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396.第394章 “闲心”

    “杨掌柜,多谢了。对了,还有那二十万两可别忘了,两日之后,我再来打扰。”

    替顾家七公子接过配方,又顺手将一张万两银票塞到杨掌柜手中,李万达拍了拍他的肩膀,很是亲近地笑了一声。

    接着,回过身面向一声价都未曾出的众人,他又笑着说道:“各位掌柜,各位兄台,大家都是生意人,生意人只讲究发财二字,李某正有一个好消息要通知大家。七公子是金贵之人,所以他老人家今日买下的这一配方,将由李某来全权运作,李某决定,等到第一批十里香酿好之时,将对在座所有掌柜的酒楼开放,所以……恭喜发财了。”

    李万达的声音中,那意气飞扬的七公子,也是朝着周围稍稍地点了下头。

    顾家虽然是豪门大族,但一般的子弟,也就是每月领个一份丰厚的例钱,如七公子,他既然在修炼上面没有什么天赋,自然也不可能参与到顾家的核心之中去。

    不过,再如何,这也是顾家的公子,而且,虽然在修炼上面没什么天赋,得不到顾家的培养,但相比于一般的习武之人,甚至相比于一般的帮派之类,这七公子也绝对算得上是一个高手。

    再加上顾家的影响力,莫说是这些富商掌柜什么的,就是城中的那些帮派首脑见到他,也要恭恭敬敬地称上一声“七公子”。

    他这一个示意,连忙地,众人都是赔笑着连连点头。

    也不多说什么,玉扇一合,连配方都不高兴拿一下,七公子扬长而去。

    见此,心中如何想看不到,李万达自然也是面带微笑地紧跟而上。

    当!

    手中的匕首掉下去了。

    杨文整个人也跌坐了下去。

    失魂落魄。

    他终究是没敢冲出去!

    涉及到了顾家,那些掌柜,那些富商,也都纷纷而去,甚至不愿与杨掌柜多说半句话,生怕被牵连上一般。

    这时,林青正也走进了酒楼之中。

    对杨文的一切,他自是全都看在眼里,既是有着懦弱和害怕,也是有着怕牵连到家人,杨文不敢冲出来拼命,这完全不足为奇。

    世间之上,这般之人太多了。

    如果他不插手,杨家自是就此完全败落,那二十万两银子,杨掌柜根本不可能拿得出,李万达也绝对不是心慈手软之人。

    不过,既是被他遇上了……这般之事若是结束得如此之快,他岂非依旧是什么都观察不到,什么都体悟不到。

    “对不起,客官,酒店今天不开业,您还是换一家吧。”

    林青走进时,迎着他的,是那个名唤小七的伙计。

    这些时日,林青经常来这边,这伙计倒也眼熟,不过,眼见着酒楼就要关门,此刻他也没心情招呼了。

    “我找你们杨掌柜有事。”

    林青依旧是直走着,伙计都未曾来得及再说话,也已然是走到了里面。

    一家人全都在。

    杨掌柜夫妇,亲家公,大女儿夫妻,还有那看上去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女儿。

    “公子,不知你找小老儿有何事?”

    杨掌柜心中如同死水,虽然闻到了林青之话,但面上的笑容怎么也挤不出来。

    “在下姓林,这些时日经常来这边,倒也知道了掌柜家中发生的事情,现在正是要和掌柜谈一桩买卖而来。”林青淡笑着地说道。

    买卖!

    杨掌柜心中先是一动,但目光在林青身上一转之后,心中又微微流过了一道失望。

    也无华袍,也无金银,更与宝玉和翡翠,除了面色白皙了一点,根本看不出哪点像是富贵之人。

    “林公子请说,小老儿听着呢。”强振了一下心神,杨掌柜终于挤出了一丝笑容了,不过看上去更像是苦笑。

    寻了张椅子,林青已经自己坐下了,又淡淡地说道:“不知掌柜还差多少银子?”

    这话问得却是够直接的了。

    不过这话入耳,杨掌柜心中却也多出了一点希望,一个盘算后,说道:“也不瞒林公子,连亲家翁借来的这一万两银票,小老儿总计也只凑到了五万两……不知公子要谈的到底是什么买卖?”

    说到一半的时候,他心中忽地有些猜到了,这位林公子多半也是看上十里香的配方,不过,那配方既然卖给了顾家七公子,他哪敢再卖第二家!

    林青似若未觉,淡淡说道:“我这买卖很简单,只要掌柜应下我三件事,我可以拿出十六万两银子,来替你还了这笔债。”

    十六万两!

    一时间,众人,连那十一二岁的三丫头,还有门后的杨文,眼睛都不禁亮起来了。

    杨掌柜的眼睛先也是一亮,但随即又迅速地黯了下去,苦笑着说道:“林公子,小老儿不想骗你,十里香的配方已经被顾家七公子买走了……”

    林青的眉头似是微微地皱了一下,但目光在几人身上转了一下,留意到那眼中带着浓浓期盼之色的三丫头后,又摇了摇头地缓缓说道:“掌柜这速度却是太快了,也罢,来晚一步,这配方不要也罢,你只需还是答应我三个条件,这点银子,我依旧是替你出了。”

    这点银子!

