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287.第287章 幻珑之劫

    “只取这颗宝石,却是不好直接进入,否则金猿和追音必然会立即罢战,然后杀我而来。或者,也可继续静等,只要没有变化,没有别的元婴修士到,这三人迟早总是要分出个胜负,到时候我与九姑娘联手,要将追音击败,当也不成问题。”

    随着三大元婴化形期修士的打大开来,林青和冷清秋也是越退越远。

    而冷眼看着前边的一切,林青面上神色不动,心念则在闪动个不休,他在计算,到底有无在金猿留意到之前,将宝石取下的把握,或者,有无现在就取的必要。

    与他又相隔数千丈,冷清秋的目光也凝成了一道寒光,寒光中,又有一缕精芒伸缩个不停。

    “又是这小子!也好,既然遇上了,等事情一成,就将他直接轰杀。”一个完全黑暗之处,透过一道灵光,看着外边的一切,一道低不可闻的冷哼,自某人的鼻中一喷而出。

    “小狐狸,你且来接着本座的这一棍。”

    大海中早已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空洞,就在这空洞之内,正轰出无数道棍影,忽地,覆海金猿一声暴喝,双臂随即一凝,又猛地一长,竟然化作了百丈之大。

    力气!

    这双巨臂也无灵纹,也无古符,还无光芒,它们唯一所透出的,除了坚硬,就是神力。

    这是能移山倒海,能轰破苍空的神力!

    双臂一长,那漆黑巨棍也同时一长,紧接着,伴随着金猿的这声暴喝,就如插天山峰怒砸而下,巨棍就直落九姑娘头顶而去。

    这一棍而出,方圆百里之地,天空都一下阴沉了下来,漫天的阴云往下一压,竟然落到了海面之上,正化作层层叠叠的煞云,与金猿的凶煞之气呼应到了一起。

    一时间,本还被九姑娘与追音联手压在下风,一棍而出,金猿的威势徒地就反压了过去。

    “定!”

    破天一棍,威势滔天,然则九姑娘面色却丝毫不变,眼见着一棍砸来,她只是轻轻地一捏玉指。

    嗖!六欲针再次地没入了虚空。

    “起!”

    自也不会坐视九姑娘被攻击。

    就在满天棍影一下消失的此刻,追音老叟口中念念有词,一青,一灰,两口飞剑立即架起。

    靑剑光芒内敛,仅只两尺长,看上去极其的古朴,也无锋芒透出,然则这一剑,却是追音老叟的本命法剑,只见其一闪,目光完全跟不上的速度,瞬间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灰剑则迎风一涨,化作三丈大,同样光芒不盛,仅有蒙蒙的剑气轻洒而出,不过此剑给人的感觉,却是锋利到了极致,是直追庚金气息而去的锋利。

    直指金猿的心口,哗的一下,灰剑的影子一下模糊。

    “死吧!”

    但也几乎就与两剑的射出同一刻,一道冰冷至极的声音忽地传到追音老叟的耳中了。

    前边,不顾六欲针和两口飞剑的攻击,金猿的巨棍已经落到了九姑娘的头顶,那破天的威势,甚至连空间都镇锁了起来。

    后边……就在追音老叟的身后,不知何时,一道金光闪闪的身影无声无息地闪现,同样是一根漆黑的棍子,其一棍砸向了追音老叟的后脑。

    面色微微一肃,却丝毫不见慌乱,追音老叟更还轻哼了一声,紧接着,他的身影一下地消散了。

    追音这个名号,可从来不是因为剑气而来,他的遁术才是他最厉害的神通。

    一刹之间,他已然是出现在了数千丈之外,并毫不犹豫地袖袍一抖,又取出了一只钟状的法器,正欲祭起。

    “嗯?”

    忽地,脑后猛地发麻,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起!”

    都来不及祭起,钟状法器直接往身后一砸,同时,一道白光蓦地自他腹部飞出,正是一个仅有尺半之高的小人。

    这小人一现,嗖的一闪,已然是横飞出了十数里,正是追音老叟的元婴。

    这时,追音老叟才来得及看了一下后边的情况,而这一看,他的心头蓦地就是一沉。

    一边,金猿一棍砸在九姑娘头顶,忽地,似是水波一荡,九姑娘的身影竟然消散了……正是妖族第一幻术镜花水月术。

    而另一边,出乎预料的顺利,他那两口飞剑竟然直接就射到了金猿的妖躯之上。

    这妖猿再厉害,岂可能什么防备都没有,就挡得住他的法剑。

    一刹的时间,两剑同时地轰进了金猿的心口。

    不过,真正让追音老叟心中死沉的,却是离他最近的这边。

    就在他的本体之后,一个人高的金猴正一棍砸了下去,元婴期修士的身躯虽然是不弱,但这一棍砸下,却丝毫的抵抗之力都没有,就一下被砸成了肉泥。

    而他的法钟虽然也同时地砸到了金猴身上,但毕竟未曾来得及祭起,金猴的身影只是一个波荡,就又稳定了下来。

    “妖婴!”

