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340.第338章 偶尔也装

    “在贫道看来,剑修也好,道修也罢,也包括佛修和魔修,便是妖族也不例外,实则俱都是殊途同归。

    修行不外乎心境和神通。

    心境是根本,唯有明白自己要走之路,在走之路,方才能明白修行的意义,不会迷惘。

    神通是外在,但外在也同样重要,若无大神通,岂能去逆天改命。

    内外结合,便为真正的修行之道。

    贫道虽然对剑修之道并不熟悉,但也知道,剑修若要结成上品金丹,最不可缺少的,正是一颗圆满的剑心。

    何为剑心,这实则便是你等对剑道的执着,设若有一天,你能完全明了了自己的执着,更明了了这一执着因何而来,剑心自然而然也便成了。”

    半个月后,林青基本是将这边的语言掌握住了,进而,他却是发现,早年他所遇上的那些不明意义的古字,竟然绝大多数都出自这中洲之语。

    而从旁的侧击,他对这边的修行界,也是有了粗略的了解。

    这边名作中洲,难以想象的庞大,甚至可以与天漏海相比。

    是与天漏海相比,是整个海域,而不是与那些岛屿。

    便如林青此刻所在的山脉,这唤作云梦泽,正是中洲最为知名的险境之一,其里域、雾域,和外域相加起来,甚至拥有接近玉皇朝的规模。

    而且,这云梦泽还天生压制着修士的神通,修为越强,这压制就越是厉害,若是有命逆境的修士深入其中的话,其能施展出来的威能,不会比元婴期强出多少。

    据说,这般的玄妙之所以能形成,是遥远的年代,有一位妖神寂灭于此。

    自此之后,除了生长于此的妖灵,一切修士,也包括妖族,只要进入这边,俱都会受到这妖神之力的影响,并且修为越是厉害,受到的影响也就越是厉害。

    林青初入这边,心灵中不由自主生出的悲凉,正也是受其影响而来。

    这云梦泽已然是极其庞大了,但放到整个中洲来看,却又只是一角之地。

    中洲之大,不可思议,不过总体来说,又有四大势力远远凌驾于一切之上。

    大罗派,中洲第一势力,其下有无数从属的宗门,据说其存在的年代,可以追溯到修行界诞生之初,并且始终都是中洲霸主。

    涅槃宗,佛门四宗之首,与大罗派一东一西,几可并列。

    玉阙天,有九宫十八殿,每一个分支都可与一个巨型宗门相提并论。

    真魔殿,虽然受到了大罗派和涅槃宗的联合压制,已然不知道式微了多少年,但以其底蕴,就是玉阙天怕都依旧有所不如,再加上真魔殿还和中洲之北的冰域来往紧密,两边联合到一起,当也就是略逊大罗派和涅槃宗一筹。

    这四大势力之所以能凌驾于一切之上,按名唤文悦的背剑少女所说,正是因为它们拥有天逆境的修士!

    处在它们之下,不知道有多少巨型势力,但除了少少的一些例外,就是巨型势力也一样要向它们纳贡。

    而巨型势力之下,则就是海角阁这般,有元婴修士坐镇的势力。

    粗略的了解一下后,对无双夫人昔年所言之事,林青心中差不多是有数了。

    拥有天逆境修士,又名作玉皇宫的,当也只有那一个!

    不过,若是他没记错的话,昔年,太上长老天虚子曾言,洞虚派并不需要畏惧玉皇宫和无极宫,若果真如此,那洞虚派的出处……

    一番的猜测后,林青并未深问下去,海角阁不过是偏安一角的势力,这几人更只是神魂期的修士,自也只知道一些粗略的大概。

    不过他不再深问,这几人却是趁机请教起了一些修行疑惑,既有法决的修炼,也有心境的问题。

    倒也并未过多保留,能指点的,林青便简略地指点一下,至于听得懂听不懂,能理解多少,能领悟多少,则就各看个人了。

    又是十余天后,渐渐地,外域的边缘地带近了。

    “咦,这不是石师妹吗?师妹随着文师叔一起进的云梦泽,怎么单独地回来了?莫非是文师叔出事了?”

