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299.第299章 大胜

    一口青色的法剑,长不过三尺,但才一现,只见其上流光一个环绕,无穷的吸引之力立即生出,正自斩出的白练竟然一下就投入到了其中。

    轰隆!

    青光骤然一盛,一刹,法剑凭空一长,正化作了三丈大。

    至阴,至煞,天空猛地一下阴沉,无尽的杀戮之气瞬间凝作了遮天蔽日的乌云,乌云中,千千万万道乌黑的雷霆在其中游走不息,却蓄而不发。

    这时,一道“斩”字决出来了。

    又是一声雷鸣巨爆,哗啦的一下,千千万万道雷霆如同瀑布一般狂涌而下,并正顺着青色法剑的一斩,天河倒流一般直卷游天雕而去。

    无边的漆黑,却尽数聚在青色法剑的剑尖一点。

    这是天地杀戮之气所化的一剑。

    一剑斩出,只听一声呜鸣,游天雕所喷出的本命元气内,那神鸟之影振翅欲飞,其上风之力和雷之力交融,并猛地朝前边一轰而去,但雷霆洪流朝前边一冲,哗的一下,神鸟只是扑腾扑腾了两下,就一下地被湮没在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游天雕的面色顿时地变了。

    这一剑之威,隐然间,已然足以重伤他,甚至足以威胁到他的性命,尤其,后边还有针雨,一侧又有黑色光霞,而另一侧则是禁制。

    既要应对针雨,又要面对光霞,再同时接这一击的话……

    正一爪挥出,抓向了黑色光霞,游天雕索性地往里边一折,整个身躯直接就撞了过去。

    而同一时间,不待林青法剑斩来,他又沉声地说道:“五宫主,游某认负了。”

    没有必要继续斗下去了。

    收下重明珠,他全力出手,拖住五宫主已然尽力,但要让他冒着生死之危来拼命,却是根本没有必要。

    若是换做无边海域,拥有足够的进退之地,他说不得还会再斗一斗,毕竟他也看得出,这般的攻击,人族修士绝对施展不了几次,也绝对无法长久维持,他只需遥遥地闪避一下,再迂回地游击几次,说不得便可将其拖垮,再直接撕碎爪下。

    但受禁制影响,这边却太小了,五宫主一个施展,人族修士再一个策应,他已然是全无后退之路,自也只好认栽。

    一闻认负之声,五姑娘却也不与游天雕硬拼了,当下黑光一撤,正欲再度卷出的黄光和白光也是一收。

    而林青则索性将雷霆洪流朝禁制之上一转。

    只见本似平静,禁制之上无数的银纹忽地一转,哗的一下,虚空像是张开了一个巨口,一吞,一切的雷霆就被它直接收了进去,竟是一丝一毫的波澜都未曾能够生出。

    天漏海第一修士亲手所布的禁制,这确实不是林青这一剑所能撼动的。

    不过,只看前边的那些交手,它丝毫的反应都没有,而此刻却现出了一些征兆,却也可见这一剑的不凡之处了。

    将杀戮之气所化的乌黑雷霆卸掉后,林青轻舒了一口气,又一招手将天阴法剑和纯阳法剑收了回来,并暗念一声咒决,游天雕元婴之处的红莲魔火顿也一下消散。

    这时,他的面色却是越发的苍白了。

    三转重元丹固然神效,但也不可能将他的法力一下恢复圆满,此刻又是一剑,虽然相较于前一剑,此剑未曾融入紫府混元印,稍稍节省了一些法力,但却也让他好不容易恢复的真元,一下就消耗一尽。

    手中早已取出了一枚上品元石,林青身影一飘,就朝五姑娘那边虚空走了过去。

    而这时,正自一闪地飞至另一侧,游天雕身影一转,化作了人形,忽又一抱拳地问道:“这位道友,有缘在此一会,不知游某可能请教一下道友名讳?”

    林青结成上品金丹的时间毕竟还短,尤其这些年,除了小魔罗天一行外,基本还都在闭关,游天雕心中寻思了好一阵,却是根本想不出他到底是何人。

    “在下林青,见过游道友。”前一刻虽是对立,此刻却已结束,无喜无怒,林青淡笑地一个颔首。

    林青!游天雕心中一个沉吟,却是记住这个名字了,当下也是颔首一笑。

    这时,一道金光徐徐自虚空之中一飘而出。

    五姑娘一招手将其摄过,再一催,周围的禁制立即便无声消散。

    经由外边的传送阵返回自是不必说。

    这时,再一看光镜,林青和五姑娘却是放心了。

    还有三处战场。

    八姑娘和盖大力依旧还在激斗,这天生怪力,又拥有金刚不坏之身的变异狐狸着实是厉害,哪怕盖大力已经取出了他那享誉盛名的宝耙,但八姑娘六条尾巴狂舞,虽是处在下风,却就是不败。

