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440.第438章 巅峰层次

    万仙盛会已然进行到最终的阶段了。

    此刻,在那笼罩数十里之地的禁制内,正有两个元婴期的修士在斗法。

    俱都神通非凡。

    其中的一个,出自万归岛门下,柳月漓也要称此人一声“师兄”。

    而另外的一个,则是来自中洲西部,是名列龙凤榜之中的佛门修士。

    “能引得了凡和尚和上官知礼这般之人同时参与的盛会,天下虽大,当也就此一个,此番南海一行,贫道却是收获颇丰,说不得过些年,还要再来一观。”

    云天河轻轻地赞叹着。

    自从寻出了莫胜男的行踪后,他就依着天运子之言,观览起了万仙盛会。

    不得不说,这一盛会确实是不凡,尤其到了这关键时刻,都是元婴修士在斗法后,更是如此。

    哪怕是他这般的层次,也是收获颇丰。

    柳月漓浅笑起来了,摇头地说道:“当不得云兄这般之赞,不过,可惜了,若是云兄也参与的话,说不得就更为隆盛了,月漓对云兄的天演大法,可是仰慕已久。”

    应着幽云老祖之命,云天河固然是被留在了万归岛之上,不过,他身为天运子的嫡传弟子,这半年时间来,倒也无人为难他半点,时不时地,更还有柳月漓伴随左右,除开不得离开万归岛,几可称得上是春风得意。

    “柳姑娘谬赞了。”云天河摇头一笑,叹息道,“贫道却是也想参与,可惜我这天演大法并不擅争斗,若是上去了,被人三两下就打落下来,岂不脸面无存。”

    柳月漓掩嘴轻笑,她自然知道云天河是在谦逊,虽然名字未曾被列入龙凤榜之内,但是,身为玄天宗的掌门弟子,云天河岂可能是等闲之辈,而且,她虽然从未真正见识过天演大法,但既为玄天宗镇门之法,自然也有超乎想像的玄妙。

    不过,还未曾等她再开口,忽地,一道呵斥一般的声音自后方传来了。

    “云天河,我道你为何迟迟不归,原是在此与人相会。这位姑娘,老道天运子,最是了解这小鬼的花言巧语,你却是千万要留意,莫要被他给蒙骗了。”

    两人,一个仙风道骨,但此刻却面显遗憾,在连连摇头,另一个则面容白皙,青袍微瘦,脸上微显淡笑。

    声音一出,云天河苦笑起来了,但也不得不立即回过身,又躬身地施了一礼:“见过师尊,见过师叔,弟子谢过师尊教诲。”

    说到“教诲”二字,他又尤为地加重了一点语气。

    他若是花言巧语,那就是“教诲”出来的了。

    自也知道来者是谁了。

    俏脸之上微生彤霞,柳月漓也是跟着施了一礼,说道:“月漓见过二位前辈,前辈请随我来,家师已然在恭候着了。”

    “好,好,不错,不错。”

    天运子抚须一笑,一边是说“好”,一边又面露满意之色地连连点头。

    不禁地,云天河和柳月漓目光一对,都是苦笑了一下。

    林青心中也是微微流过了一道奇色,他倒是也未曾料到,天运子居然会有这般的趣味之心。

    不过,会这般打趣云天河二人,或者天运子也是看出了一些什么。

    倒未曾多想,随着柳月漓,几人便是飘向了岛屿中央。

    而他们方才一落到仙盟圣殿之外,一道轻哼之声传出来了。

    “大罗派一别,一晃就有两千载,天运,你倒是越发的清闲了,居然连晚辈也不忘作弄。”

    轻哼声中,蒙蒙白光一晃,一个通道正是出现在了众人身前。

    “道友此言差矣,老道我却不是在打趣他二人,道友若是有意的话,老道却是想撮合一下他二人。”

    天运子哈哈一笑,当先一步就走了进去。

    随即,林青三人也是跟上。

    圣殿之中早有人在等着了。

    身影如虚如幻,依旧看不清面容的幽云老祖。

    气息炽如烈日的皇甫曦。

    更还有与林青打过交道的赤睛上人和残命老怪,而另外的几人,则当是与沧溟印三人交过手的了。

    闻着天运子之言,幽云老祖目光微微地动了一下,随即又一声淡笑地说道:“月漓之事,从来都是月漓自己作主,怎么?莫非云小鬼的事情,还要你这老牛鼻子来拿主意不成?”

    便似没有听出幽云老祖的话意,天运子哈哈一笑,连连点头地欣喜道:“好,好,幽云道友只要不反对就好。”

    看这样子,似是对云天河颇具信心一般。

    幽云老祖面色不动,目光淡淡地凝视着天运子的眼睛,片刻,一声不带丝毫波动的淡笑:“老牛鼻子,闲话今日不必多说,我请你过来,是为何事,你想必也清楚,今日我只要一个说法。”

    此刻却非是上次。

    上次现身,只有皇甫曦同行,进也好,退也好,都是无所谓。

    此刻,却是当着仙盟一众长老之面,这个“说法”既然说出了,那就一定要拿到!

