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427.第425章 破灭之地

    “六月之前,胜男曾来过这边,其之失踪,似与破灭之地有关,速来。”

    一座岛屿的上空,林青手中摄住了一道灵讯。

    神念在灵讯中一个查看,他的目光又微微一皱。

    破灭之地,这是南海最是有名的一个险境,甚至比云梦泽都要更为的凶险,故而,哪怕是林青,对那边也是有所了解。

    据说,这破灭之境的形成,正是出自于元会之劫。

    元会劫中,道魔大战,又有妖族参与,这方世界乱成一片,而就在这南海之中,据说正有一位造化真仙陨落于此。

    造化真仙,这是三魂还虚,参悟了天地造化之后,方才能拥有的尊号。

    这般的大能陨落,岂是等闲。

    一整片的海域,直接化作了死地,无尽的破灭之力在其中肆虐,寻常修士进入其中,甚至可能连危险都察觉不出,就要在无声无息地死去。

    便是元婴期的修士,乃至林青这般逆天境的修士,也是少有敢深入其中的。

    再加上那真仙陨落之地,也不似云梦泽那般的富饶,甚至可以称之为荒僻,正常情况,几乎没有修士会往那边去。

    “胜男去那边……”

    林青的眉头微微地皱了一下,不过,演道笔会留下这一灵讯,当是已然有所确定。

    念头一动,手中一道法印结出了,并朝着下方一照而去。

    下方,在蒙蒙的白光之中,正有一个愁眉苦脸的元婴期鬼修被禁在其中。

    不必问,林青也是知道,演道笔能得到这些消息,当正是拷问这一鬼修而来。

    法印一照,蒙蒙白光之上,一层薄薄的金光立即浮在了上边。

    见此,那鬼修的面色不禁又更为的发苦了。

    也不言语,留下这道印记后,林青身影一晃,便顺着演道笔所留的方位,直飞了过去。

    “莫仙子,你却是把我给害苦了,你若无事还好,我也就是被困上一些时日,你若有了什么事,恐怕我也要跟着遭殃了。”鬼修苦笑着地摇了摇头。

    看这位的样子,恐怕后面还有人要来。

    而且……恐怕还是和前边这二人一般层次的人!

    ……

    鬼域海实则已然接近破灭之地了。

    不过,没有传送法阵相连,哪怕是接近,并且林青此刻的遁速,也远远超过了昔年,等他渐渐能感知到那破灭之力的波动时,也已到了七日之后。

    遥遥地眺望着前边的一切,林青的心中微微地一皱。

    前边,天是灰蒙蒙的,但天空中却没有云团,一种莫名之力的影响,日光射下来的时候,也自行地化作了灰光。

    脚步稍稍放缓了一些,但并没有停住,身影晃动了几下,林青迅速地飞进了这片灰色地域。

    “暗雷!”

    才刚飞进,忽地,他的目光又是一眯,本是在虚空直走,无比的灵巧,他的身影一转,正是划过一道弧线,绕过了前边的天空。

    暗雷,这是目光看不见的一种雷电之力,这般的雷电,在那雷夏古泽之中就有,防不胜防。

    若是一般的暗雷,以林青此刻的身躯,自然是可以完全不在乎,不过,这里是破灭之地,这边暗雷之中,也是蕴藏着破灭之力,这般的力量,便是林青的擎天真功已然大成,也是绝对不愿碰撞。

    神念谨慎地留意着周围,眼中玄光流转,林青继续地前行着。

    不似一般的地方,破灭之地,到处都是破灭之力,根本没有任何生灵。

    一路所过,除了暗雷,便是更为隐晦,近乎于空间裂缝一般的无形之风,这般的无形之风,甚至不比九天罡风劫最后一波的空间之风稍弱,而且更为的防不胜防。

    哪怕神念再是如何谨慎,哪怕眼中玄光不断地流转着,一路疾飞,林青也是撞上了好几次。

    此刻,他已然是将擎天真功和雷蛟变一起催动出来了,身躯之强,不会比妖族稍逊半分,但哪怕是如此,他的身上也是出现了好几处伤痕,而且,被破灭之力所伤,这伤痕竟然还难以立即恢复。

    渐渐地,林青的面色端肃下去了,不过,他依旧还是未曾停住脚步。

    这般直指前方地飞行了小半日的时间,正再次避开了几道无形之风,忽地,他的身影第一次的停顿住了。

    目光微微地眯着,聆听一般,侧耳听向了某处。

    “妖族?”

