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518.第516章 玄妙古图(上)

    “这玄天宗倒也了得,以一门之力,居然能敌住雷鹏他们,还不显败势。”

    一朵黄云虚浮海面上空。

    黄云中,一个高大魁梧的披发道人正在悠然自得地品味着琼浆玉液。

    道人的身侧,又有着一个古灵精怪的黄衣童子。

    目光眺望着遥远之处,这童子啧啧地赞叹着。

    遥远处,赫然便是玄天宗诸人与外海妖王在交战,两边你来我往,正斗得天昏地暗,不可开交。

    不过,任那边如何翻腾,道人是恍若未见,童子则是津津有味,半点儿的惊骇都不见。

    “祖翁,不知如玄天宗这般的势力,中洲有多少的?”

    一阵儿时间的眺望,黄衣童子终是收回目光了,随又看向了披发道人。

    “难说。我已数千年未入中洲,却是也说不清那边的大概了。”

    轻饮一口琼液,披发道人不慌不忙地放下了玉盏,微微地沉吟了一下后,方才说道:“不过,那四家不算,与这玄天宗同一层次的,当至少也有五六家,比其稍逊一筹的,又有更多。本元会是人族大兴之时,我妖族的整体实力,却是要比他们逊色不少。”

    应着道人的话语,黄衣童子心中一个计算,不觉便暗暗地咋舌了起来,他却是晓得,为何有祖翁和须弥子两大绝世宗师坐镇,他们依旧还要安安分分地缩在这外海之地了。

    眼珠子转溜了一下,忽地,黄衣童子又是说道:“人族有那四位坐镇,天逆修士从来不会断代,也难怪要始终兴盛,可惜,若是有那位大人为我等坐镇……”

    “休要妄言。”不过黄衣童子的话语还未说尽,一直不慌不忙地披发道人,面色却忽地一正,“那位大人虽与我族渊源匪浅,但她却最是知晓天机,在这人族当兴之机,她若强行坐镇我族,说不得反会引来弥天之祸。日后休要再提此事,便是私下之时,也休要再说半句。”

    面色凛然之时,披发道人的威严也是显现出来了。

    不由地,黄衣童子连忙一正姿态,并连连点头地说道:“祖翁放心,弟子晓得轻重,也就是在您身前,我才多了一下嘴。”

    目光在童子身上深深地看了一眼,并未多说,披发道人缓缓地又收起了郑重,并悠然似地再次品起了琼液。

    心中松了一口气,黄衣童子一边在旁伺候,一边又时不时地眺望一下远处。

    晃眼,盏许茶的时间便是过去了。

    遥远处,雷鹏王等人渐渐地处到了优势,不过玄天宗诸人结成两座大阵左右呼应,一时半会间,却也没有直接溃败的征兆。

    “通明宝镜,那边是玉阙老怪。藏空遁,这边当是佛门中人,不过并非无业和尚,也不是宿尽秃驴……有些古怪!”

    “也罢,黑水宫那边有须弥坐镇,不至于出什么乱子,只要他们不直接出手,便直若未见……那古图方才是最重要的,暂时还是保持着这般的相持。”

    目光始终未曾在战场那边看半眼,披发道人饮酒之余,反倒是在极其遥远的几处虚空瞄了几下。

    忽地。

    “唔?”

    前一刻还很是的悠然,这一刻,披发道人的眼睛猛地一缩,并一下地回转了身子。

    “须弥神风!”

    身后,目光都看之不到的遥远之地,那熟悉至极的玄机波动。

    须弥子的本命神通!

    还不只这个。

    除了须弥神风的玄机波动,隐隐约约,还有着一道霸意,然后又是一道杀戮之力。

    须弥子遇上劲敌了!

    有这般之力的,会是哪一个?

    心念急转,但一时之间,披发道人根本无法准确判断,无论是霸意,还是那杀戮之力,都给了他一种陌生的感觉。

    未曾见过。

    也就是说,多半是新出世的。

    当然,他已然好些年未入中洲,这个“新”也是以千年为单位来衡量的。

    “必须要速战速决,否则等玉阙子也过去,说不得古图之秘便会外泄。”

    念头闪转间,披发道人的身影已然是消失在了虚空,只余一道吩咐之声落到了黄衣童子的耳边。

    但就是几息的时间,正是在虚空之中急行,突兀地,披发道人的心中再次地一皱,深深的一皱。

    一种难以言语的波动。

    似若天地玄机的波动,但是,又有着一种超脱,就像是……

    并未停下脚步,依旧还在虚空急行,但披发道人的眼睛却闭起来了,似是在侧耳聆听。

    “不是造化之力!近乎于真正的真灵之力!莫非是那一步?”