    自也知道幽云老祖的意思,不过天运子面上依旧是微笑着:“好说,你要个说法,这却也简单,老道与你过上几手,你若赢了,我玄天宗正式地向诸位道友致歉,反之,若是老道侥幸占一些上风的话,也不必道友做任何事,只要你不反对天河和月漓二人便成。”

    天运子这话说得却是轻描淡写,尤其,居然又将云天河和柳月漓拉到了一起,不禁地,两人目光一对,俱都是暗暗苦笑了起来。

    “难得你这牛鼻子居然也爽快起来了,也好,天演大法闻名多年,我正也要见识一二。”

    幽云老祖眼中神光微微一动,似是未曾料到素来不喜争斗的天运子居然一下如此之爽快了,不过随即,他又是大笑一声:“择时不如撞日,我在外边等着你。”

    声音中,大殿禁制一波,那个通道又出现了。

    率先地,幽云老祖身影一晃而出。

    依旧是一副悠然的样子,天运子也一步跟上。

    而后边,或是面显期待,或是微有凝重,所有人都是一并地走了出去。

    片刻后,与万归岛相隔数千里的海面上空。

    林青和云天河静立一边,皇甫曦等万归仙盟之人在另一边,而所有人的目光,又凝在了百里之外的前方。

    前方,一左一右,天运子和幽云老祖对立着。

    忽地,两人同时地动起来了。

    俱都是一根手指,一个如虚如幻,飘忽不定,一个羚羊挂角,不着痕迹,但手指划过天空之时,哪怕是相隔百里,那天地玄机的波动,依旧是将所有人的目光俱都吸引了过去。

    也无风,也无雷,第一击的碰撞无有任何波澜。

    紧接着,又是一指。

    天运子的身上,有玄机之光流转起来了,万象变化一指间,无形无态,捉摸不透,但这一指出来,无论是皇甫曦等人,还是曾经遭遇过一次的林青,目光俱都是一缩。

    毫不示弱,幽云老祖也是一指点出,依旧是如虚如幻,但不再飘忽,这一指镇压一切,连天机都要生生压下。

    “果然,这般的道心,方才是他的本质。”

    林青心中微微地笑了一下,昔日一见,他之感觉果是没错,这幽云老祖与秦无极是有一些可对比之处。

    能旁观天运子和幽云老祖一战,对他日后对上秦无极,当是有不小的作用。

    天运子的手指不断地弹动起来了。

    万象演化,灵犀一指,无尽的玄机,无尽的变化。

    幽云老祖不知何时,则是化指为拳,一拳一拳地砸入虚空。

    这拳看上去轻飘飘的,但也只有林青这般层次之人,方才能自其中感知出绝对的霸意,绝对的力量。

    而伴随着出手越来越玄妙,也越来越沉重,渐渐地,两人也是收不住手脚了。

    虚空之中,一股股的森白之风在厉啸着,这风一吹,天空在破碎,大海在崩裂。

    不过,每每这风刮出百里,要吹向万归岛的方向,却又有无形之力虚空镇压着,迅速地就平息了下去。

    而伴随着这边的变化,渐渐地,万归岛那边也是有人察觉到异常了。

    一道接一道的遁光不断射来,少少的一些是与皇甫曦等人站到了一起,更多的则是遥遥停在极远之处,根本不敢随意靠近。

    林青的眼中,金光已然闪耀起来了。

    前边二人所施展的玄机,渐渐地,连他都有些琢磨不透了。

    这二人所代表的,便是地逆境最巅峰的层次,也可算得上是这方世界最巅峰的层次。

    元神手结世尊印,默默观看,默默推算。

    有些能看得透,看得懂,但更多的,却是模模糊糊。

    昔年与他交手一下的赤尻水猿,与这二人一比,果然是相差了不少,也难怪沧溟印三人遇上幽云老祖时,不自觉地就低了一头。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忽地,前边传来了一声朗笑:“幽云,你我是到此为止?”

    终究还是天运子占到一些上风了。

    而且,他之天演一道,一旦占到上风,就不会有落败的可能。

    不过,应着他的,却也同样是一声朗笑:“老牛鼻子,你若是要认负,到此为止也不无不可。”

    就在这声朗笑之中,遥远之处,万归岛整个地巨震了一下,紧接着,一道无比之快白光疾射而出。

    只是几个跳动,一下就出现在了幽云老祖的身侧。

    地逆第三步!

    分身!

    一个出现,这分身正是与幽云老祖合为了一体,下一刻,那冲天而起的无匹霸势,直压得数百里之外的几个元婴修士都是面色一沉,身影摇摇欲坠。

    不过也就在这一刻,一道紫气自天运子的头顶升起了,一个流动,又是化作了一朵祥云。

    也不多说什么了,天运子悠然地笑着,便朝幽云老祖一指点去。

    目光凝缩了起来,幽云老祖面色郑重,则是一拳轰出。

    紫气盖顶,万法不落。

    气运镇压,一气破万机。

    迎着幽云老祖的一拳,祥云一抖,竟然未曾散开,天运子的一指依旧还在点出。

    不禁地,幽云老祖的身影变幻起来了,而同时,一拳接着一拳。

    但无论多少拳,天运子依旧是那一指,或者会被稍稍阻一阻,却气不衰,力不弱,几若无法阻挡。

    天演大法真正的压箱底神通,紫气祥云!

    尤其,还是与宗门气运相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