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499.第497章 大道的第一步

    五彩祥云之内,盘膝坐于洞府之中,林青身下是一尊金色莲台,而身前则又有一口双锋剑悬浮不动。

    黑白二色的玄光在他身上不断地放出,并不间断地悉数流进了双锋剑内。

    这黑白玄光却非普通真元,而是直接自元神之中而出的本命真元。

    也不知道持续了多少年月了,此刻,林青丹田内那本是饱满无比的元神,竟然显现出了一种衰弱之感。

    不过,依旧是未曾停下,不只未曾停下,便连紫府混元印,便连玄灵真火,也同样在倾巢而出。

    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融入杀生剑,在这般的淬炼之下,本就得到了一个突破性的机缘,杀生剑的灵性却是也在迅速地提升着。

    不过,虽然元神之中的一切都在倾巢而出,但有一个东西,却始终是泰山不动。

    道心!

    化作了一缕金光,林青的道心始终是盘桓于元神的最核心之处。

    元神是衰弱下去了,但道心却坚定不动。

    不只坚定不动,这缕金光更还徐徐地朝外边渗透着。

    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

    某一日,玄灵真火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这是整个的灵火,连带法决,完完全全地融入了杀生剑中。

    又是某一日,紫府混元印也是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同样,这是杀生剑将这一神通也完全吞掉了。

    而伴随着这两者的变化,林青的元神则是越发的衰弱起来,相应,那缕道心之光又是显得更为之坚定,也更为之透彻。

    徐徐地,林青的眼睛终是睁开了。

    眼中,无畏之光,无碍之光,大威之光。

    炽盛,端严,自在。

    就是在林青眼睛睁开的这一刻,那凝若实质的五彩祥云也是一涌,骤然间,就化作了一道虹桥,自山峰之颠,一直连到天顶,连到了莫可探测的虚空之中。

    这一刻,涂山宫的众人,俱都是身影一晃地现出了身来。

    眺望着那边的一切,青云剑的眼中,一道莫名的神光。

    他有数,这当是要真正开始了!

    这一步若是走出了,林青或者就要如昔年的靑丘道人一般,将真正开始走上自己的大道。

    这一刻,无边杀戮之气所化的虚空,一个青袍道髻之人则是目光微微一动,隐约间,一缕意外之色一闪而过,但随即又恢复了平淡。

    这道人的四周,赫然是一眼不尽的杀戮之云,而在这杀戮之云中,又有无数道的阵旗飞扬着,在这阵旗之下,则是无从计数的兵将若隐若现。

    “这方才是我之道!”

    “不过要登上此道,却还有两步要跨过!”

    林青的目光始终是平平静静,也不看头顶的五彩虹桥,他只是淡淡地看着前边的虚空。

    虚空,肉眼也好,法眼也罢,俱都空无一物。

    但在道心之眼中,却是有两道屏障凝现了出来。

    一道黑白交融,如若阴阳之道,但又有无边杀戮之气充斥其中。

    一道空虚无边,若不细看,几和虚空一般无二。

    林青晓得,这是他走上自己的大道之前,最后的两道屏障。

    这两道屏障,不是靠神通来打破的,神通对其完全无用。

    要将它们打破,要真正开始登上大道,唯有靠自身。

    “杀生!”

    目光凝视着前方,林青的一根手指抬起来了,而就是此刻,杀生剑则是一振,龙吟一般的嗡鸣声冲天而起。

    一指,林青虚空一点,轻描淡写,不显丝毫烟火之气。

    但一指点出,却又有一道黑白玄光一转而现。

    莫可名状的玄妙之气,黑白玄光方才一个凝现,整座山峰都是一下森然。

    这森然非是阴森,而是让人灵魂森寒的杀机。

    玄光轻轻地一转,就是射入了杀生剑内。

    这一刹,嗡鸣声骤然地一顿。

    这一刹,肉眼可见,杀生剑那双锋居然是交融起来了。

    双锋交融,这便是阴阳合一的象征!

    而能让杀生剑发生如此变化,这道黑白玄光难以想象之神妙。

    但也就是这一刹,林青的面色则是一下地苍白如纸,身上的气息也骤然地虚弱到了极点。

    天罡地煞至尊功彻彻底底地融入杀生剑之内了,否则的话,杀生剑又如何可能此刻就阴阳合一。

    天罡地煞至尊功一去,丹田内,林青的元神也骤然就是一缩,不过转眼时间,元神消失了。

    随即以道心金光为核心,命魂与其结合,则是化作了弹丸大的一个金珠。

    而就是在这般时刻,他的眼前,那道黑白交融的屏障无声地消散了。

    这道屏障正是与天罡地煞至尊功有关,若放不开这般的主修功法,岂有走上自己之道的可能。

    林青的眼睛闭起来了。

    心与神合,一切的灵觉都是沉入了丹田,沉入了道心。

    道心之光淡淡地轻撒着。

    炽盛,端严,名称,尊贵,吉祥。

    得证大自在!

