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532.第530章 巨头之位 三届之约(下)

    “玉阙,你所依仗的不过是玉晨真人罢了,不过,你莫非以为真人当真会不顾身份,对我等小辈出手不成?抑或……”

    玉阙子说得毫不客气,林青的语气也相应地冷下,一声轻哼,又刻意地顿了一下后,他方才接着说道:“抑或你是要与林某再斗一次?也罢,今日你若能将林某打得落荒而逃,自此之后,林某绝不再提此议,不过,若是反之……”

    话语并未说完,不过,其中之意却显然而出了。

    玉阙天的凭借还真只是玉晨真人,仅只玉阙子自己,他还真没有压制林青的把握,或者,说得更直接点,若真是再斗起来,他怕是还真要被林青打得落荒而逃,而且,这还要他手中有真仙宝符,否则的话……

    玉阙子的面色冷下去了,此前的交手,他心中有数,若是无有真仙宝符,面对林青那十二品金莲的镇压,他未必有脱身的把握。

    虽然林青必然是不敢当真将他镇杀,他也没那么容易被打杀,但堂堂玉阙天掌门,若被镇压于此的话,不只他自己的脸面,整个玉阙天的脸面怕都要丢尽了。

    不过,面色虽然冷了下去,但玉阙子却并未立即回应,他在琢磨着林青的一句话,不只他,一侧的了无因等人,眼中同样流过了一道深思。

    玉晨真人要顾着身份?

    玄天宗欲要挤进巨头行列,玉晨真人还有顾着身份的必要?

    虽然四大真人极少现身,但本元会以来,他们出手的次数也非是一次两次,林青敢如此说,除非他有所依仗!

    隐玄真人!

    只是一个琢磨,一个名号立即就浮到了玉阙子心头。

    林青得手了隐玄传承,必然也涉入了元会之末的那一劫,虽然不知那一劫的根本,但只从隐玄真人会涉入,又与赤帝有关联,还囊括了真魔殿,甚至河图大圣,便可看出此劫的非同寻常了。

    若非如此,玉晨真人又岂会始终不去东极洲,这正是不欲与万灵仙府之中的那位生出瓜葛。

    靠着这一关系,玉晨真人倒还确实不能将林青直接打杀。

    不过,也只是不能打杀。

    若是镇压个千年,待到元会之末再放出。

    抑或……

    玉阙子眼中异芒一闪。

    别人要顾忌隐玄真人,但大罗派却不同,隐玄传承差不多已经不可能得手了,那么东极洲之事,也就无所谓大罗派知晓了。

    大罗派本就不欲玄天宗晋入巨头行列,再有隐玄传承之事,便是对林青再有顾忌,又岂会不借势而动,强压玄天宗一头。

    念头闪转,不过两息时间的沉吟,玉阙子冷笑起来了:“林青,你也莫要自视过高,贫道虽是自认不敌于你,但你以为得手了隐玄真人的传承,便当真可为所欲为了不成?还是说,你以为玉晨真人顾着身份,不好对你下狠手,便奈何不了你了?哼,本门圣地弥罗境中的听法席位尚还有几个空缺,你若觉得外边难得安宁,或者可去那边清净千年,想来在真人座下听法,也不至于委屈了你。”

    这是彻底地拉下脸了。

    收入弥罗境中清净千年,这般的意思谁能听不明白。

    不过,就是伴随着玉阙子的话语,了无因和妙俱尊者的目光却不经意地一对,俱都从对面眼中看到了一点苦笑。

    终于还是将隐玄传承之事道出了,如此一来,哪怕他们再有布置,却也不好直接冒犯大罗派,将其纳入佛门之中了。

    “道门内讧,你我且先旁观,不过他若当真一意孤行,当真有镇压之必要,你我或可先行一步地请示雷音上师。”

    妙俱尊者的嘴唇无声地动了一下,隐玄传承是放开了,但他却始终没忘了渡化林青之事,借着玉阙子之言,雷音上师若是出手,将林青收入灭境,想来旁人也不好多说。

    而以雷音上师之大能,以佛法点化千年,林青岂能不成为佛门中人?

    林青之道,本就为大超脱之道,若得入佛门,日后必成大尊之位,便是在大光明极乐世界拥有一尊莲台法座,都非是没有可能。

    了无因微微地点了下头,算是应下了妙俱之言,道门内哄,他们确是可先作旁观,而若时机一到,他佛门也正可占得大便宜。

    不过,正是和妙俱在交流,忽然地,了无因心中又一皱。

    似乎有些不对!

