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399.第397章 入手变幻

    “虚施主可不要误会。”

    行空和尚挤眉一笑,不慌不忙地说道:“和尚这过来,却非是代表着万妙楼,而是替门中的老和尚跑下腿,至于拍卖会……嘿,我却不信,施主的紫血晶只有这么点,施主只要对无常解空相有兴趣,拍卖会继续上,到时候只需来个‘失望而归’……”

    坑蒙拐骗吃喝赌,这和尚果然是心口如一,说起话来全无忌讳。

    林青眼中微微流过一道沉吟,但旋即就摇了摇头:“贫道……虚某却还是想上了拍卖会,见识一下别的功法再说,前辈若是有兴趣,不妨到时再谈。”

    “好说,好说,和尚与虚施主相识一场,自然不会做出强求之事。”行空和尚满脸的不在意,但忽地又话音一转地说道,“不过,若是和尚没有看错的话,施主近日可是遇到了一些困心之事,可要和尚为你排忧解难。”

    林青心中第一次真正地皱起眉头来了。

    他有些不确定,这和尚到底是看透了他现在的状况,还是疯言疯语地在试探着什么。

    不过,疯言也好,看透也罢了,道心之事,从来都是独一无二的,他却是并不认为这和尚能一眼之间,就指出他的契机何在,甚至,就是能指出,他也不需要这般的“排忧解难”。

    临门一脚这样的契机,当正是他心境的欠缺之处,唯有入世切身体悟,最终方才能圆满无缺。

    “前辈看走眼了,世上从无困心之事,有的只是看不穿之人。”

    念头在心中一闪,林青淡淡笑道:“在下还有一些事情在身,就不与前辈多说了,改日有暇之时,再去万妙楼拜访,向前辈请教一二。”

    说着,也不动身前灵酒,他就抱了一下拳,然后径自地起身了。

    未曾继续地纠缠下去,目送林青走出了厢房,行空和尚面上依旧是嬉笑着,心中却也在琢磨着一些念头。

    “道门中人!元婴期中有这般修为和神通的,便是道门,也就那么寥寥一些,当是出自那几家,如此,与我会面,敬而不卑,倒也正常了。不过,似是又处在了心障之中,元婴期的心障,多半当是道心之障……就看你能不能走出这一步了。”

    “也不对,若果真出自那几家,岂会需要拍卖紫血晶,来换取炼体之术,道门的淬体玄功玄妙无比,并不比我佛门金身法相逊色多点,那几家更是如此……古怪!古怪!”

    念头闪动间,忽地,和尚身影一摇,又凭空地消失了,桌上的那壶灵酒也同时不见。

    ……

    “翼蛇雷灵!”

    彻底摆脱了那和尚,林青返回府邸之时,已然是到了三日之后。

    未曾惊动任何人,身影一摇地直接现身房内,他心中又微微地流过了一缕异色。

    渡灭透露给他的名单,俱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不过,对他来说,绝大多数都是可有可无。

    有了,固然是最好,没有,却也不会有什么遗憾。

    不过,在其中一物的介绍上,林青却稍稍地多看了几眼。

    一头由雷灵化形而生的翼蛇!

    这个化形,非是指化形期,而是拥有了实体。

    任何雷灵都是雷电所生,天生就能御使雷电之力,只要收服,用在辅助修炼雷系神通之上,正有极其有效的大用途。

    而雷灵一旦拥有了实体,除了雷电之力更为强横,甚至还可能掌御了异化的玄雷。

    这般的雷灵,辅助修炼的能力,要远远超过一般雷灵不知道多少。

    而且,除了辅助修炼,培育得当,这也是不可多得的特殊灵宠。

    “到时候且看上一看,若是对紫府混元印的修炼也有促进,倒是可争上一争。”

    念头一动间,窗子无风自开,临窗而坐,林青手中则多了一本绢书,似是在琢磨着其中的东西,实则他的心神却凝在了丹田之内。

    明悟了道心之所在,虽然始终都还差那临门一脚,但五六十年的闭关,元婴已然是凝实到了极点,而且,不再温润如玉,此刻的元婴金光四射,如同是一尊神灵。

    盘坐着,元婴双手依旧是结着那一法印。

    道心未曾真正具现,林青也未曾给这法印命名。

    在这法印中,一朵紫红色的灵火飘在了最上边,隐隐约约,灵火中时而就闪过一道玄妙无比的灵光。

    天圆地方,紫府混元印则化作了周天之印,以圆满之数,绕着阴阳二剑在运转。

    互衔首尾,阴阳相生相合,天阴法剑和青龙法剑交并在一起,蒙蒙青光在两者间互通地流动着。

    而这道法印则包容着一切,不再以本命婴火在淬炼,而是放出了莫名之光,不断地加持到这些之上。

    一种若有若无的威势在徐徐地蕴敛着。

    “啊,公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家中之人怎么都没说的。”

    时间徐徐流动着,一晃眼就到了傍晚时分。

    忽地,吱嘎一声,房门开了,杨蓉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

    这一个走进,她的眼睛猛地就是一跳,手中端着的水差点都要翻了出来。

    房中竟然有人!

