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423.第421章 南海起波澜

    南华峰有十万丈之高,以其为中心,周围群山峻岭绵延数千里。

    此时,这片区域,据都归属于林青,或者说,归属于他这一系。

    玄天宗的弟子若是要在这片区域之内开辟洞府,正就要算在他之门下。

    不过,林青自然还没琢磨到这般的事情之上,此刻,他再次地闭起关来了。

    对未来的一些事情,已然有些数目,当前最是需要解决的,只有那命魂相连之事。

    不过,便是这事,林青暂也不急。

    他不过是初刚渡过天劫,连一应神通都未曾进阶完全,哪会在此刻去与秦无极一会。

    昔年,那可是一力推到天地盟,一手将无极宫建立起来,力压九大宗门的盖世宗师,连天逆修士都是伤在了他的手里,他再是自负,也不会认为此刻,就能与他交锋。

    自传承之地了然了诸多秘闻之后,林青便隐在南华洞府,潜心地闭起了关来。

    当然,在闭关之前,给洞府布上一些禁制,这也是必须的。

    自然不会再是颠倒阴阳阵,此刻覆盖整个南华峰的,是一名作六宫星斗的大阵。

    此阵也是出自传承之地,不过并非那些镇门大法,以林青此刻太上长老的身份,自是可以随意翻阅。

    此阵攻击只算一般,防御也同样一般。

    这边是玄天宗的重地,若是有人能威胁到这边,他布置再是厉害的阵法,也是无用。

    这六宫星斗大阵最是玄妙之处,在于屏蔽之上,屏蔽神念的探测,乃至屏蔽天机感应。

    有此阵守护,当是无有几人能在无声无息之间,看到洞府之中的一切。

    自从大阵玄机所化的云雾将山峰遮盖起来之后,林青便再未踏出过洞府半步。

    时间徐徐地流动着,一晃眼,又是十年逝去。

    玄天殿。

    融在浓浓的紫气之中,天运子手指不断掐动着。

    他这是在推演,同时也是在修炼。

    玄天宗镇门之法中,有一名唤天演的大法,能修炼此法者,往往都是掌门真人,或者下一任的掌门。

    而此法的修炼,也很是与众不同,这需要的是推演,需要的是气运。

    正在自然地推算着,忽地,天运子的眉头一皱,连手指的掐动也忽地一顿。

    下一刻,他的眼睛猛地一睁,眼中,一道惊色,又有一道喜色。

    “紫气化形,这是胜男寻到契机了,不过,又有赤气压顶,这是有危机。赤是火,火在南,万归仙盟的万仙盛会已然临近,她这是游历到了南海。”

    玄天殿内,浓浓的紫气在流动着,隐隐约约,正是现出了一道凤影。

    不过就在这凤影之上,又有一层若隐若现的赤光压着。

    目光凝在其上,天运子的面色接连地变了几下。

    “胜男若能走出这一步,宗门气运或者就能真正蜕变,如此,我之天演大法也将达到历代祖师从未达到的巅峰,便是无有玄天之宝,也未必就不能跨出下一步。”

    临近元会之期,地逆境的修士基本都以秘法在拖延渡劫的到来,不过,还有两千年,再是如何拖延,地逆第三步的修士,也是不可能等到那一日了,也只有那些绝世大妖方才有些可能。

    要渡天地五行劫,唯有借着玄天之宝的无上威能,玄天之宝,这只有四大势力方才拥有,不过,天演大法却不同于一般的神通,它与气运相连,若是玄天宗的气运能与四大势力相提并论,天运子的天演大法正也将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

    以这巅峰之力去应对天地五行劫……未必就半点希望都没有。

    念头一动间,天运子袖袍一动,一道紫光就是飞出了大殿,又传音地说道:“天河,将此灵讯送去三仙观,另外,再去一下南华峰,看看林师弟可曾出关。”

    天河,这是天运真人的嫡传弟子云天河,所修炼的也是天演大法,不过,在未曾渡过天劫,未曾接掌宗门之前,还承受不住玄天殿内的紫气,无法在这边修行。

    应着天运子的声音,半山腰处,一道遁光立就射上了天空,正将那道紫光收在了袖中,随即又直射天际而去。

    一阵时间后,这道遁光先是落到了一座道观之中,片刻,又再次飞上了天空。

    “本元会以来,宗门最是杰出的天才修士之一。前次正在闭关,未曾能与此人一会,今日或者能见识一二了。”

    云天河看上去三十上下,也穿着一袭道袍,不过头发却很短,并且微微发赤,似是也拥有着天生阳脉。

    他的背上还有着一把拂尘,长柄为紫木所制,前边则似是某种蚕丝,蚕丝上一缕缕的玄光在流转着,时时刻刻,都有灵气被其自行地吸收了进去,这当就是他将拂尘显在外边的原因所在了。

    跨空疾掠着,云天河的目光之中又微微现出了一缕神光。

    是被作为下一代的掌教真人来培养的,他自然也知道南华峰的这位林师叔。

    踏上修行之路不过三百载,就渡过了天劫,而且,从一些方面的了解来看,虽然渡过天劫未久,据说其人已然拥有了极其厉害的大神通,甚至……据说还影响到了宗门的气运!