    完全不在心上的样子!

    大喜。

    俱都大喜。

    杨掌柜连忙躬身地说道:“小老儿一家谢公子大恩,无论公子是何条件,做牛做马,我也心甘情愿。”

    眼见着就要家破人亡,此刻忽然遇到这救星,杨掌柜却是考虑都不必了,哪怕让他去抵命,他也心甘情愿,现在就去。

    “掌柜莫急,还是听完我的条件再说。”

    林青却不急着点头,反是不慌不忙地说道:“这第一件事,你这酒楼要归我。”

    “自是应该,自是应该。”杨掌柜连连点头,少了十里香,他这酒楼,至多也就是值个一两万两,若是甩卖,还要被压得更低。

    林青接着说道:“这第二件事,我也没闲心管这边,酒楼中的一切,依旧要掌柜来替我掌管着,当然,这工钱自然是少不了你的。”

    “公子放心,小老儿一定尽心尽力为您看好。”杨掌柜再次连连点头,众人也都是面带惊喜,尤其是那些伙计,酒楼还由杨掌柜掌着,他们自然也不会被赶出去。

    林青嘴角微微生出一道淡笑了,继续说道:“这第三件事,本公子身边还缺个贴身丫头,你这小女儿倒生得很是标致。”

    一句话出来,前一刻还欣喜万分,后一刻如同直坠深渊,尤其是门后那杨文,眼中更是再次生出了绝望之色。

    深吸一口气,杨掌柜作揖着地求道:“公子,蓉儿这丫头还小,求您开恩!”

    蓉儿!

    莫名地,林青心中忽地一动。

    一晃眼,离开东极洲都有两百余年了,那小鸟儿现在也不知道如何了,还有景秋师姐,还有……恐怕练师也已不在了。

    微微地,一声叹息。

    修行修行,逆天而行,若不得长生,到头也只是一场空。

    “爹,我不小了,只要能帮到你们,我愿意服侍林公子的。”

    林青这一刹的失神间,那名唤蓉儿的小丫头微微嘟着一点小嘴,自掌柜夫人那边挣扎着走了出来。

    十一二岁,已非完全不懂事的年纪,再过两三年,甚至可到出阁之时了。

    “老爷。”掌柜夫人的眼中含着泪,但又有着期盼。

    “爹。”大女儿的眼中,也有着悲色,但同样也有着期盼。

    不过林青更多的,却还是在留意着门后的那一人,失魂落魄,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人。

    不得不说,面对绝境,这人或者心中想反抗,但却连一丁点的担当都没有。

    “如果地位转换,你又会如何?那边又会如何?”

    也无鄙视,也无期待,林青心中始终平淡无比,哪怕他也算插手到了其中。

    “就依林公子的条件,只是蓉儿从未服侍过人,小老儿恳请公子能体谅她一些。”杨掌柜的腰弯下去了,显得更为的苍老,但却还是应下了。

    “好,掌柜可以拿契书过来了。”

    不置可否,林青自袖中取出了厚厚的一叠银票。

    这银票是大泽城几大钱庄联合发行的,每一个钱庄都与修行界关系紧密,以元石可以轻而易举地换到。

    一阵时间后,也未现在就带走那个小丫头,林青施施然地离开了酒楼。

    而又是两日时间。

    “杨老哥,托福了。”

    微显意外地自杨掌柜手中接过银票,李万达倒也守规矩,就将契纸交给了杨掌柜,但随即,若有所指,他又似笑非笑地说道:“老哥手段果然是非凡,不过,可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老哥,这十里香的配方,是七公子所买的。”

    “李爷要说什么,我心中有数,货卖两家的事情,我敢想,却绝对不敢去做。另外,酒楼今天不开业,李爷既然收了钱,就请回吧。”契纸一到手,就狠狠地撕了起来,也没心思再赔笑脸,杨掌柜冷淡地说道。

    李万达倒也不怒,只是微笑着地说道:“好说,杨老哥若是对十里香有兴趣,不妨来找李某人预定,你我街坊多年,给别人什么价,绝不会多要你半文钱。”

    一口气差点就要噎住喉咙,杨掌柜连吸几口气,方才压下了心中的忿恨。

    “告辞了。”

    李万达不慌不忙地一个抱拳,就扬长而去。

    不过一到外边,他的面色忽地又是一变:“去查一查杨老头这笔银子的来历。”

    能平白多拿十数万两的银子固然是好事,不过,由底层一步步爬上来,李万达对一切意外,尤其可能会造成危机的意外,素来都有本能的直觉。

    小半日的时间,心腹回来了。

    “小女儿被人看中,不过,那人的来历却不清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