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489.第487章 九灵童子

    确是玄妙。

    蓝天情一晃身地飞到玄光屏障前,毫不犹豫,就是朝着其中一射而入。

    下一刻,不见丝毫波澜,他的眼前便是一花,紧接着,似是又有什么东西在他身上一卷,而后眼前便清晰起来了。

    他已然是身处在了一座大殿之内。

    左阴,右阳,这大殿是黑白二色的。

    在阴阳之间,则是一个金衣童子盘膝而坐。

    这童子眉清目秀,但却冰冷如剑,眼皮敛合着,似若根本不知道有人进来一般,或者根本不在意的样子。

    在童子的身周,又有八口灵剑悬浮着,俱都有玄光在其上不断流转,这玄光又牵动了大殿之内的阴阳二气,若隐若现的威势,直让蓝天情心中不由自主地一凛。

    这当就是家族传说之中的那一位了!

    念头一闪,蓝天情便是手执晚辈之礼地说道:“弟子蓝天情,拜见九灵老祖。”

    九灵童子,据说是初代祖先的随身灵宝所化,镇守在这混元秘境之内,不知道多少年来,还从未有人能染指到他蓝家真正的传承。

    应着他这一拜,金衣童子的眼睛终是缓缓地睁开了,刺眼无比的光芒,都未曾对视,禁不住地,蓝天情的眼睛也是一眯。

    “我还道蓝家当真不争气,已然断掉老爷的传承了。”目光在蓝天情身上一落,金衣童子轻哼一声地说道,“说吧,蓝灵门那边发生了何事,缘何这么多年来,始终无人过来?还有,阴阳混元功缘何再次流传到外人手中了?”

    再次!

    心中念头一动,却不急思考,蓝天情恭声地说道:“老祖慧眼,昔年蓝灵门内乱,有一名唤宝圭的逆贼强夺了阴阳混元功,其后又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致使蓝家实力大衰,偏偏这时……”

    正是说着,突兀地,大殿一颤。

    “不知死活!”

    一声冷哼,金衣童子一挥手地止住了蓝天情之言,便又伸出一指,在虚空中一点。

    金光蓦然地凝聚起来了,再一个流转,一面光镜正是悬在了他的身前。

    “区区命逆境修士,也敢动我混元秘境的主意!”

    光镜之中,一个青袍男子,此刻,男子正一拳轰在了外边的玄光屏障之上。

    目光在光镜之上一落,金衣童子的面上就是流出了一道冷笑,眼见着那边又要轰出第二拳,屈指,他便是一弹。

    剑气!

    铺天盖地的剑气!

    一刹间,似是自虚空之中直接射出,光镜之中一切,便是彻彻底底地被金色的剑气淹没了。

    “原来是掌御剑阵的通灵之宝,怪不得宝圭进过这边,也没能将轮回泥尽数卷走。”

    林青的目光微微地眯着,一道神光自其中一闪而过。

    这一刻,他却是知晓为何宝圭这般之人也奈何不了这边了,甚至还有着诸多的顾忌。

    以这剑气来看,里边之人多半当是和杀生一般的存在,当然,里边之人至少也是中品灵宝,杀生的层次与其还有不小的差距。

    也只有这般的通灵之宝,宝圭方才会顾忌着。

    “破!”

    无边的剑气席卷而至了,林青不慌不忙的一个探手,蒙蒙青光一闪,杀生剑顿时凝现。

    紧接着,又是一声龙吟,似是欲与里边之人分个高下一般,都未曾要林青催动,杀生剑上剑芒骤然地一盛。

    轰隆隆!

    一边是无尽的金色剑气,一边是森森的白色剑芒,二者一个碰撞,无边的震波顿时激起,只见天空剧烈地一震,就在二者之间,那道玄光屏障竟然是碎裂开来了。

    “唔?”

    不由地,金衣童子的目光微微收缩起来了。

    原以为是命逆境修士,故而只是随手一击,料想那边也不可能挡得住。

    但此刻看来……

    一种莫名的感觉,那人手中的青色灵剑似是和他很是的相像。

    就是在金衣童子这念头一闪间,光镜之中,那青袍男子已然是一剑破开金色剑气,又生生撞开破碎的玄光屏障,而后强行地进入了秘境之中。

    “咦?”

