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397.第395章 和尚(上)

    “公子,时辰到了。”

    一处豪宅。

    定好的时间,杨蓉敲响了神秘主人的房门。

    一晃眼,已经过去三四月了。

    这三四个月的时间里,她虽然是每天跟前跟后地服侍,但除了知道主人姓林,却根本不了解任何其他事情,便连这座豪宅,也是直接买过来的,家中的下人等等,同样也是如此。

    不过,心中好奇归好奇,她倒也不在乎,原本听母亲和大姐嘱咐,她还以为会有些事情要发生在她身上,孰料每天里就是跟着公子这里走走,那里转转,简直比她待在闺中之时,还要更为的自在。

    若要说唯一的不如意之处……酒楼终究是撑不下去了。

    菜肴本就只是一般,再少了十里香,这生意自然是一落千丈,若非林公子看上去根本不在乎银子,也没什么心思去掌管,怕是早就要整顿了。

    而现在,那李万达又放出了风声,第一批的十里香已经酿好,大多数的酒楼都有供应,偏偏就是没有这边的份,当然,她那爹爹本来也没准备求到李万达的头上去。

    不过这样一来,除非林公子自掏腰包往里边填,否则的话……

    林公子并不怎么搭理金钱之类的事,连家中下人的例钱发放,都是交到了她的手里。

    而依照她的想法,既然开不下去,那酒楼还不如关门算了,或者,换上一行!

    年方十二,但受杨掌柜的影响,她对商事并非全然不通,至少算账之类的事情,还经常能帮到杨掌柜。

    与其亏着开,还不见希望,不如关门大吉,重做一行。

    以林公子的财力,只要找到好的行业,要赚钱根本不难。

    至少在杨蓉想来,根本不难。

    她要帮公子爷掌好这个钱袋子。

    念头在心中不断地闪动着,杨蓉打定了主意,今天要好好地劝一劝公子,去酒楼那边正式地看一看。

    梳着个丫鬟头,这妮子看上去比昔年的朱蓉儿略大一些,虽然远比不上朱蓉儿那般的粉雕玉琢,但也颇是别致和俊俏,正是因此,林青说要买下她做贴身丫鬟,杨掌柜他们并无什么怀疑,便连李万达打探之后,也没有什么奇异。

    十六万两的纹银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一辈子也拿不出的巨款,但对有些人来说,也不过就是个数字罢了。

    “进来吧。”

    房内传出了一道平和的声音。

    应声,杨蓉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里边,临窗而坐,林青正在若有所思一般地翻阅着一本绢书。

    旭日的光辉洒在他的身上,一种宁静,一种自在,倒是也颇有几分逍遥之韵。

    莫名地,杨蓉的俏脸微微地红了一下,随即又连忙收起心思,说道:“公子,您说的时辰已经到了,今天我们去哪里?”

    “我有一些事情,要出去几天,你就不必随行了,府中的事情,还有酒楼那边的事情,都要由你来看着。还有,你既是对酒楼那边有想法,我出去的这些时日,你就琢磨一下要怎样去改变,等我回来之后,再看有没有动一下的必要。”

    目光没有自绢书上移开,林青嘴角却微微地有着一缕似笑非笑的神色。

    千般之人,千般心思,他本来没有太在意这个小丫头,之所以买下,也不过是随意之举,不过这段时间来,他所主要观察的人中,却是又添上这一个了。

    自然,他岂会看不出她的那点心思。

    “是,公子,我一定好好去想。”

    林青的话语一入耳中,杨蓉心中就又是惊,又是喜。

    她本来还准备好好劝说一下公子爷的,谁料他竟然早就知道她的心思了,既然如此,她就更加不能让他失望……就是不知,公子爷这次是要去哪里了,竟然要出去好几日。

    “去给我准备上一些衣物,再让下边备好车驾,还有,我不在的时候,这间房除了你之外,任何人都不许进。”林青又吩咐了几声,而他的目光则依旧还在绢书之上。

    “是。”

    杨蓉自是应声点头,见林青没有别的吩咐,便欲出去安排了,这时,她的目光又一转,正从林青手中的那本绢书之上一扫而过。

    这一动,她的眼睛中微微就现出了一道奇妙之色,连本欲退下去的身影,都是不由地一顿。

    绢书之上是一个个的小人,每一个小人的手中,都有着一把剑,并且在小人的身上,还有一个个的红点,红点和红点之间,以线相连。

    秘笈?

    生在大泽城,虽然是凡人所住的城区,但也武馆众多,帮派不少,对练武,甚至对修行,杨蓉并不是未曾听说过。

    早年,据说在他爹爹的催促下,她那败家的二哥也曾练过一段时间,但委实是没有那个天赋,最终只能放弃了事。

    公子爷的手中竟然有秘笈!

