祥云之上,徐徐地飘来,虽有闲云野鹤之仙气,但两相一比,终究是逊色不少。

    同样,正北方……唔,齐雪略有眼拙,那率先而来的修士,似乎并非真魔殿的几位魔道大宗师。

    天下万修齐聚于此,若可能,玉阙天和真魔殿自是不想逊色于另外两家,但是……上品灵宝岂是等闲?

    这般的门面,玉阙天和真魔殿拿不出来!

    “我玄天宗也在力争巨头之位,若有成,怕也要遭到同样的压制,也许此刻便是在压制,这两家如此声势而来,岂非正是要强压一头?”

    “不错,当就是如此!难怪前边,林青要承幽云老祖之情!”

    心念闪转,齐雪目光忽又一跳,她有些明悟到林青那句“有心”的意思了。

    先迎玄天宗,再迎大罗派和涅槃宗,在这一场合,这一局面下,这确实是不小的情面。

    “玉阙老道倒是知趣,他若非是守在那边,颜面难免有失。”

    不过转眼时间,两艘巨舰同时近了,又齐齐地飞到了顶层。

    见此,林青面上淡笑不变,目光则平和地迎了过去。

    俱都有庞大的阵容。

    两艘神舰上,无论是金丹元婴,还是逆天之境,其规模都要超越寻常宗门太多,哪怕是玄天宗这般的巨擘,与其一比较,也是逊色极大。

    只记数量,一个玄天宗的逆天境宗师,便抵得上整个东极洲。

    但太玄神舰上逆天境修士,却是玄天宗整体的数倍。

    这还只是太玄神舰,大罗派显然不可能所有家底都在这边!

    而与大罗派这边相比,恒河神舰上的声势还要更雄厚。

    佛教宗门素来紧密,此刻恒河神舰上,除了涅槃宗的和尚,更还有包括净土宗、俱舍宗、华台宗、唯识宗,以及无相宗在内的诸多佛门大宗,其整体实力,几可谓无与伦比。

    而且,不只量,还有质。

    太玄神舰上,那似与天地一体的道人,正是白云子亲至。

    与白云子并列的还有两人,俱都气势非凡,不会比幽云老祖,以及须弥子等人稍有逊色。

    若是林青未曾认错,此二人当正是风雪生和蓝晶真君,货真价实的绝世宗师。

    中洲巨头中,也只有大罗派,方才拥有两大绝世宗师。

    与太玄神舰一般,恒河神舰上,无业上人与两个和尚也是并排着地当先而立,其身上又放出阵阵祥光。

    这两个和尚,一个白皙俊秀,柔和慈祥,正是净土宗的印光大师,另一个宛如怒目金刚,忿怒明王,则是俱舍宗的神昉上人。

    佛门有三大绝世宗师,除了宿尽和尚又去了东极洲,故而未至,却是也到全了。

    目光在这几人身上一落,林青心中又是一笑,他却是晓得,为何玉阙子宁可守在阵图那边,也要缺席这般的盛典了。

    同为天逆境,白云子和无业上人一现身就这般的声势,玉阙子若也在,岂非直接被比了下去,白白折损了颜面。

    “今日是玄天宗上位的第一步,低调不得,却是要与他二人争上一争了。”

    念头在心中一闪,眼见着一东一西,两艘神舰都已入位,林青便是淡笑道:“可是白云道友和无业大师当面,贫道对二位是神交已久,今日终得一会,却是大幸。”

    昔年,林青与白云子虽是有过一会,但那毕竟只是白云子的一道灵宝分身,此刻,方才是他与中洲两大巨头的第一次会面。

    单手道礼,平平和和,林青朝二人颔首了一下。

    不过,声音虽是平和,恒世金莲的无穷威势更还徐徐敛起,但林青的一句话出口,白云子和无业上人的目光却突地微微一缩。

    不见风,不见雨,更没有丝毫的风吹草动,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出口,无论是太玄神舰,还是恒河神舰,那镇压一方天地的无边威势,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徐徐地弥散了下去。

    太玄神舰,紫气万里,恒河神舰,普渡苍生,俱都有无穷神妙,无边威势,能无声无息间,就做到如此程度……便是白云子和无业上人,也自问不太可能。

    “大道玄机,真灵神通,果是玄妙莫测!”

    目光微微一缩,瞬间又是正常,白云子同样单手道礼,颔首一笑地说道:“林道友神通越发广大了。老道此行,实则大半正是为了见识道友风采而来。”

    话语半点不虚。

    星图空间的名额之争,大罗派不需要参与,白云子会亲至,并现身这边,确实是为了林青而来。

    天逆第二步,更执掌大罗派,白云子的神通,只可用深不可测来形容,数千年来,一直力压无业上人和罗天老魔,被尊作中州第一修士。

    天下万修,能入其眼者,寥寥之数。

    而在这寥寥之数中,也只有林青这般,已然登上大道之途,已然先行一步之人,方才能让其侧目,让其念动。

    若非为了见识林青的大道神通,白云子便是会过来,也只会直接去参悟天数星图的玄妙,至于万仙盛会……有风雪生和蓝晶真君到,这实则已然是足够了。

    白云子的话语声中,万里紫气忽地翻滚了起来,几息的时间,这漫天的紫气,竟是化作了厚厚的紫云。

    紫云遮天蔽日,一刹间,正是在九座虹桥上疾掠,无数的遁光一下凝滞。

    太玄神舰的威能真正地催动出来了。

    虽是未曾直接镇杀一切,但被紫云笼罩,莫说是元婴修士和金丹修士,就是一些逆天境的宗师,行动都受到了极大的压制。

    “道友过誉了。大罗派领袖道门,林某倒是更期待,能与道友一论大道玄机。”

    似若未曾察觉紫气的变化,林青微微一笑。

    笑声中,自莲台上普照而出的金光似也不经意地一波。

    一圈,一圈,再一圈。

    无边的金光中,一道道的波纹荡漾而出。

    莫名的玄机,波纹荡过,紫云依旧遮天蔽日,并未散开,但紫云之下,那被生生镇压住的无数修士却只觉身上一轻,遁光顿时恢复。

    “较量上了!”