    蓝天情终是也看到光镜之中的一切了,目光在青袍男子身上一凝,他的心中忽地也是一动。

    这样貌,还有那口剑,再加上九灵童子所说的命逆境修为!

    这似是传说之中的那人!

    “你认识此人?”

    光镜之中的画面,始终跟着那人,金衣童子一边是屈指虚空弹动着,一边忽地又看了眼蓝天情。

    蓝天情方才进来,那人随后便至,这明显是早就跟在了他的后面,早就在打这边的主意。

    这般之人,必须要除去!

    “此人颇似传闻之中的一人,那人前些年曾是击败了宝圭逆贼,此刻已然被誉为天漏海第一修士。”蓝天情连忙地回道。

    而一边是说着,他的目光一边也在同时地关注着光镜之中的状况。

    只见在九灵童子的掌御下,秘境的某处天空已然被无尽的剑气之网笼罩,但那边之人却半点都不落下风,随手的一剑再一剑,剑气之网竟然丝毫都奈何不了其人。

    击败了宝圭逆贼!

    天漏海第一修士!

    金衣童子的目光又是一眯。

    按蓝家小鬼所说,那夺取了阴阳混元功的宝圭逆贼,多半就是前次闯进这边之人,能击败此人,这人的一身神通当还要不止此刻所展露了。

    甚至,不只剑气奈何不了,就是外边的剑阵催动,怕也同样留不住。

    也只能他亲自出手了!

    “你在这边等着,待我了结了此人,再来传你神通。莫要走出这边半步。”

    念头一闪间,本是悬在四周,那八口灵剑一下就没入了金衣童子的身体,紧接着,他的身影也一下地消失了,只余一道声音留在了大殿之内。

    此刻慌忙也是无用,好在这光镜还在。

    盘膝坐下,蓝天情目光死死地凝在了光镜之上。

    ……

    “开始了!”

    天极海的某处,宝圭的眼睛也是睁开了。

    感知着遥远之处传来的震荡,他的目光一眯,黑白之光旋即就是一盛,下一刻,阴阳法圭直接浮现在了他的身前。

    一步走上法圭,毫无遮遮掩掩的意思,在一阵轰鸣之声中,他也是直射秘境之所在而去。

    ……

    “这老怪果然也是到了!前边那硬闯秘境的,多半当是涂山宫的那一位!若是他二人联手,此次说不得还真有被他们得手的可能。”

    又是一处天空,一男一女的二人隐在了云层之上,感知着四方的波动,男子的面色微微有些凝重。

    “他们若有得手的可能,未必不是我们的希望。”女子则是目光一挑,淡笑着地说道,“他二人虽是了得,但秘境之中的老鬼也非是寻常,若当真被他二人联手压制下去,老鬼说不得会将蓝家那小子直接扔出,若果真如此,岂非正是你我的大机缘。”

    女子这一说,男子的目光不由也是一动,一个沉吟后,便是摇头笑道:“师妹说得不错,他二人也好,那老鬼也好,都非我们可以企及的,让他们在里边拼个你死我活,我们在外边等着,方才是唯一的机会。”

    说着,两人相视一笑,便依旧是隐在云层之中一动不动。

    ……

    “道友便是这般招待客人的吗?”

    这秘境果然是和涂山宫一般的存在。

    所不同的是,涂山宫内住着不计其数的灵狐,而这边……这边则是漫山遍野的剑!

    这秘境至少也有上万里之大,这般庞大的空间,数之不尽的法剑悬浮在地面之上,而经由这些法剑,阴阳二气又在其中不断地流转着。

    这一秘境的守护大阵便是一座剑阵!

    这剑阵与秘境更似是已然合为了一体,剑阵若是被破了的话,说不得秘境也要不存!

    一边是劈碎不断卷来的金色剑气,林青也一边地在打量着混元秘境之中的一切,见到这般的场面,第一次的,他的心中也是稍稍凝重一些了。

    这秘境怕是比他预想的,还要更为厉害一些。

    正是再度劈碎一波剑气,忽地,林青目光一动,就是淡淡地一笑。

    一道与众不同的金光射来了,金光中,一个三尺高的金衣童子。

    “本座这边,从来无有客人,擅入者,只有死。”

    应着林青的声音,金衣童子一声冷哼。

    骤然,整个空间都是震动起来了,本是悬浮不动,那无数道的法剑俱都冲天而起,而金衣童子的身影则是一散,便化作了九口灵剑。

    以剑御剑,十万法剑。

    一刹间,以这九口灵剑为核心,笼罩整个秘境的大阵,终于真正地催动起来了。

    浩瀚无边的大威势!