    已然不再隐敛踪迹,林青虚空徐徐而走,背剑少女四人则御剑跟在一侧。

    忽地,前方十里之外,一道微显惊疑似的声音一传而至。

    微微地,背剑少女的目光一缩,但转眼之后,又恢复了一贯的冷静,并似未曾听到一般,依旧落后林青半步,御剑朝前边飞去。

    这边并无石姓之人,对面却偏偏叫“石师妹”。

    石姓,这当只有那名作石城的金丹修士。

    文姓,则是另一个女修。

    再结合那两人的紧密关系……林青心中微微一动之后,却是知道对面所招呼的是谁了,不过这般的招呼,显然非是好意。

    对面有三人,同样御剑而行,看剑气,当是和文悦等人同出海角阁。

    不过,林青稍稍一看之后,目光又微微一眯,就流出了一道似笑非笑的神色……明知文悦的后边有两个金丹修士,却还明着来招惹,这三人却也非是毫无来由。

    很快地,两边接近了,对面却是一女二男的三个神魂期修士。

    见文悦一副不搭理的样子,剑意和气势同样凌厉的女子就干脆地一声冷笑道:“石悦师妹,师姐问你话呢,你们是随着文师叔一起进的云梦泽,缘何抛下师叔,独自出来?还有,这人又是谁?莫非你们是联合外人,谋害了文师叔,若果真如此,我却是要禀告执法堂来彻查了。”

    气息收敛着,林青此刻直若寻常神魂期修士一般,也难怪这女子说话毫不客气。

    “张师姐请自重,我姓文,并非石,还有,家师自有家师的事情,她的去向,当还不是你能够过问的。”缓缓地,文悦终于是冷淡无比地开口了,不过该是故意,她却是根本没提到林青身上。

    话语出来,对面的女子就是一声大笑:“石师妹此言就错了,师姐我非是过问文师叔的去向,而是怀疑你们……否则的话,文师叔的那口碧月剑为何会在你的身上?”

    说着,女子的目光就是一瞪,直接看向了文悦的腰际,似是能感知到那边有碧月剑的气息一般。

    碧月剑,这是文昕的随身法宝。

    “张师姐,这碧月剑乃是师尊亲手赐给文师妹的宝物,小妹却也知道此事,你有时间操心这个,不如还是回你张家,去看看浩然剑为何无人能传承得到。”这时,文悦的身边,另一个女子冷冷地说道。

    “牙尖嘴利。”张师姐冷笑一声,“既是合谋,你的话岂能相信,若是不想我将此事汇报给执法堂,还是速速说出文师叔的下落,否则的话,就莫怪我亲自出手,好好地搜一搜你们的随身之物。”

    这女子,还有那人,当是与文昕很不对付,与石城也同样如此。

    不过,同门之间,却能闹得如此不可开交,显然是必有深因。

    “聒噪!”

    本是有偶尔装逼,再狠狠打脸之心的,然则这女子,还有女子身后之人,委实是引不起林青的兴趣。

    眼见着女子故意露出这般的张狂,也无闲心去探究到底是何原因了,林青淡淡地吐出了两个字,就轻轻地伸出了一根手指,朝着女子一点儿去。

    呼!呼!呼!

    这一指点出,天空中就凭地生出了数十上百道的黑风,黑风再一卷,哗啦的一下,又有大团大团的阴火凝现。

    紧接着,风火交加,已然超越神通境的威能,黑风一下就卷向了女子三人。

    “疾!”

    到底是剑修,见到这般的攻击,张师姐三人目光虽是一缩,却也并不后退。

    只听一声剑诀,齐齐地,三人口中剑光一闪,就喷出了本命法剑。

    紧接着,张师姐袖袍一抖,又射出了一口蔚蓝色的冰系法剑,并手掐法决,口中念念有词地朝其弹去的一道灵光。

    轰!

    蔚蓝之光顿时大盛,眨眼的时间之后,这口法剑就化作了三丈大,其上冰寒之气更是彻骨之冷。

    这法剑居然是一件法宝。

    不过这时,黑风却变化起来了。

    本是数十上百道,只见它们一合,很快就化作了三头黑蛟。

    黑蛟朝着前边一个席卷,那三口本命法剑的灵光当即就是一黯,并直接掉落了下去。

    紧接着,黑蛟再一个合力,这法宝层次的冰系法剑居然也挡不住它们,就被轰得倒退而去。

    “小友手下留情。”

    眼见着它们又要扑向张师姐三人,一道声音自数里之外传来了。

    声音中,只见白光一闪,就有一口法剑直射而至。

    而紧随着法剑,又有一个留着长须的中年修士疾速地飞来了。

    打了小的,出来老的,不过,这个老的,实则也不过就是个小的。

    也不说话,林青随意地一弹指,只见三头黑蛟再度地一个合起,就化作了一头十丈长的黑龙。

    气势顿时地大变了。

    前一刻只是超越神通境的气息,此刻则是彻彻底底的金丹期力量,而且,极阴,极煞!

    迎着直斩而来的法剑,黑龙一声长啸,就一扑而去。

    顿时地,中年修士的面色就大变了起来,而那“张师姐”三人更是面色苍白地一收本命法剑,就连忙朝后边退了过去。

    “道友且停住,是个误会!”

    不待黑龙和法剑撞上,中年修士急忙地一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