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502.第500章 诸般之事齐了却(上)

    远古天帝出自这方世界,河图又是这位的成道之宝,最终这方世界却被河图给封禁了起来,或者说,很大的可能,是河图而为。

    这其中值得思量的东西,就是极多了。

    千幻不徐不疾的声音中,林青心中的念头也是在不断地闪动着。

    莫胜男之事果然是牵连甚大,只是不知元会之末,如河图这般的无上存在是否会被牵扯进来,若这些人也伸手的话……

    千幻所言的此事,确是可抵过他之传承了。

    伴随着千幻的声音缓缓停下,林青也徐徐地收起了心中念闪,并淡淡地说道:“魔尊门下弟子,林某可作不知,不会主动出手。”

    言下之意,旁人如何,却就不关他何事了,并且不会主动出手,也不代表某些情况下,一定不会出手。

    不过千幻倒也满足了,只要这位不插手,以他所传授的隐匿之术,再保持着低调,想来将传承延续下去,当是无有什么问题的。

    而若这般情况,那些门人还是无法延续,这则说明他们无有资格接受他之传承,如此的话,又更是无所谓了。

    微微地一笑,千幻淡然地说道:“那便谢过道友了。元会之劫,希望道友能安然而过。”

    言罢,双目微敛,似若打坐,千幻再是不动。

    “九儿,昔年种种,今日便与他一并了却吧。”林青身上,一道白芒飞起来了。

    魔欲之事,涂老爷子之事……

    应声,九姑娘目光微微一敛,又冷芒一闪,身上同样也飞起了一道玄光。

    两道光芒一合,再朝前一射,正是没入了千幻的身躯。

    今日之后,一切宿念俱都了却!

    就在玄光射入千幻身躯的这一刻,九姑娘的眼中,一道七彩之光生出来了。

    似若破茧,她的元婴之内,也有一道莫可名状的七彩玄光忽地化生在了最核心之处。

    破而后立,七情再现。

    ……

    上古大阵的轮转期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发生任何变化。

    晃眼,时辰又到了。

    三真岛只来了日真人一个,乾阳宫同样只来了赤蛟王一人。

    眺望着远处那魔界之门徐徐稳定,忽然地,多宝上人轻叹了一声:“二位道兄,请了。”

    目光俱都是平平静静,日真人和乾阳妖尊凝视了多宝一眼,也不说话,两人微微地点了下头,随即便身影一晃,跨空走进了小魔罗天之内。

    宝圭去后,第三步的修士便只余下这两人了。

    似是察觉到了一些异样,牵机子和碧落狱主等几人心中一动,目光俱都是交接了一下。

    但也未曾说话,紧随着日真人和赤蛟王,众人都是飞入了小魔罗天之内,只余一个金衣男子双目微敛地镇守在入口之处。

    随即,那些元婴期和金丹期的修士也是开始过来了。

    见到这金衣男子,大多数之人都是执了一礼,有些见过之人,则是唤上了一声“金前辈”,又或是“金道友”。

    这金衣之人正是八十余年前,在风雷岛建起未名宫的金无名,虽是渡过命逆之劫都不足百年,但其一身神通之大,据说已然要比风雷老祖还要更胜不少了,在一些人的眼中,这位甚至是足以与涂山宫八公主这般之人相提并论的存在,近千年来,在人族之中,这位当是也就仅次于涂山宫那一位一点而已。

    “三真岛和乾阳宫之人俱都未至,这两个老怪……倒是要提防着一些了。”

    很快地,所有之人都是进入小魔罗天了。

    金无名微敛着的眼睛中,则是忽地闪过了一道金光。

    同在上古大阵附近,但却是在另一个方位,也有一道身影忽地浮现出来了。

    “天心化己心,星瀚倒也是了得非常,若非在这边被困了太久,未尝没有渡过逆天之劫的希望。说来,一真子怕是还要比他逊色上一些。”

    眼中金光伸缩,林青催动神眼,凝视着前边的一切,缓缓地,一声微带遗憾的赞叹。

    星瀚羽士的来历,他早已是清晰了,非是出自玄天宗,但又与玄天宗渊源匪浅,正是那天心子和苏珏缘所创建的天心派门下。

    在天心派被真魔殿灭门之时,他和一真子正是仅有的几个得以脱身之人。

    不过,从真魔殿手中是脱身了,但在云梦泽内,他却偏偏又经由那座传送古阵,传送到了这边,而后一困就是不知道多少年。

    最终虽然是勉强脱困,但筹备渡劫的时间已然不足,也只能落了个遗憾而去的结局。

    此刻,林青正是以他遗留下来的那道玉简,在寻找着一些东西。

    天干地支,轮转不休,但有了这道玉简,再结合具体的时间,以他此刻的境界,却还是能稍稍推算出一些线索的。

    若是他未看错的话,眼前的这一处所在,当正就是大阵此刻的生门所在。

    而此刻能找到这生门,待到有必要之刻,他自然就能再算出下一次的生门之处。

    当然,仅只是生门还是不够的,要自这边离去,更还要得到宝照的认可。

    目光在前边一个凝视,林青的身影忽地一晃,在一道青光之中,就是消失在了原处。

    片刻的时间之后,魔界之门前。

    “来者可是涂山宫林道友?”