    紧接着,他的眼中泛出一道异光了……终于是有状况了。

    身影一摇,无声无息,立即消失在半空。

    “中品灵宝,还是有助于推演天机的中品灵宝,可惜,若非无某已然有了目标,必然是要将他拿下。碧老弟,我助你炼化了此宝,但后边之事,你当全力助我。”

    白头靑身,火眼金睛,一头身高十丈的巨猿。

    这巨猿一口雪牙白森森的,双爪金光闪闪,身上披着一件战甲,雄踞天地之间,便是有无形之风吹到他的身上,也只能让他的皮毛一震,根本撼不动他的身影。

    妖气,霸气,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玄机之气。

    双手抱胸,巨猿眼中金光四射,正盯着前边之人。

    前边,一个金鳞老妖。

    不知道是何种妖兽所化,老妖手中一根狼牙棒鬼哭狼嚎地挥舞着,天雷地火淹没了十里之地。

    而就在天雷地火之中,又有一支十丈高的白毫巨笔在虚空划动着,一道道的灵符不断画出,正与老妖斗了个不可开交。

    闻着巨猿的声音,金鳞老妖目光先是一皱,紧接着,目光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水下,就是冷淡地说道:“无兄既然开了口,碧某人岂会不同意,不过,碧某话先说在前边,唯有炼化了此宝,我方才助无兄一臂之力,若是得手不了……”

    未曾待金鳞老妖话语说话,巨猿一声大笑:“无某既然开了口,自有拿下他的把握。”

    不过他这话一个出来,自巨笔那边,也是一声冷笑出来了:“曾听太和说,外海有一水猿,善于推演天机,今日看来,不过就是如此,赤尻,你且来拿下贫道试试,若是拿不下,他日贫道必要去你那水猿府走上一趟。”

    巨臂自然便是演道笔的真身。

    冷笑声中,只见那白毫一振,一道拥有浩瀚之气的古字立即就凝现在了天空。

    无边的玄机之力疯狂凝聚,一刹间,金鳞老妖所施展出的天雷地火竟然一下就消逝了下去。

    毫不停顿,演道笔又虚空朝着巨猿一点,古字一飘,轰隆隆的一声,正是直镇了过去。

    “原来是与太和有关系,可惜,若是换做在别的地方,看在他之面上,放你一马也非是不行,不过,你却不该来这里!”

    淡淡地说着,双手依旧抱在胸前,迎着那个天地一般宏大的古字,巨猿的身影就然一动都不动。

    古字镇到了。

    天地崩灭一般的浩然威能。

    轰!

    也就在这一刹,巨猿的眼睛猛地一瞪。

    狂风!

    由空间之中生出的狂烈风暴!

    无匹霸势的力气,纯粹的力量,没有丝毫的妖气,而且……根本没有出手,只是身躯一振,所释放出来的无匹力气。

    这般的力气一个释放出来,正是化作了一个气罩。

    朝着古字,气罩狂涌而上。

    轰!轰!轰!

    天地在剧烈地震荡。

    气罩和古字一撞,竟然在天空中交缠不下,一个镇不下来,另一个也轰不上去。

    不过,一个是玄门道术所化,一个则只是身躯一振,所释放出来的力气……这巨猿的威势委实是难以想象。

    “此刻想走,却是迟了。”

    就在气罩和古字交锋的这一刻,忽地,那金鳞老妖也是一声冷笑。

    明明演道笔还在前边的天空,他的双眼中却忽地射出了两道碧光,霎时,千丈之外的某处天空,一个轻颤,演道笔的真身正是被照射了出来。

    “黑水,碧老弟既是也要助我们,莫要让他失望。”

    丝毫没有惊讶,巨猿宏亮的声音平静地传了出去。

    “二哥放心,我早已在备着了。”立即地,水底又是响起了一道嗡嗡的声音。

    在破灭之地,哪怕是水底,也有无尽的暗雷,而且比天空更为防不胜防,偏偏这道声音的主人,却能毫不在意地隐在其下,似是一点影响都没有的样子。

    声音出来的同时,死寂的大海忽地就卷起了百丈巨浪。

    一刹间,数百里之地,无尽的灰光正是化作了无穷计数的剑气,然后在天空中交错纵横了起来。

    猛地,那金鳞老妖目光一缩。

    这剑气看上去丝毫的威势都没有,但是,他又岂会看不出,这正是这边的破灭之力所化!