    侧前方,哪怕玉阙子直接道出了隐玄传承之事,白云子竟然依旧没有半点变色,甚至原本的冷淡,也消散而去了。

    不只白云子,便连紫罗散人也同样不甚在意的样子。

    隐玄传承这般的事情,白云子自然不会没听过,但丝毫都不在意的话……

    要么是城府够深,喜怒不形于色,要么……已有先知?已有打算?

    了无因隐隐有种感觉,这恐怕是后者居多,而如果是后者的话……林青不是什么鲁莽冲动之人,他敢光明正大地在此刻提议,恐怕除了隐玄传承,除了洛水神女,当还有别的依仗!

    是大罗派与其早有勾连,白云子早前的言行都是做给人看的?

    还是另外还有人在其背后?

    能让玉晨真人有所顾忌的,这方世界只有那几位。

    大罗派的清微真人,涅槃宗的雷音上师,真魔殿的黑云老祖,东极洲的那一位,传说中镇压着魔罗真主的那一位,以及与面前这阵图有关的河图大圣。

    了无因只能想得到这六位,而且后边三位从未现过身,具体存在与否,都是推测。

    这六位之中,谁最可能出现在林青背后?

    清微真人有不小的可能。林青得到了隐玄传承,若是甘愿将其奉到大罗派,确是有勾连的可能。

    东极洲的那位也有可能,那位本就与隐玄岛紧密相联,林青能得手传承,十之八九都是得到他默许的。

    至于河图大圣……这个不太好说,不过即使有可能,这可能性应该也很小。

    还有三位,则是基本可先行排除在外。

    要么是清微,要么是东极洲那位,六位之中,只有这两人的可能性最大,甚至……说不得这两人还站到一起了。

    念头这么一闪,了无因心中便是一跳,这还真有可能!

    东极洲那位与隐玄真人有关,隐玄真人出自大罗派,再有林青这一纽带,其和清微站到一起,不正是自然而然之事?

    “便看白云子如何了,若他果真是在作戏,玄天宗之事还真有成功的可能。”

    “先作不知,若白云子姿态变了,则顺水推舟,详作人情,替他挡一下玉阙,但也布上几道门槛,如此,不管他通过与否,都要承我佛门一个人情。”

    念头闪转间,也不与妙俱细说,了无因只是微笑着地旁观着,仿若林青与玉阙之间的争执,全然与他无关一般。

    而另一边。

    “这是最后一波了!”

    玉阙子彻底拉下脸,将隐玄传承和镇压千年一并放出,林青面上却反而浮起了一缕异样之笑。

    他有数,这当就是最后一波阻扰了,不只是玉阙天,也包括大罗派和涅槃宗,玉晨真人的镇压若都可以化解,另外两位自也同样会有顾忌,而只要这三位真人不出手,余者他又有何惧,玄天宗挤进巨头行列,自就顺理成章。

    “白云道友,这边之事了却,林某前去太皇境,拜见一下清微真人如何?”深深地看了一眼玉阙子,但却未曾再冲顶他,更没有当真去冒犯玉晨真人,林青目光一转,却是再次地看向了白云子。

    一话出,玉阙子的眼皮终是一跳,而一侧,了无因面上的微笑则更是温和,两人的目光俱都凝到了白云子的身上。

    果真扯起大罗派的虎皮来了!

    白云子心中苦笑了一声,不过,这虎皮他还当真不好不借。

    都天宝照!

    前几刻,林青那神念之中传来的,正是这一位!

    十方天帝,赤帝主掌南方,都天宝照印正为他权柄之象征,有镇压一方天地之大能。

    道门之中,这位的地位远在清微镜之上。

    再加上赤帝本就为大罗派祖师,这位若当真站在林青身后,或者说,林青若当真借到了这位的名义,他还确实要给其七分面子。

    不只是他,清微真人也好,雷音上师也罢,也包括玉晨真人和黑云老祖,林青若真与宝照有了关系,无有天大的因果,谁还能当真去为难他不成?

    白云子并不怀疑林青所言之事为假,事实上,早在五百三十年前,宝照的一道念头,还确实降临过太皇境,此事一般之人自然不知,但他身为大罗派掌门,却是有所知晓的。

    此刻再想,五百三十年前,这岂非正与林青,也即怀真子现身中洲的时间相近?

    宝照,隐玄,再加上洛水神女,便是有所不欲,但白云子还当真不好再直接为难林青了,也为难不住了!

