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439.第437章 急与乱

    对鼋龙血肉的提炼,不过小半日的时间,便是完成。

    手心,三滴精血漆黑如墨,看上去便如黑水晶一般。

    而在这黑水晶之中,又可见一道道莫可名状的玄机之光在流转着。

    妖灵之气,水灵之气,还有,那真龙之气!

    “果然比雷蛟精血要更胜好些,将此精血炼化,当是能让我的世尊法身再进一步,可惜,未曾能够留下那赤尻水猿。”

    目光在鼋龙精血上一个凝视,体会中其中的玄机之气,林青心中暗暗地点了下头。

    雷蛟固然是蛟族中的上位者,但这黑水鼋龙不只拥有真龙血脉,本身那妖灵之力也厉害得不得了,相比较而言,这三滴精血却是要比他昔年所得的雷蛟精血,更胜一个层次。

    稍稍一个体会,林青张口一吸,就将三滴精血一起吞了腹中。

    旋即,元神手结法印,又将它们尽数收入。

    眼睛闭起来了,林青默催法决,开始全心炼化了起来。

    如此,一晃就到三日之后。

    忽地,洞府外,一道灵光飞天而至,一个闪动,正是射到了禁制之中。

    袖袍随即一抖,立即地,灵光又出现在了林青手中。

    天运子的灵讯,是到动身之时了。

    林青的眼睛缓缓睁开了,一心催动元神,继续地炼化着鼋龙精血,同时,他身影又是一晃,便是飞向了玄天殿。

    以他此刻的修为,要炼化鼋龙精血,自然不必大费周折地闭关潜修。

    “师弟随我来。”

    一阵时间后,玄天殿内,一见林青,天运子立即就明白了他此刻的状况,也不多说,只是稍一颔首,便与林青双双而去。

    一路自是不必多说,天运子并未让林青多分神,两人默默地直指南海而去。

    如此一晃,便到了一个多月之后。

    这日,正在天空中直飞着,忽地天运子心中一动,面上就是生出了和煦的微笑:“恭喜师弟修为又进了一步。”

    鼋龙精血终于炼化完全了。

    林青的身上,一股厉害无比的妖气一冲云霄。

    水行妖气!

    雷系妖气!

    还有,真龙之气!

    不过,才刚冲天而起,立即地,这妖气又迅速隐敛了下去。

    林青的目光终于恢复正常,一边是体会着世尊法身的变化,一边又微微笑道:“一路有劳师兄了。”

    “无妨。”天运子淡然一笑,但紧接着又说道,“看师弟所修,当是淬体玄功,又或是法相神通,不知为兄可能先行地见识一下?”

    不知为何原因,天运子居然对林青此刻修为的精进,显现出一些兴趣了。

    不过,林青倒也未曾多想,便颔首地说道:“正要请师兄指教一二。”

    说话间,两人目光一动,本是齐头并进,身影便是一下停住,又分开了百丈。

    “师兄留意了。”

    一声示意,林青缓缓地伸出了一只手。

    吼!

    似有似无,虚空,一声龙吟虎啸般的咆哮。

    金光骤然大放。

    真龙之爪!

    世尊之手!

    无尽的妖气凝聚到了真龙之气中,又尽数被世尊之道包容,这一刻,林青这只金光闪闪的巨手,既是拥有着真龙之力的玄机,又是世尊之道的体现。

    光阴无尽变化,时空骤然地收缩着,又骤然地怒放着。

    朝着百丈之外,林青虚空一压。

    轻飘飘的,天地间一尘不起。

    重如山岳星辰,空间又在剧烈地震荡着。

    一掌压出,天运子的身影正是完完全全地落到了巨手的笼罩之下。

    “炼体之术,化妖之术,不过,最核心的却是这道心神通。能引发宗门气运大涨的,正是林师弟这道心。”

    天运子的目光微微地眯起了。

    天演大法,最是善于推演,不过一个瞬间,他便看出了林青此刻这神通的本质。

    这是以道心为本源,将数种玄妙的神通融为一体而成的大神通,这一神通,已然是专属于林青,旁人再如何修炼,也练不成其中的真髓。

    此刻,他却是完全了然,为何林青渡劫有成之时,宗门气运会一下大涨了。

    迎着林青压来的这一掌,眼中玄光流转,忽地,天运子朝天空中点去了一指。

    这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的一指。

    如同是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一指点出,却不着丝毫迹象。

    但就在这一指点出之时,忽地,光阴陆离的玄机停住了,天运子的一指,正是点到了林青的手心。

    下一刹,两人的目光都是一动,也不见丝毫的震荡,猛地,两人的身影一晃,都是各自退出了几步。

    比剑气更为的锋利,被天运子这一指点在手心,哪怕是世尊法身,更还是再度进阶的世尊法身,竟然也被破开了一层皮肉。

    不过,也只是破开了一层皮肉。

    而且,肉眼可见,在一道道的金光之中,这破开的皮肉居然又迅速地合了起来,不过一个转眼,就是再不见丝毫损伤。

    这是天演剑术!