    本是双目微敛,忽地,金无名的眼睛一睁。

    远处,一道青光出现了,一闪再闪,跨空跳跃一般,就是迅速清晰。

    这般的遁法,正与风雷老祖曾和他提过的一种秘术很是相像。

    “林某却是来迟了一步。道友莫非是未名宫金道友?”

    青色阵影闪动了几下后,林青的身影一下落到了魔界之门前,目光在金无名身上一凝,他心中忽地一动。

    确是有些不凡,这人居然给了他一点看之不透的感觉。

    这看之不透不是来自于修为,而是……

    应该是天机!

    他已然走上了大道之途,一般的修士,哪怕是命逆境,他的眼睛一扫,也是能看得出根底,但是此人却有些奇异,明明也是命逆境的修为,但又似是带着一些神秘。

    元会之末已然临近了,或者正如某些之处的流传,也是到风云际会之时了。

    心中念头一闪,面上神色不显,林青微笑地颔首了一下。

    “贫道正是金无名。道友既是到了,那便速速进去了,想来那边当是还未曾开始呢。”

    金无名眼中金光一闪而过,也是淡淡一笑。

    不过,面上神色是不动,他心中却是有数了,此番怕是真要出些事情。

    先是三真岛和乾阳宫有些不对劲,再又是这一位居然也到了。

    金无名却是晓得的,这一位并未流出过口风,说要参与此次之行,现在到了,必然是另有目的,而这目的……恐怕正在于三真岛和乾阳宫的不对劲之上。

    “正事要紧,林某日后再去拜会道友。”

    林青倒也不多说什么了,朝着金无名致意了一下,当下身影一晃,就是走进了小魔罗天。

    而他方一个消失,忽然地,金无名的目光又是一沉,眼中,一道古怪之色一闪而过。

    不知从何而来的感觉,明明是初次与此人相会,但他心中却是生出了一种……难言的感觉。

    ……

    “二位道兄果真是要一意孤行了?”

    小魔罗天的第二层,在那万丈金门之下。

    多宝上人轻轻的一声叹息。

    他的身后,碧落狱主和牵机子等人面色阴沉着。

    他的对面,日真人和乾阳妖尊则是平静而又漠然。

    在两者之间,只见那本是用来强化封印的大阵,赫然是破灭了。

    “多年交情,你们若是站到一边,贫道二人也不与你们为难,待到时辰差不多了,你们也可自行而去,但若要阻着贫道二人的话……却也休怪我们不念旧情了。”

    双手负于身后,日真人声音平静无比,但整个人却如大日降临,无边的炽盛之力随时欲出。

    今日之事,势在必行,留着多宝等人在此地,尽可能地不惊动到那一位,方才能有最大的把握。

    至于时辰到了,再留多宝他们一条生路,这却也是无妨。

    固然因为涉及到修行之本,此事必然要为,但给天漏海修行界留下一些元气,却也是顺手之事。

    “道兄莫非以为真有成功的希望不成?”多宝上人摇着头,沉声地一叹。

    “修行之道,本就逆天而为,既是有机缘在前,却又被人阻着,岂能不奋起一搏。”乾阳妖尊一声轻哼。

    既是决定要走这一步,他和日真人便是无怨无悔。

    至于希望……拼了,至少还有一线,不拼的话,那就半点希望都没有。

    “道兄所言不错。”多宝上人再次地一叹,对乾阳妖尊的话语,显然还是认同的。

    不过一声叹息之后,他身上的宝光忽地也是一盛,数值不清的宝物就是在他身周飞动了起来。

    宝相庄严,多宝上人双掌合十地说道:“不过我受了林道友一份人情,今日却是也不得不阻上二位一下。”

    林道友!

    那人果真还是插手了!

    日真人和乾阳妖尊目光微微一眯,一个互视,又俱都是一声淡笑,便是看向了多宝身后的众人:“也罢,今日之事,本就是要手下见真章。不知还有哪位道友,是要与多宝一起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