    不过一惊之后,紧接着又是一喜,是公子爷回来了!

    本是要来擦一擦,抹一抹的,一见林青身影,将那盆水往地上一放,小丫头就雀跃般地走到了林青身边。

    也不知道从哪学来的,又乖巧地给他捶肩敲背了起来。

    “刚回来未多久。”

    林青微微一笑,目光并未从绢书上移开,也未曾在意会被她看到,只是漫不经心一般地说道:“那天让你考虑的事情,可曾琢磨好?”

    秀眉微微地皱起来了,杨蓉有些迟疑地说道:“回公子,蓉儿考虑了好久,又和爹爹他们商量了几次,有是有了一些主意,但始终还是没有真正确定,需要请公子爷来定夺。”

    这话绝对是杨掌柜,又或是她那大姐说的,这丫头虽是有些机灵,但还未曾有什么城府,有一就说一,有二就说二,绝对不会说什么“请他定夺”之话。

    却也不在意,林青淡淡笑道:“说来听听。”

    “是。”

    杨蓉应了一声,然后又考虑了一下,就说道:“我想来想去,觉得最好入手,又能赚钱的行业,就在平时必须要的吃和用之上,如盐,如布庄,再如胭脂香粉等等,这其中,盐需要矿场,而矿场大多都被人控制了,我们要插手很难,所以,我觉得可以在布料和香粉中间挑选一个。公子,您看怎么样?”

    想得倒是很好,布庄只要开得起来,布料也不差,不愁没人要。

    同样,胭脂香粉也是闺中女子最是不可缺的。

    而且只要有钱,要入手这两个行业,门槛也并不高。

    可见,无论是小丫头,还是他家中的那些人,都是认真考虑过了。

    目光依旧未曾自绢书上移开,林青淡淡地点了下头:“既然想好了,那就去做,两个都能做,就一起去做,具体的事情我不操心,需要多少银子,计划好了,再来找我拿。不过,这样的事情,需要找个可以信得过之人看着……”

    似是微微有了一点沉吟,林青顿了一下,方才说道:“就由你先盯着吧,不懂就请几个账房,再多看看,多学学,日后也好帮我做大事。”

    这是当作贴心人了。

    “是,公子爷,我一定会尽快学会的。”

    杨蓉笑盈盈地连连点头,她这年纪,还没有到装模作样的时候,开心的时候,就直接笑出来。

    林青不再说什么,似是心神又专注到了绢书之上,时不时地,手中还有着一些奇怪的动作。

    小丫头站在他的身后,一边是给他捶着肩膀,一边又微微有些好奇,偶尔也看上几眼,但看了一下之后,又什么都看不懂,很快就移开了目光。

    “以前有没有练过功夫?”

    一阵时间,天色渐渐暗下,杨蓉随也点亮了房中的几盏灯,又将窗子关了起来。

    这时,不再继续看了,林青一翻手将绢书合起,又随意一般地扔在桌上,忽地,他心中似是一动,又问了一声。

    杨蓉摇了摇头:“没有,爹爹说练武是男人的事情,二哥以前倒是学过一点时候,但是什么都没学会,嗯,不过近些时候,听娘亲说,二哥好像又从她那里拿了一些银子,去了一家武馆。”

    “他倒是开窍了。”

    自然知道那杨文的事情,林青摇头一笑,却又说道:“不过武馆之中能学到什么东西,而且他的年纪太大了,已经过了学武的最好时间,现在去武馆,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嗯,我心中也这样想的呢,二哥这人做什么事情都只有三分钟的热度,这次也不知道能坚持多点时候。”杨蓉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她虽然不懂什么学武,但是对二哥却很了解的。

    不过想了想,她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娘亲却希望他能够真的悔悟,所以也依着他了,不管他能不能练成功夫,只要他能收住心,好好过日子,就好了。”

    闻言,林青不觉莞尔一笑,沉吟了一下,说道:“算了,看在你的份上,给他一个机会。他若是能在武馆那边再坚持半年,我便授他一门真正的功夫,只要练成了,足可让他一世无忧无虑。”

    “公子爷此话当真?”杨蓉的眼睛不禁一亮,虽然二哥不争气,但怎么说也是她二哥。

    “我说话何时不算数的?不过这事,你却也不能和他通风,一切要看他自己。”

    林青微微地笑着,早有一些打算的事情,终是也开始布置了。

    只是不知景况倒转,那人又会如何。

    说实话,他对那人的兴趣,远比杨文要多出不少了,这般没有半点担当之人,根本不可能让他寻到那一步的契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