    与世恒尊!

    最是根本的追求在林青的心神中徐徐地泛动着,透彻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忽然地,无尽的金光自山峰之中大放起来了,一刹间,整个涂山宫都是一片金黄。

    不只涂山宫,这金光甚至射破了虚空,一直普照到了天漏海。

    “我之道为世尊之道,我当证得大自在,我当与世恒尊。”

    手结世尊印,端坐恒世金莲之上,林青双目敛合,明明未曾开口,但那无尽的金光之中,却分明透出了阵阵呢喃之音。

    而就是这般之刻,那五彩祥云所化的虹桥,也是宣泄而下了。

    但山峰中央仿佛是有着一个无底之洞,无论虹桥如何的倾泻,俱都在一刹间,就被吞噬一空。

    这时,丹田内,那颗金珠忽然地裂开了,一个金色小人自里边一走而出。

    见风就长,小人本是拇指大小,渐渐就化作了三寸高,而后又一尺。

    而就伴随着这般的一切,林青身前,那道虚无一般的屏障也徐徐地消散了。

    这屏障是与大道相连。

    世尊之心固然早已有成,但道心却并非大道,而只是前提。

    若无法自道心之中,走出最关键的一步,这道屏障永远不会消散。

    两百余年的参悟,在将天罡地煞至尊功也彻底放开后,林青终是自道心之中,将自己的大道之路真正地展开了。

    此刻,他已然是真正地走在了自己的大道之上。

    当然,也只是开始上路,距离大道有成,依旧还有茫茫无边的距离。

    此刻,他之世尊之道,或者还只能称之为世尊之法。

    不过,这一个在路上,他眼前的一切,却就是变化起来了。

    虚空之中,一缕缕的天机。

    每一缕天机,都与万事万物相连,透过这些天机,正是可看透某些玄机。

    逆天改命,拥有参悟天机的资格,但那只是参悟。

    此刻真正走在自己的路上,林青则是可以根据天机,来推算,来布置!

    一个有了这一明悟,林青的目光又敛合起来了,他是在推算与自身有关的一切。

    好一阵时间后,缓缓地,他的心中一皱。

    不出所料,几无收获。

    涉及到那些造化大能,这天机要么是被人屏蔽了,要么就是他根本推算不过去。

    不过,却也有一件意外之事。

    “宝圭终于还是要开始了。他这一去,日真人和乾阳老怪说不得就要走上那一条路了。”

    冥冥之中,林青推算到,此事正就与他有关。

    他要重返中洲,必然要经由宝照,而此事一起,则正是他与宝照真正再会之时。

    “这些年,倒是还要好好潜修一下,要与他二人交手,此刻的修为,却是就差了一些了。”

    念头在林青心中一闪而过。

    虽然真正走到了路上,境界有了截然不同的跨越,但天罡地煞至尊功的放手,实则他的修为是下跌了不少的。

    不过,世尊之法既然成就,要将这修为补回,当也不会太过艰难。

    距离下一次的小魔罗天一行,差不多还有三十年,三十年的潜修,到时候当是能阻一阻那两人了。

    念头是这般一闪,却并未就此潜修,林青身影一飘,反是走出了洞府。

    两百余年的闭关,既是走出了自己之道,自也要与九姑娘她们见上一见。

    见此,一声嗡鸣,杀生剑则连忙一闪地没入了他的身上。

    ……

    “是林师弟,他这是……得道了?”

    清虚山,玄天殿内。

    看着宗门气运猛然地一个攀升,是几可与胜男得到弱水剑时一般程度的攀升,不由地,天运子的目光闪动起来了,掐指一算,少顷,一道欣喜就是浮现了出来。

    他已然晓得是谁了,而既然是那边,又能引起如此大的变化,当也只可能是走出了那至关重要的一步。

    “天河已然在筹备渡劫,有林师弟这番助力,我也正该走出那一步了。”

    念头闪动间,天运子的身上,一种截然不同于寻常时刻的气息,就是弥散了开来。

    再拖延也是无有意义了,既是到了巅峰之刻,也该开始准备了。

    至于宗门,有胜男在,大罗派等四家当是不会乱来,而只要不是这四家,只要云天河能渡过天劫,日后好接过掌门之位,有他无他,也是无妨了。

    ……

    “走出了!”

    众妙国度。

    宝伞遮顶,经幢飘扬,法螺大吹。

    一个眉清目秀,又宝相庄严的小和尚忽然地一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