    不由地,林青的目光也是微微一缩。

    这般的大阵,怕也只有他玄天宗的清虚大阵,方才能稳胜一筹了。

    而能将大阵之力催动到如此得心应手的程度,当也只有这金衣童子,又或是太玄图那般的特殊灵宝!

    “杀生!”

    对面半句废话都没有,林青也是不多说了。

    一声沉喝,他的身上金光骤然一耀,轰隆隆的一声,便是化出了世尊法身。

    紧接着,他又是一伸手,杀生剑也同时地一长,靑朦朦的剑芒消失了,淡白色的剑光轻撒着。

    总玄之剑!

    不过,就是在金衣童子催动大阵之力,林青则施展出总玄之剑的此刻,忽然地,秘境又是一个剧震,天空破碎了,阴阳法圭横空撞进。

    “林青,你我联手,先破了这剑阵如何?”

    阴阳法圭一个撞进,毫不犹豫,就是朝着林青这边一落。

    目光微眯地凝在那九口灵剑之上,宝圭淡淡地说道。

    这老怪倒也直接。

    原本林青还以为他会等到这边大战一场之后,才有现身的可能,但此刻看来……这老怪更多的心思,还在于联手之上。

    便和其道心一般,这老怪乖张归乖张,但耍心机也耍得直截了当。

    微微一笑,林青平静地说道:“宝圭兄要联手,我自是不无不可,不过,后边之事又如何说?”

    “我取混元传承,余者皆都归你。”宝圭的回应毫无犹豫。

    原本他还有所自持的,不过在进入秘境的此刻,在感知到林青手中法剑不同于昔时的玄机后,他心中却是有数了,林青昔年确实还有所保留,甚至还保留了不少。

    如此,只要混元传承能到手,余者皆都让出,倒也无所谓了。

    “混元传承归你可以,不过,我却也要录下一份。”林青淡淡一笑地回道。

    “好!”

    微微地,宝圭的目光一皱,不过一个沉吟后,依旧是点头了。

    他要混元传承,不过是为了渡劫而去,当然,给悬空岛留下镇门神通,也是一个目的。

    林青拿去一份,对这并无影响,至多也就是两家同时拥有罢了,而且,他心中也是有数的,林青的那身神通,绝对不再混元传承之下,甚至还在其上。

    “阴阳!”

    就是此刻,一声冷笑。

    以一口金光闪闪的灵剑为中心,另外八口灵剑则环绕在四周,而再外边,则是不计其数的法剑。

    如同一个庞大无比的圆盘,冷笑声中,所有的法剑俱都是一旋。

    轰隆隆的一声,无边的阴阳之力都是凝聚过来了,这不计其数的法剑,正是在天空中化作了一道阴阳剑图。

    难以想象的力量!

    让人根本无从生出抗衡之心的威势!

    “这就是我蓝家的混元剑阵!”

    “终有一日,我必也要以此剑阵雄霸天下!”

    大殿也是无法挡住这般的威势,盘膝坐着,蓝天情强行撑着身躯不倒,目光则死死地凝在了阴阳剑图之上。

    宝圭昔年是落荒而逃了!

    林青的目光也郑重起来了,心中更是闪过了一道念头。

    这剑阵此刻的威势,已然完全超越第八层的杀生剑了,宝圭昔年能自这边夺到轮回泥,怕是拼了老命了。

    不过,对宝圭能脱身而去,林青倒也不奇怪,有那阴阳法圭在身,宝圭要破禁而出,根本不是难事,而这金衣童子多半当是离不开这空间,根本追杀不了。

    “无生!”

    就是在林青这念头一闪间,一个吸气,忽然地,宝圭的身影消失了,是直接消失在了阴阳法圭之中。

    人器合一,完全一体。

    阴阳法圭收缩起来了,一个转眼之后,正是化作了百丈之大。

    紧接着,法圭又横空而起,无匹之力加持,蛮横无比地直撞而出。

    “定!”

    宝圭一动,林青也是同时动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