    由天演大法而来的大神通,也是玄天宗的镇门神通之一。

    以指为剑,天运子显然未曾出全力,当然,只是试探,林青也同样是如此。

    这时,正一个退步,天运子又点了下头地说道:“林师弟,不必留手,全力一击来试上一试。”

    应当是有所目的了!

    林青心中微微一动,却也不急着去揣测,便是微微点头:“那就请师兄留意了。”

    一声留意出口,轰隆隆的一声,他的身体就蓦然一长,直接化作了百多丈高的金光法身。

    这一刹,妖气也好,真龙之气也罢,俱都彻彻底底地融在了法身之内,金光之中,只有那大超脱,大自在,只有那与世恒尊。

    眼中金光四射,一掌,林青再次一镇而下。

    隆!隆!隆!隆!

    天地间的一切,俱都落到了掌下。

    这是直接将天地镇压其下的一掌。

    这一掌而出,光阴陆离的玄机俨然是远远超出了任何一刻。

    同样,这一掌之力,也远远超出了与黑水鼋龙大战之时。

    此刻若是再遇上黑水鼋龙的话,只凭法身之力,不施展任何神通和玄机,林青也有与他平风秋色,乃至将他生生压下的把握。

    当然,这也要黑水鼋龙未曾施展那化灵而出的本命神通。

    面对上这一掌,天运子的眼中,也是微微现出了一些郑重之色。

    依旧是一根手指,依旧是朝天一点。

    但是,不再是羚羊挂角,此刻的这一指,是包罗万象的一指。

    推演一切天机,万象变化一指间。

    一指点出,玄机演化,林青那霸势无边的一掌,居然被其生生地困在了天空之中,一个振动,居然镇不下去了。

    而这么一个困禁,天运子的身影正也轻轻一飘,便自掌下自如脱身。

    随即,他又挥了挥手,一切玄机凭空消散。

    目光看向了林青,见林青也是散去了法身,天运子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师弟这一神通,除了无匹神力,更与道心合为了一体,玄妙莫测,更还有无限进化的可能,我却是也无法多说什么,不过……”

    莫看轻描淡写间,就将林青的一掌定在了半空,实则天运子也是施展出了天演大法真正的玄机之力,而且,他的层次太高了,宗门气运蜕变之后,除开那四大天逆修士,他已然有强压任何人一头,至少半头的把握。

    被他压制,林青倒也无气馁之心,只是目光微动地等着他的下音。

    天运子微微地笑了:“我观师弟近些时日,却是走得有些太过焦急了,师弟可是在为东极洲那不可避免的一战作准备?”

    林青的变化,是从玄天殿内,他灵机一动,推算出宗门之劫来自于何处之时,方才开始生出的。

    由此,天运子自也能猜得出其中根源。

    “师兄确是慧眼。”倒也不隐瞒,林青微微点头,“要与秦无极一战,我之境界必然是有极大的不如,也只能先从神通之上着手了。”

    天运子正色地点了下头:“师弟能直面秦无极,已然深得无畏之心,不过修行一道,急则生乱,乱则魔生,况且,师弟何须如此匆忙,你是我玄天宗之人,与秦无极对上,我玄天宗自也无有坐视的可能。秦无极等人再如何的强横,我玄天宗却是也从未顾忌过他们。”

    道门巨擘,除开大罗派,除开玉阙天,玄天宗不会在任何道门宗派之下。

    这般的中洲巨擘,是有一己之力,就能与整个东极洲,至少大半个东极洲抗衡的。

    正如,南海万归仙盟这般的庞大势力,也就是与玄天宗一个层次罢了。

    已然算到宗门之劫出自何处,已然有了充足的准备,天运子并不担心当真会影响到宗门气运。

    “师兄放心,我非是逞强之人。”林青微笑颔首,随即又是说道,“与秦无极对上,这事关我道心精进,故而必然是要面对,不过,到时候我或者会请动几位师兄和师姐联手与他一战,此次虽是一切都在抓紧,但是我却从未有过顾虑之心,心魔自也不会滋生。”

    心魔由心而生,心不动,魔不生。

    林青还是有数的,他固然是在紧紧张张地准备着,但却非是因为畏惧秦无极而为。

    闻言,天运子倒也是放心了:“师弟有此意便好。我虽未曾与秦无极交过手,不过,以你此刻的法身之力,他当也不可能一击将你击倒。到时候,但有所需的话,只管传讯于我。”

    说话间,两人互相地一个颔首,便又迅速而去。

    而一阵时间后,显然是被他二人早先那两下的交手惊动了,几道身影一晃而现。

    稍稍的一个体会余留的玄机波动,这些人的面色都是微微一重,根本未曾再有追踪而去之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