    在几位真人不好出手的前提下,玉阙子施展真仙宝符都要认负,便是白云子再自负,也不认为自己能将林青拿下,甚至斗个不相上下,都未必有把握,莫要忘了,此刻的林青还只是地逆第一步,以其大神通,地逆第二步几乎随时可成,届时的话,其神通还要再进一步。

    虎皮借给他,是让他名正言顺。

    虎皮不借给他,也就是乱斗一场,最终说不得还要事成。

    “真人之事,非是贫道所能干涉,不过林道友到访,真人想来还是会亲自接见的。”心中苦笑一声,面色却不动,白云子淡淡地说道。

    而他这话语一出,玉阙子的目光却顿时一滞。

    岂会听不出其中的意思!

    虽然未曾直接表明,但紧随着他的发飙,白云子却说出这般之话,这分明是不再坚决反对林青的提议了!

    此时此刻不坚决反对,隐约之间,就是有默认默许的意思!

    这……

    “这般争执下去,终究难有个说法,诸位道友,且听小僧一言如何?”

    就是这时,了无因的声音再次响起了。

    平和的目光在众人身上一一转过,最后落到了玉阙子的身上,了无因微笑道:“玉阙道友,你且先莫激动,几位真人都为世外之人,非是惊天动地之事,何必扰动到他们。依小僧之见,林道友之提议,也非全无道理,我等四大宗门虽是各镇一方,但若真有旁人,能与我等不相上下,这平起平坐自也顺理成章,何必为了区区一个名义,而动无名之大火?”

    了无因的话语中,面上不置与否,白云子等人心中却同时地一洒,这和尚转得还当真是果断!

    不过了无因这一个插入,倒是给了玉阙子一个台阶,不至让玉阙天与玄天宗当真撕破脸大战一场了。

    如此,无论是玉阙天,还是玄天宗,怕是都要承他一份人情了。

    面色依旧冷淡,玉阙子未曾说话,看出白云子态度不对,他也有些数目,事情怕是很难阻止了,玉晨真人说不得还真可能不好出手。

    林青也同样未曾说话,了无因必然还有下文,这贼和尚能自下界飞升,更在佛门之中拥有极高的地位,岂能寻常视之。

    见众人都在听着,双手合十,了无因微笑着地继续说道:“名义无有意义,我等的争执更无意义,小僧之见,玄天宗能否与我等平起平坐,实则还在玄天宗自身,若是玄天宗有这般的实力了,我等何须阻扰?阻扰何用?诸位道友以为然否?”

    和尚这大道理绝对不错,此时此刻的中洲,任何一个宗门,若是有造化真人坐镇,都是可直接踏入巨头行列。

    不过,玄天宗此刻显然没有造化真人坐镇,若非如此,林青何须争这个名义!

    玉阙子微微点头,但依旧一语不发。

    林青面色也同样不动,了无因之言似是偏向了玉阙子那边,但这和尚不会如此简单,更不会看不清形势。

    “所以,小僧的意思,玄天宗若要再进一步,不妨在天下万修面前拿出足够的实力。”未曾卖关子,了无因接着说道,“此番阵图之事传开,天下万修自然云集,林道友若能让万修信服,一切之事自是不必我等多说了。”

    果然是变了。

    前边是暗指要有造化真人坐镇,这边则转换了概念,说是让万修信服!

    目光微微一闪,出乎预料,白云子未曾开口,林青也还未说话,玉阙子居然先行地点头了:“了无因此言,贫道却也认可,既然万修都要竞争名额,我等便以这鳌首为约,林青,你玄天宗若能连续拿下三届鳌首,我玉阙天便认可你这巨头之位,反之,日后便莫要再提此事。”

    有些古怪!

    很是古怪!

    不由地,诸人的眼中都是流过了一道奇色,无论是谁,甚至包括提出此议的了无因,都预料不到,玉阙子竟然会是第一个赞同,而且直接提出了具体的条件。

    不过,无论如何古怪,此时此刻,林青显然不会反对,若是连鳌首之位都拿不下,玄天宗哪还有脸去争巨头之位!

    而三届鳌首,这也不过就是一个甲子多一些的时候罢了,只要名义可定,这点时间,玄天宗还不会在乎。

    “二位之言,林某全无异议。”

    都不问四大巨头是否可参与,林青平静地点头了。

    见此,白云子也是颔首了,并说道:“既是如此,这名额之分便如此之定,我大罗派取九,涅盘宗取八,玉阙天取七,外海妖族取二,还有十之数分作两部分,若玄天宗能夺得鳌首之位,则独取其六,三届之后,固定不变,余者依旧原样,且我等三派不得参与争夺。不过,若是玄天宗有所不成,这六之数则当由我等三派来重新分配,林道友也不得再有异议。”