    并未恼怒。

    遁光恢复的这一刻,绝大多数的修士目光反是一亮。

    此行,他们最大的目标,本就是为了见识绝世宗师之战而来,此刻这两边的交手,岂非正是这般的层次?甚至可能还超越这般的层次!

    一边驾起遁光继续飞行,众人的神念也一边暗暗动起,却是细细地观摩和体悟了起来。

    “白云子居然也输了一筹?”

    有中孚道人在,他的那几个侍妾自是没有受到紫云的影响。

    不过,眼见着紫云的威势不变,但那浩大的压制却无声散去,这几个侍妾的娇容也是不禁一变。

    跟随中孚道人多年,她们的眼光也不差了,对林青和白云子这一交手的上下之分,她们大致还是能看出来的。

    竟然连中州第一修士都隐隐落于下风……这一刻,她们却是晓得,为何老爷被打了一下脸,却没有如往常一般,直接还回去的原因了。

    “只论玄机,白云老道确是不如他,不过,神通却并非仅只玄机。”

    目光微微地眯着,中孚道人淡淡地说道。

    也只有到了中孚道人这般的层次,才能真正看清其中的根本。

    不错,白云子确实输了一步。

    只论玄机奥妙,天逆境自是远不如大道之境。

    不过,玄机终究只是玄机,莫看林青赢得似乎轻描淡写,但这只是双方没有大打开来,因而才会有了境界的压制,若真是交起手来,哪怕林青和罗天老魔已经交过手,中孚道人也不认为他能压过白云子。

    领袖道门,大罗派的底蕴岂是可以小窥的!

    执掌大罗派,白云子更岂是能等闲视之的!

    “无量寿佛!”

    这时,一声佛号响起了。

    双掌合十,无业上人微笑道:“白云之言,却是说到了老衲心头。听闻林道友大道有成,老衲尘心却是动了。佛道同源,大道同归,大典之后,若有机缘,说不得还要请道友指教一二。”

    这和尚是厚德高僧,说是指教,话语落到众人耳中,众人都是晓得,他绝非在挑衅,而是真心诚意地表达出请教。

    万般修行,达者为师。

    林青登上大道之途,就是先行了一步。

    向先行者请教,本就是理所当然之事,至少对无业上人这般高僧来说,绝对不会有颜面有失之念。

    和尚的声音中,阵阵的祥和之光徐徐地撒出,又无声息地没入了紫云之中,渐渐,异香升起了,让人放松,让人平和。

    并未催动恒河神舰,更未施展大神通,无业上人只是演化着自身的感悟,以己心化佛心。

    大典之后,再行请教,此刻,只是交流!

    “死秃驴!”

    北方,魔道汇聚之地。

    应着异香的升起,几声冷哼同时响起,联袂着,几个老魔出手了,大片大片的魔光迅速将小半边的天空遮蔽了起来。

    不过,魔光遮得住天空,却遮不住佛心,那异香若有若无,却依旧存在。

    沐浴在这异香中,好些的魔道修士面上竟然古怪地泛出缕缕微笑,笑容中,若隐若现的慈祥!

    未曾伤人,却直接影响心灵。

    也许这影响只是一时,但一时的影响,却也可能直接波及魔道之心!

    “哼!”

    四道身影自虚空之中走出了。

    血魔老祖,费无情,寒光老祖,天圣力王。

    罗天老魔不来,魔道修士正当以费无情和血魔老祖为首。

    无业上人这般施展,他二人是不得不现身而出。

    “杀!”

    一个现身,费无情便是伸出了一指。

    指如剑,一剑指天。

    伴随着一声冷哼,剑指上,乌光骤地一耀,费无情的身后,一道巨影一冲上天。

    冷冽,森寒,无边的杀戮,透彻的剑意!

    巨影一冲上天,魔光之中似是一下出现了无数剑光。

    杀戮一切,斩灭一切。

    剑光过,那异香终是消散开去了。

    “不论境界,只论道心,这和尚却是也要比我等更胜一些,难怪罗天老魔和玉阙子始终差他一些。”

    寒光老祖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

    费无情的剑光,正是他的道心神通所化,要动用这般神通,才能斩灭异香,可见他与无业和尚之间的差距不小。

    寒光老祖自问不会胜过费无情多点,如此,无论是修为,还是道心,他当都要逊色无业和尚不小。

    素来自负,寒光老祖甚至一贯以为,他和四大天逆修士的差距,只在于修为,但此番南海之行,他却是真正晓得了人外有人之理,那登上大道之人不提,单单无业和尚就彻底压住了他,据说比无业还要更厉害一些,可见白云子也在此列。

    “河图星相,这是必争的机缘,能否更进一步,就在于此了!”

    “不出意外,我四人联手,当能稳居前二,就看……是否要与那人争锋!”

    素袍晶莹,寒冰老祖眸中寒光不断流转,却是徐徐地凝到了莲台之上的那一身影之上。

    “佛道同源,大道同归,大师之言,直指我心。大师既有意,何须待到大典之后,你我三人何不借花献佛,以此来为幽云道友开启大典序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