    这般的破灭之力,修士本当是根本不可能掌御的,但是……不知道施展了何种手段,这赤尻水猿居然能御使起了它们的力量!

    天赋神眼,他早就看出水下还有人,正是因此,他才会同意水猿的条件,能拿下那支灵笔,也算不虚此行,而且,要和水猿争锋,他还当真是没有多一点的把握。

    不过,他却是也没有想到,水猿居然拥有了这般的布局,若是他不同意的话,说不得……

    “这老鬼据说拥有赤尻马猴的血脉,看来当是不虚,也只有那般的推演天赋,方才可能算出这破灭之力的玄机,不过……这也绝非三月半载能够做到的,这老鬼恐怕是早就意在这边,如此说来,那个传闻恐怕当真非是虚无缥缈。”

    目光一缩间,金鳞老妖的心念急闪了几下。

    这时,演道笔果然是被困住了,

    无穷尽的灰色剑气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威势,却丝毫都不下于九天罡风劫的最后一波,而且,明显是受到了控制,哪怕要伤到他没有那么简单,但要拦截住他,却也没有那么困难。

    “碧老弟,看你的了。”赤尻水猿的目光始终淡然地看着一切,见到这般情况,他那抱在胸前的巨手忽地弹了一下手指,一道玄妙无比的灵光正是落到了金鳞老妖的身上。

    紧接着,金鳞老妖目光微微一亮,他却是能体会到隐在水底的一些玄机了,而由这玄机,天空中无穷无尽,不断凝现的灰色剑气,也是直接浮现在了他的感知之中。

    “无兄这玄机一道,果真是名不虚传。”

    哈哈一笑,又微微现出了一点敬重之色,金鳞老妖的那只狼牙棒就往天空中一抛而去。

    说也奇怪,这狼牙棒看上去黑幽幽的,就和铁棒差不多,但是一个抛上天空,它忽地一转,居然如同蛟龙一般,灵动地在天空中游走了起来。

    没有半道灰色剑气落到其上,狼牙棒一个游走,正是直接砸到了演道笔那边。

    “只有撑下去了!只有碧元和沧溟他们到了,方才能与这三妖一战,不过……胜男莫不是进了那里面?莫非她是与那位有关?”

    一道道的灵符密集地飘舞着,灰色剑气也好,狼牙棒也罢,一时间,都是难以将它们所化的护罩轰碎。

    不过,演道笔的心中,却是微微地皱着眉头。

    一路寻到这边,他先是与金鳞老妖撞上,这老妖当是有什么目的,而他也同样如此,一个见面,两人立即就大战了起来。

    这一番的大战下来,却又将赤尻水猿给惊动了出来,演道笔原本还无有什么顾忌,他虽然自问多半不是水猿的敌手,但以灵宝之躯,要遁走,却应该不难。

    却不料这水猿竟然已经在这边布下了这般的禁制,竟然连破灭之力都能够掌御。

    一时难以脱身,恐怕也只有强撑了,就看碧元珠他们是否来得及赶到。

    念头在心中一闪,收住波澜,全心神地,演道笔不断地化出道道灵符,时而地,稍稍有些不对,又立即就是一个古字飞了出去。

    到底是积累数万年的中品灵宝,尤其还得到过一点腾蛇精元来参悟,仅论修为,他当比金鳞老妖碧眼老祖还要更胜一些,哪怕有无穷剑气相助,一时半会间,这老妖也是拿不下演道笔。

    “三头老妖!这两头必然是地逆境的老妖!”

    “还有这大阵!”

    “只有先破阵,方才能有交手的希望!”

    虚空,林青半点影子都没有现出,灵力也一丝都没有波动,只有念头在缓缓地流转着。

    镜影遁的第一重变化,是一人三化,逃命专用。

    第二重变化是借影化影,防不胜防。

    而在渡过天劫,神通进阶,并又参悟了这些年后,第三重变化终是也练成了。

    无影遁!

    还不只是无影遁,他的世尊之道本就是超脱之道,将此遁法练成,又融入了道心神通之中,正是有了近乎于虚空无形的大玄妙。

    正是因此,遥遥站在剑气笼罩的范围之外,那三头老妖方才没有能够看到他的所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