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477.第475章 波澜渐动

    “原来是他!果是和传言一般,拥有着莫大的神通,便连这命逆之劫,也只如水到渠成一般,轻松自如便是渡过。”

    “昔年曾是听说,离化栽在他之手中,似正是因为九公主,今日看来,当是不虚了。”

    “倒也奇怪,曾有传言,据说他已然失陷天漏秘境,不料不只未曾身陨,今日还走出了命逆第二步。”

    远处,那道恢宏的金色光柱中,一道身影虚空盘坐,在参悟着晋升之刻的玄机。

    而就在光柱的周围,又有数人在为其护法。

    正是拜会之后,在离去的途中,那几个化形大妖都是惊讶莫名。

    竟然真是人族!

    而且,还是昔年据说已然身陨之人!

    不过,不管其为何未曾陨落,以今时今日之一切来看,此人之神通,怕是惊人之大。

    “诸位,风某先行一步了。”

    并肩飞出极远之后,一人点头招呼了一下,便是先行地掠空而去。

    “风兄这是急着去乾阳宫了。”

    “他与敖乙交往素来密切,这般之事,自是要亲自去知会一声。”

    “我等也散了吧。这位既是在涂山宫渡劫,可见也是涂山宫之人。有此人和八公主坐镇,涂山宫却是又可重振声威了。”

    几声莫名意味的赞叹,几人随即便是四散而去。

    而就伴随着他们的离去,这边的一切,又迅速地传向了整个天漏海。

    “那小子居然走出第二步了?他是何时现得身?又是何时走出的第一步?”

    一座赤光笼罩的宫殿内。

    身披赤红道袍,腰缠金龙腰带,乾阳妖尊的面上,一道惊讶之色。

    确确实实是惊讶了!

    那小子他是亲自见过的,本还道涂老狐狸找了个好女婿,谁料却陷身在了小魔罗天。

    但更不料的是,两百余年过去了,那已然不可能有幸理之人不只是重现,更还渡过了命逆第二劫!

    “俱都不清,不过,这消息却是我一好友亲自送来,绝对不会有虚。”

    乾阳妖尊的左手边,同样披着一袭道袍,但这道袍之上又绣有九头金龙,一个面容白皙俊秀,目光却极其深邃的男子,缓缓地摇了摇头。

    “或者是与老狐狸有关系。”

    一个沉吟,坐于乾阳妖尊右手边的如意妖尊,则是眼中流转着奇光地说道:“我却是还记得千幻再度现身的那一次,宝圭老怪是有着一些不对,而这不对,又正是自魔劫结束之时开始。老怪所修的是阴阳混元功,林小子所修的同样是阴阳合一的功法……也许他之‘陷身’,本就是老狐狸一手安排的也未定。”

    这话一出,不由地,乾阳妖尊二人目光都是一动了。

    涂老狐狸的安排!

    与宝圭老怪有关!

    念头一个沉吟,缓缓地,乾阳妖尊还是摇了摇头:“恐怕未必。宝圭对这小子有兴趣或者不假,但昔年的那一次,在秘境之外坐镇的却是金雀,便是老狐狸要动手脚,当是也瞒不过金雀的眼睛。当是另有一些蹊跷。”

    “师尊所言不错。不若如此,过些时日,我亲自去涂山宫拜会一下此人,看看能否试探出一些什么。”白皙男子点了下头,这般地说道。

    乾阳妖尊和如意妖尊目光一个对视,也是缓缓点了下头:“也好,万蛟逐日大法你已练成,再加上真龙之力,便是千幻现身,以他此刻的状况,当也要敌不过你,去涂山宫那边试探一下,想必是绰绰有余了。”

    “却是要谢过师尊之栽培,若非师尊这些年以养伤为由,全力助我,我要练成这万蛟逐日大法,怕是至少还要三百年。”白皙男子微微一笑地说着。

    听其话意,乾阳妖尊的伤势远没有传闻之中的那般严重,之所以始终未现身,更多的是在栽培此人。

    而乾阳妖尊的弟子,更还有真龙之力……此人当正是那甚少现身外界的敖乙!

    在天漏海,此人与八姑娘,还有另一命逆境灵兽毕南齐名,正是近些年来,妖族最是风起云涌之辈,哪怕那覆海金猿也同样渡过了命逆之劫,但与此三人一比,却是名声相差极大。

    “再有七百年,我便是不得不面对天逆之劫,到那时,乾阳宫便要交于如意和你,趁着此刻还能出些力,自是要尽力助你一马。”乾阳妖尊面上微显异色地轻叹了一声。

    昔年那一战,他确实是受伤了,不只他,便连日真人也同样如此。

    这受伤非是力有不敌。

    昔年一战,他们之力量远胜再前一次,但是,被千幻一语击中,无论是他,还是日真人,也包括宝圭老怪,俱都是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正是因此,他们方才会有所失手,否则的话,那一战几乎集齐了天漏海所有地逆境宗师,哪怕千幻的遁术和幻术再是了得,又岂可能伤得到他们。

    天逆之劫!