    金猴正是覆海金猿的妖婴,看其凝实程度,远要比追音老叟的元婴厉害不只一筹。

    而既然是妖婴出体,能追上他的遁术,这自又是正常之事了。

    眼见着本体被毁,便是知道金猿受创也绝对不轻,追音老叟却也不敢再有片刻的停顿了,一声暗骂,冲着本命法剑一招手,其就化作一道白光,瞬间远去,两个闪动之后,就自所有人的目光之中消逝无踪。

    “猿兄好算计,以这无上妖躯的一击,将我和追音的注意力都引过,你却趁机元婴冒险出窍……不过你以为追音走了,你就能稳操胜算了不成?”九姑娘的面色微微有些阴冷,她却也未曾料到,金猿居然如此之决绝,连元婴都敢直接出窍。

    要知道,无论对人族来说,还是对妖族而言,这元婴都是他们的性命根本。

    先被她的红莲魔火焚烧了一次,又被追音老叟的法钟砸了一下,金猿的元婴虽然凝实无比,但也受创绝对不轻,再加上妖躯的心口也被轰破……莫说被她盯着,他一时当难归体,就是归了体,其实力也要大大下跌,当极难挡住她和林青的联手。

    故而,面色虽是阴冷,九姑娘却也丝毫不急,只是身后霞光一转,化出大片光幕,将周围空间席卷,又一捏玉指,将那六欲针又收了回来。

    “小狐狸,本座敢拼一次命,就敢拼第二次,你若不想便宜了这两个人族,还是与本座合作的好。”白光席卷,元婴回体之路被断,但覆海金猿却也不急,只是目光阴厉地瞪着九姑娘。

    正说着,忽地,一道剑光飞起了。

    却是冷清秋见势不妙,直接走人。

    这剑遁之术倒也奇快,几下一闪,便已远去。

    自是没兴趣去追此人,金猿目光死死地瞪着九姑娘,却是现出了一旦九姑娘要破坏他的妖躯,就立即拼命的架势。

    不得不说,这金猿也是敢做得出来的人,这般架势一摆,一时间就是九姑娘,也对其头大三分,并又顾忌三分。

    “是时候了。”

    将这一切收在眼里,林青心中一动,一边暗暗将剑诀祭起,以作防备,一边镜影遁和天罡变同时一催。

    借影化影,天罡易神。

    一道身影留在原地一动不动,真身则一切气息完全消失,并一飘就无声无息地落到了石门之前,再一个伸手,又按到了宝石之上。

    宝石清清的,凉凉的,握在手里很是舒适。

    但就在林青灵力一摄,将其抓下时,忽地,自他心灵之中,一道奇妙的波动荡漾起来了,紧接着,自宝石之内,一缕殷红无端而现,又一流,就正与他心灵之中的奇妙波动交合到了一起。

    这一刹,无名之火蓦地盛起,由心灵,到肉体,一切都开始燃烧。

    “不好!”

    林青心中骤地一跳,这一刻的感觉,竟是和昔年在源魔谷中,被那红莲魔欲笼罩之时的感觉相当之像,不过,相比于那时,此刻又要凶猛太多。

    一个甩手,宝石立即飞出。

    就地一个盘坐,砗磲莲台随即出现在身下,熊熊佛火刹那之间便将他身影覆盖,一道道的金字不断生出,又不断投射到他的心灵之中,佛音的唱诵声凭空而现。

    袖中,又有一支琉璃小箭现了出来,无色佛光直照灵魂而去。

    而口中则念念有词,自丹田之内,天阴法剑往金丹上一镇,红莲魔火则轻轻一飘,直接燃烧到了心灵之中。

    这魔火是燃烧欲念,进而燃烧灵魂的火焰,但被炼化之后,用来驱除欲念,也是得心应手,否则的话,昔年在源魔谷中,一听此火之名,九姑娘也不会一惊又喜,立即动心。

    一个转眼,四重力量加持在身上,林青强振意志,自熊熊燃烧的无名之火中,终是强行地保留了一丝理智。

    “不好!”

    林青这一动,七情感应之下,九姑娘的心头也是立即一跳。

    幻珑石,这是配合镜花水月术的极品宝物,只要将此物炼化,她的幻术差不多就能达到登峰造极的层次。

    但是,幻珑石显然不可能让林青生出如此变化。

    也就是说,这幻珑石被人动了手脚。

    幻珑石是她必取之宝,被人动了手脚……这本该是她出手拿下此石的!

    有人在阴她!

    而既然有人在阴她,这秘府就是假的。

    而摆出如此大的阵仗,来引她上钩……

    “猿兄,你我都被人设计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