    白云子终究还是给了林青一些面子,明言指定三大巨头不得插手。

    闻其言,了无因和玉阙子自也更是肯定此前的猜测了。

    不过,玉阙子依旧还是点头了。

    三大巨头不得插手,但真魔殿却不在其中。

    这边是正大光明地将名额拿出,天下万修皆可竞争,哪怕真魔殿与洛水神女还有因果未了,却也一样可以参与了。

    鳌首之位可得六个名额,能参悟天数星图之玄妙,玉阙子却是不信罗老魔会不来。

    罗老魔一身神通绝不在他之下,有其出手,即可给林青带去足够的麻烦,更还能在玄天宗和真魔殿之间挑起一些纷争,一举而两得。

    甚至,还未必只有罗老魔,空灵子已然到了中洲,若是空灵子渡过天劫,踏入天逆境的话,其神通怕是可直追白云老道而去。

    名义上,空灵子此刻可还未曾入涅槃宗,若是那些和尚有意六个名额,又不欲玄天宗上位,空灵子出手也很正常。

    有这两位在前边挡着,他玉阙天完全没有必要再撕破脸皮地和林青斗下去。

    而且,他所说的是三届,足足一个多甲子的时间,便是林青能压倒一切,强行推动玄天宗上位,他玉阙天也早就作好准备了。

    了无因和妙俱尊者也都点头了,本就是他们这边提出的,他们自然不会反对。

    见到这般,冲和子诸人的面上终是生起了欣喜之色,不管最终如何,至少已然获得真正的机会了,而且,林青能一力压倒玉阙子,可见这机会还很是不小!

    而另一边,须弥子等外海妖族则是眼神有些复杂,人族大兴,这般层次的事情,哪怕他们是联手,也是无有涉入的资格。好在的是,元会之末终于要到了,下一元会,妖族未必就没有崛起的机会!

    “诸位道友远到南海,皇甫曦此刻才来拜会,却是有些失礼了。”

    就是在诸人各有所思之时,忽地,一道声音自远处传来了,声音中,又有一道赤虹横空而现。

    极其的炽热,极其的威猛,但同时,还极其的谨慎,赤虹横贯长空,却只落到了黑水宫的百里之外,而后便不再前行。

    这是一个身穿朱红长袍的高大男子,那长袍之上,更还有一头栩栩如生的金乌,熊熊的赤日气息自其中散出,几乎化作了实体一般的红云。

    皇甫曦,来者正是万归仙盟幽云老祖之下的第二人,昔年更还与林青照过一面。

    昔年是地逆第二步,此刻依旧还是地逆第二步,此人显然是在拖延天劫到来之期,好等待元会交替之时的那一线机缘。

    “皇甫,我等之议,你想必也入耳了,要涉入这边,让幽云亲自过来吧。”白云子微微地点了下头,万归仙盟的几大修士都曾去大罗派拜会过,他倒也识得,不过识得归识得,言语之中,他却是没有给其留丝毫额外的念想。

    幽云老祖或者雄踞一方,是货真价实的绝世宗师,据说传承也很是不一般,但也仅只如此了,仅只是有资格参与那四个名额的竞争而已。

    “道兄等人的决定,在下确是入耳了,也完全认同。”皇甫曦一边点头,一边说道,“之所以此刻过来拜会,其实是想说,这边到底是荒僻之地,若是各方道友俱都来此,但又前后不一的话,难免会有怠慢,所以,这争夺名额之事,不若交由我万归仙盟来代办,既然天下宗师都将云集,那就索性将其举办为一届盛会,如此,不只可解决其中隐忧,天下间更还再多了一桩盛事,诸位道兄都有大功德。”

    万归仙盟本就有万仙盛会,不过万仙盛会虽然名气极大,连中洲都有极多的天才修士参与,但那毕竟只是元婴期封顶的大会,与此刻所商议的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试想,若是天下宗师,尤其是绝世宗师俱都齐聚一堂,这般的盛事若能在万归仙盟举办,更还是例行地举办,这该是何等之宏伟。

    而且,还不只名声,更还有实质。

    万仙盛会是六十年举办一次,下一次的举办正在三年之后。

    三年的准备,这边的盛事差不多也正到开始的时候了。

    三十年一届,一甲子两届,若是能将这盛事安排在万仙盛会之后,让南海修士据都能亲身见识的话……

    一念至此,由不得皇甫曦不前来争取,而只要能争取到,无论是将万仙盛会提前,还是延后,他都义无反顾。

    “皇甫施主倒是好主意,不过天下万修若都齐聚这边,倒也确实一团乱麻。”了无因目光微微一动,忽地朝林青等人颔首说道,“诸位道友想必也都听说过万仙盛会,这边之事,由万归仙盟来举办,倒也正是恰当。依贫僧之见,不若索性将这边之事与万仙盛会合而为一,改作六十年举办一届,即解决了隐忧,又可让后辈修士观摩一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