    造化压制!

    非有玄天之宝,本方世界根本无有渡过的希望!

    要得机缘,只有两条路!

    要么,寻得镇压小魔罗天的那一位之助!

    要么……

    如意妖尊眉头微皱地摇了摇头:“千幻之言未必就完全属实,我总觉得,或者确实有造化演变之可能,但万事从无绝对,此般之事必然还留有一线天机。”

    未必完全属实!

    这就是说,大多当都不虚!

    不知道多少万年来,修行界诸多前人的遭遇,无论是乾阳也好,是如意也罢,俱都是对千幻之言有所相信了。

    “你们放心,我何曾说过放弃之言。这七百年内,我必然要将万蛟逐日大法练到化龙境,而后不管千幻所言如何,再行强渡天逆劫。修行之道,本就是逆天改命之道,我命在我,岂能因天机造化,就不去逆转。”

    乾阳妖尊一声大笑,那般的绝世妖王之气概,直让天地之间猛然地一赤。

    ……

    “宝圭,我之言可曾有半点之虚?”

    天漏海北域,悬空岛地界。

    妖媚的目光打量着前边的老怪,一个红衣女子轻笑一声地说着。

    不过,此女固然是妖媚无比,但她前边,宝圭老怪却面无半点表情,只是冷哼了一声:“你还有何话要说?速速说完,本座便送你下轮回。”

    “你这老怪当真是不解风情。”

    红衣女子丝毫不慌,反是笑骂了一声,不过随即,却也正色地说道:“我之言,这么些年来,想必你也已然知道不虚。那都天宝照印,你必然是没有夺下之可能的,所以,你只有另外一条路,方才能打破这方天地的造化限制。

    你若在轮转期,助我等一臂之力,打破小魔罗天内的几道封印,唤醒无上魔主。届时,魔主必然会带着洞天魔府,重返上界,到时候你方才有再进一步的可能。

    你以散修之身,修炼到今日这般的境界,道心之坚不再任何人之下。

    只要能再进一步,日后便是踏入造化境,不死不灭,无灾无劫,都非是不可能。

    一切便看你如何之选了。”

    “说完了?”宝圭尊者的目光微微眯着,声音平平静静。

    红衣女子微微一笑,则是不再言语。

    “你的这张脸,正是让人恶心。”

    一声轻哼,宝圭尊者的袖中,黑白之光蓦然一盛。

    轰隆隆的一声,天地破灭一般地剧震着。

    紧接着,红衣女子的身影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天逆之劫!”

    只有一人之时,宝圭的目光之中终是显出一些沉吟了,一阵时间后,又是摇了下头。

    “也罢,先去与那小子会上一会,若果真与阴阳混元功有关,或者也是一大机缘!”

    “造化天机!我却不信,真有打不破的天机!”

    而另一边。

    “这老怪的性子果真是古怪透顶!”

    “最后一条命!乾阳那边……”

    一处神秘的海底,本是在沉睡着,一个粗壮男子的眼睛忽地睁开了。

    极其的诡异,这男子的眼中,竟是看不到瞳孔。

    不过,一阵时间后,当这男子徐徐坐起来之时,一对乌黑的瞳孔又是凝现了出来。

    随即,男子的身影一下消失。

    ……

    青冥岛,万宝塔,那紫竹林内。

    “晚辈知命阁梅月馨,拜见前辈。”

    方才被引至,一见前边那宝相庄严的佛门高僧,梅月馨连忙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

    “是九丫头着你过来,还是林道友有事相告?”多宝上人微微笑着,声音很是的和煦。

    林青重现修行界,并且渡过命逆第二劫的消息,却是已经传到这边了。

    就在多宝上人的声音中,梅月馨心中的紧张不觉就消散了,但她依旧是恭恭敬敬:“回上人,是宫中传来的一道灵讯,只言是让晚辈亲自送到上人手中,故而我也不知是否为宫主之命。”

    说话间,梅月馨袖袍稍稍一抖,就是双手托起了一道灵讯。

    多宝上人随手一招,将这灵讯摄到手心,稍稍一看,面上倒是又生出一些微笑了,并点头地说道:“好了,你可以回去了,这事我已知道。”

    应着声音,梅月馨也不问到底为何事,便是再次施了一礼,就退出了紫竹林。

    自有人将她送出万宝塔不提。

    “八丫头一心走自己之路,涂山宫的传承落到九丫头肩上,倒是沉重得很,此番和林青结为道侣,倒是可让她少掉一些背负了,如此,涂兄昔年之顾虑,或者也可消除了。”

    随手将灵讯散去,多宝上人微微地一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