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344.第342章 魔由心生

    白白的,胖胖的。

    就在漫天灵力一刹压进林青身体,黑白之光也与命魂完全合为一体的这一刻,一个浑身流转着柔和之光,如同温玉一般的婴儿,自他丹田之中凝显而成了。

    这婴儿甫一生出,就双膝交叠地盘坐着,而肉乎乎的两只小手则各捏一个玄妙的法决,平放在双腿之上。

    一动不动,婴儿的眼睛紧紧地闭着。

    这时,清明的天空似是阴了一阴,但凝目细看,却又什么都看不到。

    “是时候了。”

    一直在静静等候,这一刻,察觉到这一变化,一些人的目光一眯,身影顿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不见。

    碎丹化婴,是命魂化形的过程。

    命魂本是无形无态,此刻化婴显形,正是逆反天地的一步。

    这一步走出,心魔自出。

    心魔由自于自身,是内魔。

    内魔一生,又勾动天外之魔,此为外魔。

    内外交加,正为心魔入侵之实质。

    此刻,这冷不禁阴了一阴的天空,正是天外之魔被引来了。

    此魔无形无态,故而目光不可见,神念也不可查。

    不过,以结婴之人早先所引动的天兆来看,必然是上品金丹无疑,有着圆明通透的心性,心魔入侵对上品金丹来说,当是要不了多点时间就能渡过,也就是说,只要目的在此的,都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谋算,一切必须速速完结。

    那海角阁的陈姓修士依旧站在山脚,但自另外的几个方向,面都未曾和他照一下,几道身影一晃地冲上了山峰。

    “自寻死路也赶得如此之紧!”

    察觉到了,但并未出手阻拦,陈姓修士那方方正正的脸上,一道若有若无的嘲色一闪而逝,但随即,他又心中微微一动:“咦,鬼车老怪未到……这老鬼果然是诡诈!”

    陈姓修士却是回想起银发老者早先的话了,那老怪只是说对他的酒宴完全没兴趣,只是挑动一下众人的逆反之心,却是完全没说自己会如何!

    这老怪多半还隐在暗处,若有人得手,他必然会杀出,反之的话……他根本未曾得罪其上之人半点,再加上身后还有天河商盟在,自是不必担心其上之人结婴成功之后可能的报复。

    阵法!

    这时,避开陈姓修士的几道身影已然是到了山腰之处了,但随即,这几人的目光又是一皱。

    迷雾笼罩着千丈之地,连神念都探不到里边的一切。

    “去!”

    并不需要交流,也没有交流的时间。

    有人一拍腰间灵兽袋,就放出了一团乌云,乌云之中更有嗡嗡嗡的声音直刺耳中,细看,竟是数之不尽的黑蚊。

    每一只黑蚊都有半指大,那黑漆漆的长喙更是和铁针一模一样,其上还有着腥臭的气息,似是剧毒一般。

    这数之不尽的黑蚊聚在一起,直让人望而心寒。

    也有人一抖袖袍,却是放出了两道金光,金光在地面上一闪,立即就消失在了树丛之中,也不知道到底是何物。

    还有两人则不管不顾,直接口中喷出了本命法宝,朝着那迷雾之阵就硬轰了过去。

    但正在这个时候,两道刺耳无比的蝉鸣之声忽地响起来了。

    声音一起,那乌云一般的蚊群顿就一乱,隐入树丛之中的两道金光也立即就是一滞,却是两只金光闪闪的巨鼠。

    还不只它们,声音传入耳中的这一刻,就是四个金丹修士都冷不禁地一下失神。

    而紧接着,几乎和蝉鸣之声同一刻,又有两道诡异的银光射了出来,一个笼罩,那放出蚊群和巨鼠的两人才刚强振心神,面上神色禁不住地又是一下凝滞了。

    正是进化出三对银翅的六目蝉出手了。

    以声波扰动神魂,以幻术迷惑心神,理都不理蚊群和金鼠,两只六目蝉一个振翅,就如银色闪电一般,直接一左一右地飞速扑向了两个目标,俨然,那六条镰刀一般的腿已然是全部挥起。

    而越是飞近,两者所发出的音波也越是的厉害,黑衣老者和玄衫修士强自催动金丹之力,竟然也只能堪堪地抵御住。

    不由地,两人的眼中都是流出了惊骇之色……竟然有这般厉害的灵虫!

    与这两只灵虫相比,他们那黑血蚊和噬金鼠竟是不堪一提了!

    好在的是,这边有四人,只要另外两人能打乱里边之人的心神,让其无法抵御心魔的入侵,他们还是有希望的!

    念头这般的一动,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地吐出了抵御音波的法决,一边,两人袖袍又连抖几下,就放出一道道的防御法器。

    但也正在这一刻,眼见着另外两人的本命法宝已然飞上天空,忽地,自迷雾之中,又有两道黑光射了出来,不闪不避,就直接迎上了那两件法宝。

    又是灵虫!

    而且,除了没有音波和幻术,看起来竟然比这两只银蝉还要更厉害!