    这般之人,玄天宗虽然源远流长,但也没有诞生过几个。

    十年前,他是正在闭关潜修,方才未曾来拜会,而等他出了关,那边又闭关了,故而也一直未曾成行。

    不过,师尊既然让他此刻过来拜访,想来那边当是已然可以收功。

    念头在心中流转着,很快地,云天河就是飞到了南华峰的前边。

    目光在那六宫星斗阵上一个打量,他又微笑着地传音说道:“不知林师叔可在?弟子云天河,奉师尊之命,有事前来拜会。”

    云天河!

    林青的眼睛缓缓地睁开了,心中一动,很快便知道了来者的身份。

    天运子的嫡传弟子,宗门下一代的掌门,这个他还是知道的。

    “天运的天演大法却是神出鬼没,我不过是刚将玄灵真火重新祭炼完成,便让此人来登门了。”

    念头一动间,林青袖袍一挥,云雾之中就是现出了一条通道,随即他又淡然一笑:“云师侄请进。”

    应声,云天河一按遁光,便是走进了洞府。

    只是一人,这洞府依旧是简简单单的。

    几步一走,云天河很快便看到了静坐在前边青袍道人。

    不显山,不显水,整个人就如同是一寻常之人,哪怕是他元婴期的修为,也是根本看不透,若非这边是在南华峰,换做是在别的地方,他恐怕就要走眼了。

    不过,已然知道林青的身份,此刻再一个细看,云天河心中忽地又是一动。

    明明是丝毫气息都不外显,但是,盘坐在那边,却又有着一种莫可名状的玄妙,似是气势,又完全不像,一种云天河根本看之不透的玄机。

    果然是名不虚传!

    念头在心一动,云天河执手一礼地说道:“天河见过师叔。”

    他在打量着林青,林青也同样在打量着他。

    能被当作下一代掌门来培养,这人也是非同凡响,修为倒是罢了,元婴期,但此人身上却也有着一种古怪的气息,这气息……

    “与天运有些相像!当是天演大法!”

    心中一动,林青眼中忽地亮起了一道金光,在云天河的身上一个打量,又徐徐收起,并淡淡一笑地说道:“云师侄不必多礼。不知掌门师兄是有何事要吩咐于我的?”

    “这是师尊灵讯,师叔一看便知。”云天河袖袍抖了一下,就有一道紫光飞了出来,并一下飞到了林青的身前。

    “胜男出事,林师弟若是有暇,且请到玄天殿一会。”林青神念一动,天运子的声音立即传到了他的耳中。

    莫胜男出事!

    目光微微地眯起来了,不过倒也未曾多想,到了玄天殿,自然便知道一切。

    “有劳云师侄了。你是与我一起去玄天殿,还是?”

    声音中,林青的身影已然是站了起来。

    “弟子正也要回去向师尊复命。”云天河点头一笑。

    当下里,两人便是身影一晃,迅速走出了洞府,又直飞玄天殿的所在而去。

    “咦,两位师兄和碧元师姐也是到了。”

    走进玄天殿,林青目光一动,心中终是生出了一点顾虑。

    除了天运子,三仙观的那三位居然也都在。

    三仙观,这是三尊通灵之宝。

    碧元珠,沧溟印,演道笔,俱都是中品灵宝,可与地逆修士相当,有这三位在,哪怕玄天宗再是式微之时,也可稳稳居在巨型势力的上层。

    除了唤他过来,还请动了这三位……莫胜男那边之事,恐怕不简单。

    “林师弟也出关了。”碧元珠微微一笑。

    沧溟印和演道笔也是颔首着致意了一下。

    “林师弟且坐。天河,你也坐下。”天运子面上有着一些凝重之色,示意林青二人坐下之后,便又说道,“胜男之事,暂还无有确切消息,不过从我推算来看,当是出自南方,或者会与即将到来的万仙盛会有关。从目前的征兆来看,她既是有着机缘,更也有着莫大的危险,此刻恐怕已然被困在了某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