    难怪不将钱财放在心上,看来公子爷多半是出自一些名门,这出来,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游历,难怪每天里这边走走,那边看看。

    想当然地,杨蓉心中就有了一些想法。

    ……

    一日之后。

    中心城区,万妙楼内。

    林青和渡灭面对而坐。

    “虚施主,且看一看这样的安排,你可还满意。”

    将一道玉简虚空送至林青身前,渡灭微微一笑地示意了一下。

    已然过去了大半年,该宣传的,早已宣传出去,这道玉简中的信息,正是对紫血晶拍卖时间的安排,另外,还有一些已经表示过有兴趣之人的资料。

    林青神念微动地稍稍一看,便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这里边的修士,至少也是上品金丹的修士,更还有三个命逆境的宗师,不过,对他们的功法,林青并不了解,此刻自然也无法判断好坏。

    一切唯有到拍卖之时,等见识了之后,方才能确定下来。

    另外,万妙楼花费大心思去宣传,自然也不会白出力,此次交易,不管最后如何成交,林青还需支付二十分之一,作为万妙楼的佣金。

    看上去这个比例很低,不过考虑到此次拍卖大会并非仅仅只是为了紫血晶的拍卖而来,还有其他的宝物,而且会参与拍卖者,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修士,到时候成交量之大,远远超出常人想象,有这个比例,万妙楼所能赚到的,已然是一个天文一般的数字。

    “大士的安排,虚某自然放心,如此,到时候我再过来拜会。”一翻手将玉简收入袖中,林青微微一笑。

    “施主莫急,贫尼这边还有一些东西,说不得施主也会有些兴趣。”这时,渡灭却又拿出了一枚玉简,并递交到了林青那边,“此次拍卖,除了紫血晶是压轴之物,鄙楼还收集了其他的一些珍罕之宝。一般的东西,贫尼就不提了,必然也落不到施主眼中,不过这几件宝物,却是来历非凡,施主不妨看上一看。”

    拍卖会的名单,正常情况是不会随意乱泄的,不过,那只是对一般之人,如林青这般,连渡灭都完全看不透深浅的,自然要特殊对待。

    而且,这名单之上的宝物一旦有对面所需要的,要拍下这东西,对面自然就要大做准备,到时候稍稍一个鼓动,正能拍上天价。

    “那就多谢大士了。”

    林青接过玉简了,但并未立即就看,而是直接收入了袖中。

    此刻,他身上除了紫血晶之外,实则已经没有什么特殊之宝,至于元石,或者相对于普通修士,元石还算难以想象,但对他来说,不过就是足够修炼罢了。

    寻到了青龙木,不必再以紫血晶去交换灵物,故而紫血晶也还算充足,不过,在炼体术未曾大成之前,他并不准备随意乱用。

    不管这名单之中到底有什么,哪怕是再有青龙木,暂时来说,他都没有多点意思。

    更何况……在中洲这边,一应有助于渡劫的灵物,素来都没有上拍卖会的传统。

    收起玉简,林青淡淡一笑地点了下头,又说道,“我与一位道友还有约,正要前往雷夏古泽一探,大士若是无有其他事情的话,虚某就先行告辞了。”

    闻言,渡灭眼中微微现出了一点遗憾:“本是要和施主谈法论道的,既然施主有事在身,看来只能下次再说了。”

    “好说,下次再来拜会之时,虚某定要推掉一切事情。”

    林青哈哈一笑,当下和渡灭稍一致意,就大步而去。

    而眼见着他的身影一晃就已消失,渡灭面上的微笑则渐渐收起了,又自语一般地喃喃道:“师叔,你如何看?嗯?师叔?”

    声音刚出口,她的眼睛又是一跳,旋即就摇着头,无奈一般地苦笑了起来……果然还是那般坐不住的性子!

    ……

    “阁下请了。”

    一座酒楼,但都是修士在其中,所售的也都是灵酒。

    酒楼中又有一个个的独立厢房,每一个厢房都布置了一些禁制,能防范窃听等等。

    临窗的一个房间,林青斟上了两杯灵酒,一杯在自己面前,一杯则推到了对面。

    接着,自语一般,他就朝着某处淡淡一笑。

    “和尚自创的空空大法虽然算不上什么大神通,不过元婴期就能看破的,这千年来,也就那么寥寥几人,嘿嘿,果然不枉我亲自跑这一趟。”

    一道声音出现了。

    声音中,自虚空之中走来一般,一个不修边幅的小和尚嘻笑着一晃而现。

    也无客套之意,这和尚抓了抓头,就坐了下去,并自顾自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