    一个撞击,那两件法宝竟然被生生地挡在了空中,而那两只紫黑色的灵蜂竟然一丝一毫的损伤都没有。

    黑衣老者和玄衫修士真正的惊骇了!

    不只是惊骇灵蜂的神力和身躯,他们所放出的防御法器,在两只银蝉的撕裂下,也同样在迅速地破开。

    “走!”

    惊骇一起,神魂的动荡也越发的厉害,哪怕金丹之力在催动,此刻二人眼前也生起了重重幻觉。

    不约而同,两人一声沉喝,就放出了本命法宝,并同时地遁光一驾,又飞上了天空。

    他们二人是无门无派的散修,进不得,那就退,中洲之大,只要稍稍一隐,倒也不怕被人追杀。

    而他们一动,另外两人自也知道不妙,谁也料不到,这里面之人竟然拥有四只灵虫,更还全是厉害无比,一只就能与金丹修士抗衡,甚至比一般的金丹修士还要更厉害的灵虫。

    难怪敢在这边结婴!

    一边以本命法宝缠住灵蜂,这两人一边也驾起了遁光。

    但就在这个时候。

    嗖!嗖!嗖!嗖!

    四道凄厉的破空声蓦然而起,只见迷雾之中,再次地飞出了四道紫芒。

    无比之快,更无比之厉害,紫芒在天一转,倏的一下就追上了四人。

    面色终于是大变了!

    完全超出想象的力量!

    垂死挣扎地施展了一下神通,却一下就被射穿,连法宝也完全挡不住,紫芒就直接没入了四人的心口。

    下一刻,四人的身体一下变得乌黑,并立即栽落了下去。

    紫芒再一闪,却是又飞回了迷雾之中。

    随即,两只魔蜂将也飞了回去,而那两只六目蝉则似不惧剧毒般,一下就钻进了这些人的脑中。

    “不只有四只金丹期修为的灵虫,更还有化形期修为的虫王……”

    看似不在山峰之上,实则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留意那边的一切,眼见着一个转眼之间,四个金丹修士就无声无息地这般陨落,不由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收缩了起来,更有好些人在暗暗后怕和庆幸……若非海角阁和广微楼拦了一拦,说不得他们的下场,也要和这几人一样!

    难怪敢在这边结婴!

    拥有这般的灵虫守护,怕是上品金丹都不敢过来,元婴修士也要顾忌不小!

    额头上微微生出了一些细汗,本就远离着山峰,银发修士身影一晃,终是彻底放弃地回头了。

    ……

    “青儿,想不到你竟然是无极宫之人!罢了,为师虽是不愿,也只能代师门,收回你的这身修为了。”

    洞明峰前,一脸的痛惜之色,练问心袖袍一抖,就有一连串的紫色电光射了出去,并哗啦的一下,就悉数地轰向了林青的丹田。

    而在周围,秋水面上带着惋惜,沈正宇面色木然,隐约间目光之中又有着一些异色,而那沈梦晨则冷着一张脸……

    心魔出自于内心,一切顾虑之事,正是心魔的源力。

    目光淡淡地看着电光射来,似只有神魂期的修为,林青忽地一声轻叹,什么都未动。

    呼!

    但这时,一切却自行地烟消云散了。

    心魔幻境固然真实,但只要真灵不泯,就不会失陷。

    不愿与师门反目,这确实是林青心中的一个顾虑,不过这般的顾虑,却还影响不到他的执着。

    一缕轻烟中,林青的身影又出现在了一座石殿之中。

    白衣飘飘,玉树临风,前边之人却是无双夫人。

    而无双夫人身前,又有一颗灰色的宝珠虚空漂浮着。

    隐隐约约地,这宝珠还与林青有着一种莫名的感应。

    正是无极珠!

    并不与林青多说什么,无双夫人一摇玉扇,无极珠就直投林青丹田而去。

    目光凝视着这宝珠,林青也不说话,更不反抗,就眼睁睁地看着它重归了丹田。

    随即,他的眼睛闭起来了,心神凝到了丹田之中,直面起了这未知的顾虑。

    昔年,将无极珠直接抛出,就以大挪移符遁走,他正是有着这一未知的顾虑,可惜,心魔幻境再真实,终究还是惑不了他的圆明真灵之性,更无法将这未知具现出来。

    一个面对之后,林青摇了摇头,无极珠消失了,无双无人也消散了。

    画面再一转,又到了天漏海,正被千幻之力勾起的魔欲之火笼罩……

    接着又到了神秘大殿,那浩瀚的禁制正将他镇压其中……

    魔由心生,于上品金丹而言,心魔入侵这一步,实则是最简单的,只要心神不失守,真灵不泯灭,诸般幻境,直如浮云。

    一波一波的幻境不断消散,围聚在林青的周围,那些无形无态的天魔之物始终找不到下口之处。

    这时,自那白白胖胖的婴儿口中,一道紫红色的火光忽地一飘而出。

    嗤啦的一声,无数道的尖叫声立即响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