    渡过天逆第三劫虚空真灵劫,便有参悟造化玄机的资格,可称半步真人,这是与真灵一般无二的层次。

    而要渡过虚空真灵劫,又唯有登上了大道之途,方才有一些可能。

    一定程度来说,真正走上了大道之途,便是能施展出近乎于真灵层次的玄机之力。

    当然,这个也只是近乎,要真正达到,唯有真正渡过虚空之劫。

    眼睛睁开了。

    一个判断出这道波动的本质,披发道人的面上,一道凝重之色浮出来了。

    出事了!

    先是霸意,再是杀戮之力,此刻又来了这一超越层次的力量波动……

    披发道人心中有数,黑水宫那边的玄秘多半是藏不住了,甚至……须弥怕是都撑不到他赶过去,就要败退。

    不过,也只是败退,应当还不至于有危险。

    须弥有两大本命神通,须弥神风的厉害不必说,那空间之力更是玄妙,那边的神秘之人再是厉害,当还留不住她。

    “须弥与我联手,不知能否压得住此人。”

    “若能与之抗衡,或者可三人一并参悟古图之中的玄机。”

    心中念头再次闪转,披发道人已经开始琢磨,要如何才能补救了。

    那边的交战,必然瞒不过玉阙子,他也有数,玉阙子必然会被吸引过去。

    要保住古图之秘不外传,唯有稳住那神秘人。

    神秘人已然走出了传说中的一步,他和须弥子联手,也未必有必胜的把握,更不可能将其留住,如此……也只有共享,并共同守密了。

    念头落定,披发道人脚步不停的同时,忽地又一个弹指,隐隐约约,便是有一道影子一般的存在自他袖中一飞而出,又立即消逝无踪。

    ……

    “无极珠!总玄剑阵!终于还是现身了!”

    虚空,正是和玉清和在说着一些重要之事,忽地,玉阙子的目光一下转过,一道刺眼无比的神光自他眼中射出了,又遥遥地投向了天际。

    空灵老妖与玉阙天一直对立,他之事必须要提早防备,若能让其提前除去,便是代价再大,也是在所不惜。

    不过要将空灵子除去,这却也不是一件简单之事。

    先不说到了中洲,这老孔雀未必会随意走出涅槃宗地界,便是走出了,他那本命灵光也一样让人头疼无比,至少此刻的玉阙子,就没有将其除去的把握。

    要除去空灵子,不是简简单单靠人多,更需要的是无上神通。

    玉阙天虽也有一两门大法可列入无上神通之中,但是……终究底蕴差了些,终究及不上大罗派和涅槃宗那般的存在,甚至和失去一个重要传承的真魔殿相比,都稍逊了一筹。

    不过……眼前还有一个机会!

    “师妹,你且回一趟宗门,将天穹、至真,以及玉昊三位师弟一起请来,再去弥罗境,将玄景七真也请出……”

    袖袍一挥,将通明宝镜收起,玉阙子的声音还在师妹耳边,身影却是一下地遁入了虚空。

    “咦,这是?莫非就是师兄等候的那一人?果然是非同小可。”

    玉阙子之后,玉清和终于也是察觉到遥远之处传来的波动了,先是一惊,旋即又是一个皱眉。

    难怪玉阙子准备充足,还让她立即回宗门,去请来一些助力,仅这一丝波动,便可见玉阙子绝非只是谨慎,相比于昔年之传闻,这人明显又厉害了数个层次。

    并未多琢磨,玉阙子的身影方才消失,玉清和身影一摇,也是立即地遁入了虚空。

    ……

    “须弥老怪竟然也在。不过这老怪当也敌不过林师弟,我等再拖他们一会,便去黑水宫与林师弟会合。”

    玄天宗与众妖王的战场。

    冲和子等人既惊又喜。

    想不到的是,须弥老怪竟然也在黑水宫那边,好在的是,从这一点波动来看,须弥老怪多半是敌不过林青。

    不过,须弥老怪敌不过林青,但林青的踪迹既是暴露了,玉阙子必然会过去。

    当然,既然须弥老怪都敌不过林青了,玉阙子便是过去了,当也不可能留得住林青。

    惊与喜之间,冲和子一声沉喝,却是接连催动了几种神通,又一张口,喷出了一道神元之光。

    自也晓得到关键之时了,洞虚子等人面色肃然,也是神通大施,不再有丝毫的保留。

    “哼!”

    玄天宗诸人能感知到遥远之处的波动,雷鹏王等人自也不会错过。

    眼中神光凝重了一下,一声冷哼,雷鹏王的鼻中忽地喷出了两道气体。

    一黑,一白,一阴,一阳。

    正是他修炼了不知道多少年,方才炼得的一点血脉之力。

    这两道气体一个喷出,如同被万丈巨山镇压,数百里的天空一下就凝固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