    而一边交战,时不时地,她还张狂一笑,每每这时,盖大力憨厚外表所遮住的小眼睛内,也不禁要露出一道无奈似的神色。

    覆海金猿这边,却是已经临近取胜。

    这头黑蛟本就不如他,再加上胡老太公正也传入了此阵,两人一个联手,已经将黑蛟打得只有招架之力,而且身上更是伤势重重。

    若非关系到离火宫,说不得这黑蛟早已认负,而不是消耗本命元气在硬撑了。

    至于二姑娘这边,金蛟固然厉害,白衣女子也是速度极快,并有神力,但二姑娘却是水月九女中第一个化形之人,已然将五条尾巴炼成。

    此刻五条巨尾遮天蔽日般狂卷,虽是在对面二人的狂攻下,稍稍处在下风,却丝毫都未曾露出败迹,尤其,她手中还有着一口寒光凛凛的宝剑,时不时地将宝剑一祭,无论是金蛟,还是白衣女子,俱都是一边招架,一边闪避,似是不敢与其硬碰的样子。

    一看战场形势,五姑娘立即登上了法阵,一阵灵光中,她正是出现在了二姑娘那边。

    当下里两女联手,将金蛟二人压入下风自是不必说。

    见此,林青心中一笑,却是面色不动地一晃身,直接落到了涂老爷子的身后。

    形势已定,他出不出手,都是一个结局,自也没有必要继续去逞能。

    “蛟兄,我看差不多可以结束了。”一阵时间后,黑蛟终于完全撑不住了,随着赤蛟王隔空一个挥手,将覆海金猿的棍子托住,涂老爷子则淡淡地一笑。

    “你个老狐狸,多多少少也给离玄老弟留上一些颜面,离火宫素来都是我蛟族的重要一支,这一代虽然未有人能渡过逆天之劫,但日后说不得还是有希望的。”赤蛟王闻言一个沉吟,就似笑非笑地一声笑骂。

    这话却是意蕴十足了。

    既拖上了曾经互相有过往来的离玄,又连上了蛟龙一族,更还隐隐指出,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而说着的同时,只见赤蛟王双手遥遥地一抬,雷木岛的极其遥远处,三道光霞一下冲天而起,却是禁制解除了。

    似是知道战局已经结束,二姑娘和五姑娘那边一下停住。

    但八姑娘却还是不管不顾的样子,依旧哈哈大笑地和盖大力打了个不亦乐乎。

    “八丫头,够了。”白衣少年摇头一笑,当下里随手一挥,就有一道白光没入了虚空,再一闪,正落到了二人中间,并立即化作了一道光霞,冲着八姑娘一卷,就将她送至了传送阵之上。

    一阵阵的灵光不断闪起。

    少顷之后,见着所有人都已回来,赤蛟王目光往明显失魂落魄似得黑蛟身上一落,就淡淡地说道:“胜负已分,就已过去,更何况离化和离摩已去,你还要撑起离火宫,这般丧心丧志,是要引得心魔入侵,让离火黑蛟一族越发没有出头之日不成?”

    声音虽然平淡,但从赤蛟王口中说出,却有着一种莫名的玄妙之力,一入黑蛟之耳,如同是破晓之钟,当的一声,就让他身影一滞。

    接着,缓缓地,黑蛟身上的晦意开始散了,并还朝白衣少年恭敬一礼地说道:“涂前辈,此战我离火宫已输,宫中一切俱都在宝库之中未动,请前辈前去清点。”

    到底是化形期的大妖,前一刻还因为家底输光,而一时难以接受,有着无脸再见族人的感觉,但在被赤蛟王棒喝醒来这一刻,他却是强行地振作起来了。

    “蛟兄,你我就此别过。”涂老爷子面色不动,只是冲着赤蛟王一个颔首,当下里脚下青色法阵虚空一现,就卷着林青等人跨空而去。

    而眼见着青光几个跳跃,就迅速消失在了目光之中,赤蛟王的面色忽地一沉,也不说话,只是目光冲着金蛟和游天雕等人一扫。

    立即,会意了,众妖齐齐的一个躬身,说道:“宫主,您老若是无有别的吩咐,晚辈就先行告退了。”

    说着,见赤蛟王轻轻地点了下头,心中稍稍地松了一口气,群妖立即驾起遁光,迅速飞天而去。

    “还真是好大的胆子,那个孽障要做这种事情,你居然也敢不向本王禀告,莫非真以为老狐狸是好说话之人不成!”缓缓地,一声沉哼终于出来了。

    “宫主,实是离化说此事一成,他就有渡过九天罡风劫的把握,而涂前辈据说即将要渡地逆第三劫,他若一去,我黑蛟一族实也不用畏惧涂山宫,故而属下才……”离古有些诚惶似得说道。

    “够了!平白中了别人的设计还不自知。今日起,你离火宫开始闭宫,等何日能再有后辈渡过化形劫,方才可重新出世。”一声轻哼,赤蛟王的身影无端地消逝了,只留了一道声音自虚空之中传来,“离摩之陨,那老狐狸心中也有数,不会搬空你族的宝库,但经此之事,你离火宫一系要引以为戒,再若有这般时期发生,离玄的情面本王也不会再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